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立场.pdf

底层立场.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底层立场》:中国最有良心的知识分子之一,学术著作《抗争性政治:中国政治社会学基本问题》(人民出版社2010年10月版)连续荣登“新京报”畅销书排行榜学术类榜首。
2003年获《南风窗》“为了公共利益诤言奖”
2004年获《南方周末》“特别致敬人物”称号
2005年获《中国新闻周刊》“三农研究(专著)奖”
2008年分别获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组织评选的“中国改革开放30年30名农村人物”称号
《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人物”称号

媒体推荐
于建嵘的学术研究,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社会最为敏感的前沿地带游刃有余,还得益于他与底层立场相关联的底层心态、底层智慧及底层边界。
  ——著名学者 张耀杰
他在宋庄的画室还经常接待来自各地的上访群众,并不时有“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老农悄悄给他放在门口几筐鲜桃和各式各样的土特产品,甚至还有“上访钉子户”呆在他家不走,白吃白住,向他发泄和倾吐心中的不平之事。这其实是老百姓对他巨大的信任和奖励,而且也是他和许多所谓的“精英知识分子”们最大的差异。他永远和底层劳动人民站在一边。
  ——著名出版家 贺雄飞
他说:“今天中国没小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建议你不要发怒,不要去骂老百姓,不要去耀武扬威,因为一不小心你就麻烦大了。一旦骂了,有录音.有录像,他把你一上网,贴个标签,说‘史上最牛某某主任’,你领导一定要你下台。”
  ——节选自《南方周末》

作者简介
于建嵘,法学博士,教授,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主要著作有《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抗争性政治:中国政治社会学基本问题》(人民出版社2010版)。2003年获《南风窗》“为了公共利益诤言奖”;2004年获《南方周末》“特别致敬人物”称号:2005年获《中国新闻周刊》“三农研究(专著)奖”:2008年分别获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组织评选的“中国改革开放30年30名农村人物”称号,《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人物”称号。

目录
I 农民工是谁家的孩子
让农民工不再漂移
农民工是谁家的孩子?
失业就得自己承受?
农民工养老保险为何遭冷遇?
农民工养老保险需要制度创新
何必僵化处理第一代农民工养老难题
返乡农民工创业要量力而行
农民工返乡的社会压力和对策
农民工培训券动了谁的奶酪
剥夺穷人生存权就会同归于尽
深期I代市长“农民工”观的希望与缺憾
不是“人道关怀”,而是政府责任

II 农民维权抗争的焦点
城镇化要以保障农民土地权益为前提
不能把土地流转当政绩
土地应真正成为农民的财产
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主体是农民
土地流转是农民的法定权利
以制度性安排保障农民的土地权利
公司掠夺农民与政府掠夺一样可怕
民心工程也不能违法占地
农地冲突将影响中国社会的发展
学者和庸医及农民的鲜血

Ⅲ 村民如何自治
让农民组织起来
守护农民的利益
新农村建设需要新的农民组织
村民选举中的问题要靠坚持自治来解决
要合理地确定国家行政权与乡村自治权的边界
要警惕村民自治权对农民个人权利的侵犯
要警惕宗族势力对农村基层政权的把持和对抗
传统组织资源与村民自治
村庄非法选举是利益和制度的博弈
村民自治不是民主的怪胎
农会与新家村建设
社区发展是农村现代化的基础工程
要在政治上重新认识当代中国农民
我为什么主张重建农民协会?
乡镇改革需要制度创新
社会自治是乡镇改革的方向

Ⅳ“三农”问题的关键何在
“三农”问题的关键何在?
30年中国农民的得与失
大邱庄与中国农村的发展道路
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应是一项基本国策
如何解决县域经济发展中的“四没有”
关爱农村最困苦的群体
李昌平的难题
农民致富中的政府责任

V 中国社会面临的风险和出路
中国社会面临的风险和出路
维护农村社会稳定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和前提
利益冲突与管治困境
治乱之要,其本在吏
防范社会泄愤事件要治本
如何走出施政和维权的暴力困境?
群体暴力袭警案何以频频发生
不能用社会敌意事件误导社会
王帅案中谁更应道歉
要重视群体事件中群体心理
化解民怨需要系统的制度建设——石首事件反思
慎用公安和武警这个“灭火器”
有一种抽象愤怒
从网民调查团到中央巡察专员制度
解决利益冲突需要公平公正的社会规则
劳资和谐需要制度建设
如何让全总的通知落到实处
出租车罢运、公司制与政府管理理念
共度危难更要解民生之多艰

Ⅵ 信访改革需要新思维
保障公民信访权利是一项宪政原则
从信访“销账”看县级党政领导政治责任的缺失
谁在承受截访的成本?
“信访-票否决”是权力迷信数据的结果
总理亲自接访又如何?
国家信访局官员常驻省市不值得期待
大学设立“信访专业”并不一定就是坏事
惊闻老上访户大都成了精神病
支苗们是如何为孙东东辩护的?
警惕信访制度的进一步异化
如此花钱买不来真正的稳定
拘留进京上访农民的责任者应被问责
“陪访制”不值得提倡
信访制度改革需要新思维

Ⅶ 基层政权的困境
要重视农村基层干群关系中的信任危机
要“党性”还是要“人性”
超越省管县县政自治才是治本之策
县政改革请自改变“异地为官”始
县政权力悖论凸显体制困境
县纪委扩权也难承监督地方党政之重
“省管县”难破县政困境
县政改革的方向是民主自治
如果程序公正,十八岁当市长也行
“减副”须先减负且要依法
“于都事件”的历史教训
当纪委成为了股东,我们还可以信赖什么?
抽烟文件背后的权力逻辑
好人主义盛行的忧思
网络时代需要有更高的执政能力
政治问责需要放权和赋权

……
Ⅷ 在底屋发现政治
Ⅸ 权利、良知与责任
后记

序言
不久前,有一位著名刊物的女主编问我说:“你和于建嵘完全是不一样的人,为什么你们两个人总是在一起?”
我想了想回答说:“你的意思是我这个人太书呆子气,说话太直容易得罪人。于建嵘下海当过律师,身上既有书卷气又有江湖气,比较善于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不过,这些都是表面现象,于建嵘和我在根本理念上是一致的:我们都坚持对于个人权利的保障。这也是我们两个人多年合作的基本点。”
在《底层立场》这本书里面,于建嵘有一篇文章的标题是《民心工程也不能违法占地》,其中所表达的正是我们两个人一直坚守的底层立场:“长期以来,我们都在奉行着为多数人谋福利可以牺牲少数人合法利益的观念,美名为‘舍小家为大家’。因此,为了城市的美化,可以强毁某些人的合法家园;为了城市扩张,可以强征农民的土地。凡此种种,地方政府和官员都是那样理直气壮,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在笔者看来,这些做法都是错误的。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是现代社会最基本的原则。只要是合法权益,就不能以任何名义剥夺,只能是公平自愿的交换。一个和谐的社会,是绝对没有以剥夺部分人哪怕是少数人合法权益的‘民心工程’的。大量事实表明,此类事件,并不总是那么真的‘公益’或‘民心’,即便没有经济利益考虑,也有政绩利益在内。”
由于中国传统社会从来没有在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或者说是在公共权力与私人权利之间,筑起一道足以保障个体人权的刚性的制度规则和法律程序;于是便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出现了一种非常奇特的现象,那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很随便地把西方社会人人平等的自由民主,转换成为中国特色的个人独裁及群众专制。

后记
在我审读完这部书稿后,油然而生出一种有话要说的冲动。我虽然不是于建嵘先生交往多年的挚友,但通过多次“亲密接触”以后,我发现我们其实是老朋友、知音和同道。我认为,于建嵘先生是当今中国为数不多的“真知识分子”,而且思想、品格和行为都令我发自内心的钦慕和敬佩。
作为一名学者,于建嵘先生是当今中国研究三农问题和社会稳定问题的顶尖学者,深受业内同仁的认可。无论是它的《岳村政治》和《底层政治》,还是《中国工人阶级状况:安源实录》等著作,多是具有真知灼见和深厚现实意义的“里程碑”式的大作;作为一名公共知识分子,他不仅进行深入的社会调查和底层研究,而且敢于公开对中国的信访制度进行强有力的批判和抨击;作为一名油画家,他的画以画底层上访者的肖像而闻名世界,被哈佛大学和德国外交部长收藏。很显然,于建嵘先生是当今中国思想界为数不多的“政、学、艺、民间”四界通吃的“大腕”——他经常应邀给各省政府官员讲述“社会泄愤事件”和频繁出现的群体事件发生的来龙去脉,他经常出席和组织各种各样的学术和思想论坛,并作为主要嘉宾进行演讲;他在宋庄的画室还经常接待来自各地的上访群众,并不时有“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老农悄悄给他放在门口几筐鲜桃和各式各样的土特产品,甚至还有“上访钉子户”呆在他家不走,白吃白住,向他发泄和倾吐心中的不平之事。这其实是老百姓对他巨大的信任和奖励,而且也是他和许多所谓的“精英知识分子”们最大的差异。他永远和底层劳动人民站在一边。

文摘
究其原因,中国事实上存在以户籍制度为核心的城乡二元结构要承担很大责任,但各种地方保护主义也是造成目前农民工失业而又没有任何保障状况的重要原因。以农民工养老保险为例,本来是被视为保障农民工基本权益的重要举措,但调查显示90%以上的农民工没有购买养老保险。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就是现阶段推行的养老保险基金区域统筹与农民工跨省区流动存在尖锐矛盾,农民工调换工作岗位后没有办法转移、保持养老保险关系,即使个别的能转移,但是费时费钱费精力,而使农民工很难真正享受老有所养待遇,才是农民工消极对待养老保险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说,问题的关键是目前各地实施的农民工养老保险制度存在不便民和不利民这一根本性的缺陷。而为什么这一制度缺陷长期得不到弥补,则是制度的制定者和执行者在某种程度上有意维护这种缺陷。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不利于农民工的制度对本地是有益的。也正是这种错误认识,使许多地方还出台过许多限制农民工就业的歧视政策。
现在经济出现了些问题,造成了大量的农民工失业。那些农民工大量流出去的省份,往往是经济比较落后的省份。这些省份由于用于解决失业农民工的资源有限,他们空对空的口号式“解决方案”还有些,对农民工就业和生活真正起作用的办法却十分鲜见。而那些曾经依靠农民工的努力而繁荣发展起来的地区,为了自己今后的快速发展,也应主动地承担自己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他们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力争给农民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力争给无业的农民工适当的社会救济,力争为农民工提供更好的就业培训条件,力争为农民工就业搭建更准确的就业信息通道。而现在却有这样一些人,不仅对农民工没有感恩之心,反而把失业的农民工视为当地政府的负担,想利用所谓的制度来限制农民工的自由流动,甚至与那些农民工大量流出的省份争论“谁的孩子谁抱”这样既无聊又无耻的问题。

内容简介
《底层立场》是中国当代最活跃的政治社会学学者于建嵘先生的最新文集,囊括了作者近年来发表在各大报刊上的重要文章。作者从农民工和农民维权抗争的焦点问题入手,探讨了三农问题的关键所在、村民如何自治、基层政权的困境和信访改革以及中国社会面临的风险和危机,体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与良知,以及呼唤社会真正和谐稳定的拳拳之心。
面对着中国现实的许多问题,作者认为:“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是现代社会最基本的原则。只要是合法权益,就不能以任何名义剥夺,只能是公平自愿的交换。一个和谐的社会,是绝对没有以剥夺部分人哪怕是少数人合法权益的‘民心工程’的。”
于建嵘的学术研究,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社会最为敏感的前沿地带游刃有余,还得益于他与底层立场相关联的底层心态、底层智慧及底层边界。他用谦卑敬畏的学者良知正大光明的研究当代社会的真问题和真学术,用真诚的心灵和理性的思想感动了无数底层的百姓和政府的官员,堪称颇具现代意义的空谷足音,为中国的未来发展和社会和谐奠定了理论基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