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师谈红楼.pdf

三大师谈红楼.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收入了我国国学大师王国维、蔡元培、胡适分别评论《红楼梦》的三篇文章,即《红楼梦评论》《石头记索隐》和《红楼梦考证》,并配以精美插图。通读全书,可以了解三位大师各自的主张和观点,获得对《红楼梦》价值的再认识,如《红楼梦》的悲剧意义、《红楼梦》是政治小说、《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家世和生平考证等,并重温大师们在学术论争中的风采和魅力。

编辑推荐


红楼研究,领略学术魅力
大师论战,静观思想碰撞
配图精美,享受视觉盛宴

三大师谈红楼,聆听智慧的发声!

1.本书收集了王国维、蔡元培、胡适三位大师各自研究《红楼梦》比较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三篇文章,从中可以理清三位大师研究《红楼梦》的基本观点和立足点。
2.本书作者王国维、蔡元培、胡适均为大众耳熟能详的知名人物,他们在学术上的成就对后世影响深远。
3.本书彩图与黑白图交相辉映,丰富了阅读感受。黑白图使得阅读时能出离于画,产生丰富的联想和想象;彩图则颜色活泼,有带入感,易使读者融入于画,与画中人同喜同悲。
4. 关于《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 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那么,大师们又看见了什么?

作者简介
王国维(1877-1927),字静安,号观堂,浙江海宁人,是最早从哲学与美学的观点来评价《红楼梦》艺术价值的红学家。他提出辨妄求真的考证精神,使红学研究脱离旧的猜谜式附会,并且首次借鉴西方悲剧理论来诠释《红楼梦》的意义,为红学研究开辟了一条新道路。

蔡元培(1868-1940),字鹤卿,浙江绍兴人。他按品性相类、轶事相征和姓名相关为索隐标准,提出《红楼梦》是政治小说的观点,并索隐出《红楼梦》中主要人物所影射的清初重要事件及知名人士。

胡适(1891-1962),字适之,安徽绩溪人,写出《红楼梦考证》,对蔡元培《石头记索隐》进行批驳,并论证《红楼梦》前八十回的作者是曹雪芹,还考证曹雪芹的家世和生平,彻底动摇索隐派红学,建立考证派红学,使红学研究进入了新红学时期。他还发现并收藏甲戌本,评价庚辰本,对比程高本,开创了《红楼梦》版本学。

目录

前 言

王国维 《红楼梦》评论
第一章 人生及美术之概观
第二章 《红楼梦》之精神
第三章 《红楼梦》之美学上之价值
第四章 《红楼梦》之伦理学上之价值
第五章 余论

蔡元培 《石头记》索隐
第六版自序 对于胡适之先生《〈红楼梦〉考证》之商榷
《石头记》索隐

胡 适 《红楼梦》考证

文摘

《三大师谈红楼》节选

《红楼梦》一书与一切喜剧相反,彻头彻尾之悲剧也。其大宗旨如上章之所述,读者既知之矣。除主人公不计外,凡此书中之人有与生活之欲相关系者,无不与苦痛相终始。以视宝琴、岫烟、李纹、李绮等,若藐姑射神人,夐乎不可及矣。夫此数人者,曷尝无生活之欲,曷尝无苦痛?而书中既不及写其生活之欲,则其苦痛自不得而写之;足以见二者如骖之靳,而永远的正义无往不逞其权力也。又吾国之文学,以挟乐天的精神故,故往往说诗歌的正义,善人必令其终,而恶人必离其罚;此亦吾国戏曲、小说之特质也。《红楼梦》则不然。赵姨、凤姐之死,非鬼神之罚,彼良心自己之苦痛也。若李纨之受封,彼于《红楼梦》十四曲中,固已明说之曰:

〔晚韶华〕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只这戴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第五回)

此足以知其非诗歌的正义,而既有世界人生以上,无非永远的正义之所统辖也。故曰《红楼梦》一书,彻头彻尾的悲剧也。
由叔本华之说,悲剧之中又有三种之别:第一种之悲剧,由极恶之人,极其所有之能力以交构之者。第二种,由于盲目的运命者。第三种之悲剧,由于剧中之人物之位置及关系而不得不然者,非必有蛇蝎之性质与意外之变故也,但由普通之人物、普通之境遇,逼之不得不如是,彼等明知其害,交施之而交受之,各加以力而各不任其咎。此种悲剧,其感人贤于前二者远甚。何则?彼示人生最大之不幸,非例外之事,而人生之所固有故也。若前二种之悲剧,吾人对蛇蝎之人物与盲目之命运,未尝不悚然战栗;然以其罕见之故,犹幸吾生之可以免,而不必求息肩之地也。但在第三种,则见此非常之势力,足以破坏人生之福祉者,无时而不可坠于吾前;且此等惨酷之行,不但时时可受诸己,而或可以加诸人,躬丁其酷,而无不平之可鸣,此可谓天下之至惨也。若《红楼梦》,则正第三种之悲剧也。兹就宝玉、黛玉之事言之:贾母爱宝钗之婉,而惩黛玉之孤僻,又信金玉之邪说,而思压宝玉之病;王夫人固亲于薛氏;凤姐以持家之故,忌黛玉之才而虞其不便于己也;袭人惩尤二姐、香菱之事,闻黛玉“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第八十二回)之语,惧祸之及,而自同于凤姐,亦自然之势也。宝玉之于黛玉,信誓旦旦,而不能言之于最爱之之祖母,则普通之道德使然;况黛玉一女子哉!由此种种原因,而金玉以之合,木石以之离,又岂有蛇蝎之人物、非常之变故,行于其间哉?不过通常之道德、通常之人情、通常之境遇为之而已。

由此观之,《红楼梦》者,可谓悲剧中之悲剧也。由此之故,此书中壮美之部分,较多于优美之部分,而眩惑之原质殆绝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