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素天涯:白求恩最后的情书及其他.pdf

尺素天涯:白求恩最后的情书及其他.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尺素天涯:白求恩最后的情书及其他》是加籍华人作家李彦女士对东西方文化交流与差异、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观察与反思之作。文集中作者独特的视角为我们反观自身、感受异域文化提供了一个窗口,其中《尺素天涯——白求恩最后的情书》描述了白求恩晚年的生活和情感,刻画了一个鲜活的白求恩形象。

编辑推荐
《尺素天涯:白求恩最后的情书及其他》由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出版。

作者简介
作者:(加拿大)李彦

李彦,加籍华人作家,加拿大作家协会会员,1955年生于北京。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1987年赴加拿大留学,获温莎大学历史学硕士学位。1997年起在滑铁卢大学任教,2007年起任滑铁卢大学孔子学院院长。1985年开始发表中英文作品,曾荣获加拿大滑铁卢地区文学艺术杰出女性奖。其作品细腻优美,视角独特,思想深刻。

目录
尺素天涯
——白求恩最后的情书
小红鱼儿你在哪儿住
——甲骨文与明义士家族
毛太和她的同学们
勃兰特教授
罂粟花下藏兵洞
大雁与乌龟
人之欲
终南山下
返航
我遥远的故人
米勒走了
津门杂感
异草闲花
嘤其鸣·答友人
——给加拿大法裔女作家的十二封信

序言
自序·灯火阑珊处
去国经年,数十载春秋稍纵即逝。今天的祖国,已渐趋生疏、隔膜。离开了那片土地,视野可能开阔了些,但也缺少了扎根那块土壤才能产生的深度与厚重。
近年来读到国内一些作家的作品,极受震撼。它们深刻地反映了现实社会中亟待解决的问题、芸芸众生的无奈、良知者悲天悯人的情怀。比起这些植根大地,凭着良知为百姓呼喊、踏踏实实为他们做点事的作家,我常常感到海外作者的作品大多流于肤浅,从分量上很难跟国内的一流作家相提并论。已成局外人的我们,再写今天的中国,难免会落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外国人写中国时的走马观花、肤浅偏颇。如果依然停留在挖掘熟悉的历史记忆的层面,甚或咀嚼别人嚼过的馍,似有“为赋新诗强说愁”之嫌,令读者生厌。
如何拓宽新的视野呢?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及的人生必经之三种境界,似乎也适用于海外写作者。从回首熟悉的故园往事,到描述艰辛的异乡开拓,尘埃落定之后,我们中的不少人,自然而然地步入了新的佳境,对东西方文化价值观进行比较思索,探寻人类命运的异同。
这本新书,收集了我近年来的一些中短篇随笔,记叙了我在致力于推动中国文化与世界交流方面的种种反思以及多姿多彩的异域生活。
《尺素天涯》通过我对一位加拿大老人比尔·史密斯的采访,揭开了一段被掩埋的历史,解读了英雄人物作为常人的情感世界,还有他非凡的理想情怀的源头。
《小红鱼儿你在哪儿住》记叙了我从八十年代留学加拿大初期便开始的与明义士家族几辈人的交往。这一独特的加拿大基督教传教士家与甲骨文考古研究,以及中加两国外交史上千丝万缕的牵连,为我们提供了对人类文明新的审视角度。
《嘤其鸣·答友人》的创作,源于我和加拿大法裔女作家米雪·提塞尔之间的诚挚友情。二○○九年秋天,我们在蒙特利尔市召开的国际交流会上结识。对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医生的共同热爱,使两个来自不同族裔背景的女作家开始了通信。在长达五年的交流中,围绕着文学创作与翻译、信仰与追求、种族与文化、历史与现状、婚姻爱情及子女家等人类共同关心的话题,我们俩展开了襟怀坦白的对话,其中不乏视角新颖的观点,带给读者思考与启迪。我从中
挑选了自己的十二封信,编入此文。
我是一个执着的理想主义者。当周围的人们或真或假都极“左”的时候,譬如在革命口号盛行的年代,会觉得我“右”得发傻。而当人们都变“右”了时,譬如眼下对物欲和私利的崇尚,又会觉得我“左”。有国内来访的共产党员曾直截了当斥我“极左”,孰知我其实一直未变。只是世道变了,且多数人喜随波逐流、趋炎附势,因此跟着变了罢了。
抵御诱惑,独善其身,并非难事。我对东西方世界都采取了冷静审视的目光,如实地描写自己所熟悉的环境,希望通过笔下的客观呈现,警醒民众的思考,推动社会的进步。我坚持写作者的心灵坦荡、情感真实,不玩弄花招,不讨好市场,不追逐名利,不出卖良知,尽管这样做会受到评论界的冷遇。虽然身在西方并于主流社会就业,我依旧保持了从故土带来的勇气,直面人生,从不忌惮会否因秉笔直书而冒犯了谁,从而遭受攻击诬蔑乃至疯狂的陷害。所幸我周围的同事多为正派的知识分子。我的坦诚与信念,赢得了更多的尊敬与关爱。
我在加拿大二十八年,入过地狱, 也上过天堂。这些经历都幻化为可贵的资源,赋予了我创作的灵感。滑铁卢大学瑞纳森学院对我的厚爱,免除了我的后顾之忧,使我这些年来能够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与金钱无关,而与人性有关的一些问题。
现在,我的这些拙作即将编印成书,呈现给国内读者,希望它们能促进海内外同胞之间的沟通与理解,让我们共望天涯路。
李 彦
二○一五年写于加拿大滑铁卢

文摘
版权页:



她笑着摇头。“不不,是毛的妻子的意思。”
毛太?我愣住了。“是谁告诉你这两个字的?”
“一个中国朋友。”溢满青春活力的蓝眼睛,闪过一丝得意,“去年暑假,我在中国住了三个月。”
“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呢?”
她摆动着几乎露出肚脐的纤腰,唇角绽开一朵忸怩的笑:“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毛泽东啊!”
又是一个毛的崇拜者。早已发现,海外女学生中,不乏毛的爱慕者。暗里猜测,除了伟人在中国历史上留下的叱咤风云的足迹外,或许,其高大英俊的仪表、挥斥方遒的风流,更易获女性青睐?
转天在走廊里碰上毛太,她朝我招手。见她满面春风,正与一个华裔男生又说又笑,便禁不住多打量了几眼那个从上海来的大男孩。哎,淡眉细眼,尖下颏溜肩膀,好端端的黑头发染黄了,哪有丝毫毛的气度?姑娘怕是看走眼了。
除了我的中国现代史课,毛太还选修了汉语。汉语老师对我抱怨过几次了:这女孩怎么回事?每逢测验,她就称病逃课,过后又缠着老师要求单独补考。
“那有什么稀奇?”我说, “人家那么爱毛,自然崇尚毛提倡的造反精神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