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衰落.pdf

西方的衰落.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西方的衰落》编辑推荐:《文明》之后,尼尔•弗格森最新力作!全景解读西方民主、资本主义、法治和公民社会;“制度缘何衰败,经济体如何消亡”,弗格森为西方衰落把脉!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经济学家何帆、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著名作家北村、知名学者吴稼祥、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江晓原倾情推荐!

名人推荐
【英国《金融时报》】题:提醒西方注意,只剩最后一次机会了
在艰难地读完关于财政乘数等话题的不能令人信服的技术性著作后,偶遇尼尔•弗格森的一本政治经济学专著(《西方的衰落:制度如何衰败,经济体如何消亡》)令人顿感轻松。与大多数历史学家不同,弗格森能够理解技术文献,并以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其结论。这是一本能使人增长知识和感到愉悦的读物。
弗格森的出发点是西方优势地位的临时性。500年前,西方的生活水平与世界其他地区大致相同。但20世纪初,却高出了其他地区大约20倍。如今,西方的生活水平只比亚洲最先进的某些经济体高4至5倍。他对西方政治、经济、法律和社会结构中的缺陷进行了诊断,以此证明发出警告之合理性。
弗格森提出,西方制度的重要特征是民主、资本主义、法治和公民社会。不是每个人都同意他的如下看法:在福利国家,似乎滋生着越来越多依靠劳动者供养的寄生虫。其诊断中最新鲜的一点是,他回避“原本指望成为良药、但现在已成病因、从而扭曲和腐蚀政治经济进程”的复杂监管制度。
弗格森似乎对国家债务耿耿于怀。对此,我通常的反应是,援引对这个问题发假警报的人嗤之以鼻的麦考利勋爵的论述。(指19世纪的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巴宾顿•麦考利的名言:“在每一个国债增长时期,社会上都会发出同样的极度痛苦和绝望的呼喊声。在每一个国债增长时期,聪明人士都曾郑重其事地断言:破产和崩溃近在眼前。然而国债仍然在继续增大,而破产和崩溃仍然像过去那样遥远。”编者注)在我这样做后,一些读者会回应说,在债务积累过程中,英国曾高居世界之巅,但今非昔比。我的反驳是,债务问题如今并非英国独有,而是工业大国共同的难题,德国除外。无疑,真理介乎两者之间。
但在包容性政治制度而不是压榨性政治制度的重要性方面,我与弗格森再次达成一致。大致而言,包容性制度是人们通过新发展和新财富力量实现兴旺发达的制度,压榨性制度是人们试图通过压榨伙伴获得财富来实现兴旺发达的制度。他将包容性制度的起源追溯至1688年革命后各项宪法原则在英格兰取得的胜利。其他国家纷纷起而效尤。
弗格森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起源的清晰描述令我获益良多。与他人不同,他认为原因不是放松监管,而是不良监管。他还批评美联储在资产价格下跌时降息,在资产价格上涨时却按兵不动。格林斯潘也许会予以否认,但市场正是这么认为的。
作者:专栏作家塞缪尔•布里坦

媒体推荐
文章睿智而深刻,博大而精深,还不乏警句妙语,旁征博引,妙趣横生。
——《经济学人》
对西方史的观点令人赞叹,堪称史诗巨作。
——《星期日独立报》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尼尔•弗格森 译者:米拉

尼尔•弗格森,英国最著名的历史学家之一。哈佛大学历史系劳伦斯•A•蒂施教授、牛津大学耶稣学院高级研究员,同时也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他是极少数能横跨学术界、金融界和媒体的专家之一。著有畅销书《文明》、《帝国》、《虚拟的历史》、《顶级金融家》、《纸与铁》、《金钱交易》、《战争的悲悯》、《巨人》、《货币崛起》、《罗斯柴尔德家族》,同时还为多家报纸和杂志撰稿。此外,他还为第四频道撰写并制作了四部非常成功的电视纪录片:《巨人》、《世界战争》、《货币崛起》和《文明》。2004年被《时代》周刊评为“影响世界的100人”之一。

目录
前言6
超越“去杠杆化”6
静止状态12
四个黑匣子14
制度何以为败19
第一章人类蜂巢22
大分流的成因22
光辉的制度27
不光彩的革命31
债务与英国33
代际间的合伙关系35
帐务存疑40
第二章达尔文经济42
放宽管制的幻想42
监管下的危机46
监管者谁来监管?49
非智能设计52
伦巴德街的教训57
银行家何以为励61
第三章法律环境63
法律的诱惑63
法律在英国的发展之路64
法律、经济与历史68
法律与维多利亚时代72
法治的敌人76
世界范围的法律改革81
律师之治86
第四章公民社会和不文明社会87
清理海滩87
社会资本的兴衰90
私立学校99
更进一步的大社会104
结语107
不平等的成因107
城市的未来109
拿枪的和干活的112
反对“技术乐观主义”114
并非一己之力117
注释120
致谢146

文摘
版权页:

西方的衰落

前言:超越“去杠杆化”
大约在1/4世纪之前的1989年夏,日裔美国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做出大胆预测,“经济和政治自由主义不折不扣的胜利……是西方社会的真正胜利”,并宣称“人类意识形态进化史的终点”就是“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得到普及,也就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时过境迁,如今的世界却俨然呈现出不同的局面。“经济自由主义”完全成为有色标签,而中国等地的支持者对西方民主制度公开表示不屑。西方社会发展停滞、举步不前,这种停滞还不仅仅局限于经济领域。据世界银行估计,2012年欧洲经济将出现紧缩,美国仅能实现2%的经济增长,可中国的增速则可高达美国的4倍之多,印度也将高出美国3倍以上。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中国的GDP(国内生产总值)会在2016年赶超美国。在1989年投资西方的人们遭到了严惩(他们自2000年起就一无所获),而在西方以外地区的投资回报则相当丰厚。这一“大分流”要比福山大胆预测共产主义的倒台还要令人瞠目。福山著书之际,世界经济的重心还稳稳地落在北大西洋地区。而如今,它已然超越了欧亚分界线乌拉尔山脉。到2025年,世界经济重心将位于哈萨克斯坦以北,这几乎与公元1500年时崛起之前的西方2处于同一纬度。
最近,关于西方社会经济放缓的原因,有种“去杠杆化”的说法颇为流行——这就是痛苦的减债过程(即所谓的资产负债表修复)。毋庸置疑,如今西方社会的债务规模几乎达到史无前例的地步。在美国历史上,公债私债的总和超过GDP250%的情况是第二次出现。麦肯锡全球学会经过对50个国家的研究,确定自1930年以来有45例去杠杆化的重大案例,其中仅有8例的初始债务与GDP的比超过250%。如今,这种情况却不是美国所独有,在(包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内的)所有主要英语国家,在(包括德国在内的)所有主要欧洲国家,甚至在日本和韩国3,这种情况都赫然存在。去杠杆化的产生是由于认为房地产价格会不断攀升而盲目跟风,导致现在家庭和银行都迫切需要减轻债务。但是由于大家都希望减少开支,增加存款,导致总需求无以为继。为防止出现致命的债务紧缩,政府和中央银行纷纷拿出各自的财政货币刺激政策,这在和平时期史无前例。公共部门赤字确实对缓解经济收缩有所裨益,但是将过度的私人债务危机转化为过度的公共债务危机,这又是一着险棋。同理,中央银行在扩大其资产负债表的规模(货币基数)以防出现大规模银行倒闭,但现在通货再膨胀和经济增长方面却出现了收益递减。
除去杠杆化之外还有更多的问题。值得大家深思的是,美国经济自2009年6月起的3年以来创造了240万个就业岗位,同期,却有330万工人领取了伤残福利。处于工作年龄段的美国人领取伤残保险的比例在1990年还不足3%,现在却高达6%。真实的失业情况得以掩饰,并且被永久性地改头换面,这种手法想必欧洲人都分外熟悉。健全人被归为伤残人士并从此不再工作,而他们也就真的不再去工作了。以往,每年约有3%的美国人口会向其他州迁移,通常是去寻找工作机会。而自2007年的金融危机开始以来,这一数字降低了一半,而且还伴随着社会流动性的下降。与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不同的是,过去30年造成了收入分配不平等日益加剧,如今的“轻度危机”对减小这种不平等几乎无所作为。收入最高的1%的家庭收入份额从1970年的9%增至2007年的24%,在之后的3年经济危机中,这一数字下跌了不足4个百分点。
不能将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去杠杆化。在美国,就全球化、技术变革、教育和财政政策正在进行着广泛讨论。保守派人士倾向于强调全球化和技术变革的作用,认为这是变革不可动摇的驱动力,并通过“离岸外包”或自动化技术削减低技能劳动力岗位。自由派人士则将收入分配的不平等加剧归咎于对公共教育投资不足,并认为共和党推出的有利于富人阶层的降低税收措施对此也有贡献。但是有充分理由可以认为,还有其他方面的因素在发挥着作用。在当今美国的政治论战中,大家只顾一味地在彼此间狭隘地相互指责,却忽视了这些真正重要的因素的存在。
这次的公共金融危机并非美国独有。日本、希腊、意大利、爱尔兰、葡萄牙这些国家的公共债务也都超过了GDP的100%。印度在2010年的循环性调整赤字甚至远远高于美国,日本也在面临着更严重的巨大挑战,力图将其债务与GDP的比控制在可持续的水平。增长放缓和随之伴生的不平等加剧问题也并非仅限于美国。自1980年左右以来,英语国家中收入最高的1%家庭所占的收入份额出现了增长。在部分欧洲国家中,特别是芬兰、挪威、葡萄牙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新兴市场,尽管增幅较小,但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在2010年,中国已有至少80万名百万美元富翁以及65名亿万美元富翁。在全球范围内,2010年收入最高的1%人群中有160万名是中国人,约占总数的4%。可是在其他国家中,即便是欧洲最为成功的经济体德国,收入不平等的程度也未能达到如此境地,而一些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阿根廷,却变得越发不平等,全球化程度也出现了降低的势头。

内容简介
《西方的衰落》是基于尼尔•弗格森在英国广播公司电台四台里斯讲座系列(Reith Lectures)创作整理而成,该系列播出时题为“法治与其敌人”。早有人预言到西方社会的衰落。如今,这些衰落的迹象看似无处不在:经济增长放缓、债台高筑、人口老龄化问题、反社会行为等等不一而足。但是西方文明究竟欠缺在何处?尼尔•弗格森认为是制度的衰落难辞其咎,是制度正在导致社会的繁荣或衰败,制度就是在其中发挥作用的错综复杂的框架体系。
代议制政府、自由市场、法治和文明社会,这些原本是西欧和北美社会的四大支柱。正是因为这些制度优势,而非地理或气候上的原因,使得西方社会在公元16世纪前后在世界上独领风骚。然而,现如今这些制度的衰退令人扼腕。
我们的民主制度打破了代际契约,将高额的债务转嫁到我们的子子孙孙。我们的市场被过于繁杂的监管政策所日益扭曲,后者其实就是自己本意想要治愈的顽疾。法治也业已沦为律师之治。公民社会日益变得不再文明,人们只是出于惰性把问题一味推给政府去解决。
《西方的衰落》一书振聋发聩,也会引发争论,它是对这个自鸣得意和对问题视而不见的时代的迎头一击。当阿拉伯世界正在为民主而奋斗时,当中国努力从经济自由化迈向法治社会时,欧美社会却在挥霍几百年来制度优势的积淀。弗格森提出这样的警告,若要遏制西方社会一度称雄世界的文明日益衰落的势头,只能寄希望于强大的领导力,并要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

海报:

西方的衰落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