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千高原.pdf

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千高原.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卷2):千高原》:未来哲学的千年备忘录。
活在书写中的经典,只能是复数的。只有一本经典,等于无经典,因为唯一的经典只是宪章或神喻,其中无语言和书写的生命。华夏文化世界自古就没有某一本经典的独霸。四书五经都是经典,三教九流皆有经典。所以经典的书写或书写着的经典,一定有模糊的、开放的边缘,特别珍视那些能帮助当今中国人直面经典、让经典又开始实际书写的哲理,不管它来自哪一个经典传统。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德勒兹(G.Deleuze) (法国)加塔利(F.Guattari) 译者:姜宇辉

目录
代序:概念何为? (玛斯素美)
前言
1.导论:根茎
根,侧根和根茎。一书的问题。——“一”与“多”。树与根茎。——地理方向,东方,西方,美国。——树的危害何为高原?
2.1914年:一匹还是许多匹狼?
神经官能症与精神病。为了一种多元体的理论。集
群。——无意识与分子
3公元前10。000年:道德的谱系学(地球把自己当作什么?)层。——双重连接(节段性)。——什么构成了一个层的统性。环境。一个层所具有的多样性:形式和实体,外层和准层。内容和表达。——抽象机器与配置:它们的相对照的状态。——元层
4.1923年11月20日:语言学的公设
口令。——间接话语。——口令,行动,非实体的转化。——日期。内容和表达:二者各自所拥有的变量。——配置的不同方面。——常量,变量和连续流变。音乐。——风格。——强势和弱势。——生成。死亡与逃逸,形象和变形
5.公元前587年-公元70年:论几种符号的机制
专制的能指机制。激情性的主观机制。两种谵妄和精神病学的问题。犹太民族的古代史。逃逸线和先知。面容,变向,背叛。书。——主观性的系统:意识和激情,对子。——家庭争端和办公室的争端。冗余。解域的形象。——抽象机器和构图。生成性的,转化性的,构图性的,机器性的
6.1947年11月28日:怎样将自身形成为一个无器官的身体?
无器官的身体和波,强度。——卵。受虐狂,风雅之爱,道。——层与容贯的平面。——安东尼·阿尔托。审慎的艺术。——三种身体的问题。——欲望,平面,选择和构成
7.元年:颜貌
白墙,黑洞。——颜貌的抽象机器。——肉体,头部和面容。面容和风景。——骑士传奇。——解域的定理。——面容的社会功能。——面容和基督。——面容的两种形象:正面与侧面,变向。——瓦解面容
8.1874年:三则短篇小说,或“发生了什么?”
短篇小说与故事:秘密。三条线。——中断,裂痕,断裂。——对偶,对子,秘密集群
9.1933年:微观政治和节段性
原始的和文明的节段性。——克分子和分子。——法西斯主义和极权主义。一节段化的线,量子流。——加布里埃尔·塔尔德。——群众和阶级。——抽象机器:突变和超编码。——何为一个权力中心?——三条线及其各自的危险。——恐惧,清晰,权力,死亡
10.1730年:生成-强度,生成-动物,生成-难以感知
生成。——巫术的三个方面:多元体;异常者或局外人;转型。——个别化和个别体:傍晚五点钟。——经度,纬度,和稳定性的平面。——两种平面,或平面的两种概念。——生成女人,生成儿童,生成动物,生成一分子:领域。——生成-难以感知。分子性的感知。——秘密。——强势性,弱势性,弱势群。弱势群的特征和生成的不对称性:双重一生成。一点和线,记忆和生成。——生成及阻碍。——点状系统和多线性的系统之间的对立。·音乐,绘画和生成。——迭奏曲。——续谈解域的定理。生成对抗模仿
11.1837年:迭奏曲
在黑暗之中,在家,朝向世界。——环境和节奏。——布告和界域。作为风格的表达:节奏的面容,旋律的风景。——鸟之歌。界域性,——配置和交互配置。——界域和疆土,故乡容贾眭的问题。——机器性的配置和抽象机器。古典主义和环境。浪漫主义,界域,疆土,民族。——现代艺术和宁宙。形式和实体,力与质料。——音乐和迭奏曲,宏大的和小型的迭奏曲
12.1227年——论游牧学:战争机器
国家的两极。战争机器的不可还原性和外在性。——战争的人。——弱势和强势:弱势科学。——身体和身体的精神。思想,国家和游牧学。——第一个方面:战争机器和游牧空间。——宗教。东方,西方和国家。——第二个方面:战争机器和人的构成,游牧之数。——第三个方面:战争机器和游牧情状。自由活动和劳动。——配置的本性:工具和符号,武器和首饰。——冶金,巡游和游牧。——机器系和技术的谱系。——平滑空间,层化空间,穿孔空问。战争机器和战争:关联的复杂性
13.公元前7000年:捕获装置
旧石器时代的国家。——原始群体,城镇,国家和世界组
织。——预期,防备。——“最末者”的意义(边际主义)。交易和储备。——捕获:土地所有权(地租),税收(赋税),公共工程(利润)。——暴力的问题。——国家的形式,法律的三个时期。资本主义和国家——征服和役使。公理系统及其问题
14.1440年:平滑与纹理化
技术的模型(纺织)。——音乐的模型。——海洋的模型。——数学模型(多元体)。——物理模型。——美学模型(游牧艺术)
15.结论:具体的规则与抽象的机器
译后记

序言
经典是影响一个悠久文明走向的文本源头。它不限于时间上的源头,还意味着重现思想与人生开端的溯源能力。这也就是说,它能让我们重回起头处,体验到最初的、边缘上的取向如何发生,并由此而生出某种边际处的敏感。非经典的文本则已经处于某种框架之中,近代以来的反经典潮流则指一种以“靠最先进手段直接解决问题”为标榜的倾向,否认经典有当下及未来的活的真身。
20世纪的中国是一个没有经典的国度,只有西方科学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
和技术(高科技)的至高无上与无处不在。形而上学与科学同属于一个观念普遍主义的思路。“现代自然科学、现代数学和现代形而上学都是源出于广义上的数学因素”(《海德格尔选集》,第875页)。但我们也知道,数学同样是古希腊形而上学的形成因素。只通过传统西方形而上学的视野来研究中国古代经典,也属于这个高科技崇拜的现象。
科学无经典可言。培养一位物理学家,根本无须去读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甚至牛顿的《原理》,只需要最应时(updated)的教科书、成果报告和实验手段。但要成为一个承载文明命运的士(儒士、道士)、思想家,或完整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则必读经典,非如此就无法以“究际通变”(司马迁语)的方式来进入生活。

后记
不管谜究竟是什么,任何时候,它都意味着“中心”,始终隐秘不为人知。……若一个文化失去了谜的概念,便丧失7它的“中心”,一个人如果观察到此现象,必然要推论出这个文化的思想也已经失去了平衡。
——奥尔罕·帕慕克,《黑书》
琪亚从满布尘埃的百叶窗叶片间望出去,瞧向阿伊朵完成的下雨街道。在威尼斯,琪亚从来没有让它下过雨,但她并不介意这城市在雨中的模样,很适合,像西雅图。
——威廉·吉布森,《阿伊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帕慕克和吉布森都是技巧高超的说谜人,而D&G又何尝不是如此?《千高原》从来都是一部“谜”一样的书,让人着魔。而书中也确确实实有一章谈到“秘密”。但“秘密”不是遮蔽起来的东西,不是装在潘多拉盒子之中的隐秘之物,而是和形式、和“表达”纠葛在一起的无限衍生的表现过程。

文摘
插图:

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千高原

显然,两种连接之间的区分并非是实体和形式之间的IX分。实体不是别的,就是成形的物质。形式包涵着一种代码,编码和解码的模式。作为成形的物质,实体指向界域,结域和解域的程度。然而,准确说来,对于每种连接来说都存在着代码和界域.每种连接自身都包含着形式和实体。目前,我们只能说,对于每种连接,都对应着一种节段性和多元体的类型:一种类型是灵活的,更偏向于分子的,仅仅形成秩序;另一种则较为僵化,是克分子的,形成组织的。实际上,尽管第一重连接并不缺乏系统性的互动,但尤其是在第二重连接之中才产生中心化、统一化、总体化、整体化、等级化和终结化的现象,它们形成了一种超编码。每种连接都在它们自身的节段之间建立起二元性的关联。然而,在两种连接的节段之间,存在着(遵循着更为复杂的法则的)一一对应的关系。结构这个词可以被用来指称这些关系和关联的总和,但是,相信结构就是大地的定论,这是一个幻觉。而且,不能想当然地认为,两种连接之间的区分始终就是分子和克分子之间的区分。
他越过地质层、物理化学层、能量层的广阔的多样性。他直接切人有机层,或,一种大规模的有机层化的存在。不过,有机体的问题——怎样将肉体“形成为”一个有机体?——这仍然是一个连接(articulation)的问题,或,连接性关系的问题。教授非常熟悉的多贡人(Dogons)如此表述问题:一个有机体降临于铁匠的肉体之上,借助一部机器或一种机器性的配置——它使肉体得以层化。“铁锤与铁砧的撞击使得胳膊和腿在肘关节和膝盖处发生碎裂·而他直到那时才拥有这些肘关节和膝盖。这样,他就接受了人的新形式所特有的关节(连接),这种新形式在大地之上拓张,它专门致力于劳作。

内容简介
作为《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的续作,《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卷2):千高原》将前作《反一俄狄浦斯》中已然肇始的思想实验向更为开放而宽广的领域推进:地质学、生物学、史学、神话学、数学,等等,都成为真正的思想——“根茎”的蔓生之地。而盘踞于传统思想模式中的种种“层”、“编码”、“超越性平面”、“纹理化空间”等,则伴随着这场激动人心的实验进程而渐次烟消云散。全书散布着一座座流播强度的“高原”,而多元性、异质性的连接则成为它们之间彼此沟通的横贯线。但在乱花迷人眼的表象之下,全书却流淌着纯正的哲学血液,因为它所致力于的正是德勒兹一以贯之的信念:哲学,就是概念的创造,就是新思想方式的创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