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pdf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是一本讲癌症的书,但和你以往见过的该题材的书完全不同。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不是一本“养生秘籍”,不会推荐什么神奇的保健品,但会告诉你,哪些生活习惯能致癌,哪些能防癌。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不是一本“心灵鸡汤”,不会保证任何癌症都是可以战胜的,但会告诉你,哪些癌症治愈率很高,哪些治疗方法是有效的。会告诉你,为什么癌症治疗的第三次革命来了,为什么最近的免疫治疗新药能治愈晚期癌症。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不是一本“癌症生物学”,不会堆砌各种专业词汇,但会让你明白,什么是BRCA基因突变,为什么影星朱莉30多岁就主动切掉了乳房和卵巢。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不是一本“癌症临床指南”,不会指导你如何化疗和放疗,但会让你明白,为什么化疗放疗会有这么多副作用,为什么我们要努力开发新的靶向药物。
希望这本书把癌症的一些基本知识明明白白地讲给大家听,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希望患者和家属读完这本书能更好地理解医生的推荐和选择;希望医务工作者读完这本书能更好地知道前沿的药物研究方向和成果;希望科学爱好者读完这本书能了解癌症的本质和社会上癌症热点新闻背后的科学。
希望大家知道癌症的真相,不再恐慌,不再盲从。

海报:

编辑推荐
作者菠萝将把所得稿酬捐献给向日葵儿童癌症公益平台,意味着每位购书者将为中国儿童癌症患者献一份珍贵的爱心!
微信圈阅读量累计近千万!
有图有真相,每章首一幅可爱而有内涵的插画。
中国科学院曾益新院士作序推荐!
人为什么会得癌症?化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分别是什么?为什么最近的免疫治疗新药能治愈晚期癌症?癌症流言哪些靠谱,哪些不靠谱?
留美一线科学家深度解读癌症!每个人都应知晓的预防、治疗恶性肿瘤的实用科普力作!
如果你是想了解癌症和科学、不愿意自己或家人被忽悠的人,请读此书。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由原点阅读出品。
原点阅读(The Origin),清华大学出版社旗下的图书品牌,秉承“科学,让个人更智慧,让社会更理性”的理念,致力于科学普及和科技文化类图书的出版,传播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展现科学的真实、独立、智慧、多变、宽容、动人及迷人。

名人推荐
这本书是中国少见的科学性和可读性结合得很好的科普书籍。相关文章在网上被誉为“史上最强的癌症深度科普”,虽然有些夸张,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读者对这类科普文章的渴望和对作者的欣赏。
曾益新
北京协和医学院 校长
中国科学院 院士
菠萝不仅写癌症科普写的好,还纠结了小伙伴们做了“健康不是闹着玩儿”这个微信公众号(jiankangkp),好文不断。并且还做了向日葵儿童癌症信息网站公益平台,找了100多位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做了大量的总结和翻译工作,不到半年就上线了,而且有门有脸,有货有料——把“小事儿”折腾成了“大事儿”。
李一诺
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微信公众号“奴隶社会”(nulishehui)主编

近些年,癌症似乎跟我们每个人都能扯上关系,未雨绸缪的多了解些有用知识显得很有必要,但朋友圈里转的、网上各种帖子以及市面上的相关图书大多不靠谱,甚至是“伪科学”。菠萝的《癌症•真相》是一本靠谱的书,逻辑缜密,科学性强,有理有据有趣,颠覆了我对癌症的很多认识。看懂癌症,愉快生活。
——读者Alan

作者简介
菠萝,本名李治中,清华大学生物系本科,美国杜克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现担任美国诺华制药癌症新药开发部资深研究员,实验室负责人。爱好科普和公益事业。“健康不是闹着玩儿”公众号运营者之一,“向日葵”儿童癌症公益平台发起者。

目录
癌症是什么
(1) 癌症和肿瘤
(2) 什么导致了癌症
(3) 癌症如何导致死亡
(4) 癌症为何如此难治

儿童癌症,为了中国的未来
(5) 儿童为何会得癌症
(6) 雾霾能引起儿童癌症吗
(7) 应该给宝宝存脐带血吗
(8) 中国需要更多的骨髓捐赠

癌症治疗,现在和未来
(9) 癌症治疗最大的困难:抗药性
(10) 放疗,杀敌一千,自损X百
(11) 抗癌药物的三次革命
(12) 质子治疗是抗癌神器吗
(13) 负负得正,免疫检验点抑制剂
(14) CAR-T,治愈癌症新武器
(15) 谋财不害命,国内的免疫疗法现状
(16) 神奇病毒,治疗最恶性癌症真的不是梦
(17) 癌症疫苗,离我们还有多远


肺癌,癌症第一杀手
(18) 吸烟和不吸烟肺癌不一样
(19) 雾霾和肺癌,到底什么关系
(20) EGFR突变肺癌的靶向药物治疗
(21) ALK突变肺癌的靶向药物治疗
(22) 肺癌中的新型免疫疗法
(23) 热肿瘤和冷肿瘤

那些坊间关于癌症的传言
(24) 转基因食物致癌吗
(25) 中医能治癌症吗
(26) 抗氧化剂真能防癌吗
(27) 酸性体质致癌吗
(28) 高大上的防癌体检靠谱吗
(29) 癌症会传染吗
(30) 日常中哪些辐射致癌
(31) 高温治疗癌症是怎么回事儿
(32) 甲状腺癌暴发,还敢补碘吗
(33) 富人癌和穷人癌

新闻里的癌症故事,读出些什么
(34) 溶瘤病毒:病毒杀癌靠谱么
(35) 仿制药代购:仿制药是假药么
(36) 女明星和乳腺癌:那些新闻里没告诉你的
(37) 朱莉效应: 遗传性基因突变和预防性手术
(38) 防癌体检中的数学:为什么那么多的虚惊一场

来美国看病,不只是钱的问题
(39) 如何用上美国的抗癌新药
(40) 如何来美国看病
(41) 如何来美国加入临床实验
(42) 带爸爸来美国看病

自己身边的故事
(43) 研究癌症新药的科学家得了癌症怎么办
(44) 菠萝的骨髓捐献笔记

序言
序一
菠萝, 李治中,是2001年入学清华生物系本科,比我毕业还晚一年,所以在学校是没有机会认识的。到现在,我们俩也只见过一面。是2014去年我去圣地亚哥出差,和很多读博士时候的同学朋友见面,他开车老远来“凑热闹”。
虽然本来并不认识,而只见过一面,但我却感觉和菠萝是神交的“密友”。这一方面要感谢微信(企鹅,不谢),让时空距离不见,另一方面是由于和菠萝认识以来他对我的几个“颠覆”:
第一,是对“南方男生”的印象。我承认,作为北方人,对南方男生有很多固有的偏见 (对,我很狭隘,早承认了呵呵)。不过身为蜀人的菠萝虽然“老刘拿牛奶”绝对说不利落, 但有视野、有担当、有情怀,更不必说有料有趣了。这对狭隘的我算颠覆了一把。
第二,是对“理科男生”的印象。其实我得承认,上高中的时候文字功底好的男生,大学都去学物理了。所以对理科男生不是没有敬畏之心。不过学理科的男生后来大都出国,读博,千老 (千年老博士后,好凄惨的称呼),学生物的熬出来的大都在药企,成为灰头土脸,每天为了学区房奔波的中产阶级。所以菠萝这个生物男经过了所有我描述的“路线图”,却没有变的灰头土脸,反而是眼里有光,脑里放电,心里柔软… 我不得不收回成见。
第三,是对“人才”的定义。有一次我和菠萝讨论回国的问题,他说自己想回清华水平不够。这让我开始反思我们受的教育,和什么样的人是“人才”。我自己“不端不装”地总结下,真正的人才,就是有意愿有眼光“没事找事儿”,而且有能力把“小事儿”折腾成“大事儿”的人。
菠萝写癌症科普系列,就是“没事找事儿”。他自己吭哧吭哧写,放在人人网上。我发现的时候,都写了将近十篇了。后来发在我和先生华章整的微信公众号奴隶社会上,文章累计有百万阅读(这还不包括盗版)。他不仅越写越好,还纠结了小伙伴们做了“健康不是闹着玩儿”这个微信公众号,好文不断。最近他还不声不响地搞了向日葵儿童癌症信息网站,找了100多位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做了大量的总结和翻译工作,不到半年就上线了,而且有门有脸,有货有料 -“小事儿”折腾成了“大事儿”。
菠萝自己写过一篇向日葵网站的介绍文章,原文叫“无处安放的信任”。他说关于“回国”,大家考虑的最多的是信任感的缺失。他的这些行动,希望在自己有知识的领域,给大家的信任一个出口。
我们每天在自己柴米油盐的生活里,其实经常会想一些“大”问题。不是因为我们身居高位,是因为各种柴米油盐里的小事情也会促使我们想大问题:
中国问题多么?多。
国人素质低么?嗯。
令人沮丧吗?经常。
信任缺失么?肯定。
有无力感吗? 总有。
沮丧之余, 退一步想想,虽然我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但毕竟是中国一流的大学毕业,出国深造,做了有一定影响力的工作。如果我们也沮丧和无力,那希望在哪里呢?所以面对无力感我们能做的,只有行动。用行动“没事找事”,用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把小事折腾成大事。
路才刚刚开始。和菠萝共勉。

李一诺
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微信公众号“奴隶社会”主编


序二
非常高兴受到治中的邀请来给《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这本书作序。
我非常欣赏作者作为年轻科技工作者所体现出的科学素养和社会责任感,想把这本书推荐给想了解癌症背后科学的人,无论是患者、家属、科学爱好者,还是医生和科研人员。
癌症的科普不容易,一方面因为癌症是非常复杂的疾病,讲清楚很难,写出来容易枯燥;另一方面是因为癌症领域科研进展非常快,每天都有很多新内容,如何把其中的精华准确提炼出来介绍给大众,需要很高的科学素养和判断力。治中这本书是中国少见的科学性和可读性结合得很好的科普书籍。听说治中的文章在网上被誉为“史上最强的癌症深度科普”,虽然有些夸张,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读者对这类科普文章的渴望和对作者的欣赏。
我想说明的是,这本书的目的是告诉大家癌症各种治疗方法和各种流言背后的科学背景,避免大家因为不了解而恐慌。每个人的癌症都不一样,科普书不能指导大家就诊,更不能代替临床医生的专业意见。虽然作者是癌症生物学和制药方面的专家,但并没有长期在临床工作的背景,书中有些说法难免把握不是特别准确。如果书中内容和医生意见有了矛盾,请还是相信自己的主治医生。
医学作为整体,不只是一门科学和技术,还包含着人文精神,尤其是与人沟通的艺术。把更多的疾病知识真诚而透明地传递给大众,对营造和谐的医患关系是大有裨益的。而这就要求优秀的医生和科学家,除了做好本质工作,还应积极参与到各种形式的患者教育和科普活动中去。我希望能有更多医生或科学家能读到这本书,并从中找到灵感,做一点事情。帮助建立和巩固患者和社会对专业医务人员的信任,是所有人应该努力的方向,也是当代科学家的社会责任。

是以为序。

曾益新
北京协和医学院 校长
中国科学院 院士
2015年7月于北京

后记
我从读书开始,最大的爱好就是尝试把复杂的科学问题简单化,让其他人能听懂。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职业理想是当老师。到药厂工作以后,虽然很喜欢学习药物开发过程,我时不时仍然思考自己是否更适合回大学当老师。直到意外开始写作癌症科普,让我突然发现,这其实是个非常好的途径来满足我的爱好。
不仅如此,写科普本来算是“不务正业”,但越写越觉得对自己本职工作其实非常有帮助。这个过程促使自己去做了很多调查,读了很多文献,了解到很多以前只了解皮毛的东西。靠业余时间写科普,来提高自己专业技能,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所以,如果大家喜欢做什么东西,就去做吧,也许会无心插柳呢。
希望自己这本书能实现两个目的:第一,帮助对癌症感兴趣的人了解疾病;第二,鼓励更多的科学家加入科学传播的行列。
这本书能够完成,需要感谢非常多的人:
感谢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有时码字太投入,家里其它事儿就忽略了。
感谢李南欣博士,贾咏博士,张洁熹博士,王昆博士,周舟女士提供或者共同写作的文章。
感谢感谢蒋浩、图南夫妇,还有三乖绘制的优质插图,感谢唐同学,端端和周优帮忙给文章润色。
感谢所有在癌症领域奋战的前辈,我的所有文章都来自你们的工作。
感谢“奴隶社会”的一诺师姐和华章师兄,是你们让文章能开始传播。
感谢“健康不是闹着玩儿”的清华生物系校友郭霆,周优,祯科,很高兴大家一起搭建起了这个有价值的平台。
感谢清华大学出版社,尤其是编辑胡洪涛和王华在选题、书籍题目、文章内容上面的修订指导。
感谢所有热心的读者的支持,你们的每一个反馈我都牢记于心。
这本书,献给我的妈妈。

为了更好地分享知识,传播科学,我和小伙伴们运营着两个微信公众号,分别是讲科学健康知识,包括癌症知识的“健康不是闹着玩儿”(ID:jiankangkp),和关注重症儿童,包括患癌儿童的“向日葵儿童” (ID:curekid)。希望大家关注,把信息传播给需要的人,也欢迎专业人士加入,一起努力,有乐趣有情怀地分享我们的知识。

菠萝
2015.8

后记
我从读书开始,最大的爱好就是尝试把复杂的科学问题简单化,让其他人能听懂。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职业理想是当老师。到药厂工作以后,虽然很喜欢学习药物开发过程,我时不时仍然思考自己是否更适合回大学当老师。直到意外开始写作癌症科普,让我突然发现,这其实是个非常好的途径来满足我的爱好。
不仅如此,写科普本来算是“不务正业”,但越写越觉得对自己本职工作其实非常有帮助。这个过程促使自己去做了很多调查,读了很多文献,了解到很多以前只了解皮毛的东西。靠业余时间写科普,来提高自己专业技能,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所以,如果大家喜欢做什么东西,就去做吧,也许会无心插柳呢。
希望自己这本书能实现两个目的:第一,帮助对癌症感兴趣的人了解疾病;第二,鼓励更多的科学家加入科学传播的行列。
这本书能够完成,需要感谢非常多的人:
感谢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有时码字太投入,家里其他事儿就忽略了。
感谢李南欣博士,贾咏博士,张洁熹博士,王昆博士,周舟女士提供或者共同写作的文章。
感谢蒋浩、图南夫妇,还有三乖绘制的优质插图。
感谢唐同学、端端和周优帮忙给文章润色。
感谢所有在癌症领域奋战的前辈,我的所有文章都来自你们的工作。
感谢“奴隶社会”的一诺师姐和华章师兄,是你们让文章能开始传播。
感谢“健康不是闹着玩儿”的清华生物系校友郭霆、周优、祯科,很高兴大家一起搭建起了这个有价值的平台。
感谢清华大学出版社,尤其是胡洪涛和王华编辑在选题、书籍题目、文章内容上面的修订指导。
感谢所有热心的读者的支持,你们的每一个反馈我都牢记于心。
这本书,献给我的妈妈。
为了更好地分享知识,传播科学,我和小伙伴们运营着两个微信公众号,分别是讲科学健康知识,包括癌症知识的“健康不是闹着玩儿”(ID:jiankangkp),和关注重症儿童,包括患癌儿童的“向日葵儿童”(ID:curekid)。希望大家关注,把信息传播给需要的人,也欢迎专业人士加入,一起努力,有乐趣有情怀地分享我们的知识。

文摘
神奇病毒,治愈最恶性癌症真的不是梦
2015年3月,从菠萝的博士母校——美国杜克大学传出了惊人消息!一批脑瘤(神经胶质瘤)晚期病人在手术、化疗、放疗都失败了以后,癌症复发,几乎被判“死刑”,最多只能活几个月。无奈之下,死马当活马医,他们加入了一种新型病毒疗法的早期临床试验。结果一鸣惊人,第一位接受这个治疗的女孩已经活了超过三年,而且体内癌细胞已经完全消失。
她,可能被治愈了!
杜克脑瘤中心主任Henry Friedman说:“毫无疑问,这是我从事脑瘤研究34年以来,看到的最有希望治愈神经胶质瘤的疗法!”
要知道,杜克医院是世界最好脑瘤治疗中心之一,著名的前美国参议员肯尼迪得脑瘤后,调查了全美所有医院,最后选择了来杜克进行治疗,实力可见一斑。Friedman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了这个疗法效果有多么惊人。这个病毒疗法是真正意义上的“脑洞大开”!简单来说,第一天给病人做手术,往脑瘤里插入一根空心的管子,然后第二天把特制的病毒通过管子直接慢慢滴进去。病人只需要接受一次治疗,打病毒时无需麻醉,无需化疗,也无需放疗。美国CBS电视台最近专门做了长达一个小时的纪录片讲这个故事,题目就叫做:Killing Cancer(杀死癌症)。节目播出后,杜克医院和主治医生的电话被打爆了,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大量脑瘤病人都想加入这个临床试验。
为什么这个脑洞大开的“病毒疗法”如此令人激动?它背后究竟是什么科学原理?别着急,菠萝给你一一道来。
脑瘤药物研发之痛神经胶质瘤是最常见脑瘤,也是最恶性的肿瘤之一。已有的治疗办法,无论是手术,放疗,化疗,还是靶向药物,对这个疾病效果都非常有限,多数病人从被诊断到去世仅仅是区区的12-14个月,极少有病人能存活超过5年。抗癌药物对脑瘤普遍效果不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绝大多数药物通过不了“血脑屏障”(Blood Brain Barrier)。血脑屏障是大脑的防火墙,它的主要功能是防止血液中乱七八糟的物质进入大脑,保证大脑处在安全的微环境中。
听起来是非常高级的功能,但这个特性对开发针对大脑的药物来说简直是噩梦,因为多数药过不了血脑屏障,所以完全没用。因此,对原发性脑瘤或者脑转移的肿瘤,目前有效的药物非常少。而且,科学家对血脑屏障的了解还很少,完全无法预测哪些药能穿过,哪些药无法穿过,考虑到开发抗癌新药成本极高,药厂大多时候就直接放弃了一些药物在脑瘤中的试验。
疯狂执着的科学家对脑瘤没有好的药物咋办?只能独辟蹊径了。杜克大学医学院的神经外科系教授Matthias Gromeier决定试试溶瘤病毒。溶瘤病毒是指一大类能选择性裂解癌细胞的病毒,它一方面能直接感染并杀死癌细胞,另一方面还能激发免疫反应,吸引更多免疫细胞来继续杀死残余癌细胞。(菠萝在书中另一篇文章里介绍了其背景和机理的文章)。但Gromeier教授有点疯狂,因为他决定用的是:脊髓灰质炎病毒!这玩意儿是啥?是导致小儿麻痹症的元凶。人类从1950年开始就拼了命想把它从地球上消灭,现在居然有人想故意打到病人身上?(没听说过这个病?往下看!)
世界上不少人做溶瘤病毒,但绝大多数都在用比较安全,本身不致病的病毒,比如腺病毒。Gromeier决定不走寻常路,以毒攻毒,用最凶狠的病毒去攻击最恶性的肿瘤!Gromeier当然不是疯子,他选择使用脊髓灰质炎病毒攻击脑瘤,有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该病毒天生就喜欢感染中枢神经细胞。
小儿麻痹症是什么?就是脊髓灰质炎病毒侵入运动神经细胞后大量繁殖,神经被破坏后,导致人体肌肉萎缩,乃至瘫痪。脑瘤作为神经系统的癌症,正是脊髓灰质炎病毒喜欢的“小鲜肉”。
当然,脊髓灰质炎病毒是不能直接给病人用的,因为它会破坏正常神经细胞,没人愿意被治好了脑瘤,然后,瘫痪了。于是,Gromeier花了一些时间来研究如何让脊髓灰质炎病毒只感染并破坏癌细胞,而不影响正常细胞。说起来容易,这个“一些时间”是多久呢?15年!这里必须要给他手动点赞:科学家精神,耐得住寂寞,厚积而薄发!
科学上来讲,他对这个病毒主要干了两件事儿:第一步,他去掉了脊髓灰质炎病毒中最关键的控制病毒复制的基因,这样病毒就失活了,安全倒是安全,但这样的病毒也无法杀死癌细胞,咋办?第二步,他又机智地往这个安全的病毒里面转入了一个“鼻病毒”的基因元件。“鼻病毒”是造成一般感冒的最常见病毒,危险性小,它的这个元件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在癌细胞里面活性很高,正常细胞活性很低。所以引入到失活的脊髓灰质炎病毒后,就做出了一个不影响正常细胞,只喜欢在癌细胞里繁殖,并杀死肿瘤细胞的“杂交溶瘤病毒” 。
没看懂?我来打个比方。从前有一只老虎(脊髓灰质炎病毒),我们想派它去鸡窝(正常细胞)里面抓搞破坏的老鼠(癌细胞)。放只野生老虎进鸡窝结果可想而知,老鼠没抓到鸡已经没了。于是第一步,我们先去掉老虎的大脑,把它搞成“无公害老虎”,它不吃鸡,但也没法抓老鼠,咋办呢?第二步,我们把猫的脑袋移植到这个“无公害老虎”身上,于是,一头长相凶猛,爪子犀利,但一心只想吃老鼠的杂交动物就出现了!来之不易的结果现在看来,制造这个“猫科杂交动物”是非常英明神武的,因为它在脑瘤里面效果惊人。
但事实上,使用脊髓灰质炎病毒这个决定让Gromeier教授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东西太危险,不靠谱。从他开始做这个病毒,到我们现在看到结果,他一共花了25年!在这些年中,他申请不到太多研究经费,发不了太惊人的文章,在杜克大学也只是带着很小的团队在很小的实验室里面默默地做。我在杜克读书的时候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个人。(当然,很快全世界都会知道他了)。
说回这个病毒疗法的故事,Gromeier教授把“杂交病毒”做好了,没想到又遭遇了更严苛的挑战。当他想把这个病毒推向临床,在病人身上测试的时候,由于这玩意儿太新颖,且深知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利害,FDA非常担心它的安全性,所以无情拒绝了他的申请。FDA站在大众健康角度,这个担心并不多余,为了说服FDA,Gromeier教授被迫做了长达7年的动物安全试验!整整7年!小鼠、大鼠、猴子……最终各种动物结果都证明这个杂交病毒是有效且安全的。2011年,FDA终于开了绿灯,允许这个病毒进入“最严重,其它治疗都彻底没希望”的脑瘤病人体内进行测试。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Stephanie Lipscomb的脑瘤复发了,无药可治,只有20岁的她不愿意放弃,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结果,她成了最幸运的人。
如果说去年的CAR-T让整个血液癌症领域为之一振,那今年的这个杂交溶瘤病毒可能会让某些实体瘤领域为之疯狂,据说杜克大学各个肿瘤科医生都在找Gromeier,想拿这个病毒到自己擅长的癌症上去尝试,菠萝个人估计下一步应该会到胰腺癌等最难治疗的癌症类型里面尝试。
病毒疗法的风险。菠萝个人非常看好溶瘤病毒这类治疗方式,但作为科研工作者,还是有责任和义务告诉大家这个新型疗法背后存在的风险和应该谨慎的地方。
个体差异:对不同人疗效可能会很不同。过去3年间,一共有22位脑瘤病人接受了这个病毒治疗,虽然有Stephanie 这样疗效惊人的例子,但也有11位已经去世。CBS的纪录片中也真实展现了一位治疗无效而去世病人。因此,现在还无法判断到底有多少脑瘤病人能被“治愈”,或者至少从中获益。
剂量控制:这个病毒最大的风险在于剂量控制。太少病毒可能没用,太多病毒会引起太强的免疫反应,非常危险。由于该病毒激活免疫系统实在太有效,过量病毒会在大脑中形成不可控的严重炎症反应,甚至直接导致病人死亡。存活的11位病人很多都是低剂量组,而去世的11位病人很多都是高剂量组。
免疫清除:病毒疗法基本是一锤子买卖,只能治一次,无法重复给药。原因是病毒第一次进入体内后,会被免疫系统识别并记住,下次再注射同样病毒的话,身体免疫系统很快就会清除病毒,这是身体防止重复感染的保护机制,也是疫苗工作的原理。因此,如果病毒疗法第一次效果不佳,一般无法再尝试。
副作用:我们对这个病毒疗法的可能副作用了解还不够充分。虽然这个病毒喜欢杀死癌细胞,但其实它也是会感染很多正常细胞的。脑瘤有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它是局部肿瘤,病毒直接注射到脑子里面一般不会跑到身体其他地方去,但如果要应用这个病毒到其它类型的肿瘤,比如胰腺癌,肝癌,或者肺癌,那就必须测试出病毒能扩散多远,是否影响癌症周边的正常器官。
应用推广:理论上,这个病毒能够感染很多不同的癌症种类,能对很多癌症类型起效,但直到我们真正看到临床病人数据之前,一切还是未知数。
病毒疗法本质上也是最近火爆的免疫疗法的一种,免疫疗法之所以让人兴奋,除了副作用小,效果好之外,更是因为它有可能真正的治愈病人,让癌细胞彻底消失,而不只是缩小肿瘤,延长寿命。从CAR-T,PD-1/PD-L1,到现在的溶瘤病毒。无论从科学理论上,还是目前有限的临床结果来看,这类基因改造过的溶瘤病毒都有希望从根本上改变癌症治疗的方式,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谋财不害命,国内的免疫疗法现状
前面介绍了“癌症免疫治疗”的最新进展,这是很令人兴奋的。经常有朋友问我:我亲人在国内早就接受了免疫治疗,为什么没有效果呢?
有三个事实:1、中国目前广泛使用的“免疫疗法”(主要是CIK-DC细胞疗法)和最近临床上证明有效的“免疫疗法”不是一种东西;2、“CIK-DC免疫疗法”是在炒欧美十多年前的冷饭,这种疗法欧美临床实验失败,已经被淘汰了。3、中国门目繁多“免疫疗法”没有任何一种经过严格临床测试。
谋财不害命,也许是对中国免疫疗法的最佳概括。
在金钱至上的社会氛围中,科学往往不是最重要的东西。食品行业出现谋财害命的事情屡见不鲜,比如婴儿奶粉;在医药和保健品领域,由于有一定的监管,谋财害命的例子比较少,但是“谋财不害命”的事情很多,比如之前爆出的把处方药当做疫苗给大量儿童注射的丑闻。只要政府不作为,如果不死不残,卖假药假保健品的风险和在街边卖馒头差不多。大家什么时候听说过病人纯粹因为治疗方法无效,或者保健品无效而把医院或者公司告倒的?
这么多年来,无数三级甲等医院非法滥用,并推广在临床上已经证明无效的“免疫疗法”让人触目惊心。医院和医生不同于商家,他们代表着病人全部的信任和希望,对病人使用明知无效的治疗手段并收取高额费用,实在不算取之有道。我这里不想讨论政府在免疫治疗这件事情上监管上的漏洞,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果壳网这里的一系列文章(http://www.guokr.com/post/626138/)。
我还是想回到科学上,解释一下为什么目前在中国泛滥的CIK或CIK-DC免疫疗法没有效果。
“癌症免疫疗法”是个特别模糊的词汇,广义地说,任何通过调节免疫系统来攻击癌细胞的方法都可以归于这一类,比如100多年前尝试用病毒或者细菌来激活免疫系统,治疗癌症现在看来都应该属于免疫治疗;狭义地来讲,现在常说的“免疫疗法”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细胞疗法,就是通过直接向病人输入激活的免疫细胞来治疗癌症;第二类是干预疗法,就是通过药物或者疫苗来激活病人体内的免疫细胞来治疗癌症。
中国现在有的是第一类:细胞疗法。
免疫细胞疗法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美国进入临床实验,到目前至少经历了4代:
第一代叫LAK细胞疗法,LAK中文全称是“淋巴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它的基本原理是从病人外周血中提取细胞,然后在体外用“人白细胞介素-2”(IL-2)来诱导产生有杀死细胞作用的“杀伤性免疫细胞”(注意并不是特异杀死癌细胞),最后把这些“杀伤性免疫细胞”输回病人体内。20多年前有报道开始说LAK有一定效果,但是副作用比较强,后来的大规模临床实验证明了LAK无效,因此被淘汰。
第二代就是CIK细胞疗法,CIK中文全称是“细胞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 看名字就知道它其实和LAK非常像。它也是从病人或者病人亲属外周血中提取免疫细胞,体外激活以后输给癌症病人。最主要的区别是体外激活细胞的时候除了用“人白细胞介素-2”,还加上了一些别的因子。和LAK比,理论上CIK得到的“杀伤性免疫细胞”更多更强。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大规模临床实验证明CIK有效。
第三代是CIK-DC细胞疗法,全称是“细胞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树突状细胞”混合疗法。它和CIK相比,往病人体内除了输入“杀伤性免疫细胞”,还同时输入一种叫“树突状细胞”的东西。树突状细胞因为长得像树杈得名,是免疫系统很重要的一部分。树突细胞并不直接杀死细胞,它的作用是告诉别的免疫细胞去杀什么细胞,有点像带警察抓犯人的警犬。在CIK-DC疗法中,树突状细胞先会和肿瘤细胞混合一下,算是“闻闻味道”,然后在体外把这种树突状细胞和“杀伤性免疫细胞”一起输回病人体内,理论上杀死癌症细胞的能力应该更强。可惜目前为止,和CIK一样,没有大规模临床实验证明CIK-DC有效。
第四代是我最近专门讲过的CAR-T,全称“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最近美国在白血病和淋巴癌里面的临床实验结果看起来让人十分振奋,有望明年被批准治疗白血病和淋巴癌。具体原理和操作请看前面的文章,这里就不详细讲了。
中国的免疫治疗现在主流是第二代的CIK疗法和第三代的CIK-DC疗法,他们都是 10多年前就开始在欧美尝试然后放弃,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临床实验证明其有效的疗法。我去查询了权威的临床实验数据库,目前登记在案的,仍在进行的CIK相关的临床实验只有35个,几乎全部在中国!这正常么?!
CIK或者CIK-DC疗法并不是来自中国的发明,美国人最早尝试了很多年,但是区别在于美国临床实验失败后没法上市就只能放弃了。但在中国,因为没人管又很能挣钱,所以就继续给病人用,谋财不害命。
科学上讲为什么CIK疗法无效呢?
两个主要原因:一是靶向性不明,二是癌症的免疫抑制。
CIK疗法的本质都是向病人输入大量的免疫细胞,并希望它们能够杀死癌细胞。但是这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靶向性不明。
杀伤性免疫细胞的作用是很广的,它们要杀细菌,杀病毒,杀各种各样出了问题的细胞,总之绝大多数都不是用来杀癌细胞的。因此,虽然CIK或CIK-DC疗法给病人输入了大量的免疫细胞,但其中真正能对肿瘤细胞起作用的微乎其微,效果自然很有限。这就像我们想装修房子,请来了100个工人,结果99个都是南翔技校开挖掘机的,技术水平高是高,但是不对路,没用!
第三代CIK-DC疗法的出现从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增加CIK疗法的靶向性:希望通过树突状细胞的指引,让免疫细胞来更有效地杀死癌细胞。但是不幸的是临床上CIK-DC疗法看来效果也是很有限,因为它也无法突破CIK疗法的第二个瓶颈:癌症的免疫抑制。
绝大多数癌症细胞在刚出现的时候,会被免疫系统识别并清除,彻底“扼杀在襁褓中”,这就是身体对癌症的免疫监控。这非常重要,要不然人类得癌症的岁数可能得提前几十年了。但是突然有一天进化出了一个癌细胞,它很好地伪装了自己,告诉免疫系统“自己人!别开枪!” 这样的癌细胞逃脱了免疫监控,才能形成癌症。因此所有临床上的癌症都进化出了一套避开免疫系统识别的办法,这就是癌症的“免疫抑制”。 有了“免疫抑制”,无论你输入多少免疫细胞,它们都无法识别癌细胞,也就没用了。
由于以上两个主要原因,靶向不明加上癌症对免疫系统的抑制,导致CIK,或者CIK-DC对病人无效。
最近两年,临床上证明有效的两类免疫治疗手段恰恰是针对这两个因素开发的:CAR-T疗法解决了第一个靶向问题,直接让免疫细胞像导弹一样打向癌细胞;第二大类有效的免疫治疗药物,“免疫检验点抑制剂”专门阻断癌症细胞的免疫抑制,因此解决了第二个问题。
CIK,CIK-DC并不是伪科学,但是很多临床实验已经证明它们单独使用无效,现在我们也慢慢知道了为什么。从科学理论上来说,CIK或CIK-DC 和阻止癌症免疫抑制的药物(比如PD-1抑制剂)结合应该会有更好的效果,中国领先的医院和医生应该尽快进行这方面的临床实验,而不要沉迷于继续用无效的“免疫治疗”来创收,治愈哪怕一位癌症病人带来的成就感和社会价值岂是金钱可比。

癌症会传染吗
这是一个看似简单,但其实不那么简单的问题。
所谓癌症传染,有两种情况,第一是导致癌症的病毒或者细菌传染,第二是癌细胞本身从一个病人传播到另一个病人。
第一种情况比较好理解,因为我们都知道很多细菌和病毒是可以传染的,流感,艾滋病就是病毒传染,而梅毒和结核病则是细菌传染。虽然并没有任何一种细菌或者病毒感染会100%导致癌症,但至少已知有三大类可以传染的细菌病毒能促使某种癌症发生,因此从某种程度上,你可以说这三种癌症是可以”传染”的。
1、乙肝病毒(HBV)。大三阳,小三阳,都是中国人熟悉的名词,描述的就是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或乙肝病毒携带者。由于乙肝病毒会引起肝部慢性破坏,乙肝病毒携带者得肝癌的概率是非携带者的100倍,原发性肝癌患者中近80% 都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中国是世界上乙肝病毒携带者最多的国家,也是原发性肝癌患者最多的国家,世界上50%的肝癌发病和死亡都发生在中国。目前并没有能够彻底清除乙肝病毒的药物,现在的治疗主要以服用抗病毒药物控制病毒发展,同时提高病人自身免疫力为主。乙肝病毒主要通过血液和体液传染,婴儿最危险,婴儿接触乙肝病毒后被感染的概率高达90%。幸运的是,现在已经有很好很安全的乙肝病毒疫苗,除非特别原因,所有婴儿都应该接种该疫苗。乙肝病毒疫苗成为了第一个被FDA批准的“癌症疫苗”。
2、人乳头状瘤病毒(HPV)。这大类病毒有100多种,其中至少13种可以引起癌症。HPV是导致大部分女性宫颈癌的元凶,但这类病毒男女都会被感染。除去宫颈癌,HPV也和肛门癌、男女生殖器癌,口咽癌有关。人乳头状瘤病毒主要通过性行为传播,80%女性一生某个时候会感染这种病毒。和乙肝病毒一样,目前没有药物能够治愈HPV感染,但世界上已经有多个很好的“防癌HPV疫苗”,推荐所有发生性行为之前的11~16岁女孩和男孩接种。在中国,由于政策法规问题,进口HPV疫苗上市非常滞后,有条件的人往往选择去香港或日本注射疫苗。刚听说国产的HPV疫苗已经进入临床,两年内应该会上市,衷心希望不久的将来没有条件出国的中国青少年也都能注射HPV疫苗。
3、幽门螺杆菌。中国是幽门螺杆菌感染重灾区。我国大概有70%成年人携带幽门螺杆菌。绝大多数携带者并没有症状,但部分会导致慢性胃炎,胃溃疡乃至胃癌。也正因为幽门螺杆菌感染没有急性症状,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感染。长期幽门螺杆菌感染会提高3~12倍胃癌发病率。幽门螺杆菌容易通过“口-口传染”,由于中国饮食习惯,导致感染呈现明显家庭性,如果父母是感染者,那小孩也是感染者几率很高。因此,如果有亲密家人得了胃癌并且测试为幽门螺杆菌阳性,那强烈建议家中年轻人,尤其是小孩进行幽门螺杆菌测试,如果确认感染,应该尽快治疗。比起前两种病毒,幽门螺杆菌现在没有疫苗可用,但由于它属于细菌,可以使用抗生素治愈。抗幽门螺杆菌药物有很多种,临床医生一般会选择多种抗酸抗菌的药物混合治疗,比如所谓的三联疗法,一般两周就可痊愈。
上面三种情况算是打了“癌症传染”的擦边球,和传统意义上的传染并不一样。大家可能更关心的是:癌症细胞本身会传染么?也就是说一个癌细胞能跑到另一个人身上导致癌症么?
这种担心一点都不新鲜,在18世纪的欧洲,很多人就担心癌症会传染,荷兰俩医生路斯坦尼(Zacutus Lusitani)和杜尔(Nicholas Tulp)顺应大众潮流提出了癌症是传染病的理论,虽然几乎没有科学证据支持,但得到了很多原本已经很恐慌的群众支持。压力直接导致了1779年法国第一个肿瘤专科医院被迫从城市搬到了鸟不拉屎的郊区,癌症病人都像传染病人一样被隔离。现在社会上对转基因的争论,像极了当年关于癌症传染的争论。
从理论上,癌症细胞极难传染,原因有二。第一,和大家想象的不同,癌细胞一旦离开原始体内环境,是非常脆弱的。菠萝为了做实验,天天如同伺候祖宗一样伺候癌细胞,生怕它一不小心死掉。癌细胞从一个人跑出来到另一个人身上,有点像唐僧自己去取经,路上有八十一难,一个差池就小命不保。第二,人的免疫系统非常强大,擅长消灭各种外来物,外来癌细胞长相奇特,即使有命来,也没命呆,瞬间就会被识别并且清除,想造成新癌症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理论如此,事实也是如此。经过300多年的研究,除去前面提到的病毒细菌引起的间接传染,迄今报道过的人类癌细胞可以直接传染的案例凤毛麟角,且都没有被严格证实。因此现在科学界的普遍共识是人类癌症不会传染。
我之所以反复强调人类癌症,是因为在某些动物里面,癌症细胞是被证明可以像细菌病毒一样迅速大规模传染的!
现在知道的传染性癌症至少有三种,最先被报道的是澳洲袋獾的面部肿瘤。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上万只袋獾短期内相继患上奇怪的面部恶性肿瘤,死亡率极高,袋獾面临绝种的危险。科学家为了研究对策,在2006年对他们的肿瘤基因组进行研究,震惊地发现肿瘤细胞和患病袋獾自身细胞完全不同:这个癌细胞居然是外来的!而且更惊人的是这上万只袋獾的癌症都是来自同一只袋獾!后续研究发现袋獾喜欢互相嘶咬,当患病袋獾咬别的袋獾时,就能够直接把自己嘴里的癌细胞传给另一只动物。这是历史上第一个癌细胞能够直接传染的例子,彻底颠覆了以往大家认为肿瘤只能是内源疾病,不会传染的理论。
同一年,另一组科学家报道了一个更夸张的癌症传染案例:狗里面有一种肉瘤也是直接传染的,而且已经被传染了1万多年!研究组从全世界5个大陆各个犄角旮旯找了40只互不相识的病狗,发现它们的肿瘤居然是一样的。而且这个癌症起源于1万多年前的某条狗,能通过狗的交配传染。经过这1万多年一代一代传下来,现在美洲,欧洲,亚洲,非洲,澳洲的无数狗都携带并传播着这种肿瘤。这是已知活得最久的癌细胞,真可谓“狗瘤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第三个例子是今年新鲜出炉的:软壳贝中的白血病也会传染。你没看错,贝壳也会得癌症,而且是白血病。科学家发现美国和加拿大不同地方的软壳贝的白血病细胞是同一来源,也是传染而来的。但和袋獾或者狗的情况有有所不同,贝壳不会在海里狂奔,跑到别的地方去撕咬别的贝壳,或者和其它贝壳进行肉体接触,因此这种癌症怎么传染是一个谜。现在有一个理论是白血病细胞能直接被释放到海水里,随着海水传播到别的贝壳里面去引起新的白血病。这如果被证实,将是第一个非直接接触式癌症传染的例子。
10年前没有人会相信癌症可以传染,但现在多种动物身上已经找到了铁证。大自然很神奇,经常给科学家带来惊喜,我们在它面前永远是无比幼稚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