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基因:我们现代世界的由来.pdf

自由的基因:我们现代世界的由来.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讲述了自由的故事,解释了为什么自由与其说是“西方的”、毋宁说是“英国的”独特发明。它向我们揭示了欧亚大陆西端一角湿冷孤岛上的居民如何偶然间发现了国家是个人的公仆而非主人的观念。
这一革命性观念创造出了财产与契约的概念,反过来又推动了工业化和现代资本主义进程。在这个民族的历史上,第一次生长出了奖励创造生产、而非弱肉强食的制度;这套制度被讲英语者所携带,一路漂洋过海,或者借助殖民统治者的强制推行,或者经由忠诚的拓殖者自觉履践,在1787年的费城,以纯粹和精妙的形式凝结在美国宪法中。
自由是英语民族成功的秘密,已经成为现代人集体潜意识的一部分。今天,我们视它为理所当然,以至于常常忘记了这一价值正是繁荣与有序的基础。本书带领我们快速回顾这段历史,启迪我们思考应如何面对未来。

关键词:自由的故事,盎格鲁圈
该书除了“自由”外的另一个概念:盎格鲁圈,与中国正规划的“一带一路”(中华圈)相对应,对于中国认识世界以及与世界的关系有重要意义。

关于“盎格鲁圈”
About Anglosphere

“盎格鲁圈”(Anglosphere)是当今世界的强势主流圈。它的概念并非十分明确,最早是美国作家在尼尔斯蒂芬森在1995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钻石时代》中提出的,主要用来指以英语为主要本地语言、核心人口血缘来自不列颠群岛、具有相似文化传统的国家组成的集团。
大英帝国衰落后,其主要政治文化遗产以盎格鲁文化圈的形式继承了下来,主要包括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五国。盎格鲁圈五国以英伦三岛和爱尔兰后裔为其主体民族,有相同的母语和文化,同时保持着密切的军事、经济合作关系。目前,五国掌握着全球科学技术和工业技术各个领域的制高点,大半个大西洋、太平洋和世界主要航道节点都在其控制下。
印度作为英联邦成员国之一,也属于盎格鲁圈国家集团,但此一观点存在很多争议。

编辑推荐
如果你热爱自由,那么它将成为你书架上的最爱。
《纽约书评》 《泰晤士报》 《金融时报》 《每日电讯报》 The Blaze 重磅推荐

2013年甫一上市,迅速占据亚马逊畅销榜单,引发持续热议:
“2016年的领导人好好看看这本书。”
“丹尼尔·汉南应该成为英国首相,或者他将来会是。”

名人推荐
一个伟大的成就
温斯顿·丘吉尔与皮尔斯·摩根的伟大结合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英国保守党议员,伦敦市长

一本才华横溢的书
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值得阅读的政治理论著作
——安德鲁·罗伯茨(Andrew Roberts),著名历史学家,超级畅销书作家

媒体推荐
媒体推荐:
2013年甫一上市,迅速占据亚马逊畅销榜单,全球各大主流媒体显著版面重点推荐:
“2016年的领导人该好好看看这本书。”
“丹尼尔·汉南当成为英国首相,或者他将来会是。”

是一本精彩绝伦的书。
——《泰晤士报》(The Times)
一部结构严谨、研究充分的佳作!
——《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太棒了……具有全球视野……是一部上乘之作。汉南以不输麦考莱和屈勒味林的雄辩之才,用他的英国史过山车一般席卷了我们,向我们展示了法治下自由的胜利和“仅存在于说同一种语言的民族间的心心相通”。
——《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
一本史实与政治理论并重的著作,适合在假日阅读,引人深思且激动人心。
——The Blaze Books Review
论证严密,充满启发,对于任何想要了解自由的真相的读者来说,都是一本不得不读的佳作。
——《好书指南》(Good Book Guide)
汉南创造了一种相当精彩、值得一读的叙事文风,他拥有理性的乐观,不仅对历史提出了有洞见的视角,同时也是指向未来的明灯。
——《天主教先驱报》(Catholic Herald)
一本引人入胜,充满活力,让人享受到无限阅读快感、的好书。
——伦敦晚报(London Evening Standard)
文笔优美,研究详实,非常值得一读的佳作!
——观察家报(Observer)

作者简介
丹尼尔汉南(Daniel Hannan)

毕业于牛津大学,英国著名历史学者,政治家,专栏作家,保守党党员,欧洲议会保守与改革党团秘书长,重量级本地主义与反欧洲派倡导者。

2010年,丹尼尔汉南“炮轰”首相戈登布朗的演说视频成为当年收视率最高的政治类节目。
著有:The Plan: Twelve Months to Renew Britain(2008年),Why America Must Not Follow Europe(2011年),The New Road to Serfdom: A Letter of Warning to America(2011年)

目录
致谢
引子:盎格鲁圈的奇迹
C1 同一种语言,同样的圣歌,同样的观念
伟大的时刻
同一种语言
同一首圣歌
同样的观念
C2 盎格鲁-撒克逊式自由
英国人是谁?
从议会到水门
第一个民族国家
英格兰的形成
国家之法
英吉利民族的贤人
C3 重新发现英国
诺曼杂种
盾墙倒塌
我们权利的根本
大宪章
重开议会
C4 自由与财产
盎格鲁圈例外论
英国农民在哪儿?
法律打造的风景
资本主义有何特别?
C5 第一次盎格鲁圈内战
第一批自由主义者
赋权于民
宗派主义、补贴和主权
第一场表亲战争
从复辟到革命
戴皇冠的共和国
修不起令人嫉妒的豪宅
C6 第二次盎格鲁圈内战
汉普登的和弦
钱、宗教和权力
第二次表亲战争
C7 盎格鲁圈在全球
从盎格鲁到盎格鲁圈
难道不是上帝最先统一了这些王国?
第一个殖民地
旧日的荣光
真正的爱国者
她仍然忠诚
是盎格鲁圈,不是盎格鲁人
麦考莱的孩子们
跨洋联盟的失败
C8 从帝国到盎格鲁圈
盎格鲁圈群岛
新教伦理
古代法
不走极端主义。谢谢
C9 想想你们所属的民族
结语:盎格鲁圈的曙光?

后记
2013年,广西师大出版社的范新君把这本书的样书交到我手上时,是希望向中国读者引入一种英国人如何认识自身历史和当今世界的“他人视角”。在身处全球化体系的今天,我们欲作出任何正确判断,必要条件是先得知道我们在世界中的位置。然而,我们往外看的同时,外部世界何尝不在自视内观?昔日的大英帝国、当今世界最古老的现代国家英国就从未放弃过审视他们自己的过往和独特经验。本书作者丹尼尔汉南用“盎格鲁圈”描述了一种比大陆欧洲更成功、更具张力的放大了的“英国模式”。

按照某种观点,现代世界是“西方奇迹”的产物;而在作者眼中,这种“西方奇迹”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盎格鲁-撒克逊奇迹”、或者干脆就是“英格兰奇迹”。从远古丛林到现代都市,从弱肉强食到生产创获,从中世纪到现代化,从身份到契约(或者未尝不是相反的过程),讲英语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步步艰难但最终成功地缔造出了现代世界。
在作者看来,首先是英国、继而扩展至全体继承盎格鲁-撒克政治文化传统的国家集团先先后后迈过了现代性的门槛,彻底改变了全球面貌。而这一漫长复杂过程的驱动力,很大程度来自盎格鲁-撒克逊人对自由的信仰与坚守。
当大多数人把盎格鲁-撒克逊式自由追溯到《大宪章》的时候,汉南将这种自由的源头推进到了10世纪以前的英格兰甚至更早,他揭示了为什么自由从一开始起便在英伦岛上得以繁衍而不是在欧洲大陆上开花。
“所有国家都是依照它们在孕育之时就被植入的DNA生长起来的”,而对于英美国家来说,个人自由就是这样的DNA。保卫个人自由的价值观念以及在由此基础上形成的各种机制被视为英美民族的独特特性,甚至是将英美两国和世界其他地区区别开来的“例外”之处。
这种种“例外”如何得以制度化?汉南简要总结说,在英国革命中,议会派逼迫国王签订了一个又一个契约,“这些规则的制定者们真诚地相信:他们不是在创制新法律,而毋宁说是肯定英语民族久已有之的自由。所有这些自由 ——普通法、《大宪章》、可以追溯至史前时期的代议制政府的传统 ——现在终于具有了正式的、宪法性的力量。”而在美国初肇,“国父们始终以保守主义者自居,从不认为他们是革新派。在他们眼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捍卫他们作为英国人自始就有的自由的遗产。他们没有创造新的权利,而是在重申自光荣革命以来,历经第一次盎格鲁圈内战、西蒙 蒙福德运动,甚至前溯至《大宪章》的盎格鲁-撒克逊式自由的习惯权利。”费城制宪,为这个国家奠定了托克维尔所称的优势“起点”。而这样的“起点”在社会发展进程中起到的作用究竟有多大?作者也承认,“他们这样一种历史观经常被说成是近乎于不切实际的幻觉。但是,诺曼征服前的英格兰,其特殊性是完全真实的。事实上,英语民族正因他们的政治结构而显得与众不同。然而,从某种意义上,最重要的还是,这些东西被相信是真的。”

在书中,作者以极具个性的风格和极能抓人的文字,讲述了“我们如何发明自由以及为什么这很重要”。几乎每一章都在历史细节中重新审视了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成长的节点,道出了个人看法并且推翻了许多既已被接受的假设。
作者丹尼尔汉南的祖先是英国人,他本人生在秘鲁,长在秘鲁,在英国受教育,成年后定居英国并在英开始其政治生涯,后两度当选欧洲议会议员。他个人的全球经历正是极具独特性的盎格鲁圈遗产的体现与证明。这份丰富的遗产包含了代表制民主,财产权保障,法律神圣以及个人权利的不可剥夺。作者认为,这些遗产深植于英语民族的文化传统,正是对这些遗产的继承和发扬,塑造现代世界并成就了盎格鲁圈的辉煌。然而,这份遗产如今正日益被抛弃,遭到践踏,作为老式的、强硬的保守主义者和欧洲怀疑论者(希望英国退出欧盟的人),汉纳呼吁他的同胞重新拾起盎格鲁-撒克逊先祖的遗产,并把它完整地传给下一代。
汉南见解之敏锐,一如其观点的激进,必然会引发读者的高度争议。汉南“创造”的这个“盎格鲁圈”,在多大合理性上成立?“圈”外人有多少接受、认可这一提法?即便是“圈”内,这一概念的受欢迎程度又如何?事实上,该书自2013年在英国首印,旋即在美国出版,不到两年时间迅速再版,一直高居“亚马逊”社科类畅销书的榜单,并且在大西洋两岸引发持续热议。在美国,支持该书观点的读者呼吁“大家都来读读这本书,莫忘了那些失落的遗产和我们正在冒的风险”,甚至要求“2016年的领导人好好看看这本书”,而反对一方则称作者只不过是“和奥巴马过不去,跟那些共和党的傻子没有两样!”一本畅销书能引发两大派别的对攻,这恰好反映出书中所述盎格鲁圈内长期存在的托利党-辉格党的分化传统。作为重量级的疑欧派代表,作者毫不掩饰地认定,英国将自己与一个政治文化迥异、僵硬的欧洲联系在一起是个“灾难性的”错误。相反,英国应该寄希望于与英语国家继续合作,最重要的是保持英美“特殊关系”,这是维持盎格鲁圈的重要基础。
而在作者所持的“泛大不列颠”的视野之下,“美国人就是英国人自己的后代”,他甚至认为“美国独立战争这个名字本身就存在相当的误导性”,它毋宁被称为“盎格鲁圈第二次内战”,是发生在英美兄弟之间的“表亲战争”,“应该被理解且定性为托利党和辉格党之间的分歧,在穷尽了所有和平解决努力之后,通过武力获得的解决方案”。面对英国对美国一往情深的“特殊关系论”和“大西洋主义”,奥巴马政府却移情别恋,“与欧盟卿卿我我”,这对于欧洲怀疑论者而言,不仅是一个挫折,简直是一种侮辱。所以,汉南毫不掩饰地说,“奥巴马是近200年来对英国最不友好的总统”。
就在本书面世的前前后后,撒切尔夫人逝世,棱镜门事件败露,英国王室又添新丁,苏格兰公投,英国在是否退出欧盟的问题上立场摇摆,美国总统选战在即,印度地位不断提升……如何看待这些事件?汉南在讲述盎格鲁圈的故事时已经给出了他的部分答案。很多人都说,英国现在是在“享受它的衰落”。一般来讲,当帝国强大时,总是肮脏和残忍,出人意料的是当它们江河日下,反倒表现出一种生趣。英国失去了“日不落帝国”的光环以后,却赢得了新生,它的语言、艺术、体育、甚至生活方式和品味都成为受人欢迎的英国形象的重要元素。而这一本书所代表的,也正是英国在国际舞台上重新寻找自身位置的一种努力与自觉。

在本书的翻译过程中,美国埃默里大学邹路遥博士翻译了第七章、第八章的内容。他如期发回的稿件给了我极大惊喜与鼓舞。路遥从事的研究并非社会科学领域,但他译文之淳朴、干净、富于旋律感,难掩译者轻松跨越所谓专业壁垒的才华与真挚的力量。在后期校审阶段,范新君某天于繁重工作之余,突然来电说他已在两周内完成了本书一校。队友的高效作业常常让我这个把译事当“刺绣活儿”干的慢速工作者感到绝望,同时又觉如此幸运,因我所收获的,绝不只是一本书。
最好的翻译,当是透明的。尽管译者并不同意作者在书中的所有看法,但为呈现一个完整准确的“他者”观点,本书未作删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中国这艘巨轮驶向世界的航程中,我们怎样看待自身和他者?相信读者诸君自有慧眼。

徐爽
2015年春蓟门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