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美国.pdf

审判美国.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审判美国》编辑推荐:李敖绝骂再次上演,嬉笑怒骂批得美国体无完肤!不容错过的典藏巨作,历史果然比小说更精彩!抨击欧美、挑战西方“普世价值观”!美国野蛮行径终于可以大白于天下!奇怪的是,不但个人会得“强阳不倒”这种病,国家也不能免,而今日美国这个国家,不幸正是如此。当一个国家得了这种怪病,治疗的方法不是阉割,而是使它阳痿。使阳痿变成动词。阳痿美国吧!阳痿美国。
上帝李:希腊的圣山,是奥林匹斯山;中国的圣山,是泰山。奥林匹斯山有希腊的群神与上帝。泰山有中国的群神与上帝。“最后审判”的主持者,因为奥运移到中国,就改由中国人主持了。
亚当斯:奥运已经结束了。
上帝李:可是上帝变成中国人了。
亚当斯:按照我们基督教的说法,我们有我们的上帝。
上帝李:按照人类历史的说法,你们的上帝不是凭空掉下来的。在他以前,有很多很多先行者的神或同时代的神,你承不承认?
亚当斯:我承认,像希腊那些神。
上帝李:你对中国历史太陌生了,你不清楚中国这方面的神。你承不承认?
亚当斯:我承认。
上帝李:所以,今天你就开了眼界。中国的神来了。今天是由中国的神主持“最后审判”,在你面前,是中国的上帝。
亚当斯:“最后审判”?我们基督徒的“最后审判”?你们是吗?你是吗?
上帝李:试问这法庭怎么来的?这法庭其实就是你们基督教“最后审判”或“末日审判”,我们不信基督教,但我们信“最后审判”,所以,可以这么说,大家在“最后审判”上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就以受“最后审判”的心情应讯吧。别再问我是谁了,按照你们基督教的说法,我是上帝。按照我们中国的说法,我是泰山的王……

作者简介
李敖,字敖之,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台湾作家、中国近代史学者、时事批评家、思想家。被称作台湾第一狂人、斗士、“文化顽童”。2006年获厦门大学颁发终生荣誉教授,台湾“立法委员”,2008年任满,宣布退出台湾政坛。2007年于凤凰卫视主持《李敖有话说》,结束后,现于新加坡亚太卫视主持《李敖语妙天下》,该节目面向22亿全球华人。

目录
扉幕JOHN-JOHN开场白 1
序幕最后审判 5
第一幕审判华盛顿 15
第二幕审判亚当斯 31
第三幕审判杰斐逊 37
第四幕审判麦迪逊 43
第五幕审判门罗 49
第六幕审判小亚当斯 55
第七幕审判杰克逊 61
第八幕审判范布伦 69
第九幕审判哈里森 75
第十幕审判泰勒 81
第十一幕 审判波尔克 87
第十二幕 审判泰勒 93
第十三幕 审判菲尔莫尔 37
第十四幕 审判皮尔斯 101
第十五幕 审判布坎南 105
第十六幕 审判林肯 111
第十七幕 审判约翰逊 119
第十八幕 审判格兰特 123
第十九幕 审判海斯 131
第二十幕 审判加菲尔德 137
第二十一幕 审判阿瑟 141
第二十二幕 审判克利夫兰 145
第二十三幕 审判哈里森 151
第二十四幕 审判麦金利 155
第二十五幕 审判老罗斯福 159
第二十六幕 审判塔夫脱 169
第二十七幕 审判威尔逊 175
第二十八幕 审判哈丁 185
第二十九幕 审判柯立芝 193
第三十幕 审判胡佛 197
第三十一幕 审判罗斯福 205
第三十二幕 审判杜鲁门 213
第三十三幕 审判艾森豪威尔 225
第三十四幕 审判肯尼迪 243
第三十五幕 审判约翰逊 251
第三十六幕 审判尼克松 265
第三十七幕 审判福特 281
第三十八幕 审判卡特 287
第三十九幕 审判里根 303
第四十幕 审判老布什 317
第四十一幕 审判克林顿 331
第四十二幕 审判小布什 351
第四十三幕 审判奥巴马 377
尾幕JOHN-JOHN收尾 381

序言
JOHN-JOHN开场白
背景是一片云雾,上面浮游着一条条阳具的造型,模糊中模糊中,自远而近,又一条条淡出。最后,一条特大号的逼近、逼近,从大特写化为近景,化身出裸露腰部以上的裸男,他凝视着你。
我是J-O-H-N,我是JOHN,不是小写的john,是大写的JOHN,我是最有名的美国A片演员,当然是主角。我是白人,当然是WASP。也是大写的,不大写,就变成wasp,变成黄蜂了。大写的WASP当然不是黄蜂,是W(hite) A(nglo-) S(axon) P(rotestant)(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四个字的龟头,我们是骄傲的人种,我们有骄傲的上帝,不过,对我说来,最后一个P字后面应该多加个P字再加个I字,都是大写,成为WASPPI,什么意思呢?我们的总统IKE(艾森豪威尔)在回忆录中特别用出大写的VIPI那个字,就是V(ery) I(mportant) P(erson) I(ndeed),Indeed(真的,货真价实的)。我在大写的WASP后面加上大写的I,就是同一个意思。但我在I前面,又多加了一个大写的P,是什么意思呢?告诉你吧,P字就是P-E-N-I-S,PENIS那个字的龟头、第一个字母。所以呀,WASP被我加上PI以后,就变成W(hite) A(nglo-) S(axon) P(rotestant) P(enis) I(ndeed),就是真的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大阴茎了,货真价实的、不是盖的。说大阴茎,难道不加点形容词吗?对我JOHN-JOHN说来,形容词,任何描写大的情况的形容词,都不必了,别忘了,我是A片主角,我身上的P永远是大写的,它的画面一出现,你会忘掉其他25个英文字母。也许有人记得一个N字没忘掉,想到N字开头的Negro(黑人)和他们的大黑P,以为黑人的有多大,其实你错了,我这白人JOHN-JOHN的,比Negro的还大大大,至少我身上的是如此。并且,Negro的性能不佳,用中国人的说法,这叫“举而不坚”,比起本WASPPI,黑种人差远了。
为什么我要这样子说来说去,因为有一种不算职业病的病,发生在我这行的重要器官上,它叫priapism,它的词源是希腊Priapus(普里阿波斯),是男性生殖之神。这个神的爸爸是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妈妈是爱与美女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酒色产品,自亦不凡,可是变成英文的priapism后,这个神的名字,就变成一种怪病的名称。priapism者,就是中国古典医书中的“挺纵不收”。
“挺纵不收”是中国医书《薛己医按》中的词儿,在另一医书陈士铎《石室秘录》中,就白话得多了,它改叫“强阳不倒”。“挺纵不收”也好、“强阳不倒”也罢,都是描写一种情况,就是阴茎硬了,软不下来。
是不是性挑逗的后果?未必。在医学上,无性挑逗,而阴茎呈持续勃起状态,就是“挺纵不收”、“强阳不倒”,也就是“阴茎异常勃起”,也叫“阴茎持续勃起”、“阴茎反常勃起”、“持久勃起”。中国医书中有一种病叫“强中”,每被误会成这一类病,其实“强中”不是“阴茎异常勃起”,而是“阴茎坚长而精自出也”。在中医解释,这叫“常发虚阳,不交精出”,是阳具一硬就自动射精的。但“强阳不倒”并不自动射精,“强阳不倒”只是一种乱挺,不来真的。
所以呀,priapism不算我们的职业病,但它却是要我们命的、害我们失掉职业的怪病。
挺个大阳具,用来做“传教士式姿势”(missionary position),正经行房,是好的;用来宣淫,也是自成一说的,我这A片大明星整天干的,就是这个。但是,用来“强阳不倒”害人害己、害到全世界,问题就大了。
当一个国家得了这种怪病,治疗的方法不是阉割,而是使它阳痿。使阳痿变成动词。
1976年11月《风流客》(Swingle)杂志有一则漫画,画一位老公躺在未盖的棺中,他的老相好对另外一位女士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不硬的时候。”(It’s the first time I ever saw him without an erection.)若把笑料当医理判断,这位老公生前,一定得了我说的这种病。
奇怪的是,不但个人会得这种病,国家也不能免,而今日美国这个国家,不幸正是如此。
美国在世界上,正在“挺纵不收”、正在“强阳不倒”、正在痛苦地挺个大阳具,大势所趋,轻举妄动,害到全世界。
不要怕,动词的阳痿毕竟不是动词的阉割,我们美国形式上还是保持很大很大,大大大,只是阳痿式的大大大而已。
阳痿美国吧!阳痿美国。
我是美国A片的大明星,我太有资格品头论足了,当然,阳痿的是我的国家不是我。My Country, hard or soft(不论软硬,皆吾国也)是我JOHN-JOHN关心的;My Country, right or wrong(不论对错,皆吾国也)是美国总统关心的。现在,美国总统得到了报应,因为上帝发怒了,上帝要提前“最后审判”(Last Judgment)。正如英国诗人布莱克(William Blake)《天真的预言》(Auguries of Innocence)中所说的:别再杀飞蛾和蝴蝶了,最后审判近在眼前了。
Kill not the Moth nor Butterfly,For the Last Judgment draweth nigh.
(JOHN-JOHN淡出,幕落。)

后记
尾幕
JOHN-JOHN收尾
背景是一片云雾,上面浮游着一条条阳具的造型,模糊中模糊中,自远而近,又一条条淡出。最后,一条特大号的逼近、逼近,从大特写化为近景,化出裸露腰部以上的裸男,他凝视着你。
我是JOHN-JOHN,我在“最后审判”开场前出现过,现在,“最后审判”落幕了,探听到判决结果了,我来报告结局了。
像是《白鲸记》(Moby Dick)最后一章那个伏在棺材上的水手,他是唯一的活口,他的余生,不是诉说只有他没死,而是传达《旧约》中乔布(Job)的神谕。
审判落幕了,多么奇怪,有审判、一场又一场的审判,最后却没有判决。在迷蒙中,英国诗人布莱克走过眼前,他口中念念有词,正念到他的长诗《最后审判》(The Last Judgement)的最后八行:
Before the morning’s dawn, the Eagle call’d the Vulture,
The Raven call’d the Hawk. I heard them from my forests,
Saying:“Let us go up far, for soon I smell upon the wind
A terror coming from the South.”The Eagle and Hawk fled away
At dawn, and ere the sun arose, the Raven and Vulture follow’d.
Let us flee also to the North. They fled. The Sons of Men
Saw them depart in dismal droves. The trumpets sounded loud,
And all the Sons of Eternity descended into Beulah.
南风栗冽,闻风迫追。
众禽交语,吾侪北归。
日之出矣,无待熹微。
人子以目,号角鼓吹。
彼国永堕,来生成灰。
多么深奥的诗啊!我们浅薄的美国不懂,也不要懂。我们美国是务实的、欢乐的,虽然最后出了毛病,这一毛病,就是priapism,我已在序幕里告诉你了,priapism的症状是“阴茎异常勃起”,也就是中国人说的“挺纵不收”,也叫“强阳不倒”。现在,奇怪的事发生了,我们没听到“最后审判”的判决,可是、可是,“最后审判”一结束,怪事就发生了——美国阳痿了。
God moves in a mysterious way.
天道之行,神秘莫测。
美国阳痿了!正如我在开场前预言到的,“阴茎异常勃起”的美国,阳痿了!阳痿了!阳痿了!
(突然间,若有所悟,面露惊恐,低头一看。)
Oh! My God!(哎哟,老天!)
God moves in a mysterious subway.
天道莫测,竟以下体。
这怎么行!上帝!请不要包括我JOHN-JOHN在内,上帝!上帝!我是演A片的啊!我是演A片的啊!上帝!……
(JOHN-JOHN继续悲戚下看。背景音乐浮出美国国歌,中间夹杂一片哀号。JOHN-JOHN淡出。剧终。)

文摘
最后审判
注:第22、24任克利夫兰一人做了两任总统,只坐一个座位;第27任塔夫脱太胖了,一人坐了两个座位。
男?声:昨天,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女?声:今天,时候已到。
幕拉开了。迎面而来的,一片高台上的一条好大好大的横案,高高在上。案是黑色的,一片玄武、庄严与肃杀。正中后面是一把好大好大的太师椅,高高在上。椅是白色的,显示出来的,是一座大宝座。椅后的背景是层层云雾,衬出的横案和宝座,越来越不像迎面而来,倒像是逼人而至。层层云雾不单在正面,四面都是。横案和宝座仿佛漂浮在太虚幻境里,分不清是在什么地方,又像天堂,又像地狱。整体的画面是明确的,这分明是一座法庭。
这是什么地方?可说是天堂,也可说是地狱。对被告说来,摆在天堂里审判,似乎先定错了位,要有罪可怎么办?赶下天堂来,这种程序妥吗?不如先是地狱吧。在地狱开的特别法庭。
被告呢?被告一共43人,分成六排,坐在下面。他们分别穿着自己时代的服装,风光异代,却萧条同时,像纽伦堡大审或东京大审一样,都乖乖做了被告。虽是被告,每个人都来头很大、显赫一时,因为每个人都做过美国总统。从18世纪到21世纪,美国共出现过44任总统,因为第22任和第24任克利夫兰同为一人,所以一共43人。自左至右,排成八行。
突然间,灯光变暗了,一道光束出现,焦聚在高台的右角、焦聚在一位白衣天使身上。天使立正站好,双手半举,清丽的声音响起:“请听好,现在宣布:起——立!”
43人都起立了。
第三排的第27号被告塔夫脱显然出了点问题,他太胖了,虽一人坐了两个座位,还是站不起来,他向邻座26号老罗斯福求援,老罗斯福不耐烦地拉他一把。
老罗斯福:(盯着塔夫脱)妈的,你这么重!232磅!151公斤!上次你一身肥肉,卡在白宫浴盆里,全美国都听说了。一个人怎么可以这样肥,美国都被你吃穷了。
塔夫脱:(怒目相向)你少啰唆!胖又怎样?胖归胖,我活了73,你60岁就下地狱了。
老罗斯福:(生气,大吼)下地狱又怎样?今天所有的美国总统全到齐了,谁不下
地狱?
(所有人目光焦聚在大吼的人身上。)
克林顿:(一脸苦相)请你们安静点。下地狱你们好歹都死了,我们还没死的怎么办?在座的,我、卡特、老小布什乃至现任的奥巴马,我们都还没死哪,就给勾魂使者给勾进来了,这怎么说?
卡?特:(平静地)上帝一定有他的道理。也许上帝认定时候到了,全体大限已至,所以不论生死,就都来了。
里 根:(笑容满面)也许上帝掷骰子,我们都在点子上。
林 肯:I shall never believe that God plays dice with the world.我绝不相信上帝会对世人掷骰子。
里 根:(把右手垂直在嘴边,作小声状)这老家伙在我们美国总统排行榜可是排第一的,事实上,他是第一号文抄公,这句话不晓得又抄谁的。
林 肯:(瞪里根一眼,冷冷地)你这坐林肯轿车的,请对林肯保持一点敬意。
克林顿:刚才卡特总统说我们群聚一堂是上帝的杰作。我有点奇怪,这里的布置,像法庭;我们一排又一排坐在这里,像被告……
杜鲁门:(插嘴)像纽伦堡大审、东京大审排排坐的被告。
克林顿:而我们不论早生早死、晚生晚死或没死,都一网兜收,这些画面,太像是……是……是“最后审判”了。
众口一声:“最后审判”?
克林顿:(胆怯,轻声)“最后审判”。
杰克逊:(大怒)妈的,谁敢审判老子,老子跟他决斗!
范布伦:(冷冷地)谁敢啊,上帝就敢。
杰克逊:(张望)上帝呢?上帝在哪儿?
男声、女声:上——帝——就——在——你——们——眼——前!
灯光变暗了,又渐渐从左方冒出强光,天使们簇拥着,从大宝座后面走出黑袍的身影。身影入座了,光线慢慢聚焦在他脸上。他是东方人,中国人。他一脸扑克,但却像是装出来的。因为扑克脸背后,闪烁的,分明是七分正义、三分慧黠。里子看来是救世的,面子却是愤世的、讽世的,甚至玩世的。所以,用严格的刻板的定义,他不像是法官。为什么要像呢?按照“最后审判”的规则,坐在正殿的,是上帝啊!谁说是法官了?
他不但不像法官,反倒像个异端呢。
异端按说是不信天堂地狱的。没关系,异端也要有点氛围啊,天使你总可以接受吧?你可以说你在天使的一边,“I am on the side of the angels.”当然异端是斤斤计较的,最后的协议是:天使站在我的一边,“The angels are on the side of me.”不过,还不行,为什么天使要复数?真的天使,一个就够了,但丁(Dante)心里的天使只有那一位。异端先生啊!在宣扬正义的时候,一位天使演出太孤单了。多数就多数吧,多一点天使,总比多一点牛头马面或王朝马汉好看啊,于是,异端不再计较了,天使就复数吧。
最后,天使们出现了,她们前呼后拥出异端后,把三角形的名牌架放在横案前面,名牌闪出金光,八个中文大字刻在上面:
上帝李敖“最后审判”
下面是四行英文:
We Believe in Divine Judgment
God is not only the Creator but he is also the Judge of all the earth.
All men and nations stand before His judgment bar.
God the Judge is Lee Ao the Judge.
神造万物,在劫难逃。
赫赫主审,明察秋毫。
被告罗列,仰望法曹。
上帝临汝,吾乃李敖。
大家交头接耳。“这上帝可是有名字的,叫Lee Ao。”“Leo不是欧洲教皇的名字吗?”“教皇算老几?教皇只有一个e,叫Leo,他有两个。”“他可是上帝哪!”“上帝怎么是中国人?”“中国人扬眉吐气了,当然可以做上帝。”“要做,还得赶快登记啊,不然韩国人就给登记走了。”“韩国人真不要脸,什么都抢。”……
天 使:(朝着他们)肃——静!立正站好!(转移目光到左边。)
上帝李:(起立,槌一敲)现在宣布“最后审判”开庭(坐下)。
天 使:(双手朝下)坐——下。
(被告都坐下了,最后塔夫脱也吃力地朝下坐。他一手按住老罗斯福肩膀,老罗斯福扭动着,满脸不悦,骂道:Son of bitch.你这狗娘养的。塔夫脱回答道:Now we are all sons of bitches.我们现在都是狗娘养的了。)
亚当斯:(突然站起来,举手大叫)请求程序发言!我是二号亚当斯,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请求程序发言。
上帝李:你是亚当斯,1735年生的亚当斯?身高168,体重250,外号叫“胖嘟嘟阁下”(His Rotundity)的亚当斯?
亚当斯:是,你真知道我。
上帝李:先告诉你,你不能称呼我做“你”,你要称呼我“上帝李”或GOD LEE。你有什么程序问题?
亚当斯:好吧,我称呼改用上帝李来称呼,改用GOD LEE。我这第二任美国总统,可是受过正规教育的,不像第一任华盛顿总统那样没受过正规教育。我比他会法文、会拉丁文、会希腊文、会逻辑、会修辞学、会哲学、会形而上学、会伦理学、会地理、会数学、会神学,我可是哈佛的。
上帝李:哈佛的?说说看。说说你在哈佛毕业时,为什么功课最好,却在24名学生中排名15?
亚当斯:(窘,又愤愤不平)当年哈佛排名是根据学生家长的社会地位来排的。
上帝李:你是说你们美国第一流的大学竟如此势利眼?
亚当斯:(窘,不语。)
上帝李:你不答话?
亚当斯:我可是律师出身的,我有缄默权。并且,我想我会依法质疑上帝李有审判我的权力。这是程序问题,得先搞清楚。
上帝李:你依什么法?
亚当斯:“最后审判”不是你们东方的,也不是你们中国的。
上帝李:希腊的圣山,是奥林匹斯山(Olympus);中国的圣山,是泰山。奥林匹斯山有希腊的群神与上帝,泰山有中国的群神与上帝。“最后审判”的主持者,因为奥运移到中国,就改由中国人主持了。
亚当斯:奥运已经结束了。
上帝李:可是上帝变成中国人了。
亚当斯:按照我们基督教的说法,我们有我们的上帝。
上帝李:按照人类历史的说法,你们的上帝不是凭空掉下来的。在他以前,有很多很多先行者的神或同时代的神,你承不承认?
亚当斯:我承认,像希腊那些神。
上帝李:你对中国历史太陌生了,你不清楚中国这方面的神。你承不承认?
亚当斯:我承认。
上帝李:所以,今天你就开了眼界。中国的神来了。今天是由中国的神主持“最后审判”,在你面前,是中国的上帝。
亚当斯:“最后审判”?我们基督徒的“最后审判”?你们是吗?你是吗?
上帝李:我提醒你,你不能用“你”称呼上帝李。
亚当斯:哦,上帝李。
上帝李:你道歉。
亚当斯:哦,我道歉。
上帝李:试问这法庭怎么来的?这法庭其实就是你们基督教“最后审判”或“末日审判”,我们不信基督教,但我们信“最后审判”,所以,可以这么说,大家在“最后审判”上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就以受“最后审判”的心情应讯吧。别再问我是谁了,按照你们基督教的说法,我是上帝。按照我们中国的说法,我是泰山的王。
亚当斯:你们是基督徒吗?“最后审判”是我们基督徒的信仰,你们凭什么审判我?
上帝李:谁说“最后审判”是你们基督徒专利了的?佛教比你们基督教还早吧?佛教讲究“死后有报,纤毫受之”,指死后要跟你算总账,账算得很细很细,细到一根毛都跑不掉,所以要人生前“莫轻小恶,以为无罪”,“最后审判”起来,大罪小罪都清清楚楚,没有一个逃得掉。总之,“最后审判”是普世的,不是基督教只此一家的,何况你们基督教也不是哪一家说了算的。你看,你是“唯一神教派”(Unitarian)的,而你的前任华盛顿,却是“圣公会”(Episcopalian)的,在他眼里,严格地说,你未必代表得了基督教。
亚当斯:哦,“最后审判”的单位应该是神职的,可是这个法庭看来很陌生,请问你们是私人的吗?如果是私人的,那就是私设公堂的“袋鼠法庭”(Kangaroo court)了。那可太流氓了。
上帝李:流氓?我看你只凭三票赢得总统宝座,外号“三票总统”(President by Three Votes),就有点流氓。并且,你在莎士比亚(Shakespeare)故居参观时,你竟从一把椅子上切下一块木头做纪念品,不但流氓,并且还是小偷呢!
亚当斯:(窘)哦。
上帝李:你谈到流氓。14世纪但丁的《神曲》(Divine Comedy)书里,就审出来一大堆下地狱的,但丁是流氓吗?正好相反,你们美国人在世界许多地方私设公堂,反倒真正“袋鼠”、真正Kangaroo呢,你好意思质疑我们这法庭,你的语气才流氓呢。并且,你们美国流氓,不止于黑社会或小团体的Kangaroo,你们整个国家都是呢,你们用你们与世界文明抵触的国内法,以帝国主义心态自为解释,已无限上纲。甚至解释成可以出兵长驱直入他国抓外国人,1989年12月20日出兵巴拿马就是一例。1990年1月3日,你们美国军人抓到巴拿马总统级的诺列加(Noriega),绑回美国审判,全部行动还名之为“正当理由计划”(Operation Just Cause),足见你们解释面之广,无远弗届。你们不但法庭是袋鼠,你们出兵绑票也是袋鼠。你说你是律师,请问全世界可有这种法庭吗?1770年“波士顿惨案”(Boston Massacre),你是律师,就因为英国法庭的公正,所以才有正义的伸张。现在的你呢?你对不起两百多年前的你自己,你居然怀疑起法庭来了。
亚当斯:上帝李啊,真会说话。我只是告诉上帝李我是基督徒,“最后审判”的程序希望是基督教式的。
上帝李:你不能否认“宗教裁判所”(Inquisition)不是基督教的法庭吧?你是喜欢当庭动刑的?那也正是基督教式的。
亚当斯:(窘)我不是指中世纪的。
上帝李:“最后审判”比中世纪还早得多呢。亚当斯先生,你不懂eschatology(末世论)了,死后审判在佛教里、伊斯兰教里都有。照基督教神学,也许美国总统的“最后审判”有的还可喘口气,要是伊斯兰教的安拉(Alla h)出来审,你们通通万劫不复了。
杰斐逊:(对亚当斯)我看你别再跟上帝李讨论了,他原来是eschatology专家,他的末世论,涵盖到伊斯兰教徒了,他的神学是全世界的,还有安拉,太可怕了。
小布什:(好奇)什么是escapology?
杰斐逊:(皱眉)escapology是“脱身术”,我们谈的是eschatology,是“末世论”,你的英文太菜了,你听不懂,请你闭嘴。
(满堂笑声。)
小布什:(以指自指)我的英文真那么坏吗?
上帝李:小布什啊,你的英文不但坏,还是很要命的,你把tariffs and barriers(关税壁垒)说成bariffs and terriers,把vital(至关重要)说成vile(微不足道)、把hostile(敌人)说成hostage(人质)。你说的英文中,好像只有一个字,不该说成英文你却说成英文,就是你把Sad-Dom(萨达姆)故意说成Sad-Damn(讨厌的家伙——他妈的)。看来这是你唯一正确的英文,因为你不会说阿拉伯话。
(满堂笑声。)
上帝李:你亚当斯是基督徒,你当然知道《新约•启示录》第20章,我背其中第11、12、13节给你:
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和坐在上面的那位……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都展开了,还有另一卷,就是生命册,也展开了。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Then I saw a great white throne and him who was seated on it... And I saw the dead, great and small, standing before the throne, and books were opened. Then another book was opened, which is the book of life. And the dead were judged by what was written in the books, according to what they had done.)
现在,我就是“白色的大宝座”“坐在上面的那位”,也就是说,现在就是“最后审判”。
亚当斯:“最后审判”?审判要有审判官,可以知道你是谁吗?
上帝李:我警告你,你不能用“你”称呼上帝李。
亚当斯:哦,我抱歉,上帝李。我不习惯这样称呼。
上帝李:你必须习惯,不但你(目扫全场),你们都必须习惯。
亚当斯:我知道了,我会注意。
上帝李:从《启示录》第4章第2节、第9节;第5章第1节、第7节、第13节;第6章第16节;第7章第10节、第15节;第19章第4节;第21章第5节,你早该知道坐在宝座上的是上帝。当然,你也可以说是耶稣,因为《约翰福音》第5章第22节指出:“父不审判人,却已经把审判的权柄完全交给子。”(The Father judges no one, but has given all judgment to the Son.)不过我提醒你,我的身份,是上帝级的,但级数凌驾所有上帝,因为已是中国上帝当家做主,从中国举办奥运后,所有奥林匹克的天神都交出权力了,基督教的,也不例外。
亚当斯:但我看上帝李好像不太像。
上帝李:像不像由你决定吗?你见过上帝本尊吗?中国的周联华牧师,特别解释《启示录》这段经文说:“约翰不敢看坐在上面的,所以无从描述。”约翰都“无从描述”,你更“无从描述”了。
亚当斯:但是,这是具体开庭啊,我们总要看到点西方的“最后审判”的画面啊。
上帝李:你要像西方的“最后审判”画面吗?我可以给你们,你们会后悔。要谁的画面?从西尼奥雷利(Signorelli)到戈佐利(Gozzoli)到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从巴托洛梅奥(Bartolommeo),到卢卡斯•范•莱登(Lucas van Leyden)都画过“最后审判”。我随手调来米开朗基罗那大手笔吧(把手一挥)。
〔整个法庭正面墙上,出现了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Sistine Chapel)的大壁画,活生生的恐怖画面,一一出现在眼前,不但水深火热,被告还全是裸体的。〕
上帝李:(站起来,把手一挥,向前做个半圆形)你喜欢西方的“最后审判”程序吗?我们也如法炮制一下,你们被告也就别穿衣服了(再把手一挥)。
(整个法庭顿成一片肉林,从华盛顿以下,所有美国总统的衣服都突然不见了,一个个都光着屁股,和屁股以外的一切。大家叫成一团。)
小布什:(向大家下体扫描一下,双手捂住自己的大叫)救命!救命!我的最小!我要逃掉!噢!脱身术在哪里?我的escapology!
华盛顿:(快步走到上帝李面前,向庭上一鞠躬,鞠躬时个,屁股正对准所有被告)我是华盛顿,美国第一任总统,请让我带头谴责亚当斯的律师性格,请求上帝李原谅。同时请求还给我们衣服,开始正式审判,我保证,今后没有程序问题,人都光了屁股了,何来程序问题?请上帝李给我们一点尊严。
(上帝李把手一招,所有的衣服都回到被告身上了,大家惊魂甫定,没人敢再闹了。幕落。)

内容简介
《审判美国》内容简介:阉割美国太不幽默了,让我们阳痿它。 对美国,我们不是“治疗阳痿”,我们是“阳痿治疗”。是用使美国阳痿的方法,治疗美国“强阳不倒”的绝症。美国的绝症很邪门儿,它得了“政治上的强阳不倒”,祸害世界和它自己。 美国曾经安分过、曾经有钱过,但是今天它变了,它变得鸭霸四海、狂吃八方,债台高筑之下,它的政府,每花一美元,其中四角一分是借来的;它的人民呢,一美元当十美元大花特花、虚掷浪费。在美国境外流通的美金总数,比在美国本土还多得多,这就是说,美国在用印钞机吃世界,一张百元美钞的印刷费只要两分钱,一张张印出来,全世界都被它偷吃了。
美国变了,美国是他国的祸害、是人类的噩梦、是世界的狰狞。美国动用排山倒海的软实力载歌载舞,在欢乐中使我们向往它,淡化它的恶形恶状。我们曾经向往过,但是,我们必须觉悟了。我们用这本书,举证历历,表达我们的不安与愤怒,我们决心不再受骗了。
阉割美国太不幽默了,让我们阳痿它。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