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民主.pdf

坏民主.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坏民主》分为六个篇章,分别从政治、经济、新闻媒体、公民生活等几个方面,更加全面、立体化的阐释美国民主生活。作者说,自己在美国生活了十六年,头疼的事情很多,愤怒的事情很多,搞笑的事情也很多。民主里面有贪污腐败,有二奶,有苛捐杂税,有繁文缛节,有莫名其妙的法规章程。民主社会有句名言:“没有新闻就是好新闻”。可惜的是,民主社会的媒体偏偏又新闻量最大,仿佛是高分贝的噪音,吵得你神经崩溃。但是,也恰恰是民主社会,能让这些不中听的声音以最大的音量发出来。民主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它只是我们迄今为止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一种制度。

作者简介
薛涌,与林达并称为第三代把美国介绍给中国的学者,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后赴美获耶鲁大学历史博士,现在美国任教。作者曾为《纽约时报》《联合早报》《南方周末》《新京报》等海内外报刊撰写评论文章,被认为是中文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曾出版过作品有《直话直说的政治》《右翼帝国的生成》《仇富》《草根才是主流》《中国不能永远为世界打工》等书。

目录
序 当民主是坏东西的时候
第一章 我能睡你的床,为什么不能抢你的官?
占领华尔街
AIG高管吐出奖金
AIG高管的辞职信
华尔街的高管是如何鬼迷心窍
参议员要高管自杀
从政治破产到社会分裂
挑战奥巴马:共和党陷入经典难局
金里奇真离奇
奢侈品是个什么政治标记
罗姆尼能否改变美国的极端主义政治
亚利桑那枪击的政治冲击
写畅销书写成了总统
美国需要宫廷艺术家吗?
奥巴马的政治实习
奥巴马向天皇鞠躬的是非在哪里
奥巴马怎么推动环保
第一夫人该到哪里度假
奥巴马的学贷改革对中国的启示
我能睡你的床,为什么不能抢你的官?
债务游戏玩不得
债务上限:乱政之恶法
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是否能解决债务危机
政府关门是什么政治?
贪污六万五千美元判十年?
共和党在国会山的勤俭秀
民主党快成了路易十四党
沃尔玛围攻纽约,购物背后的政治文化
芬兰问题,美国问题,与中国问题
标普给美国降级

第二章 性如何领导着政治?
权与色
性如何领导着政治?
政治与人性
卡恩到底强奸了没有
从卡恩案看美国的强势小民文化
法国女人真比美国女人更性感吗?
美国参议员的“二奶”风波
美国政治中的“二奶规则”
桑福德夫人:与众不同的政治配偶
性丑闻中的草根与精英

第三章 美国人为什么喜欢纳税?
美国人为什么喜欢纳税?
土地供应如何影响房价
美国的房子买得起了
在美国怎么傍大款
对世界最大的企业说不
25万美元能界定富人吗
两房之后的美国房市难局
美国环保事业的“土地财政”
数字中的贫富
美国的贫富分化是否到了临界点
西方真穷
困乏与智商
小贩之国
有多少美国人不纳税
在美国你为什么不能圈自家的地
中国人成为美国首福
2015是制造业的分水岭吗?
美国制造业究竟是衰落还是革命
美国汽车业的式微3000
美国国债还靠得住吗?
美国破产了吗?
凯恩斯错了吗?
什么是正确的凯恩斯主义?

第四章 车位最小化 ,城市最大化
波士顿的中国城要给谁住?
在波士顿建个大学宿舍要扯多少皮
车位最小化 ,城市最大化
和汽车去战斗
鬼城底特律
看底特律如何减肥
底特律会反弹吗
我是怎么制造了城市拥堵
对城市拥堵必须有科学的评价体系
华盛顿和北京比高低
基层社区的公共权利
居民要掌握自己的生态权
开放社会的马拉松
美国的灾难演习
美国的偷猪业
美国的管道工
人正在学会与自然共处
“陋习”如何成了文明

第五章 美国白领的工作与生活
放眼世界看剩女
男人终结了吗?
公交绅士俱乐部
美国的免费购物明星
职场中的女性与母性
世界需要母亲的淡定
健身狂人的新年遗产
美国的医生与医改
美国的网管
美国高科技白领的工作与生活
警长之死
自杀警长烦乱的身后事
从马拉松年龄到退休年龄
老龄化中的马拉松革命
谁为我的马拉松埋单
西方在打造敬老文明
干部到美国挂职应先读预科

第六章 美国媒体怎么讨论社会新闻
对言论自由不可不认真
华盛顿邮报的沙龙门
华盛顿的公车丑闻
美国媒体怎么讨论社会新闻
如何建造理性的网络空间
世界最聪明的地方
微博类的东西不是那么好玩的
为了文明要对百度绳之以法
隐私值多少钱
在美国乘公车
中国人在美国接吻也要被逮捕

序言
当民主是坏东西的时候
本书的名字,出自丘吉尔的一句名言:“除了那些被一次次地尝试过的政府形式之外,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这是丘吉尔1947年11月11日对英国下院讲的。他领导英国抗击希特勒,最终获得了胜利,本应该成为捍卫民主的英雄。但是,在战后的选举中,他竟然失去了权力。据说,他听到自己败选的消息时正在洗澡,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们有权把我踢开。这是民主!”
这一故事成为佳话的重要原因在于,丘吉尔深陷绞心的政治挫败,面对“不知感激”的选民,明明拥有所有的理由来怨恨。但是,他却以幽默和智慧战胜了内心的挫折感,避免了自我膨胀的陷阱。要知道,历史上许多英雄,之所以最后都顶不住专制权力的诱惑,就是因为他们自我膨胀到了把自己凌驾于众人和传统之上。丘吉尔的话,则是英国普通法民主传统的经典演绎:不管你多么不喜欢结果,你都要尊重产生这一结果的程序。不管你成就了多么伟大的业绩,这一程序所蕴涵的智慧,也超出了哪怕是最大的个人智慧。
与这段佳话对应的,则是最近在中国不时听到的关于民主的议论。比如,郑永年先生在一篇文章中提起了邓小平说过的话:中国到下世纪(现在看就是本世纪了)中期要实现民主。如今中国正在探索政治改革之路,郑先生此时把邓小平这段几乎被人们忘记的话搬出来,本来非常有意义。不过,郑先生接下来的话,就有些令人疑惑了:“中国有人说,民主是个好东西。这有些武断。好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坏的民主比什么都坏。我们看民主时,不能光看欧美好的民主,非洲、拉丁美洲、亚洲有些国家的民主,更像是劣质民主。没有人能够保证,中国民主化了就是优质的民主,而不是劣质的民主。”
我当然同意,中国不能发展“坏民主”。其实,从购买汽车、飞机,到选择朋友、配偶、制度,坏的东西都不好,谁不要挑好的呢?这话本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但是,由此一定引申出“坏的民主比什么都坏”,就需要斟酌了。
一般而言,人们把民主和非民主社会相比,总能看到世界最繁荣昌盛的国家实行的是民主制度,由此得出“民主是好东西”的结论,并非什么武断。这是往好比。往坏进行比较,似乎很少有人作过。所以郑永年先生一句“坏的民主比什么都坏”就显得很惊世骇俗了。这话是否经得起推敲呢?我们不妨看看事实。
世界最富裕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这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世界最穷的国家,如埃塞俄比亚、利比里亚、津巴布韦,还有我们所熟悉的朝鲜,哪个属于民主国家?当然,布隆迪等有民主制度的国家确实也属于最穷之列。但稍微看看其历史就知道,这种贫困并非民主制度带来的,而恰恰是因为没有民主、长年内战的结果。中国人最爱讲的就是印度。比如,茅于轼先生就曾如是说:“印度这样的民主还不如没有。我们没有民主,但是我们比印度搞得要好,经济搞得好那关系就太大了。印度还有人挨饿,马路上有要饭的。中国也有乞丐,但他不要饭,要钱。北京的乞丐你给他个馒头他才不要呢,印度的乞丐他就是要饭、要吃的。你知道什么叫要饭吗?就是肚子饿。新德里就有饥饿的问题,但中国没有饥饿的问题,这当然大不一样。印度我去过两次,我觉得印度比中国差得太远了:它有民主,但它这个民主发挥的是民主的坏处,没有发挥什么好处,它没有解决民族、宗教这种纠纷。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印度没有这种方式,它只有表面的选举。结果,原先打的今天还在打。你看印度的暗杀,从甘地开始,甘地、尼赫鲁的女儿,一个接一个地被暗杀。我们民国初年也有暗杀,以后就没有了。文革整死那么多人,也没有暗杀过。”这仿佛是在说,民主的印度还不如文革的中国!要知道,即使在美国,暗杀也时有所闻。肯尼迪兄弟、马丁.路德.金,不都是暗杀死的吗?但这既不能说明这样的社会不如文革时的中国,也不能把暗杀看成是民主的结果。印度的宗教、部族之纷争,以及长期的贫困,究竟是民主所导致的,还是其以种姓制度等等为代表的本土传统所造成的呢?如今随着民主制度的改善、旧传统的弱化,难道印度不正在好起来吗?难道印度换个非民主的制度就会比现在更好吗?难道那些缺乏民主制度、动辄就种族清洗的国家,比偶尔出现几次暗杀的印度要好吗?再看世界上排在头名的几个失败国家:索马里、乍得、苏丹、津巴布韦,又有哪个“坏民主”国家能比这些国家更坏呢?
看看历史和当今的世界,确实有很多民主国家表现并不佳。不过,古往今来,“比什么都坏”的绝对不是“坏民主”,而是要坏得多的非民主。是尼禄那样的暴君,是希特勒的集中营,是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杀。
盲目崇拜民主固然幼稚,但走到另一个极端也非成熟。凭借我们的常识观察历史,破产的民主确实能带来许多灾难。但是,这种灾难,比起极权所系统制造的灾难来,则是小巫见大巫了。
最近网上疯传王朔先生的一段谈话:“没选票,没土地,没政治权力的一群人,聚在一起高谈民主的坏处。我仿佛看到,一群太监在说性生活多伤身体,幸亏咱们阉了;或者是一群乞丐在说钱是多么肮脏的东西,还是咱要饭干净。”此话是否出自王朔之口,也许有待考证。不过,其愤激所透露的,却是我们需要面对的事实。在中国大讲“坏民主”之害,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中国什么时候受过“坏民主”之害?中国近二百年的大灾大难,从鸦片战争、太平天国,到军阀混战、大跃进、文革,哪个是民主造成的呢?
“民主是好东西”是句大实话。也许我们还应该加另外一句大实话:民主有失败的可能。但是,人们为民主制度失败所付出的代价,比为非民主制度为恶或者失败所付出的代价,毕竟要小不少。也就是说,当民主是坏东西时,也赶不上一些暴君、专制的危害。
本书的立意,也在于以丘吉尔的“坏民主”的尺度衡量民主。我在美国生活了十六年,头疼的事情很多,愤怒的事情很多,搞笑的事情也很多。民主里面有贪污腐败,有二奶,有苛捐杂税,有繁文缛节,有莫名其妙的法规章程。民主社会有句名言:“没有新闻就是好新闻”。可惜的是,民主社会的媒体偏偏又新闻量最大,仿佛是高分贝的噪音,吵得你神经崩溃。但是,也恰恰是民主社会,能让这些不中听的声音以最大的音量发出来。现在,就让我邀请读者和我一起看看这个乱糟糟的民主。

文摘
版权页:

坏民主

写畅销书写成了总统
在去年提名麦凯恩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已经出局的总统候选人、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发表讲话为老友麦凯恩助阵。他挖苦奥巴马说:“有这么个年轻人,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写了两本书,居然也在竞选总统。这等事情,也只有在美国会发生……”
我们对这类党同伐异的言论当然不必太认真。不过,朱利安尼也确实讲出了一个事实:奥巴马并无政绩可言。他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他的言辞,特别是他的自传。记得2007年圣诞节,我在一位民主党人的朋友家参加聚会。我在那里大谈希拉里的前景。一位客人打断我说:“这年头,你要看看奥巴马再说。”当我打开自己的圣诞礼物时,发现竟是奥巴马的书。可以说,他是由畅销书作家成为总统的第一人。
这也难怪,在奥巴马执政百日之际,不仅是他的政绩、他的民调成为媒体的焦点,他写书的收入也颇受媒体的关注。首先,他执政百日之前,正好赶上美国人的报税日。总统缴了多少税,在这个时候总会被媒体炒作一番。第二,奥巴马上任后迎合民愤,大力抨击华尔街高管为富不仁、在经营失败之际仍然拿太多的钱。同时,他又要给占人口5%的高收入阶层加税。那么,他当总统的拿多少、应该缴多少税,大家当然要看看。第三,既然他是从畅销书作家成为总统,这些书畅销到什么程度,他的政治崛起对书的促销有何帮助,或者他书的畅销是怎样刺激了他的政治崛起,自然是公众的焦点。
作为作家,奥巴马起步并不是那么轻松。他的第一本书《我父亲的梦》于1995年出版。出版社约他写书,大概还是因为他在1989年当选为《哈佛法律评论》的主席,成为该刊历史上第一任黑人主席。这多少算是个法学界和常青藤的新闻。不过,一般读者毕竟对《哈佛法律评论》并不了解。他这第一本书销售得很软,版税所得还不够偿还出版商预付给他的3万美元。2000年大选时他兴冲冲地参加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不想到了门口人家竟不让他进。他跑到街上的银行自动取款机提点零花钱,竟然提不出来,因为账户已经空了。应该说,那时他多少有些落魄。2002年他家庭收入将近26万美元,不过那主要是妻子的收入。但是,2004年后克里竞选总统时,他就站在民主党代表大会的讲台上。他当时那场讲演,一下子让他成为全国的政治明星。那本卖不动的书马上重印,在市场上炙手可热。2005年,他的版税收入一下子上涨到123万美元。这使他能够在芝加哥买下价值165万的房子。出版社也找上门来,和他签下190万美元的书约,让他写一本非小说和一本儿童读物。此时他已经当选为参议员,称要推迟到他退休后再写。
2004年—2005年民主党代表大会后的“奥巴马热”还是个小高潮。到2006年,他的版税收入跌到了57万多,可见第一本书的销售已显颓势。但是,这位不凡的写手2006年出版了自传《无畏的希望》,2007年的版税收入一下子达到了410万美元。此时他已经宣布竞选总统了。2008年,他的版税收入为246万美元。《纽约时报》总结说,总统的笔价值860多万美元,并且数字还在涨。比如他的书被改编成给中学生看的缩写本。此事虽然不用他操心,但仅此一项就是50万美元。
如果仅仅从这些数字来分析的话,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奥巴马竞选、当选总统本身对他卖书帮助不大,但卖书可能帮助他竞选、当选了总统。2007年400多万美元的版税,主要反映了他竞选前的销售量。2008年200多万美元的版税,则主要反映他竞选期间的销售量。这一年他斩关夺将,全美国陷入了“奥巴马热”中。但是,他的版税几乎下降了一半。当然,由于美国出书总是精装本在先,2007年的版税可能更多反映着精装本的版税,一本为3美元89美分;2008年的版税更多反映着平装本的版税,每本1美元零3美分。但精装本和平装本都在2006年出版了,并且2007年年底发行的录音版主要在2008年销售,他的录音版版税每盘则是4美元50美分。至少我们可以说,竞选期间书的销售没有大涨。在竞选中,他一再说他的知名度比希拉里低很多,这是他一大劣势。但是从书的销售看,此话显然低估了自己。一般的政治家,不参加总统竞选自传不会有人买。相比之下,奥巴马并没有因为当选总统而使自传突然大卖。相反,为他而疯狂的人,显然是在2007年就已经买了他的书,并因此成为他的“死党”。他当时赢希拉里就差那么一点点,没有这本销量上百万书的召唤,恐怕很难凑够获得民主党提名的票数。所以,说他写畅销书写出一个总统来,实在不过分。
作为总统,奥巴马的工资区区40万美元,这比参议员不到14万美元的工资大为改善,但比起自己的版税来则不足挂齿。奥巴马一家2007年的收入为420万美元,2008年竞选总统时缩水到270万美元。为这270万美元,他一家缴了85万美元多的联邦税、7万7千多伊利诺伊州的所得税,并有17万美元多的慈善捐助。2002年他家庭收入将近26万美元时,慈善捐助仅为105美元,低于当年美国家庭1872美元的平均数,不少人对此颇有微词。共和党人称民主党政治家从戈尔到奥巴马捐款都很吝啬,布什则慷慨得多。2009年奥巴马进白宫后,美国人的“希望“变成了现实。《无畏的希望》怕是卖不太动了。他的收入估计还会再缩下去。

编辑推荐
《坏民主》分为六个篇章,分别从政治、经济、新闻媒体、公民生活等几个方面,更加全面、立体化的阐释美国民主生活。作者说,自己在美国生活了十六年,头疼的事情很多,愤怒的事情很多,搞笑的事情也很多。民主里面有贪污腐败,有二奶,有苛捐杂税,有繁文缛节,有莫名其妙的法规章程。民主社会有句名言:“没有新闻就是好新闻”。可惜的是,民主社会的媒体偏偏又新闻量最大,仿佛是高分贝的噪音,吵得你神经崩溃。但是,也恰恰是民主社会,能让这些不中听的声音以最大的音量发出来。民主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它只是我们迄今为止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一种制度。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