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少年.pdf

曾少年.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曾少年》:人与人之间,就是一次遇见和一次别离。
有些人,遇见和别离只有一刹那。有些人,遇见和别离却有一生那么长。
谢乔和秦川的相遇似乎太早。
还没出生,他们就开始了隔着肚皮的战斗。两个人的记忆纠缠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哪些是他的,哪些是她的。
那一年,他们玩“三个字”的追跑游戏,眼看要被他抓住,慌乱之中,她偏偏喊出:“我爱你!”
那一年,槐树沙沙作响,她迫切地望着他,他停了几秒,淡淡地说:“是最重要的朋友。”
那一年,她身边有另一个他,他身边有另一个她。他们明明在一个世界里,却又像隔着一个平行宇宙。
那一年,他说,要是30岁还没人娶你,我就娶你。他们小心翼翼地陪伴、等待,不敢走得太近,又不愿走得太远。
他们把头深深地埋在经年累月堆积的叫作友情的沙子里。
好像,那份感情,只要不说出来,就并不存在。
然而,时间会慢慢老去,爱情也会发出属于它自己的声音。

编辑推荐
当下华语界最 畅 销的青春女作家九夜茴,历时5年写就,至此封笔不写青春;
写尽作者的真实青春,九夜茴坦言:“这部小说几乎写了我成长中遇见的所有人和他 们至今为止的人生”;
首印100万册,37家影视机构争抢影视版权,十数位名导争相接洽;
九夜茴代表作《匆匆那年》网剧播放近8亿,电影票房近6亿,成为2014年最大票房黑马、同类型影片票房冠军,成为2014年最具影响力80后吸金女作家;
史诗级的青春巨作,对于所有人的青春来说,一部《曾少年》 足矣;
那是最好的时光,有着最好的你我。谨以此文献给曾经的少年们。还有,陪伴他们的那些姑娘;
完美质感装帧,精美印刷,台湾高阶精良纸品封面,赠精美书签。

作者简介
九夜茴
80后青春小说代表作家,《私》小说系列杂志主编。《匆匆那年》 《花开半夏》 《初恋爱》等作品均被改编为热播影视作品,受亿万粉丝追捧。
《曾少年》 ,是九夜茴最后一次为青春提笔,这里有她成长中遇到的所有人和他们至今为止的所有人生。

目录
目 录

第一章 蕊初
第二章 萌芽
第三章 花事
第四章 少年时
第五章 灿生
第六章 荼蘼
第七章 曾少年
终 章

文摘
千喜说,喜欢一个人是要说出来的,暗恋于人于己都是一场无妄之灾。
那天是深秋了,B大到了我最喜欢的时节,我和千喜并排走着,她稍稍快那么半步,我能看到她的侧影,梳着马尾,昂着头,充满了勇气。
“乔乔,人生可以错,但不可以后悔。一辈子就那么长,错就错了呗,谁又能一直活的对呢?但后悔可不行,你永远没办法重来一遍呐。”(对应千喜死,倔强的说,这辈子不后悔,下辈子绝不这样过)
“可是,万一被拒绝呢?”我嗫嚅着说。
“那就大大方方的告个别,这世界哪有百分之百成功的事,也没有一个词叫万分之九百九十九,我们只说万一。所有的没胆量都不害怕面对别人,而是不能接受自己。你怕被拒绝,无非是担心伤心,担心狼狈,当心以后。可是如果真的不喜欢,那就是不喜欢,不伤心,不狼狈,都是假装,那根本就没有以后。”
千喜突然摘下她的红棉线手套,握住我的手说:“暖么?”
我怔怔的点点头。
“这样呢?”她后退一步,保持着握手的姿势,却离开了我的掌心。
我摇摇头。
“你看,再多的温暖,不传达就不能抵达,这多遗憾。”
我感激千喜,尽管很多道理在她身上或许畅行无阻,在我身上则会四处碰壁。我想一定是谁对她说了最动听的情话,她才会这么骄傲这么洒脱这么美。我可能做不到像她这样子,但是在我小小的人生里,我还是做了个决定。
我要告诉何筱舟,我喜欢他。
所有的结果我都能接受,因为这样我就有了答案,去告诉初有记忆的我,去告诉亦步亦趋送他到胡同口的我,去告诉初中被欺负时以他为信念的我,去告诉高中孤独时为他刻苦学习的我,去告诉此时此刻喜欢他这么多年的我。

千喜去了图书馆,而我回来宿舍。屋里没有人,我拿出201卡给秦川打了电话。宿舍里没有电脑,我又不愿意去上QQ,看机房顶着“永远爱宝嘉の川酱”这名字的头像闪来闪去。国际长途贵的不得了,我抠门,平时都是等他打过来。而这次我有点迫不及待,我想问问他,刘雯雯也好,陈宝嘉也好,他都是怎样跟人家表白的。起码在这方面,他都还有些经验。
电话接通了,出乎我意料的是,接听的不是秦川,而是宝嘉。我们彼此都沉默了一会儿,我先说:“秦川在吗?”
“他出门买东西了。”宝嘉稍显冷淡的说,“你是谢乔吧。”
“嗯对,你好啊。”
“你好。”
我们又沉默了。
她先说:“你找他什么事?”
“哦,没什么,我有些事想问他。等他回来,让他给我回电吧。”
“我大概不会通知他。”
“哦……啊?”我反应了一下,惊讶的说。
“我不太开心你们每天都要打电话,发邮件,传简讯。总感觉会打断我和秦川的生活,这样子不太好诶。希望你以后没有重要的事,也不要打给他了。就这样,我收线了,拜拜。”
宝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就像是台湾肥皂剧一样。还没等我说什么,她就挂断了电话。我举着话筒噎在那里,又气又恼。
不知这算不算一种宿命,我似乎和秦川的女朋友们永远无法好好相处。
我愤愤的把电话挂上,心想这段时间都不理这小子了!

12.

娜娜的突发奇想解开了我的燃眉之急。
圣诞来临之前,娜娜跑到我们宿舍来说,要组织一次男生女生的联谊,一起度过平安夜。这次聚会,以她为核心,以目前来看公主楼最著名的213宿舍为辅,每人邀请一位男伴,可以是朋友,可以是发小,也可以是男朋友。按她的话说,没准平安夜之后,朋友、发小就都变成男朋友了呢。
她这个提议最初只有我附和,千喜和王莹都兴趣缺缺,徐林更是说与其逼她约个男人,不如干脆让她带张飞影的海报。因为我别有用心,于是很丢脸的成为了娜娜的同盟,跟她一起求千喜告王莹忽悠徐林,才终于搞定了这几位。最终王莹约了杨澄,我约了小船哥,千喜似乎找了他们社长,徐林谁也不想约,娜娜谁也约不到,干脆两人组成一组,徐林暂且算娜娜的“男伴”。
人凑齐了之后,娜娜又提出了新的建议:每个男孩和女孩要互相送一份圣诞礼物给对方。这个主意其实是我跟她一起商量的,我包藏了私心,我想给小船哥一个特别的礼物,一次告白。
圣诞越来越近,大家不自觉的都对这次聚会期盼起来。周末的时候,我们难的约着一起逛了街,去挑选各自的礼物。千喜和娜娜半年就逛熟了北京,她们建议去西单明珠或华威,里面卖什么的都有,而且价格便宜还能砍价,买完礼物还可以顺道去楼上买两件新毛衣,统共花不了多少钱,就能过个漂漂亮亮的圣诞。
我们一起坐公交出发,刚一上车王莹就开始各种抱怨,什么起码好几年没做过公车了,什么旁边的人挤到了她的羽绒服,什么闻见了一股臭脚味。最后还是徐林占了座给她,才终于堵上了她的嘴。到了西单还没逛半层,王莹就又受不了了,她说她是一定不能在这里逛了,各种伪劣假冒商品,人又多空气又混浊,她一刻也待不了,而且她要打车回去,誓死不再跟我们坐什么公交车。至于礼物什么的,她随便去隔壁中友买点什么就好了。临走前娜娜死命拉住她问,杨澄喜欢什么,王莹翻着白眼说他喜欢贵的,娜娜泄气了一半,又弱弱的问,那他缺什么。王莹呵呵一笑说,他们从小到大最弄不明白的就是自己缺什么。
最终,娜娜给什么也不缺的杨澄买了一个卡通蜜蜂形状的小台灯,很合她的品味,但我们一致暗暗认为,会被杨澄扔掉也说不定。作为安慰,娜娜很豪气的花了十块钱给徐林买了一张网球王子的全家福海报,徐林一高兴就送了她一个hellokitty的毛绒玩偶做回礼。
千喜倒是挑选的格外认真,她买了一个水晶苹果,是木村拓哉和松隆子演的日剧《恋爱世纪》里的那种,晶莹透明,带着甜甜的恋爱味道,我们都猜测,这枚苹果大概不属于社长,而最终会摆在杨澄桌上。
而我为小船哥选了一组动物书挡,他平时爱读书,宿舍的书桌有狭窄,这个总会实用。另外,我早就偷偷准备了另外一份礼物,那是刚刚蹿红的周杰伦的一盘专辑《范特西》。我很喜欢他的歌,尤其是里面那首《简单爱》,让我感受到了儿时简简单单的味道,和喜欢一个人的那种淡淡美好。我煞费苦心的动了小小的手脚,在打开的歌篇里,我在《简单爱》的歌词里选了几个字用0.5的自动铅笔轻轻圈了起来。只有在灯光下面,才能看出痕迹。连起来读的话,就是:“我一直爱你。”
我是个愚蠢又勇敢的胆小鬼。

13.

我因为赌气而错过了三天秦川的电话,第四天半夜里,他锲而不舍的打进了我们宿舍。
徐林一边骂着娘一边接了电话,我向被吵醒的各位百般道歉,拉出电话线到宿舍门口,蹲在角落里接听,而那边的秦川也在骂娘。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呀!手机不接!短信邮件不回!不在宿舍!我留言给你那几个神经病室友,也没回信!”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么?”我咬着牙说。
“下午两点啊!”
“我说北京时间!”
“我不在北京我他妈哪儿知道!”他无赖的说。
“那我告诉你半夜两点!现在知道了吧!挂机!我要睡觉!”我压低嗓门愤愤的说。
“哎哎哎!你丫到底怎么了,没事儿吧。”
“没事儿,你那个宝嘉呢?”
“吵架啦,去她朋友那儿了。到底怎么了?”
“我觉得她可能不喜欢我。”
“废话,她一女的喜欢你干吗。”
“……算了,咱俩不是一个星球的,我不想跟你聊了。”我觉得我满头的黑线都能编小辫了。
“你就不关心下我什么时候回国?”
“对呀!你快回来了吧?什么时候到?”
“可能要在这过圣诞了,我争取boxing day到北京。”
“别拽英文!不知道我被英文社退了?烦着呢!”
“哈哈,26号吧大概。打算怎么迎接我?”秦川笑嘻嘻的说。
“给你买各种口味的糖葫芦。”
“抠吧你就!”
“要不要吧!”
“要!”
我也笑了,说:“好了,我真睡了,等你回来。”
“好好等啊!”秦川臭屁的说。
“再见!”我挂了电话。
楼道里很凉,蹲着脚也麻了,屋里徐林还在批判着我,在被吵醒的糟糕的夜晚里,我却开心起来。

千喜和小船哥合演的《被诅咒的镯子》在12月23日公演,本来是安排在平安夜的,但全剧社的人都不同意,于是提前到了23日。
那天是他们第一次带妆,千喜穿一条墨绿色的长裙,画着蓝色的眼影,我到后台时她才画好了一只眼睛,正紧张的对着镜子默背台词。我喊她的名字,她转过头看我,露出惊喜又无辜的表情。其实那天她的妆很拙劣,服装也并不华美,被改造成临时化妆间的教室,也没有多么明亮的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比起日后千娇百媚的她,我更记住了此时的她。也许是因为,那才是她在我心里的美丽和美好。
我握着她的手安抚了她几句,就转向了另一边,小船哥也在化妆,剧社的人正往他脸上扑着散粉,他闭着眼睛,睫毛在粉刷下面一颤一颤的,似乎因为化妆而害羞的微微皱着眉。我痴痴的看着,直到剧社的人走了,他睁开眼,我才猛地缓过了神。
“乔乔你来啦。”小船哥不好意思的说,“穿上这身衣服还挺奇怪的。”
他伸直胳膊给我看他的戏服,不知从哪里借来的欧式宫廷衬衫确实有点可笑,而我却拼命摇着头说:“很帅啊小船哥!”
小船哥笑了,说:“乔乔,要是没有你,我大概会少一半对这个世界的自信。”
“小船哥是最好的!”我又说。
“是全部也说不定。”他温和的看着我,似乎想了会儿什么,下定决心似的说:“对了乔乔,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我攸地紧张起来。
“等演出结束吧。”他似乎有些腼腆的说,“我先去准备了,大家还要再对一遍台词。”
“小船哥。”我喊住他,他转过头看我,我红着脸憋足气说:“我也有件事想跟你说。”
“那等会儿一起说吧!”
“嗯!”我重重的点点头。
我的整个世界都在用简单爱伴奏,我想,也许那张周杰伦的专辑已经用不上了。

14.

开演之前我就拉着徐林和娜娜来抢了最前排座,大小姐王莹姗姗来迟,但也总算是捧了场。
平时在教室排练时看上去并不起眼的话剧,到了舞台上真的熠熠生辉起来。灯光舞美音乐能给予木偶灵魂,也让台上的演员更加光芒万丈。纯英文的念白成了我和徐林欣赏的屏障,王莹不耐烦的给徐林翻译,娜娜则一直称赞小船哥英俊,千喜漂亮。
最后一幕迷局解开,因人格分裂而屠戮古堡的凶手是千喜扮演的最纯洁美丽的三小姐,昏睡中的她不知另外一个世界的罪行,她的爱人小船哥扮演的城堡侍者,轻轻擦洗她手上残留的血迹,将秘密隐瞒,所有恐怖都变成了传说,一演万年。小船哥俯下身子,去亲吻千喜的脸颊。
娜娜大惊小怪的叫:“真的要亲上了!?”
看过无数次的我淡定的说:“假的啦!他亲自己的手背。”
“哦,我说呢,不然牺牲也太大了。”
“怎么能叫牺牲!”我瞪圆了眼睛,天知道我多么期盼能和千喜交换。
嘻哈之间,我瞥向了舞台,光束慢慢弱下去,聚拢成一个小小的圆圈,小船哥背冲着我们,只有坐在左边的我能看到他半个侧脸。
然后我就清楚的看到了,小船轻吻了千喜的脸,那中间没隔着任何东西。
大幕落下,我的眼前漆黑一片。

在去往后台的路上,我心跳得很厉害,如同快要知道一个噩耗,但在没确实之前又不断安慰自己往好处想。于是我就想,兴许是刚才灯光太暗了,我没看清楚,或者演出时太紧张,一时没顾上那么多,再不然是戏社社长要求,正式演出一定要来真格的。可是我越不停的安抚自己,就越忐忑。心里有另外一个声音,说着和这完全不同的话,我只是狠狠捂住它的嘴而已,但偏偏又听得那么清晰。
我跌跌撞撞的闯入后台,大家都纷纷望向我,我迅速找到了小船哥的目光,那么温暖的地方,也是我的唯一答案。
“乔乔,你怎么跑过来了?”小船哥笑着说,“怎么样,在台下看是不是觉得我们特别傻?”
“千喜呢?”我四处张望,所答非所问。
“她去洗脸了,你找她?”小船哥问。
“不,小船哥,我找你。”
“怎么了,你说。”小船哥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寻常,也认真起来。
“你过来。”我把他拉到后台幕布最角落的地方停下来,紧喘了一口气说,“小船哥,你说要告诉我的是什么事?”
“啊……这个啊,倒不着急着说……”小船哥吞吐起来。
“你说嘛!”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声隔着衣服都能听到了。
“那个……”小船哥顿了顿,垂下眼睛说,“对不起啊乔乔,我食言了,我有女朋友了。”
那个呼之欲出的残忍答案,终究从他嘴里说出来了。我并不那么心疼,没有哭,也不再畏惧,只是瞬间觉得这世界太安静了,安静的吸走了所有的光,连一直闪烁微芒的小船哥,都在黑暗中暗淡了下来。
“是千喜么?”我的声音听起来冷静平和,就像听到了一件最稀松平常的事而已。奇怪的是,我居然能听的那么仔细,仿佛敏感到能捕捉到任何声响,敏感得像一只张开了口的蚌。而所有细碎的感触,只是因为没有保护,体无完肤。
“她对你说了?”小船哥有些惊讶。
我摇摇头,然后感觉一切尘埃落定。

小船哥说,他们一直想对我说,但又总是有些腼腆。
小船哥说,不管怎样,他还是要第一个告诉我。
小船哥说,他记不得什么时候开始对千喜格外在意了,但是他没对她说,是她某一天先跑来对他说的。
小船哥说,千喜说喜欢就是要说出来,人生可以错,但不能后悔,不能错过。
小船哥说,千喜是个好姑娘,就像我一样。
我频频点着头,我想起那个美好的秋日,想起千喜笃定的对我说的那些话,想着她怎样勇敢的践行。我觉得千喜特别好,真的,她几乎全说对,但只说错了一点。
有的喜欢,其实一辈子都不用说出口了。

15.

后来小船哥还追问我有什么事要告诉他,我说秦川圣诞节要回来了,是boxing day,小船哥很高兴,他说一定要带着千喜,请他吃饭。我说带着千喜,挺好的。
我们的谈话进行到尾声,小船哥正夸我英语变好了的时候,千喜回来了,她望向小船哥的样子光彩而与众不同,之前我的脑子大概被狗吃了,才会没有发现。
千喜把我悄悄拖后了一点,说:“乔乔,他对你说了?”
她称他作他。
“嗯,恭喜你们,真好。”我微笑着说,那样子他们一定看不出来一点难过。
我一直以为我不擅于撒谎,原来我只是还没隐忍到需要虚伪的撒谎的程度。
“乔乔,谢谢你。”千喜也笑了,那是真心开心才会有的笑颜,对比起来,才显出我刚刚笑的多么难看。
戏社社长招呼着他们去庆功聚餐,两个人默契甜蜜的相视一笑。走之前,他们都说:“乔乔,加油!”
小船哥是想让我英语加油,千喜是想让我表白加油。
我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还加什么油?I have lost.

回宿舍的路上,我转去小超市买了五罐青岛啤酒。我以前没喝过酒,看过很多小说电视,觉得似乎这个时候就该喝一杯,一醉方休。
王莹和徐林已经先回到宿舍了,两人正点评着话剧的优劣,就看见我拎着一袋子啤酒进来了。
我一罐罐的拿出来,摆在桌子上,拉开一罐,喝了一大口。
眉毛鼻子眼都皱到了一起,又苦又涩真难喝。也许古人靠它解忧,就是来和它拼谁更苦涩吧。
“谢乔,你不是中邪了吧?”徐林瞪大眼睛看着我。
“废话少说,来不来一口?”我把易拉罐举到她眼前。
“走着!”徐林愉快的接过来,又拿起了一罐扔给王莹。
“我不要!”王莹一边喊着一边不得不接住它,徐林一向有办法让她不能拒绝。
“到底咋啦?和温哥华男朋友吵架啦?”徐林和我碰杯,喝了一口。
“我跟他真没什么。”我无奈的说,“大学宿舍不一起喝个酒,能叫宿舍么?来来,干一个!”
“这酒太难喝了!我记得我们家的啤酒不这个味儿啊!”王莹龇牙咧嘴的说。
“你们家啤酒肯定都是特 供的!易拉罐都得镶金边儿!”徐林嘲笑她说。
“滚!”
徐林笑着去跟她碰杯,扭过头跟我说:“咱们要不要等等千喜回来一块儿喝啊?”
“不用,她和她男朋友去庆功了。”我轻轻的说,一仰脖,把酒喝到了底。
“男!朋!友!”徐林一下子跳起来,“她她她确定有男朋友了?和杨澄公开了?”
“不是,是我小船哥啦。”我呵呵笑了,“恋爱真好啊!”
“我靠!劲爆啊!氧气男完灭太子党啊!不过别说!他们俩还真配!今天我看那话剧,就他们俩还有点感觉,敢情是真有事儿啊……你捅我干吗?”徐林莫名其妙的看着王莹。
“傻叉儿。”王莹白着眼说。
她举着易拉罐到我跟前,跟我碰了一杯说:“你也傻叉儿。”
我突然觉得王莹什么都懂,然后我就喝了,然后我就大了。
那天我们三个女生越喝越high,前前后后下去买了三回酒,一共消灭了16听。据说千喜回来时都惊呆了,徐林正对着窗外喊:“飞影我爱你!司狼神威我爱你!仙道彰我爱你!人形电脑天使心操你妈逼!”而王莹正一边拉着徐林,一边拉着我说:“不许碰我床!不许吐!”我则抱着电话哭得一塌糊涂,大声说着:“秦川!秦始皇!你怎么还不回来!你快回来!”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大酒,第一次丢失记忆,第一次离开了我的小船哥。

16.

12月24日的清晨,我们宿舍被急促的电话铃吵醒,徐林照例骂着娘去接电话,气急败坏的把我从上铺扽下来。我披头散发,肿着眼睛接起了电话,秦川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
“乔乔!你没事吧!”
“啊?没事儿啊,怎么啦?”我打了个呵欠。
“你昨天晚上嚎啕大哭吓死我了……到底怎么了你哭成那样!家里没出事吧!”秦川很紧张的样子,而我当着千喜的面又怎么说的出口。
“没事,就是聚餐喝多了。”
“我操!”秦川声音骤然高了上去,“你丫知不知道就因为你哭成那德行,我圣诞节都不过了直接改了机票呀!你丫知不知道温哥华这边下了多大的雪呀!你丫知不知道我打开门门口就是一堵雪墙啊!雪墙你懂么!就跟你在糖罐子里往外看似的!你丫……”
“你在哪儿?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听着秦川絮絮叨叨的话,我又要哭出来了。
“在机场!航班停了一大片,我等飞机呢!”他气愤的嚷。
“真的真的?”我激动的问,我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仿佛一片灰烬中荧荧看到了火光。
“废话!”
“你快回来。”我哑着嗓子低声说。
“我一人承受不来!”徐林嬉笑的唱起来。
千喜笑了,王莹笑了,秦川笑了,我也跟着笑了。
这世界总是还算宽容待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