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现实政治”传统的缔造:汉密尔顿、林肯、罗斯福的外交战略思想.pdf

美国“现实政治”传统的缔造:汉密尔顿、林肯、罗斯福的外交战略思想.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美国“现实政治”传统的缔造》将美国外交理念的发展分为建国、发展和崛起三大阶段,并选取了这三个阶段的代表性人物:汉密尔顿、林肯和罗斯福,以呈现美国外交理念的一大主旨——美国在不同历史时期、面对不同时代题,均在国家缔造、保全等根本问题上贯彻了对“现实政治”的哲学思考,这些思考直接外化为美利坚民族主义精神的塑造和传承,并构成了美国一脉相承的民族主义思想。同时,在由例外主义、使命意识、自由主义等政治文化传统构成的“美国语境”中,美国“现实政治”思想呈现出独特的精神和风貌,体现了政治理念与政治环境的融合。

编辑推荐
《美国“现实政治”传统的缔造》意在发掘美国史上三大时期——美利坚合众国的缔造、美国内战和美国勃然崛起为世界大国期间的“现实政治”思想及其实践,以展现“现实政治”思想在美国历史和美国语境中的独特面貌和根本特点。

作者简介
刘飞涛:1995—1998年在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攻读硕士学位;1998—2003年在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任讲师;2003—2006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2006年进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美国研究部;201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客座研究员。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领域:美国外交思想、美国对外战略、大国关系、中国对外战略。

目录
导 论
第1章 “现实政治”与美国政治环境
1.1 “现实政治”的基本哲学
1.1.1 “现实政治”的基本哲学:“美德”“命运” “必需”
1.1.2 “现实政治”哲学的伦理和价值判断
1.2 “现实政治”的概念范畴
1.2.1 “国家理由”的概念及其历史考察
1.2.2 “现实政治”概念的出现及其内涵的丰富
1.3 “现实政治”范式与美国政治文化环境
1.3.1 “现实政治”的范式意义
1.3.2 美国政治文化环境与“现实政治”思想
第2章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与美利坚合众国的缔造和维护
2.1 人性哲学与国际政治观
2.1.1 人性哲学:理性拟或激情?
2.1.2 国际政治观:激情与战争
2.2 权力、财富和荣誉:缔造国家之“美德”
2.2.1 “美德”:革命与邦联时代的现实教益
2.2.2 权力、财富和荣誉:美利坚民族主义精神的塑造
2.3 国家利益观:权力与利益的权衡
2.3.1 国家利益的计算:权力原则
2.3.2 国家利益的计算:次序原则以及相对利益原则
2.3.3 道义与利益:伦理价值的取舍
2.4 孤立主义:新生美利坚合众国的战略必需
2.4.1 地缘战略考量
2.4.2 孤立主义战略的内涵
第3章 亚伯拉罕·林肯与美利坚合众国的拯救
3.1 政治哲学
3.1.1 加尔文主义
3.1.2 必然性学说
3.2 “自由的新生”:联邦与自由一体的民族主义
3.2.1 来源于辉格主义的联邦至上观念
3.2.2 自由寓于联邦的民族主义精神
3.3 “必需”与美利坚合众国的拯救
3.3.1 “时势之必需”:《解放宣言》
3.3.2 “必需”面前无法律:宪法与公民自由
3.4 军事和外交战略
3.4.1 “军事之必需”:“一场严酷的战争”
3.4.2 “一次只打一场战争”
第4章 西奥多·罗斯福与崛起的美利坚帝国
4.1 适者生存:社会达尔文主义和国际政治观
4.1.1 社会达尔文主义
4.1.2 国际政治观:种族主义与帝国主义
4.1.3 国际政治观:战争与和平、权势与正义
4.2 “国家品格”“民族命运”与美利坚主义
4.2.1 种族衰落论
4.2.2 “国家品格”与“民族命运”
4.2.3 “国家品格”与美利坚主义
4.3 海权论与加勒比霸权
4.3.1 海权论及其对西奥多·罗斯福的影响
4.3.2 加勒比霸权
4.4 操纵均势:有限干预的世界战略
4.4.1 远东均势
4.4.2 欧洲均势
第5章 美国“现实政治”思想传统及其当今意义
5.1 “现实政治”传统:从汉密尔顿、林肯到西奥多·罗斯福
5.1.1 “现实政治”哲学的连贯思考和应用
5.1.2 美利坚民族精神的塑造和传承
5.2 美国“现实政治”传统的要义和风格
5.2.1 汉密尔顿的地缘政治意识、国家利益学说、外交原则
5.2.2 林肯的道义现实主义
5.2.3 西奥多·罗斯福道义自负的“现实政治”思想
5.2.4 美国“现实政治”传统的风格
5.3 美国“现实政治”传统的当今意义
5.3.1 大陆现实主义的批评与美国“现实政治”传统的延续
5.3.2 对未来的提示
关键词与人名索引
参考文献
后 记

文摘
美国著名神学政治思想家莱因霍尔德·尼布尔曾经断言,林肯对于政治事件之宗教意义的理解几乎比他同时代的其他所有美国人都要深刻。因研究林肯的宗教信仰对于理解林肯的国务行为并揭示其政治思想具有尤为显著的意义,然而对于林肯宗教信仰的学术争论自林肯去世直至今日仍然不休。1865年,林肯被刺身亡的当年,霍兰德(J. G. Holland)的《林肯的一生》出版,该书认为林肯是“共和国的拯救者、种族解放者、真正的基督徒、真正的男子汉”。 林肯是“真正的基督徒”的观点遭到林肯早年的律师合伙人威廉·郝恩登的反对,他坚持认为林肯是一个不信基督的“异教徒”。 有关林肯个人宗教信仰的争论由此展,早期的这些争论主要依据当时人们的回忆展。20世纪50年代,随着《林肯全集》的出版,学界始主要依据文本对于林肯的信仰展探讨,他们普遍认识到晚年的林肯更加经常也更加深刻地在国家政治生活中谈论上帝和宗教,并形成了有关林肯“公民宗教”(civil religion)或是“政治宗教”(political religion)的研究,这种研究大致是以林肯的宗教意识为前提的,争论也细化为林肯是“直接启示”还是“间接启示”的信奉者等纯粹宗教领域的问题。总之,尽管存在着种种分歧,宗教特别是加尔文教对于林肯的政治思想具有深刻的影响却是一个基本的共识,即使是坚称林肯是“异教徒”的郝恩登也承认:
不管(林肯)是不是正统的基督徒,总归他信仰上帝永存;即使他怀疑来世永恒惩罚的存在,他仍然希望得到没有痛苦的安息并找到与坟墓遥遥相对的天堂。在他一生中无论什么时候,如果他曾表示过对于《圣经》神圣来源的怀疑,他不应因此而受指责,因为他事实上接受了那本圣书的实际信条,用以约束他的思想和良知。

林肯的这种宗教意识与他成长与生活的家庭环境密切相关。林肯1809年出生于肯塔基一个农民家庭,与其他西进的美国家庭一样,为了得到自己的一方土地需要不断地迁移。他8岁时随父迁到印第安纳,10岁时母亲去世,21岁时迁往伊利诺伊,此后直到出任美国总统一直生活在伊利诺伊的草原。林肯的父母均是加尔文教信徒、独立浸礼会(Separate Baptists)成员,少年时代的林肯耳濡目染了独立浸礼会的布道,与正规浸礼会(Regular Baptists)相比,独立浸礼会信奉的是“一种比加尔文还加尔文化的加尔文主义”,他们遵循加尔文教的一般教义,比如把《圣经》作为唯 一的信条,认为上帝在创造宇宙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