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取物语·御伽草子.pdf

竹取物语·御伽草子.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竹取物语·御伽草子》是日本最早一部物语文学。故事写一位伐竹翁在竹心中取到一个美貌的小女孩,经3个月就长大成人,取名“细竹赫映姬”。5个贵族子弟向她求婚,她答应嫁给能寻得她喜爱的宝物的人,可是这些求婚者都遭到失败。这时皇帝想凭借权势来强娶她,也遭到拒绝。赫映姬在这些凡夫俗子茫然失措之中突然升天。

目录

译序

竹取物语

一、嫩竹中的辉夜姬

二、求婚的难题

三、佛之石钵

四、蓬莱之玉枝

五、火鼠之裘

六、龙首之辉玉

七、燕之安产贝

八、御驾狩猎

九、天之羽衣

十、不死之山

御伽草子

1、文正草子

2、穷神与福神

3、梵天国

4、一寸法师

5、小敦盛

6、酒吞童子

7、瓜姬物语

8、草莽大将

9、螺蛳夫君

10、舌切雀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佚名 译者:王新禧

目录
文正草子
穷神与福神
梵天国
一寸法师
小敦盛
酒吞童子
瓜姬物语
草莽大将
螺蛳夫君
舌切雀

序言
日本物语文学之祖——《竹取物语》
对于当代读者而言,日本的物语文学应该已十分熟悉。日语中的“物语”一词,意即故事或杂谈。其最早为口头传承,后来发展为文字作品。从平安时代至室町时代流行的传奇小说、和歌式小说、恋爱小说、历史小说、战记小说等,都属于物语文学。而物语文学的鼻祖,便是《竹取物语》。这是第一部以日本自创文字(假名)写成的文学作品,它的出现,突破了以往和歌、汉诗一统文坛的局面,是日本文学由抒情诗向古典小说发展的标志,正式确立了物语作为日本古文学新体裁的地位,开创了文学的新模式,对后世的诗歌、小说、戏曲都有深远的影响。
《竹取物语》又称《辉夜姬物语》、《赫映姬物语》,“竹取”即伐竹之意。此书创作年代和作者皆不详,但从故事内容和相关记录上,可以推断成书于9世纪上半叶至10世纪初,比《源氏物语》还要早了近一个世纪。而作者一般推断为上层阶级的男性,具有较高的佛学与汉学修养,并有积极探索、向往自由的知性精神。此外,日本方面又有研究认为,《竹取物语》是从中国藏族民间故事《斑竹姑娘》演化而来。唐末五代时期在蜀地广泛流传的《斑竹姑娘》,由一个留学唐朝的僧人玄叻传入日本后,某位不知名的作者从中受到艺术的启迪和诱发,以日本当时的现实人物为原型,进行了重新加工,增大其虚构性,添入一些独创情节,并加以艺术润色,此后在流传过程中又经过多次增减修改,最终形成了如今的定本。
《竹取物语》是日本人在童蒙初启时即已熟知的故事,全作由化生、求婚、升天三部分构成,讲述一位伐竹翁从竹筒中得到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小女孩经三个月后即长大成人,花容月貌,取名“嫩竹之辉夜姬”。五个贵族子弟垂涎辉夜姬的美貌,向她求婚。辉夜姬出难题考验他们,使求婚者全部失败。后来天皇想强娶辉夜姬,也遭到拒绝。最终辉夜姬在凡夫俗子的茫然无措中升天而去。故事自竹而始、以竹贯穿、由竹收尾,语言简洁朴素、结构严谨分明,生动而引人入胜,令读者进入到清丽雅致的古典文学世界中,为那不同凡响的卓异气息而击掌赞叹。
作为一部极具想象力的经典,《竹取物语》通过庸俗的求婚和机智的拒婚,突出了对权势的抗争,以嘲弄、奚落、痛斥的方式,淋漓尽致地揭示了统治阶层的无知和虚伪,对当时的社会弊端进行了讽刺与针砭。作者对人间病象有着深刻认识,但又苦于无力改变,唯有在空灵美丽的梦境中,寄托自己纯净的感情。辉夜姬就是作者极力塑造的至善至美的理想化形象。这样一个在月亮上诞生,落入凡间的美到极点的女子,其身上有着作者诸多的理想化赋予:美丽、聪敏、纯洁、高贵、重情重义,不仅是位蔑视权贵、以智慧挫败觊觎者的高傲少女,还是一位对养父母充满真挚孝心的好女儿。她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不染浊世尘垢、怀抱清高之志,可以说,作者将自己的爱憎、情感完全植入在她身上,通过她的言谈举止、一颦一笑,将真实与传奇、浪漫与写实、美好与丑恶、幻灭与永生对立而又和谐地结合在一个整体中,融洽交汇,揭示出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细腻地表现了她性格中的沉静、忧郁和矛盾。作品最后以升天的洁净与人间的污浊相对比,充满批判意味。
《竹取物语》在创作手法上,吸纳了佛教欣求净土的思想,以及道教飘然出世的神仙思想,具有中国六朝神仙志异的本质要素,带有神奇性,但又不失历史真实性;其语言机巧精细、辞藻华美、对话生动,初步运用了文学的心理描写,并有分寸地把握住人物的基本性格。此外,作品还有节奏地贯串着和歌赠答,形成物语文学作品的典型特征,完全跳脱出了日本传统说话文学的窠臼。尽管还有不足,但以上种种,已使《竹取物语》具有作为小说所应具备的基本要素,这在日本文学史上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照旧由老翁迎了出去。车持皇子道:“这玉枝是我舍生忘死,搏命得来。请您速速拿去给辉夜姬过目!”
老翁依言持玉枝入内宅,辉夜姬接过,见枝上附有一纸和歌:
历经漫漫万里路,粉身碎骨亦无惧,誓折玉枝赠佳人。
辉夜姬看完,茫然不知所措。老翁近前道:“瞧,这位皇子照你的吩咐,完完整整地取来了蓬莱玉枝,你现在无法推托了吧?他身上穿的还是出海时的衣服,连自己家都没回,就径直前来拜会了。你也马上出去,和他见见面,把婚事定下来吧!”
辉夜姬闻言,默然不语,以手托腮,长叹一口气,沉思起对策来。
皇子心中欢喜,暗想:“这回辉夜姬再无借口推辞了。”便大摇大摆地踏到走廊上。老翁并未阻止,反而默许了这种无礼的举动。他对辉夜姬说:“此玉枝乃本国所未有,如今你已不能再拒,还是从了吧。况且这位皇子的相貌人品,亦属上乘。”辉夜姬答道:“女儿一直不听父言,实是歉疚。我有意以难取之物为难皇子,哪知他却当真取来,如今可怎生是好?”老翁不理会她,自入闺中,布置成婚新房。
老翁又来见皇子,问道:“这宝树既珍且美,究竟生长于何地?”皇子答道:“大前年二月十日左右,在下由难波港启程,乘船入海。当船在海上时,应该航向何方,心中其实毫无头绪。但我心想,此行若不能如愿,活在世上又有何意义?于是便让船随风漂流。又想道,倘若身死,那也无法;但只要一息尚存,总会找到仙山蓬莱。航船在波涛中颠簸多日,终于驶离本国,漂向远洋。海上有时恶浪滔天,几乎要掀翻船船;有时狂风大作,将船刮到不知名的异国,鬼怪出没,差点将我们杀害;有时在茫茫大海迷失了方向,茫然无措;有时粮食吃尽,只能以草根充饥;有时又有可怖妖魔纷至,要生吞我们;有时被迫以海贝为食,苟延性命;有时旅途中得病,完全无助,唯有听天由命。就这样一直在海上漂泊,到了第五百日的上午辰时①左右,忽然遥遥望见海天相交处有一座山,我急忙站起身,从船中极目远眺,见此山浮于海面上,巍峨耸立。我心中暗想,此山定是梦寐以求的蓬莱了。不由得喜不自胜。可是心里又难免会害怕,便绕着山环行一周,观察了二三日。某日,忽有一位天仙装扮的美女,携银碗下山汲水。于是我们舍船登岸,向仙女打听道,‘此山何名?’仙女答道,‘此乃蓬莱山。’一听山名,我顿时欣喜若狂。又问仙女道,‘敢问芳名?’仙女答道,‘我名宝嵌琉璃。’言罢飘然隐入山中。我细观蓬莱山,只见层峦叠嶂、山势险峻,甚难攀登,只好绕山周步行,沿途见无数奇花异树,皆是人世罕见之物。金银琉璃色之水,自山涧潺潺流出。小河上架着几座样式精巧的玉桥,周围的树木都闪着金光。我在这些树中折下一枝,其实这枝并不特别赫奕,但与辉夜姬所言完全吻合,所以折此枝携归。若论蓬莱美景,当真是举世无匹。我原本打算多逗留几日,尽情观览,但既得玉枝,便无心久留,急急乘船返航。幸而归途顺风,只行了四百余日,即抵达本土。这大概是我临行许愿,所以得到神佛护佑吧。昨日回到难波港后,连被海水打湿的衣裳都不及更换,就径直来拜访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