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国家战略.pdf

品质国家战略.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日本战略之父”大前研一首提“品质国家战略”概念,为因加工贸易立国模式正日趋失去显著竞争力的日本规划出更符合21世纪发展方向的新国家蓝图。
大前研一将当今世界上的国家发展模式归纳为“巨量国家发展模式”和“品质国家发展模式”。巨量国家依靠大量廉价劳动力和丰富的资源推动工业国家模式急速成长,个中代表有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品质国家地域较小,人均GDP高,具有擅长将世界繁荣纳为己有的共同点,瑞士、瑞典、挪威、新加坡等国都是品质国家的代表。作者认为,对于处于持续衰退中的日本,改变以往的工业国家模式而改走品质国家战略才是最终的希望。
中国如何做到不被新一波经济浪潮吞没?如何化“巨量”为“品质”?如何提升国家竞争力?《品质国家战略》既为日本的国家发展方向建言,也向中国敲响了一记警钟:连日本这样公认的实力国家都有如此强烈的危机感,中国似乎应该更着急才对!

编辑推荐
1.“日本战略之父”大前研一最新力作,直击日本国力衰退的本质原因,提出及时转型的必要性。
2.如何玩转资金、技术、人才、信息,让全世界的资源为己所用?如何在全球经济角力赛中搭乘又一个经济上升期?作者提出“品质国家战略”这一概念,举以生动详实的品质国家案例,揭晓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黄金战略。
3.“品质国家战略”是通行全球的新时期国家发展蓝图。中国如何进行产品转型升级?如何提升品牌价值?如何培养出世界一流人才?如何化“巨量”为“品质”?阅读本书,中国读者将不仅看到一个答案,更将发现一条中国可借鉴的国家发展路径。
4..著名经济学家王福重作序推荐。

作者简介
大前研一
日本著名管理学家、经济评论家。曾任麦肯锡咨询公司日本分社社长,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生院教授,斯坦福大学客座教授。他大胆地提出了“无国界经济学”和“地域国家论”的观点。著有《思考的技术》《专业主义》《M型社会》《OFF学》等多部具有深远影响的经典作品。
大前研一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为“全球五位管理大师之一”,被英国《金融时报》评为“日本仅有的一位极为成功的管理学宗师”。

目录
推荐序 //VII
序 章 日本沦为不上不下的国家
迈上品质国家道路的新国家模式 //XI
立刻开始,事不宜迟 //XVI
第一章 世界的变化—在全世界兴起的新国家模式
加工贸易立国曾是卓越的国家模式 //003
日本经济因日美贸易战衰退 //005
加工贸易立国模式没有未来 //013
金砖四国的陨落与品质国家的崛起 //018
第二章 实例研究1 品质国家的代表—瑞士
兴盛的瑞士钟表业被日本逼上绝路之后 //025
维持品牌只需要一名天才 //034
日本深陷数字化革命困境 //037
来自邻国的大量劳动者跨境上班 //041
瑞士的国际竞争力从何而来? //045
永久中立国全民皆兵的理由 //051
第三章 实例研究2 事业战略型国家—新加坡
新加坡是世界上首个事业战略型国家 //057
开赌场是基于香港和澳门的威胁所做出的决定 //061
高明地构建多个枢纽,架构吸引世界的体系 //065
引进人才,成为发达移民国家 //069
“国家是酒店,国民是酒店的员工” //071
“50坪的公寓”和“让国民有饭吃是政治家的责任” //075
美国和中国实际上是品质国家的集合体 //078
第四章 实例研究3 品质国家的强项
在品质国家,外企易于经营 //085
挪威—政府帮国民攒钱 //088
品质国家的智慧—充分利用邻国的繁荣 //092
低税率吸引来自全世界的企业、人才和资金 //095
海外比率超过95% !品质企业的舞台在海外 //101
新加坡的英语教育 //106
国际化的瑞士寄宿学校 //108
丹麦的强项—独特的教育和医药谷 //117
芬兰的超宽松教育—学习能力位居前列的奥秘 //123
挑战德国和瑞典的成功标准 //128
韩国—让不擅长的英语的水平突飞猛进 //133
中国台湾企业—凭借“强化理科”和“特殊功能”夺天下 //136
日本的教育改革等不了20年 //147
第五章 应择之道—让日本走向新生的品质国家战略
日本当今的政治家和官员无法推进改革 //157
现在的日本成不了品质国家的六大理由 //159
答案是组织机构小型化 //163
道州制可以让北海道成为亚洲的瑞士或者亚洲的丹麦 //166
九州道将每年吸引1 000万游客 //171
如今还是放弃均衡发展比较好 //175
道州制品质国家的强项—总统制 //178
变革的信号 //182

序言
推荐序
王福重
大前研一是读者和学界熟悉的日本著名管理学家。有多部著作在中国出版。我多年前,拜读过他的《无国界世界》,十分喜欢。
在这本最新的著作中,他认为,日本人沉迷于过去的经济奇迹,不思进取,正在失去竞争力。他大胆提出,解散中央政府,实行“道州制”,以便打造出多个“品质国家”。
所谓品质国家,在他看来,就是新加坡、瑞士这样的人口不过千万,人均GDP超过400万日元的小国。这些国家能够吸收全世界的资源,特别是能让他国的人才和投资为己所用。大前提出,这应该是日本理想的新发展模式。
大前研一似乎有些太危言耸听。尽管日本的经济规模被中国超过,最近20 多年来,经济增长缓慢,但日本依然是世界上最富裕、技术创新能力最强、最有竞争力的国家之一。它在全世界的投资和盈利,就是明证。比如,从苹果手机中,日本人获得的利润比例远高于制造它的中国(也高于韩国,仅次于美国)。
在我看来,日本不但创造了迄今为止国家最长的经济增长记录(100 年年均增长3%),而且,日本早就是一个品质大国, 无论是生活的品质、社会的品质、教育的品质、自然和街区的品质、政治制度的品质(大前在书中列出的品质国家的内容)。新加坡和瑞士,根本无法与日本相提并论。
日本的问题,可能只是因长期繁荣助长出的某种排外情绪。比如大前所说的,对于外国投资、企业并购的限制;以及金融业特别银行业“大而不倒”(too big to fail)的道德风险和效率缺失。但这些问题,是不是“道州制”就能解决的呢?本人认为未必。
当然,日本不是原创技术最先进的国家,它要再次崛起, 恐怕得等到下一次重大技术革命发生时了。
此书对中国的启发是,连日本这样公认的品质国家,都有如此强烈的危机感。中国似乎应该更着急才对。



文摘
日本沦为不上不下的国家

迈上品质国家道路的新国家模式

以加工贸易立国的日本走进了看不见出路的死胡同。2011年,日本的贸易收支时隔31年转为逆差,之后也一直持续逆差态势,2012年1~10月的贸易逆差已达5.3万亿日元。现在的日本已经成为贸易逆差国。其直接原因清晰明了:预料之外的日元升值、东日本大地震,以及之后的能源价格上涨和燃料进口量增加……但是根源不在于此。
进入21世纪后,世界范围内的国家模式已经出现大幅变化。但是,日本却因为20 世纪后半叶的工业国家模式太过成功而执迷于过去的经验,难以脱身。
日本出口竞争力的巅峰时期在20 世纪80 年代。当时日本的贸易顺差扩大,美国苦于应对美日贸易逆差和美元升值。后因美国主导的1985 年广场协议导致日元急剧升值,日元汇率从此前的1 美元兑250 日元升至1 美元兑100 日元。即便如此,日美之间的贸易不均衡也依然存在。这是因为日本企业或改善了生产能力,或将日本国内的生产转移到海外,或从海外采购零部件,或开发更高级的产品使企业更加赚钱,诸如此类煞费苦心的努力和竭尽所能的创新才换来了日本企业的出口竞争力。
这样的工业国家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正因为贸易顺差的时代太过悠长,才没有时间为新一阶段的变化做准备,政治家和官员也没有感到应该就这些变化第一时间做出应对。这些都导致老旧的法律和制度成了吸引新产业的障碍,在确立适应世界变化的新国家模式成为当务之急时,相应的蓝图却尚未呈现。
本书的写作目的就是为这一蓝图建言。这一主题对日本至关重要。在我已经出版了《新国富论》《平成维新》《地域国家论》等书之后,《品质国家战略》的提议—在引入道州制和解散中央政府等基础上重新构建新的国家模式—将使它成为这一系列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本。
那么现在的日本处于何种状态呢?
简单地说,就是日本变成了不上不下的国家。世界第二的经济规模被中国超越,沦落到第三名。过去日本的GDP(国内生产总值)曾占据世界整体的18%,但是现在能否维持6%都是个问题。在世界经济论坛的国际竞争力排行榜上,日本2012年的综合排名比上一年下降一名,跌至第10名;日本已经连续两年排名下跌。日本的人均GDP(据2011年IMF调查)约370万日元,世界排名18,不上不下。人口1.28亿,不少也不多。人才素质也是不上不下,人工成本高,但是产品附加价值和(尤其是服务业的)生产率低下。
其结果是日本的企业正在加速逃离日本。这是因为如果企业不离开日本就无法生存下去。现在,佳能、松下和索尼等在日本国内销售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在中国或者东南亚生产,然后再进口到日本的。也就是说,佳能、松下和索尼等代表日本的企业渐渐地从出口企业转为进口企业。如果这一势头持续10 年、20 年,就无法逆转了,这是因为包括承包商和主要供应商等的供应链本身也一起离开日本了。
回顾世界经济的变化,我们发现一旦产业走出国门就回不来了。因此,日本必须走向下一个新的阶段。
在当前世界上,繁荣昌盛的国家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巨量国家”。经济规模巨大,人口众多,凭借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和低廉的人工成本的工业国家模式正在快速发展。其代表就是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
另一种我在此称为“品质国家”。经济规模小,人口大约为300 万至1 000 万,人均GDP超过400 万日元,具备擅长吸收世界繁荣的共同点。人工成本虽高,但是高附加价值的产品和高生产率的人才弥补了这一不足。相对于以扩大规模为目标的巨量国家,这些国家以提升品质为目的,在上述的国际竞争力排行榜中占据第一至第四名的瑞士、新加坡、芬兰、瑞典就是典型的品质国家。卡塔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人均GDP也超过400万日元,但这些国家是资源大国,没有满足品质国家的条件。
品质国家的代表是瑞士。2012年10月,我和企业经营者们的学习会—向研会的70名会员一起考察了瑞士各地的著名企业和学校。虽然世界正笼罩在欧债危机的阴影中,尤其是欧洲,但是身处欧洲中心位置的瑞士名企的高层却很乐观,他们甚至说:“欧债危机对我们来说是机会。”这洋溢出的是他们对本国经济的绝对自信。参加考察的日本企业经营者各个为之惊羡,说:“瑞士原来是这样一个国家啊。”
发展成熟但是人口不断减少的日本如今已经成不了巨量国家了。因此,日本如果要再次繁荣,就必须迈上新的道路,转变成品质国家。幸运的是,品质国家的规模和日本引入道州制的道州的规模差不多。那么,日本应该尽早引入道州制,各道州参照瑞士、新加坡或者芬兰的模式,各自制定理想的战略, 自力更生打造成品质“国家”。如果不这样,日本就没有重生的机会。如今,就算通过中央集权,整个国家也无法朝着一个方向发展。必须通过地方分权,在日本建立多个品质“国家”。

立刻开始,事不宜迟

日本政府在国家战略会议上制定的“日本再生战略”只能说实在是粗枝大叶。
“日本再生战略”确定的2020 年前要实现的目标有:“新车销售中电动汽车等新一代汽车要占50%”、“理科博士课程毕业者要全部就业”、“木材自给率达到50%以上”、“访日外国人数达到2 500 万人”、“廉价航空公司的比率达到20%~30%”、“头胎出生后的女性继续就业率达55%”等涉及11 个领域的450 个政策目标。日本政府希望凭借这些政策创造出900 多万个工作岗位。但是从国家战略来看,这些尽是些无关紧要或者不太现实的目标。将日本打造成品质国家的政策却一个都没有。
政策目标中的“理科博士课程毕业者全部就业”简直是笑话。理科博士课程毕业者无法就业是因为他们所学的知识在现实社会中派不上用场。业绩低迷的日本企业哪有闲情逸致来雇用派不上用场的人。
如今文部科学省的教育体系只能培养出适合工业国家模式的人才。比如,日本综合大学的院系就直接和综合厂商的组织机构对接(研究开发、设计、制造、销售等)。也就是说,大学变成了培养优秀上班族,但就是培养不出不输给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人才的机构。正因为此,参与国际竞争的日本企业要耗费很高的人工成本,却只雇用得到能力有限的人。领导能力和沟通能力才是关键,但是现有教学科目中并没有这些课程。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文部科学省没有这样的意识,即让日本走向繁荣必须像品质国家一样培养出具有高生产力和能创造出高附加价值产品的人才。
日本要想获得新生,重点不在于日本维新会代表、大阪市长桥下彻倡导的重建统治机构,培养人才才是重中之重。这是因为培养人才最耗时间。重建统治机构花10 年差不多就能完成,但是培养人才需要花20 年。如果现在不开始就来不及了。
品质国家的特征不只是能够走向世界,还有为从世界上吸引企业、人才、物资、资金和信息而自主制定的税制体系,很多品质国家的遗产税是零,所得税和法人税也很低。但是日本还是加工贸易立国的模式,因此到目前为止还只想着走出国门。泡沫经济时期日本曾在纽约挨个买下洛克菲勒中心和威基基海滩的酒店,在美国等国捷足先登实行经济控制,但是,但凡外国企业要进入日本,日本一律拒绝。日本政府严格管制外资并购,就连和国家利益没有丝毫关系的日本富留得客沙司的收购都要管,甚至对印尼和菲律宾的护士和护理人员进入日本,也要设置毫无道理的障碍。
要打破这样的封闭状态,虽说首先必须引入道州制,重建统治机构,但是有关道州制,只要细致地读完本书,然后借由大阪市长桥下彻的突破力以及他本人提出的“大阪都”构想和“维新八策”,设立《大都市地域特别区设置法》(除东京都以外的道府县,在政令市或者和政令市毗邻的市町村地区,只要总人口超过200万人,就允许设置东京23区这样的特区。满足设置特区条件的包括札幌、埼玉、千叶、横滨、川崎、名古屋、京都、大阪、堺和神户等地),实现品质国家的构想便颇具可能。
但是,道州制不是终点。而是开始。如果引入道州制,那么现在的中央集权的弊端基本上就都可以消除,但并不是说就此万事大吉了。引入道州制可能会使得各地七零八落,甚至可能出现十几个“无能道州”(“无能道州”指没有地方交付金或者补助金等中央政府的“恩泽”就无法自力更生的道州)。
道州要想在世界上自力更生,就必须各自明确描绘出“品质国家蓝图”。生活的品质、社会的品质、教育的品质、自然和街区的品质、政治制度的品质等所有层面都必须实现世界标准品质。本书便是为达成以上目标的指南之书。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