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的艰难.pdf

杀戮的艰难.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杀戮的艰难》编辑推荐:人类对生命的态度的历史,就是人类文明的一部缩影。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才知道,原来可以同时存在着两种正义,并且彼此抵触,水火不容。每一个特定正义的背后,都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不正义。或许,你并不同意废除死刑,不妨听听废除死刑的人怎么说。
中国内地第一本反对死刑振聋发聩之作,台湾“开卷十大好书”。贺卫方、斯伟江、刘苏里、徐昕、张铁志、张妙如等知名人士感怀推荐!征服全台湾读者、作家、版权经纪人、书店、媒体的启蒙之书。顺应当下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和司法改革的呼声,讲述温暖普世的公平正义和法治文明。
作者用朴素的正义观,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发生在身边的故事,去惊醒我们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让每一个人都学会敬畏生命。即使是坚定支持死刑的人,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认识到关于杀戮、公平、正义、生命的种种意义和弊端。从来没有一本书,能用如此优美的文字,把死刑这么严肃的命题,写得如此逼近内心真实。

作者简介
张娟芬,丹麦阿胡斯大学、德国汉堡大学新闻学硕士。参与社会运动多年,深度关注性别与死刑议题。作品曾获中国时报十大好书、联合报年度选书、台湾文学奖。现专职写作。著有《姊妹戏墙》、《爱的自由式》、《无彩青春》、《走进泥巴国》等。《杀戮的艰难》一书在台湾出版后加印四次,引起巨大反响,是最受媒体关注的年度社科畅销佳作之一。

目录
推荐序
自序

Ⅰ.思考
杀戮的艰难
绕着死刑走一圈
我只愿意为你朗读

Ⅱ.行动
被害人保护与死刑争议
无罪推定原则不能让步
暂停死刑执行才能避免错杀
检察官与法官犯错,全民埋单?
莫忘林琼嘉—死刑为什么会误判?
从制度面支持被害人与家属
“马政府的圣经”
废死联盟致台湾的公开信
大法官的成长
飘洋过海来看你
从“受害者”到“反抗者”
卢正你在吗?
汤英伸案的意义

Ⅲ.见证
废死释宪的折返跑
媒体的废死观点


谢志
后记

文摘
大法官的成长
西蒙波娃说,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养成、渐渐长成的。她用的字眼是“become”,即“变成”。西蒙波娃的说法点出了社会对人的作用力,但也不排除个人自主的行动力。我最近读这一本《大法官之旅》,写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哈利•布雷克蒙,英文书名正是Becoming Justice Blackmun(即“成为大法官”之意)。
布雷克蒙当了二十四年的大法官。他个人其实反对死刑,但是他认为,死刑案件交到他手里,并不是要问他的个人意见,而是问他,死刑是不是美国宪法第8条修正案所说的“残酷不人道的刑罚”?他每次给出的答案都是:只要尽量谨慎,程序够严谨、考虑够周延,死刑就不违宪。
但是随着布雷克蒙审过的死刑案件越来越多,他对于这部杀人机器的信心,也愈降愈低。血淋淋的事实是:第一,他满心以为各州会遵从联邦最高法院所指出的方向,尽量限缩死刑的范围,以求合宪;但实情恰好相反,死刑数量直线上升,他所期待的谨慎,只是梦幻泡影。第二,越来越多的统计指出,死刑判决里充满种族歧视:受害者是白人的话,加害者就比较容易被判死刑。布雷克蒙终于得出这样的结论:“我责无旁贷必须承认,死刑实验已经宣告失败。”
布雷克蒙指出,联邦最高法院曾经宣告,死刑必须顾及公平性,才不违宪;但是二十年过去了,死刑判决里仍然充满了恣意、歧视与错误。他曾经多次努力改进死刑,在死刑制度上附加更多规则更多限制,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死刑不管怎么改进,都不可能合宪。联邦最高法院以为死刑已经排除了不公平的因素,然而那只不过是妄想,而布雷克蒙不愿意再为之背书。
美国大法官地位崇高,但他们似乎并不吝于认错。勇于改变立场的,布雷克蒙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在布雷克蒙之前,是大法官鲍威尔(Lewis F. Powell, Jr.)。有人问鲍威尔,大法官生涯里可有后悔投错票?鲍威尔说,有的,他曾投票支持死刑,但如今他认为,死刑应该废除。在布雷克蒙之后,是大法官史蒂文斯(John Paul Stevens)。预定于六月下旬卸任的史蒂文斯,过去支持死刑,但在两年前改变心意。他认为死刑有很高的误判风险,却有很低的收益,实在不值得。
布雷克蒙曾经说:“人总是在争议中成长。”相较之下,台湾大法官在死刑争议中却怯于应战,徒见社会对人的作用力,不见个人自主的行动力。他们显然错过了一个成长的好机会。

内容简介
《杀戮的艰难》是一本探讨死刑存废话题的书。作为台湾“废除死刑协会”积极推动者,张娟芬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不同死刑犯的犯罪成因,审判经过,以及执行经历,让人在杀戮与死神的边缘思考关于生命、公平、正义等一系列终极的命题。帮助读者对死刑制度及其残忍和不合理的地方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同时,《杀戮的艰难》对于台湾地区司法审判制度的一些探究对于中国大陆的司法审判制度建设也应能有所借镜。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