为什么不杀光?:种族大屠杀的反思.pdf

为什么不杀光?:种族大屠杀的反思.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为什么不杀光?:种族大屠杀的反思》跳脱了概括性的谴责,从杀人者的角度来解剖他们的杀人动机,为的是让这个泯绝人性的行为不只是单一方向的检讨,更且探照杀人者的心境与历史背景,让事件的还原有更丰富的纵深。不仅如此,作者进一步举出多数社会中已经在应用的缓和暴力的机制,从而点出未来防止灭族屠杀的对策方向,全书结论所提出的见解,值得每一位研究者、决策者、有心的公民深思。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丹尼尔·希罗(Daniel Chirot) (美国)克拉克·麦考利(Clark Mc Cauley) 译者:薛绚

丹尼尔·希罗(Daniel Chirot),是美国华盛顿大学的国际研究与社会学教授,担任东欧和西非的多个国际非政府组织的顾问。
克拉克·麦考利(Clark Mc Cauley),是布林毛尔学院(Bryn Mawr College)心理学教授,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阿施(Solomon Asch)族裔政治冲突研究所主任。

目录
作者平装本序
导论我们是嗜杀者还是致力和平者?
第一章为什么要灭族屠杀?古今有别吗?
导致政治性集体谋杀的四个主要动机
现代的灭族屠杀和族裔净化是不同的吗?
重返部落状态与现代的国家政府
第二章灭族屠杀行为的心理依据
怎样把常人变成屠杀者
组织
诉诸情绪:领导者与跟随者
将他人简化为“本质”
差异越小越可怖
灭族屠杀的条件
第三章有限度的作战为什么比灭族屠杀常见?
衡量灭族冲突的成本
限制战争造成的损伤
异族通婚:化敌为亲
建立作战与交流规范以约束暴力
异族通婚的规则、行为准则、夸富馈赠的意义何在
商业的强制力
道德观念的理直气壮
企望解决之道
第四章降低政治性大屠杀的现行对策
降低族群冲突的国家政策
怎样约束申冤与报复的要求
促进宽容的方法
国家政府在促进和平交流中的关键角色
个人权利与多元文化的历史
结论最终的答案
致谢
参考书目

文摘
版权页:

为什么不杀光?:种族大屠杀的反思

到了16世纪末叶,西班牙人眼中的法国新教徒异端构成另一股威胁,冲突更趋严重。终于,在一连串的叛变与杀戮之后,三十万摩里斯科(已改宗的摩尔人)——其中90%以上在西班牙境内——于1609年间被驱逐到北非。这是历史上最彻底的前现代族裔宗教净化事件之一。
酿成死伤的族裔暴动——唐纳德·霍罗威茨(Donald Horowitz)称之为“原始灭族屠杀”,以及许多的死伤惨重的族裔净化,往往都是恐惧挑起的。做这种事的人害怕目标群体势力会渐渐壮大起来,继而会欺压、侮辱自己,使自己变穷,甚至消灭自己,所以必须把目标群体消灭,或至少也要用暴力把这种威胁压制下去(2001,180—182,431—435)。
塞尔维亚人与克罗地亚人的关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南斯拉夫建国的头二十年渐渐趋于紧张,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族裔屠杀,到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的紧张急剧升高,情况与16世纪西班牙的基督徒与穆斯林——或摩里斯科——之间的互相敌视其实没有多大差别。我们不谈南斯拉夫情势的细节,也可以看出族群之间有资源竞争,彼此越来越觉得若不借屠杀驱逐消灭对方,对方就要把“我们”屠杀驱逐。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发生屠杀;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屠杀他族的行为又开始,唯恐对方诉诸屠杀于是成为合理的担忧,先发制人的暴行也就理直气壮了(Oberschall 2001)。20世纪的南斯拉夫和16—17世纪的西班牙,都有主张节制与互谅的呼声,也都有极端分子主张用最激烈的报复手段一了百了。结果都是极端的立场占上风,主要原因都是不久前发生过的暴力冲突多得足以相信恐惧乃属合理。南斯拉夫人不断引据中古世纪的战役,高呼旧仇不可不报,用编造的古史言之凿凿要求族裔隔离与族裔净化。这一切的背后其实是眼前的恐惧:恐怕敌人不灭亡就是自己灭亡,或至少也会在敌人强大后自己变成穷人或被边缘化。这种恐惧是否合理已经无关紧要,因为各方的领袖都使自己的群众相信这是事实了(Banac 1984;Djilas 1991,Judah 1997)。
斯大林对付富农以及后来的潜在破坏分子、托洛斯基党等等,都用了杀害、饿死、流放等手段,背后的原因主要都是他自己恐惧背叛,恐惧这些人的阶级出身和错误意识形态会毁掉社会主义,所以非除掉不可。此外,他在1938年大举整肃了军官,被杀的人数在四万名上下,包括当时五名元帅中的三名,十六名陆军司令官之中的十五名,六十七名军长之中的六十名,一百九十九名师长之中的一百三十六名。被杀的军官中不少人是家小一并被杀。主要原因就是斯大林在害怕,他怕自己的军队在未来的战争中会败给德国,之后败军会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兵败的俄军找沙皇算账那样找上他自己(Laqueur1990,91,Tucker 1990,514—515)。

内容简介
《为什么不杀光?:种族大屠杀的反思》的两位作者丹尼尔·希罗和克拉克·麦考利,一位是社会学家,一位是心理学家,他们探讨了这些屠杀者的理论依据,因为即便到了今天,仍然有人认为消灭身陷政治、文化、族裔敌对之中的平民,成千上万地予以杀害,是理直气壮的。这种思维背后潜伏着怎样的阴暗冲动?作者认为,屠杀的四种主要动机是便利、报复、单纯的恐惧、担心污染。诉诸心理情绪则有恐惧、愤怒、仇恨、爱(族裔净化时对本族过度的爱)、羞耻、屈辱和厌恶等。族群之间的差异,是民族身份的核心,却能被民粹领袖利用,把对方妖魔化及非人化,潜藏在人们心中的恐惧、不安及焦虑被搅动,恐怖和血腥随之而来。如作者所言,要避免悲剧重演,所有人均要拆除隔开他人的栅栏,并学懂欣赏每个生命的独有美丽。为什么不杀光?因为“他们”与“我们”一样,也是人。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