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层世界:让心平静,然后才有所见.pdf

断层世界:让心平静,然后才有所见.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断层世界:让心平静,然后才有所见》编辑推荐:超越《放下,刹那花开》,町原新作,深读静心修行。我一直以为町原是一个单纯并有点傻兮兮的人,他的生活方式在很多人看来那样超脱,他告诉我他不怎么穿鞋,更愿意在多数时候感受大地的沉静;并随缘的生活,虽然平时吃素,但是母亲做好的肉,他也会坦然接受;他本就有很英俊的外表,但是他说他愿意修得一相而皈依;他认为专注自己的呼吸是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事情……其实他的故事不算什么,我们要看的只是能在《断层世界:让心平静,然后才有所见》中找到一块芳净之地,因果之于你我,便是先度己,寻找仅仅是自己的内心。
强大内心,让心平静,一切才有可能。

作者简介
町原行者,法名庆橼,广东客家人,作家。2012年9月在北京尚辉馆禅堂皈依佛门,并拜宗瞬法师为师。著有《放下,刹那花开》。

目录
序 001
第一部分
爱是美丽的伤痛
爱•恨
要不恨,先不爱 003
爱•索取
对爱索取越多,失去也就越多 010
爱•自私
我爱你是为了让你爱我 015
爱•任性
任性的爱容易脱轨 020
爱•随缘
让爱随缘 023
爱•放手
真正的爱不是拥有而是放手 026
第二部分
成长中的那些忧伤
成长•成熟
成熟就是坚强地继续生活 035
成长•故事
隔代的断层其实是我们继续相爱的空间 043
成长•孤独
人生就是这样,越长大,越孤独 049
成长•漂泊
内心安宁,四海皆可为家 057
成长•回家
走出断层世界,我们最终都会回家 065
第三部分
梦想路上的苦与乐
梦想•欲望
没有卑微的梦想,只有卑微的欲望 077
梦想•爱
梦想前进的脚步因爱而更加坚定有力 083
梦想•现实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089
梦想•快乐
不能带给我们快乐的梦想是引诱我们走向深渊的魔鬼 095
梦想•淡然
梦想最可贵的是追逐过程的美好和快乐 106
第四部分
缘,妙不可言
缘•命运
每人都有自己的缘 117
随缘•任性
随缘而不任性地生活 124
随缘•欲
随缘而不纵欲 130
随缘•行
随缘的生活在于行 136
第五部分
修行,在断层世界
修行•静心
保持一颗静止的心,让自己成为一条静止的河流 145
修行•当下
修行就是时刻都把平静的心安住在当下 151
放下•快乐
当我们放下那些贪念,我们就能获得更大的快乐 156
迷茫•智慧
迷茫证悟后便能获得智慧 162
修行•悟道
在生活细微之处的修行中证悟大道 167

序言

很小的时候,妈妈希望我带着她的梦想,翻过重重山峦,去到满是灯光的城市。几年后,爸爸走出山旮旯,在那闪光之地谋得差事,也把我们带出了山旮旯。但好景不长,爸爸有钱就变坏了,家里暴力不断,家无宁日。
于是妈妈不再喜爱热闹的马路,繁乱的城市。再大一点,我喜欢回农村。在那里,我可以像小鸟一样欢乐,因为我不明白城市孩子为什么成天沉迷于游戏和漫画,接受不了他们的饮食和穿着。在城市和农村之间穿梭,就像在现实和梦想中徘徊,我想要跨越,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跨越,就像农村里的山峦,翻过去,那边还是一座山。
后来我有了梦想。
那时的偶像是墙上满头白发的爱因斯坦。再后来我不停地换着梦想,就像看电视时换频道一样。
不知何时开始,梦想忽然变得沉重起来——每次承认自己梦想太大、太遥远而无法实现时,我就非常懊恼和羞愧:梦想啊,为何你离我越来越远,而你的远却让我又觉得自己越来越渺小和微不足道。这让我很失落,生活过得很不快乐。我开始慢慢接受残酷的生活,把梦想藏在心底。但我知道,这残酷的现实和我梦幻般却又不敢出来见人的狂妄梦想之间,总是隔着什么。隔着什么呢?无奈?羞愧?自卑?
高中时,爷爷病危,我看着爷爷越来越瘦的脸庞心疼不已。我很爱爷爷,陪着他度过最后的日子。我握着爷爷的手,我的手很红润,爷爷的手却像枯枝。爷爷最后离开时没有闭目,家人说爷爷想念二叔抱憾而去。我不记得爷爷不瞑目的眼睛,我只记得他那被太瘦的脸庞衬托出来的高耸的鼻孔。入棺时,我的同辈亲属们说,要在爷爷头顶上放个枕头,好让他的遗体刚好顶着棺木的一前一后。然后亲戚们开始哭。哭完后大家就热热闹闹地吃饭,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后来很多长辈逐渐离世——我的城市依然霓虹灯闪烁,大马路上车水马龙没什么改变,他们的离世对这个世界而言似乎微不足道。我每次回家总会问起某某长辈,他们就说某某长辈已离世了。我一阵唏嘘,我很想在亲戚的生活中找到一些怀念离世的长辈的蛛丝马迹,但很可惜我找不到。似乎他们本来就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这让我很压抑。我经常会想,假如我忽然离世,又有谁会纪念我、唠叨我呢?于是我开始思考生死这件严肃而又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我开始相信,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之间,总是缺点什么,这不仅是阴阳相隔,而是比阴阳相隔更让人痛心的东西,是尊重,是怀念,还是依依不舍?
我小学时就喜欢过女孩儿。那是多么纯洁的喜欢啊,看着她、相互牵着手、一起吃根冰棒就满足得不得了。后来女孩儿离开了,我也没怎么悲伤。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为女孩儿吃醋、心酸、懊恼、自卑——我脸红通通地开口说:“我很喜欢你。”
这些恋爱都很美好,伤心痛苦只是青春时的闲来无事空作悲罢了。直到某天我忽然发现自己长大了,竟然凝重地对着女孩儿说:“我爱你。”我知道这三个字有多么重,于是说的时候是掷地有声、咬牙切齿的。可岁月、际遇、青春、虚荣、好奇、好色、放荡,让我背离了爱,背离了我对她说“我爱你”的那个女孩儿。直到某天,大家抱作一团,哭得伤心欲绝。爱,终于破碎了。破碎的还有我和她对爱情的梦幻般的期待和幻想,换来的是赤裸裸的男女关系和婚姻诉求。本来爱真的很简单,什么时候爱变得很复杂啦?还有恨。之后我学会了恨。恨是很可怕的力量,内心诅咒,脸庞扭曲,心理变态,自残和残害他人的心思和行为都时有之。我经常觉得自己好丑陋。但这丑陋似乎还不仅只是丑,隐约中感觉还有比丑更让人难以接受、更让人感到恐惧的东西存在。那是什么呢?彷徨,迷茫,还是失落?
我时常站在爱和恨之间,左右彷徨,它们像两面镜子一样,我看得惊慌失措,爱的里面看似天使,恨的里面看似恶魔,我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我在哪里?为什么我要在这水火之间备受煎熬?
前些天,妈妈在电话里哭着说“牙痛”。妈妈很坚强。这么多年的艰苦岁月,她咬咬牙就挺过来了。但如今生活好了,她的牙齿似乎是因为之前沉重的日子咬坏了,牙齿经常发炎疼痛。她的声音在颤抖,我的心在颤抖。
我从小身体不好,总是生病,长大后经常头痛,头痛的时候痛不欲生,所以我知道生病时那种疼痛感。每当朋友说生病,无论大病小病我都会皱眉,眼睛湿润。我能理解人们生病时候的痛苦——但是,但是,妈妈生病的时候,我却不在她的身边。其实我懂得,我懂得人们在生病时的那种脆弱和依赖,那种心理的依赖。其实谁都知道,病的痛楚没人可以分担的,我们要的仅仅是一种陪伴和不被抛弃的安全感罢了。
可是,我总感觉我们在病时少点什么。是什么呢?是病时那种生命的脆弱,那种伴随着的无力感和恐惧感。我们平时眼中的世界、眼中的人,在病时总觉得变得陌生了。每当病时,总有什么东西变化了,是什么呢?痛楚?恐慌?缺乏安全感?似乎不止这些,隐约中似乎有些东西更沉重些。
这几年走得不容易。走着走着忽然就发现很多人离开了,又遇见了很多人。离开的人又回来了,遇见的人又离开了,反反复复。同一个城市,离开又相遇,相遇又离开的人,我们说,这是朋友。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只喜欢待在自己的屋子里,开始不怎么愿意跟人分享自己的过去、梦想、快乐,我结交的朋友越来越多,但我的生活圈子却越来越小。最后我忽然发现手机上、QQ上满满的名单和头像都是满满的寂寞。
曾经一起喝酒的好兄弟如今改为喝茶,大家没了吵闹,有的是平淡如水的淡泊之交。我们坐下,茶水沸腾,品着茶,嘴上聊着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日子就这样,似乎被生活的滚烫开水泡多了也变得无味起来。朋友相见呵呵一笑,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岁月斑驳处。
但我总觉得我和朋友之间离得越来越近,但又隔得越来越远。我们之间隐约有着一种淡淡的说不出来的东西。是隔膜?是平淡?似乎又不是,似乎是比隔膜更让人难以穿透的东西,这东西比水还柔软,但又比石头还坚硬。
佛说,我们还在此岸,我们的幸福在不远的彼岸。佛又说,求法等于求苦。可是我站在了人生的此岸,此岸灯火阑珊,梦想式微,生老病死、爱恨情仇的轮回让我苦不堪言,我多渴望可以快到达彼岸,好让自己解脱啊!佛笑笑说,町原,随缘。
看来佛也爱忽悠人。随缘,我随的是什么缘啊?苦缘?孽缘?为何我无法安顿自己,也无法为他人带来安宁?难道这一生我注定要驮着疲惫的身心,告别人世,然后人们问起町原,大家都愣是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我写下的这些文字,是我被轮回碾过的痕迹。当缘分忽然到来的那天,我亦忽然释然,开始慢慢审视真正的缘和人生,恍然大悟,原来,缘来。隔在梦想与现实之间、生死之间、痛苦与快乐之间、朋友之间、往昔之间……是我们一直碾过而又永远无法真正到达的彼岸的“断层世界”。
在这断层世界里度过的所有日子,就是我们的一辈子。这就是人生,是修行,是缘。我们在断层世界里,如同鱼在水里。我们看不见断层世界,鱼看不见水。但断层世界切实就在那里,不曾来也不曾去。生活一直如此。我们常说生活有时会变得快乐、变得痛苦、变得坚定、变得迷茫,但最后我们会发现,生活一直没变过,变来变去的只是我们的心。

文摘
爱•恨
要不恨,先不爱
童年时父母出现感情危机,他们总在午休时争吵。爸爸有一次把我叫到他办公室,用威严而低沉的声音跟我说:“儿啊,大人很多事你还不懂。”
妈妈每次争吵后总会抱着我哭,边哭边对我控诉爸爸:“儿啊,我恨他。”
我从来没有听到他们说“我爱你”之类的话。
童年时没听过。如今依旧没听过。
我有时候问妈妈:“妈,你还恨爸爸吗?”
妈妈总会眼睛湿湿,然后吸吸鼻子,叹口气说:“不了,都老了,恨不起来了。”
妈妈经常会回老家建设家园。有次我回去看望她,爸爸迎面走来,父子俩相视而笑,我问:“我妈呢?”爸爸挥挥手说:“在下面呢。”
那个场景似乎让我回到了儿时。
那时我们还生活在山旮旯里,父母还年轻。妈妈把我放在一个山坳里,然后他们夫妻再协作挖池塘。他们成双成对劳作的样子,在我儿时留下了唯美的印象——虽然那时我还不懂爱,也不懂恨。
如今我看见父母在曾经的池塘里共同劳作的身影,我似乎忽然明白了爱。
爸爸以前是个贪污的村官。
爸爸贪污腐化、花天酒地,让妈妈伤透了心。爸爸酗酒,酒后会实施家庭暴力。我小小的身躯经常抱着他粗壮的大腿,阻止他打我妈妈。妈妈哭号着:“我恨你!你是个恶魔!”然后抱起我,躲在房间痛哭。
父母分开后,我去看望独居的妈妈,妈妈总跟我控诉,有时甚至扬言:“我要拿个炸药包,把你爸这个畜生跟那个狐狸精给炸了!”
我总会把妈妈抱得紧紧的,我害怕她真的会挣脱而去,跟我爸同归于尽。我开始对恨充满了恐惧。我很早就领略到了恨的恐怖力量,那种歇斯底里的痛苦根植我心。
后来长大后,妈妈偶然跟我说起:“对亲人是不能太过分的,当年我那么恨你爸,我都没去举报他。”
那刻,我似乎又开始懂得恨的真正含义。
爱和恨,在父母身上的纠缠不清,让我理解爱恨是不可分割的断层世界。在这断层世界里,爱和恨不是世界的两端,而是断层世界本身。每个进入断层世界的人都值得敬佩和赞美——他们在爱恨交加的生活里选择坚强地生活下去。
我的第一段认真的感情让我同样懂得了爱的更多含义。
我的初恋女友叫莹莹,她是个非常体贴、善良、热心、细心的女孩儿。她对我很好,很爱很爱我。高三时我们是同班同学,她经常带饭给我吃。有次我跟她纸条传情,被老师发现了。我立马站起来跟老师说,这是我传的,跟她无关。她站在那里哭得稀里哗啦的,我跑过去牵着她跑出了教室。
那年冬天,我们偷偷地约会,她知道我喜欢喝茶,泡了一杯绿茶放在了外面约会的地方。不记得被什么事耽搁了时间,当我赶到时她已离去。当我手捧着被保鲜纸封住杯口的还热腾腾的茶时,我的心都融化了。
于是有天晚上,我们在楼顶上,看着满天星星,我对她说:“我爱你。”
为了保持这份爱,我们抵住了来自学校和父母的反对。
高考后,我们分别考到了不同的城市。为了爱,我把她带到了我的学校。
大学期间,我们一直在一起。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我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
后来我喜欢上了另外一个女孩儿,我背着她偷偷跟另外的女孩儿约会。我感到兴奋和刺激。我在莹莹跟前撒谎。事情一直被我瞒着,我花心地跟不同的女孩儿约会。
后来她回到老家工作,而我开始漂泊的生涯。在外漂泊期间我认识了许多女孩儿,发生过很多不同的爱情。而她却还是对我死心塌地。每当夜幕降临,跟其他女孩儿约会后,我一个人安静下来时,我总会觉得自己内心肮脏。
是的,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脏。
我不仅脏,还可恶,甚至是罪孽深重。
那段时间,我伤害了一个又一个女孩儿。我让女孩儿怀孕,再堕胎。她们身心被我摧残。我觉得我的双手不仅沾满了污秽,还沾满了不可原谅的鲜血。
我不仅仅违背了爱,我还做出了妈妈最害怕的事情:儿子还是像他爸爸一样花心滥情。
在2008年春节,所有这一切,处于临界点的崩溃终于在妈妈和莹莹跟前爆发了。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极度的失望让妈妈眼泪止不住地流,她觉得对不起莹莹,没教育好自己的儿子。更让妈妈绝望的是,我还延续了爸爸的不负责任。莹莹则感觉瞬间失去了整个世界的支柱,我一直作为她生活的轴心,现在忽然被抽走了。她哭得恍惚,似乎曾经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假象。她甚至不愿承认现在发生的一切,觉得我不是一个这么坏、这么肮脏的男人。我也跟着哭,我的眼泪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负责任的伤害而流,为那个不负责任的、负心的、残暴的我而流。
我不想再欺骗,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不值得被人爱,我肮脏、负心而且残暴。
次日我便离开了家。
我继续跟另外一个女孩儿厮混,在肉欲中释放多年的压抑。
而我曾经爱过的,也一直在爱着我的女孩儿,却依旧昏天暗地地哭。家里有两个伤心欲绝的女人,而我却在外面放纵情欲。我开始不敢面对这个世界——这个由我构建的虚伪幻化的世界早已崩溃——我躲了起来,不眠不休,日夜纵欲。
日子逐渐抚平伤痛,我们都要勇敢地面对生活,继续下去。我摘下了多年来一直戴着的面具,开始坦诚地面对自己的过去,活得真实,虽然磕磕绊绊,却总也重新开始。妈妈也慢慢开始接受事实,虽然一直都没放弃对我劝说,但也已开始慢慢淡下来。莹莹也从生不如死的绝望中慢慢升起了新的希望,开始接受新的生活。
日子最终抚平了各自的伤痛,我们都按照自己的样子和所能接受的现实,继续生活。我在外面依旧经历纠缠不清的感情,而莹莹也开始接受了新的感情。
有次回家,妈妈问我:“儿啊,你还爱她吗?”
妈妈很少说这个词,我被吓了一跳。
我低下头,轻轻地咬着嘴唇,欲言还休。
妈妈拿着一本笔记本交给我,然后扭头就哭:“她还那么爱着你!”
我随着妈妈一同掉眼泪,不忍翻开那本笔记本。我知道里面的内容。我以为这么久大家早已放下,但其实却藏在内心深处罢了。
但一想到自己肮脏的灵魂、不负责任的态度、花心的性格、纵欲和滥情的恶习,我只好咬牙回答:“我不爱了。”
妈妈默然,转身离去。我听见房间里传来哭声。我站在门口,本想进去安慰,自己却也止不住地流眼泪,我唯有扭头离去。
后来当我收到莹莹要结婚的消息时,我的眼泪终于像止不住的洪流般流满面颊。没有什么事可以比看到自己爱的人得到幸福更让人感到深刻和释然的了。
后来我也想尝试着问妈妈:“妈,你还爱爸吗?”
可我很久都没问,我早已从她的眼神中,从她谈起爸爸不争气的那种神情中,从她看到爸爸时那种表情中,得出了答案。
同样我也忽然明白了,当初妈妈拿着莹莹的笔记本,问我是否还爱着她,听到我的否定后,转身入房哭泣的真正含义。
她比我更懂得什么是爱。
实际上她更懂得什么是生活。
爱和恨,看似两个极端,其实却如扭在一起的尼龙绳。爱恨互相交织,难以分出你我,难以剥离。在爱恨之间的断层世界里,有我们成长必然走过的路程。也是让爱成长,让我们学会成熟,学会放下对爱的执着的必经之路。
当有天你听到一个人跟你控诉她有多恨某人之时,我能想象到的不是他们之间曾经的伤害,而是——爱。
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
如今我再问妈妈:“妈,你还恨爸爸吗?”
妈妈肯定会扭头不愿回答。
生活还要继续。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虽然生活的全部很多时候都必须要有爱。但当爱不可挽回地要离开时,我们只能从爱恨的断层世界里出来,坚强而勇敢地选择生活本身。
如果我们还恨着某个人,还被恨折磨着,我们能做到的不是为了恨而去做些什么。如果不想做到不恨,最难也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尝试让自己不爱。
不爱,就可以不恨了。
爱•索取
对爱索取越多,失去也就越多
爱是宇宙最伟大的力量,也是宇宙最可怕的力量。世人因爱而爱世人,世界变得更美好;世人因恨而恨世人,世界变得更糟糕。佛陀说,若求法则无法,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但如不求,则又何来法呢?爱亦如此,有爱必有恨,有恨必有爱。
爱是世界上所有幸福、快乐和宁静的源泉。
爱是世界上所有烦恼、痛苦和疯狂的源泉。
如要踏上修行之路,不是不爱,而是要深爱。
有天均哥凝重地看着我手臂上的伤疤,问我它们从何而来。我羞愧地低头不语。均哥若有所思地说:“根据我的推测,只有自残的人才会有这样的伤疤。”我望了一下伤疤,扭头看向窗外。他是第一个直截了当地看出和猜测出伤疤来源,也是第一个能看出我内心曾经被痛苦折磨过的人。如果要让我对曾经的痛苦说些什么的话,我会说:“感谢曾经痛苦的生活让我有所感悟。感谢痛苦让我思考和成长。”
曾经我以为我总是受伤的那个人,后来才发现大家都会被伤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当我们以为世界上我们最痛苦时,生活就会变得复杂和不可理喻。
我曾经认为,我们用一半的人生来犯错,再用剩下的那一半来弥补错误。所有曾经纵欲造成的错误,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对自己造成的悔恨,都会伴随并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下半生。我经常戏言我们就这样迷茫和烦恼地进入了断层世界,在断层世界里我们活在对过去的悔恨中,活在对未来的绝望中,活在对当下的痛苦中。对昨天不忍去睹,对当下不忍再睹,对明天无心去睹。世界上最让人心灰意冷的人生时刻不是对生活的绝望,而是对过去的悔恨、对当下的无能为力和对未来的惶恐。
我的痛苦的根源就在于对爱和情欲的放纵的过去,及其造成的深深的懊恼。
在此我想对小樱表示真挚的感谢。每个伴随我,跟我一起走过某段路的女孩儿,我深深地感到对她们的愧疚,但我也要感谢她们对我的宽容和慈悲,感谢她们陪伴我,陪我度过每个快乐和痛苦的日子。
我相信,如果没有遇到小樱这样的女孩儿,我无法顺利地随缘生活。她不仅是我生活上的好伴侣,还是我修行路上严格的导师。我相信每个人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上师,相信人生总会遇到不同的导师——有时是父母,有时是兄弟姐妹,有时可能只是路人甲——如果说人生如戏,如梦如幻,我相信身边许多人都为我们呈上了人生大戏,我们如痴如醉地欣赏,也会从中大受启发。
回头再述我为何会痛苦?因为我总向爱不停索取。
我曾经经常梦魇。那种精神恍惚导致睡眠梦魇的状况,让我痛苦。全身动弹不了,有时甚至灵魂出窍般对自身的无力感到巨大的挫败和恐惧。非常感谢一个善良而体贴的女人,我曾在她怀里度过了最后一次梦魇。我将这个故事告诉小樱,她撇撇嘴说:“你的意思是说她能给你带来安全感咯?”我轻轻拨走她的醋意,用力地说:“不,我知道梦魇所带来的是恐慌,我的意思是跟你在一起后我再也没有那种恐慌感。”
是的,我跟她索取最多的就是安全感。
有时争吵,我总会歇斯底里地说:“我为你做过那么多……”
话还没说完,我就开始闭嘴不敢再言。我没为她做过什么,一直是她在为我付出。我一直在索取,她一直在付出。
有时实在控制不住歇斯底里的魔鬼跑出来,我总会拿着刀子刻画手臂,然后鲜血淋漓地走到她跟前说:“你看,你看,你满意了吧!这都是你害的!都是你伤害我的!”我总是无理而残暴地对她要挟,索取她对我的怜悯。
她实在受不了,会崩溃地披头散发地撞墙。她的哭喊声、砸东西的乒乓声、我歇斯底里的吼叫声灌满整个房间。
我会崩溃地大喊:“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啊?”
我会瞪大眼睛,恶狠狠地问。小樱低头哭泣。
其实我知道,我不是在问她想要什么,而是在问我到底想要什么。
我从痛苦中慢慢学会了反思。反思经常让我再次陷入痛苦。我犯了错,我反思错误,我再次为错误懊恼愧疚。我为自己经常犯错而羞愧。我对未来缺乏信心。这样的恶性循环让我在下次火药桶再被点燃时再次爆炸。
小樱说:“町原,你很恐怖,我不知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会让你大发雷霆和歇斯底里。”
我把十指插入头发,痛苦时就揪着发根。
我从来没有跟他人探讨过此类问题,虽然我的几个好兄弟知道我这方面恶魔般的变态行径,但大家似乎都无能为力。当恶魔再次缠身,让我的歇斯底里炸开时,他们能做的只是远远地看着我。他们都显得无能为力。我甚至会在梦里对小樱进行折磨。她问我梦见什么,我总不忍详述。梦中的我更加残暴和歇斯底里。
“你爱她吗?”妈妈有时会问我。
我总是肯定地说:“我爱她。”但如果妈妈知道我对她的那种残暴,她肯定不会再问此类问题。就连我身边知道我们故事的人都不会问此类问题。他们不相信这是爱。有时候我也不相信。但我内心答案却是非常明显:是的,我爱她。
可为何爱她还要这样恨她和伤害她?
我告诉自己,因为爱。
小樱说:“我什么都可以给你。除了我的过去。”
是啊!我终于知道了我一直在索取的,而她又永远给不了的,就是我们的过去。她永远给不了我想要的过去。
时光无法倒流,我们永远无法回到那逝去的日子重新再来一次。
我们每人都渴望有一份纯洁而美好的爱情。但生活告诉我们,这样的爱情要么早已过去,要么就在下一段等着我们。而此刻我们能拥有的就是一份充满遗憾和不完美的爱情。我们可向爱索取,索取忠诚、付出和爱本身,但我们却永远无法对爱索取所有的过去。
对完美的爱情的追求和对现实的爱情的遗憾,中间就是一个巨大的断层世界。只要我们一直对爱索取,我们就永远在断层世界里迷茫和痛苦,而逃离断层世界的唯一办法就是不再索取,而是付出。
爱是什么?无怨无悔不求回报地付出。断层消失,爱不再遗憾,完美的爱就在身边。
否则,我们对爱索取越多,对爱失去的也会越多。

内容简介
《断层世界:让心平静,然后才有所见》内容简介:在拉萨,在我人生的修行路上,有一个叫作断层世界的酒吧,在那里,我听到的事,遇到的事,还有我自己的事,让我明白了“断层世界”究竟是什么。什么是真实的爱,什么是成长,什么是梦想,怎样对自己的梦想坚持,随缘而定,在当下中修行,做到真正的放下。
世间上各种因缘机遇,总会让我们的心难以平静,会生气、愤怒,使得心湖起波澜。欲望似虎,时而顺服,时而舞牙伤人害己,总觉得身不由己。我们会感到总是陷入被尘世烦恼左右的现实和理想中平和安静的自己之间的断层世界里。若得生活自然而乐安然过一生,最重要的莫过于心静、随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