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第一杀手回忆录4.pdf

军统第一杀手回忆录4.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军统第一杀手回忆录4》编辑推荐: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唯一货真价实的军统“元老”回忆录。军统“元老”回忆录被禁30年后首次面世。具有200次行动经验的“军统暗杀之王”揭秘暗杀行动全过程。用事实解密“被误读”的军统,是非功过重新评定。

作者简介
陈恭澍(1907-?),河北人,先后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五期警政科和南京中央军校特别研究班。他头脑灵活,精明干练,为军统“四大金刚”之一,外号“辣手书生”,历任军统天津站站长、北平站站长、华北区区长、上海区区长等职。1949年到台湾,曾任“国防部”情报局第二处少将处长,1969年退休。晚年在台北出版回忆录“英雄无名”系列。
陈恭澍一生共策划、参与过200多起刺杀案件,重大的案件有刺杀前湖南督军张敬尧,枪击抗日爱国将领吉鸿昌,毒杀朝秦暮楚的军阀石友三,刺杀大汉奸汪精卫、傅筱庵等,是当之无愧的“军统第一杀手”。

目录
第一章 振衰起敝,新制特种部队“励志班”产生
一支新制特种部队的产生
重返旧地景物依稀
复杂的人事关系与重叠的工作任务
亦师亦友,战斗中的伙伴工作上的能手
第二章 “绥靖总队”暨“第一大队”概略
解答“特种组织”与“特种部队”
一幅轮廓突出三个特点
主管汇报联合办事与集体领导
第三章 “绥靖部队”配属关系及故旧来投
投文报到确定配属关系
广纳故旧情义重实力增强
从个人关系中理出来一条线索
往事已成云烟结局足堪警惕
第四章 备多力分,“掏心战术”功亏一篑
从情报的价值观念说到情报运用
阴错阳差几乎牵涉到弄权事件
“掏心战术”失时机
我们在石家庄之役的战斗和牺牲
第五章 兵连祸结,地方团队与共产党民兵的苦战
石门之失
环境不同受欢迎与被排斥
地方团队与共产党民兵的一场苦战
第六章 局势逆转,投诚者叛变带来巨大损失
日本不侵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但愿每一支队伍都如此坚强
莫非是情势逆转而把持不住
纵有反反复复依然泱泱大度
第七章 瞻前顾后,着手筹划“留置工作”
清理战场中的所见所为
再三更改迄无定向的战略方针
一点赤心为全队前程预作安排
第八章 兵临城下,部署最后的“留置任务”
三人同步各行各事走上了三条路
华北战场为人所忽视的头号大敌
亲历最后的“留置任务”
每一仗败阵都输得心有未甘
第九章 痛定思痛,摘记平津相继沦陷
大队南移,心也忐忑路也坎坷时也蹉跎
余痛犹在——摘记平津相继沦陷
围城期间看故乡街头景象
一去不返,别了北平,别了家乡
第十章 落叶归根,我们都是动乱时代中的幸运者
冲动和冒失几乎行为脱轨
承担着无涯之苦勇敢地留下来
移防无定处九月渡过千山万水
我们都是动乱时代中的幸运者

序言
民国三十五年(1946)初,美国派特使马歇尔来华调解战事,与民国政府代表张群、共产党代表周恩来组成“军事三人小组”。该小组举行多次会议之后,正式发布“一切战斗立即停止,军事调动一律停止”命令。为有效执行停战,便在“三人小组”之下,由美方代表罗柏森上校、国民政府代表郑介民中将以及共产党代表叶剑英三人组成“军事调处执行部”于北平,以利执行。可是,随着事态发展,整个局势越发对国民政府不利。其时,参与“军事调处执行部”的郑介民先生,提出了“励志计划”。由于他对共产党素有研究,并与共产党高层有多面接触,他提出来的报告与分析乃至建议事项等,尤为蒋校长所重视。稍后,“励志计划”之颁订,或与此有关联也。
关于“励志计划”之付诸实行,在刘培初先生的遗著《浮生掠影集》中,有一段记载称:“郑介民先生对我说:‘领袖要在国防部成立一个直辖的绥靖总队,我已向领袖保荐你为总队长,赶快把人民服务总队交了,来筹备这个总队。新挑选的干部,首先必须严格训练。现在已决定在中央训练团成立一个励志训练班,由我来主持,全部学员则由你率领,训练完毕后,一律为绥靖总队队员。至于一切细节及其进行,你与副厅长张炎元、侯腾两位同志商量好了。’”
“中央训练团”在南京孝陵卫,范围很大,“励志训练班”只是训练单位中的一个。班主任由国防部第二厅厅长郑介民先生兼任,副主任则由副厅长张炎元先生兼任。班内设一个学生总队,总队长一职就是刘培初先生。不过在刘培初先生的遗著中,他写的是“学生大队”,可是笔者又征询过当时参加受训的几位同学,都说是“总队”而不是“大队”。在总队之下,分五个大队,笔者就是第一大队的大队长。学员的素质相当优秀,系分别选自“青年军”各师、“人民服务总队”各级干部以及“军官总队”的中下级军官。先前记得是每一大队只有50人,这恐怕不对,据同学们指出,应该是在百人以上才比较接近。
训练时间奇短,每期只有一个月,这也说明了投入实际工作的刻不容缓。所以训练的主要目标,也只能注重于精神团结、意志集中、观念一致以及对于任务的体认与探讨。时间虽短,国民政府首长大多都来讲过话,校长也来过四次,于此可见如何被重视了。“励志班”在南京办了三期,训练出来的学员总有一千数百人。随着第一期的结业分发,“国防部绥靖总队”亦同时成立:“励志班”的学生总队长,也就是“绥靖总队”的总队长,其下,各大队长,亦即预定派遣到各工作地区属于“绥靖总队”的大队长。事实上,各大队均配属于该地最高军事单位,如“绥靖公署”、“剿共总部”等,再颁发部队代号,因而“大队长”也就成了“部队长”。在心理上或感觉上,“部队长”就显得比“大队长”冠冕得多了。
“绥靖总队”的总队部设于南京,内部也有很多幕僚单位。总队部之下,前后组成七个大队和三四个直属中队,其工作地区遍及东北、华北、华中二十多个省份,的确够庞大的了。由于派出去的各单位还可以依照
规定就地收编民间武力,最盛期全部人数之多,几已无从估计,单以东北地区的第二大队而书,由总队部派员点过名的,就有两万多人了。
“绥靖总队”所属各部队,因所在地区之不同,处境各异,其与当地的配属关系如何,亦各有顺逆。至于工作作为上,当然也是各有千秋。
在这部书里所记述的,只是“绥靖总队第一大队”的一个概略,就是这点概略,也不尽是笔者个人的回忆,其中大部分都是如今在台的同志们口头上、书面中所提供的数据,至于堪为参考的有关文件,已经无处寻觅了。

文摘
版权页:

军统第一杀手回忆录4

自民国三十七年(1948)元月以来,占据东北的林彪所部,正对我军发动了大规模攻击,遂即攻陷沟帮子,切断了沈阳与锦州间的交通线。据此判断,林彪本人亦必在附近一带。
旧历年尾,“大表哥”真的安然回来了,我只能说他具有“天然保护色”,余皆不赘。他带回来的消息说:“李鸣秋体弱多病,现在天津一家布铺里帮账,其他的也没有多问。”
这家布铺的地址字号都有,可是如今我早就忘了。张作兴专程去了一趟,
找是找到了李鸣秋,可是不待张作兴细说下去,他就一口拒绝了。作兴兄无
奈,只好邀他到北平来,李也不肯。他最后表示,等天气暖和的时候,找个机会大家再聚会聚会。
作兴兄回来说给我听,我只好拉着作兴兄再去天津。好在这个时候的平津
铁路还畅通,单程、快车,两小时就到了。把上下火车以及来回车站的时间都计算在内,五六个小时就可以打一个来回,再加上办事的耽搁,中午出发,晚上八点一定可以赶回来。也就是说,午后离开大队部,晚上十点钟再露面,不致引起注意。
车上,我和作兴兄谈起李鸣秋会不会走老路(指与共党恢复组织关系而言)的问题,作兴兄虽不能下判断,不过,照他的看法:以一个军校出身的人,竟然在一家布店里帮忙管账,总显得有点费猜疑。
到了天津之后,我们把李鸣秋约出来,不知费了多少唇舌。说到后来已经由商量变成了央求,他才松了口气,答应给他一两天时间,容他仔细地考虑考虑。最后他表示:“你们可不能设圈套,赚我参加你们的工作。”
再见面时,不像先前那么生疏了,谈起往事,也论及现实,说来说去,说到了眼前的局势。他消极地叹息:“四十开外的人了,一事无成,落伍太远,什么都赶不上了。”他又说:“这完全是九年牢,把我身体坐垮了,失去了健康还有什么好追求的,假设跑得动,老早和他们一起走了。”
话说开了头,如同黄河开了闸板,挡也挡不住,总结他的意向,依然不能忘情于共产党,之所以没有参与实际活动,完全是体力不支的缘故。
对于为什么困在布铺吃一顿闲饭,支几个零钱,只不过是为了度岁月、混生活而已。他自己也明白地说:“你们不要以为我是借着布店做幌子,暗地里还在搞那一套,实实在在已经多年不干了。”他又补上一句说:“假如还在干,我就是承认了又待何妨?”
他这番话,如果单纯就交朋友而言,不容不信,只因这不是一两个人私人感情间的事,即使可信,职责所在,也不得不做几分保留。
表态已罢,话入正题,李鸣秋语出惊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了。他说:“你们不是希望我走一趟关外(指东北)吗?我已经考虑过了,去是去,这么冷,我受不了,再过十天半月,天气稍为暖和一点我才能起身。”
这种事,虽然越快越好,他既这么说,也只好迁就事实,等就等吧。
他又说:“如果你们抱着使我说服林、陶于阵前起义的希望,那就难了,不但他们不会这么做,我也不会这么说。不是我泼冷水,你们先要死了这条心。”
这倒没什么,谁不知道,此时此刻,林彪果然来个阵前起义,马上就可
以扭转大势,一举可定全局。我们又何尝不明白,这只是一相情愿的事,实际上,一无“种因”,何来“突变”?
李鸣秋一本正经地说:“你们如果有意为将来的生存铺路,或者是为了建立一个互通声气的默契,那就对了,我就更愿意为你们奔走了。”
他说完了这几句话,不待我们的反应,紧接着说:“除此以外,你们叫我去干什么?我又是为了什么?”
他表现得如此坚定,这便怎么办?就工作立场而言,李鸣秋所具备的条件实在太好了,绝不能把事情弄僵。可是我也不能答应他做考虑啊,即使是“手段”,在没有得到上级认可前,也万万不可。这非常明显,稍有差错,都会产生身败名裂的后果。如今之计,只有拖几天再议,于是我回答李鸣秋说:“今天,江田没来,等我和他见了面,问问他的意见再跟你商量。”
现在的情形,虽然是主动变成被动,可是不管怎么样,总不能就此罢手,白白地失去一次机会。
在北平,我和张作兴、江田三个人就李鸣秋所提出的那番说词交换了意见。他二人的想法也不一致:一个主张口头答应他,一切等有了接触再说,接触不上,谈什么都是空的;一个主张再去找李鸣秋,先和他辩理,然后干脆告诉他我们的意向,去就去,不去也罢。
我没有作结论,也无须作结论,因为在内心中,我已经有了决定:只要李鸣秋能去,“怀旧”也好,“铺路”也好,“通声气”也好,随李去说。所寻求的是:找得着林、陶的所在;见得到林、陶本人,或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尽量地多接触,少说多听。
不论结果如何,但求能将一路所见,以及林、陶两人的一言一语,据实说给我听,就算不虚此行了。
另外,最好是在李出发之前,能见到郑先生;如果来不及,也要从速。
李的个性很强,无论如何都不肯到北平来,我们三个人只好去将就他。在他启程以前,也提到过李运昌的事。他说不知道在哪里,为免节外生枝,也就暂时搁下不谈。
添置行装,备足花费,以及一些江与林、我和陶之间的关系,也作了交代。这都不在话下,他动身的时候,已经在元宵以后了。
此际,中国共产党东北人民解放军正进攻鞍山、辽阳,准备攻取营口。林彪在哪里,不知道。李鸣秋走了,我们挂心的是能否找到这两个目标人物。

内容简介
《军统第一杀手回忆录4》内容简介:国共战事再起,陈恭澍洗脱罪名,参与了蒋介石亲自制定的“励志计划”,不久就成为了“绥靖部队”的一个主要负责人。这个相当隐秘的“励志计划”对国民党有多重要,到底产生了哪些作用,而最终为何失败?陈恭澍为什么突发奇想想要“策反”中共的高级将领?全国解放前夕,陈恭澍进行的特务留置工作又有哪些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