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pdf

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内容提要
通榆,这个距离各个交通枢纽都十万八千里的偏僻小县城,搭载着电子商务的快车,踏上了云高速,开辟了如火如荼的电商致富的新战场,实现了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电商突围。作者莫问剑是吉林云飞鹤舞公司创始人,也是带领通榆走上电商之路的“急先锋”。
《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真实而形象地再现了通榆县域电商及其代表品牌三千禾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并对该案例进行了深刻而全面的剖析。
全书共分为三篇。上篇“通榆‘触网’之路”,作者以半自传的形式回顾了通榆电商品牌成长历程。从零开始,品牌经营,聚划算活动策划,物流、包装、供应商……跌跌撞撞,一波三折。诸多细节详述,使读者对农村电商的发展与运营拥有更深的了解。中篇“第三只眼睛看通榆”,在具体的案例展示之后,收录了央视财经评论、新华网、人民网等多方媒体对通榆的三千禾模式所做的分析与报道,从多方位的角度深入剖析通榆模式及其影响。下篇“县域电商热潮下的‘冷思考’”,主要是作者从通榆项目实践中,总结出的一些经验和教训。另外作者还提出一些关于县域电商的新的“困惑”,作为大家一起交流的话题。
全书讲解深入浅出,行文生动活泼,以实例展示了农村电商的发展及其所遇到的问题,既有深入实践,又有客观思考。县域电商如何发展?接入互联网+,从通榆到全世界,只有指尖间的距离。看了《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你一定会有所感悟!推荐关注县域电商的读者,人手一本!

编辑推荐
《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编辑推荐
从通榆到全世界,只有指尖间的距离。
通榆,这个距离各个交通枢纽都十万八千里的偏僻小县城,搭载着电子商务的快车,踏上了云高速,开辟了如火如荼的电商致富新战场,实现了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电商突围!
通榆县的互联网+,第1本县域电商实操案例图书!
本书分享的县域电商案例,是吉林省通榆县的互联网+之路,一线操盘手莫问剑分享了通榆县域电商及其代表品牌三千禾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并对该案例进行了深刻而全面的剖析!
县域电商热潮下的“冷思考”
县域电商是一盘很大的“棋”,对于下棋者的定力、智慧、耐力都是极大的考验。因此,建议后来者在信心满满、热血沸腾的同时,能够冷静思考……
本书作者提供了十个观点和落地方案,供县域电商、涉农电商的朋友参考!
县域经济、涉农电商,这是未来的大趋势之一,推荐相关人员人手一本!
无论从国家层面,还是阿里等大电商平台,都在力推县域电商、涉农电商!在这次千县大战中,谁将独领风骚?
推荐相关人员人手一本,直接吸取别人的实战经验,结合自身开始大发展!

媒体推荐
第三只眼看通榆
“用网上的大数据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谷贱伤农的问题。”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吕本富
“有梦想又肯实干的人定会飞得高远,通榆农产品电子商务项目从确立到在TM平台上首次亮相,仅仅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对电商基础薄弱的通榆及未接触过农产品的电商人而言,都是一次重大的考验。”
——中国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网站评论
“只要引导好,只要引领好,他们(中国农民)不缺市场经济的眼光,他们骨子里的诚信、淳朴,甚至土得掉渣的东西恰恰可能跟现代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不光不矛盾,甚至是支撑真正的现代市场经济规则的最重要基础。”
——著名媒体评论人时统宇
“当通榆冠以‘模式’被业界学习时,证明通榆已经走出了一条可供借鉴的发展之路。”
——新农商学院创始人新农人联盟发起人辛巴
“通榆的自然资源、区位优势加上通榆当地政府观念上的更新,使得它通过政府的主动推导,然后政府又非常好地解决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才使得通榆的电子商务仅仅用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被国内其他地区的电商发展认为是一种可以示范的,或者是可以效仿、可以复制的模式——‘通榆模式’。”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丁肇勇
通榆提出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战略,顺应了新形势发展要求。借助电子商务,通榆为农特产品与销区对接找到一条新路,解决了“小农户与大市场”的矛盾。
——《人民日报》

作者简介
莫问剑,做过五年新华社记者,还算是当年最为勤奋的文字工人之一。之后,因为年轻气盛和对物质世界的向往,毅然决然下海,在外资、民资、台资企业做高管,风风光光又五年,在陶瓷行业里留下几段还算是精彩的故事。
2007年,带着“非白色陶瓷卫浴”参加CCTV《赢在中国》创业大赛,晋级全国总决赛。盛名之下,再“不符”也得往前走,于是开始了在文化创意产业里又五年的“苦行僧”。一路艰辛,但留下了“MOIIDEA”、善莫大耶、瓷动漫等足以自恋的品牌。
一路走来,终于明白,“操着总理的心,其实还是草民的命”。2013年年底,顺应国内电子商务的发展趋势,组建云飞鹤舞公司,迅速进军“县域电商”。作为阶段性成果,“通榆模式”——目前已经成为国内县域经济电子商务解决方案的典范。

目录
上篇 通榆“触网”之路 / 1
从通榆到全世界,只有指尖间的距离。
一个人的音量是微弱的,如果集合一群人,发出同一个声音,就可以产生撼动大地的音效。通榆声音代表了东北偏远小县城里的农民群体形象。“出身贫寒,却不甘于贫寒”。通榆将向全国乃至世界传递一种声音:种地也可以成为一项事业,人穷亦可志坚,农民也可以有梦,弱势群体也可以传递改变生活的正能量。
一、政府官员们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了 / 2
二、团队是“逼”出来的 / 15
三、挥之不去的“采买梦魇” / 25
四、仓储物流亦喜亦忧 / 38
五、三千禾品牌诞生记 / 47
六、通榆,TB的黑土地 / 66
七、修一条云高速 / 74
八、梦想还是要有的 / 88
九、幸福就好 / 103
十、后通榆模式 / 106
中篇 第三只眼睛看通榆 / 115
“通过电子商务平台,让更多的农民增收、增效,树立了品牌的意识,今后我们让更多的农民触网,形成通榆的电商集群,实现农业收益的最大化。”
一、巴音朝鲁的“惊讶” / 117
二、C C T V《财经评论》评说通榆电商:互联网让农业更加有利可图 / 120
三、阿里巴巴“活水计划”深度剖析“通榆模式” / 126
四、新华网、人民网、财经网、商务部网站点评通榆 / 134
五、新农人代表辛巴:还要为通榆“鼓与呼” / 153
六、吉林卫视:为农产品电商点赞 / 169
七、《销售与市场》杂志:通榆的“微笑曲线” / 179
八、《天下网商》:三千禾,农产品电商的“加速度” / 184
九、《电商参考》:从县域服务商角度分析通榆模式 / 194
十、各大媒体七嘴八舌话通榆 / 206
下篇 县域电商热潮下的“冷思考” / 226
县域电商是一盘很大的“棋”,对于下棋者的定力、智慧、耐力都是极大的考验。因此,建议后来者在信心满满、热血沸腾的同时,能够冷静思考,三思而后行,审视自身的优势与不足,唯有这样,方能“落棋无悔”!
互联网时代,请记住一句话,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数。千县大战谁主沉浮,还看今朝!
一、从“网商”到“服务商”的战略转型 / 228
二、黄金十年的“八大机会”——谈谈县域电商服务商的历史性商机 / 232
三、构建“互联网+”背景下的新型政企关系 / 238
四、县域电商的“供应链之痛” / 242
五、突破人才瓶颈的必由之路 / 246
六、农业文创:提升品牌与价值的捷径 / 250
七、一把手工程——县域电商顶层设计的关键 / 254
八、价值共享:多方利益的博弈之道 / 257
九、七剑制胜:县域电商的品牌崛起 / 262
十、千县千面:关于县域电商的模式设计与创新 / 268

序言
序:八万里路云和月
落笔写下这段文字时,我与“通榆”这个地方的结缘刚刚两周年。
人生很奇妙,永远无法“期待”明天会发生什么。自2000年离开新华社以后,我似乎一直在漂泊,没有停下脚步的时候。从广州到东莞,再到上海,转战景德镇,再来杭州发展;从外企、民企的高管,再到自己创业,从文化教育产业做到传统制造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给自己定了两个方向,离家乡近些再近些,事业不求做得多大,够养家糊口足矣。但2013年5月底的一天,当我偶尔来到吉林省通榆县,这个被誉为“鹤之故乡、人间天堂”的地方时,我的人生轨迹再一次发生变化。面对着向海湿地完好的自然景观、原始的生态环境,思考着当地农村的贫困与落后,我压抑了十多年的“情怀”喷薄而出,竟然放下了自己的所有一切,集聚了自己的所有社会资源,要为当地修一条“云高速”——用互联网手段开辟一条通榆人的发展新路。
离开新华社,是我一生都“耿耿于怀”的转折点。2000年前后,我算是当时年轻文字工人中的“高产者”,也的确写了不少在那个年代还算有些影响力的文字。但当时新华社的体制,无论是“官场”还是“钱途”,都满足不了我因为年轻而萌生的野心与欲望。算是“急流勇退”吧,我几乎是以不计后果的方式“炒”了老东家,这在事实上构成了我一生都无法弥补的遗憾——成为一个“名记”,曾经是我进入这个社会后的最大梦想。今天回过头来看,说“怀才不遇”,是对不起一直关爱我的领导与老师。事实上,我是在那个年龄段得到成长机会最多的人。只是,我太渴望“名利”,耐不住寂寞,终与“名记”这个梦想擦肩而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与活跃在媒体圈子里的同学、同事聊天时,我的内心还是“酸酸的”。我热爱“记者”这个职业,但就是错过了。是的,一个优秀记者就这样“夭折”了。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段新华社记者的经历,却对我的人生依然有更深刻的影响。是新华社,给了我一双看世界的眼睛,也是新华社,培养我要有“总理思维”。一个是观察与调研的方法,一个是思维与总结的逻辑。或者说,新华社记者需要具备的学习能力、调查能力、表达能力、宏观思辨能力,在我之后的不同职业生涯中依然有着这些特质的表现。更重要的是,在记者职业期间体现出的强烈的责任心与使命感,在我担任外企或者民企高管期间,直到自己创业,都有一种独特的“情怀”基因。我常常调侃自己,“情怀”是一种病,还是不治之症。这些年,很多朋友在介绍完我后,总要补充上一句:“这是一个儒商”、“文化人”,甚至说:“不是生意人”。大家是好意,其实我很“受伤”,这么多年了,如果还“情怀”着,对于“生意”而言,是多大的一种失败!
从一个记者“下海”,不懂经营管理,不懂商机捕捉,不懂人情世故,“情怀”却一直成就着我人生的每一个阶段。虽然没有多么辉煌的成绩,但却一直让我能够找到与众不同的谋生机会。虽然在创业路上跌跌撞撞,伤痕累累,但我终究是“活”下来了。要是诉说自己创业、转型不容易,那是一种矫情,谁创业是容易的?15年前,马云在找到“感觉”前,不也是四处碰壁吗?所以,创业期间的种种遭际,充其量现在只能成为饭桌上吹牛的话题。但不管怎么说,自我感觉良好的是,无论受了多大的打击,我一直是有“情怀”的人。
回到通榆的话题。那是2013年5月底,我受白城市市长安桂武邀请,到白城考察查干浩特旅游项目,随即也去了位于通榆(通榆是白城市域内的一个县)境内的向海湿地。接待我的第一个通榆人,是主管旅游工作的副县长黄秀芬。春天的向海,天蓝地绿,水清气爽,鹤舞莺飞。行走在大自然之中,让人觉得很惬意、很放松。一路上,我是天南地北神侃一通,从旅游到电商,从广州的吃喝玩乐到东北的地大物博——确切说了什么,我今天其实早就不记得了。现在回想起来,顺路到向海,是属于典型的“骗吃骗喝”。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黄秀芬刚上任不久,或许我的一些奇谈怪论对她有启发。当天下午她回到县城,就找到书记和县长介绍了我的情况。后来她这样回忆:“我对书记和县长讲,你才华横溢,是一个一定对通榆发展有帮助的人。”或许正是黄秀芬的介绍,当天晚上,我接到通榆县县长杨晓峰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很真诚地说:“孙书记和我想请你来通榆见个面。”由于行程已经排得满满当 当,第二天中午,杨晓峰带着时任副县长刘振兴一起,跑了近二百公里,赶到白城市的查干浩特经济开发区,一起出席了开发区为我设的工作午餐。席间,话题从查干浩特展开,从旅游到电子商务,都有涉及。
在离开查干浩特的路上,我收到杨晓峰县长的一个短信:“很高兴结识老弟,无论行程多紧,希望这次您都能够到通榆走一趟。通榆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需要您这样的有识之士。通榆也有广阔天地,一定能够成就您的才华抱负。”我这个人很感性。本来让一个县长跑几百公里来见我,内心就有些不安。收到这么“煽情”的短信,更是感动得不行。就这样,我第二天应邀来到了通榆。我记得杨县长是在县城里的向海宾馆接待我的。一推开房门,我被当时的场面吓了一跳,一个小小的会客厅里跻进了几十号人,原来杨县长将县几个部门的头头脑脑都叫来了。他作了这么一个开场白:“今天我把几个部门的一把手都叫来了,请您给大家讲讲电子商务与创新思维。”我事先没有任何准备,这个安排也是出乎我意料的,但我急中生智,东拉西扯,讲了近两个小时,“圆”了这个场,但我估计当时参加的县里这些局长,也是听“懵”了,最终我收获的本质上只是一个礼节性的掌声。
当天下午,县委书记孙洪君特意邀请我见面。在他的办公室,孙书记就通榆的县域发展、生态建设侃侃而谈。有几句话对我的印象特别深:“通榆最大的优势就是生态优势,尤其是生态农业的资源性优势十分突出,只是如何发挥,需要有创新的路子。”我也就顺口提了一个建议:“电子商务可能是一个方向。”孙洪君接过我的话:“好啊,你帮助我们设计设计,如果通榆的生态优势能够转化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我们不仅能够快速富民强县,还能为大兴安岭南麓集中连片地区的脱贫致富闯出一条新路来。”
当天晚上,杨县长盛情邀请我去他家做客。在路上,他的秘书偷偷告诉我,“县长自己亲自下厨给你炖鱼了,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招待客人”。由于是“家宴”,气氛特别自然,我一轻松,喝了整整一斤多。喝多了,自然免不了豪言壮语,我也做出了帮助通榆做农村电子商务的第一次承诺:“既然书记与您都这么信任,我一定以合适的方式参与通榆发展,尽快做一个合作方案,大家先讨论起来”。第二天凌晨3点,县里派了车送我回长春赶早班飞机。
其实,到此为止,更多的人与事可能还是停留在“场面”上。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紧接的一个多月内,孙书记派杨县长三次到杭州拜访我。似乎每次都是出差“经过”,但回过头想想,一定是“精心安排”过的。你想想,诸葛亮都受不了“刘备三顾茅庐”,我本俗人一个,哪里受得了如此真诚的“打动”?在交流过程中,杨县长还了解到,我加入的一个社团组织“七一会”(一个主要以1971年出生的优秀人士创建的沟通、互助、合作的跨界组织)正在落实“摄影俱乐部”的年度现场教学,准备到阿尔山去。他主动邀请说,“来向海吧,这是世界A级湿地,美在自然,贵在原始。同时我们拥有多个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可以有很好的交流。还可以与你们七一会的企业家就通榆发展及项目进行洽谈”。当年8月初,七一会的活动顺利成行了。两天的活动,通榆给近三十号七一会的会员们提供了无微不至的关心与支持。2013年8月底,我到北京,七一会总会会长张春华跟我说:“老莫,通榆的事,以后就是我们七一会的事。通榆电商的事需要会内兄弟们支持的,随时告诉我。”短短几个月,通榆人,特别是孙书记、杨县长,不只是感动了我,还感动了我们七一会的一群人。事儿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呢?就算不赚钱,也得把通榆人的“感情债”还一还啊!
经过这几个月的交往,通榆的县情我们基本了解,我对利用“互联网”启动通榆项目的思路也惭惭清晰起来:通榆位于北纬45º,是全球公认的世界粮食黄金产业带,尤其是当地的土壤、水的特质,使通榆成为了“杂粮杂豆之乡”、“绿豆之乡”、“美葵之乡”,年产粮食20多亿斤。但通榆地处偏僻,交通落后,粮食一直是以原粮方式走传统的收储与批发渠道,缺少品牌,缺少深加工。我与团队商讨后形成几个结论:一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进一步明晰新政府的“农村路线图”,农村题材将是新一届政府的施政重点,通榆位于东北大农业的核心区,应该有戏;二是落实偏僻地区依靠传统模式发展经济走不通,只有借助互联网,才能对接一线城市与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三是需要平台电商的倾力支持,才有可能做起来。
就这样,我们找到TB网聚划算的小二。他们当时刚在做一个“汇聚”系列,我记得似乎刚好完成了一个“汇聚新疆”,能否做一个“汇聚黑土地”,或者“汇聚东北”?凭着这三寸舌头,我还是说服了小二,而小二又说服了她的领导。之后,一系列的考察、对接、策划,一个“通榆:TB的黑土地”方案呼之欲出。2013年10月14日,在TB的“绿色通道”支持下,代表通榆电子商务的“三千禾旗舰店”隆重上线了,通榆迈出了“触网”第一步。
做通榆项目,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还个“人情”——感谢当地县委、政府与领导对我们的一番深情厚谊,也是力所能及地帮助这个偏僻的县域做点事情。谁知,这个“忙”一帮,却是将我深度“套牢”——由于本地电商服务业的滞后,我们要做的,几乎是一个全产业链上所涉及的全部,而我们这个团队,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做过农产品电商,对“三农”甚至一无所知,就包括我这个农村“高干子弟”,对农村的记忆也是停留在遥远的童年时光。为了解决项目运作过程中出现的种种矛盾与问题,我不断往返于杭州与通榆之间。截至2014年年底,我在两地奔波可能不少于60次。为了节省时间,我基本上都是搭乘傍晚的飞机,到达通榆通常都是凌晨两三点钟。长春到通榆只有240公里,但由于没有高速,一级省道一路限速,要开上整整4个小时才能抵达。通榆风沙大,尤其是在领受冬天的“寒风刺骨”时,我也困惑过:我这是怎么啦?为何不守着江南的秀丽山水,却跑到这么一个地方?但这个困惑也是一闪而过。只要我到了通榆,方方面面的朋友,包括农民朋友,总是挤出时间陪着我,嘘寒问暖,如亲兄弟般关照着,在情感上把我彻底征服。更重要的是,我也慢慢地喜欢上了通榆。不为别的,在通榆,我开始找到自己的价值——不只是为了企业的发展,而是自己与团队的努力,被更多的人,尤其是当地农民们“需要着”!这,不正是我这些年一直坚守着的“情怀”吗!
回忆通榆的创业征途,让我想起岳飞《满江红》中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岳飞精忠报国,自是悲壮激烈。我只是个“在路上”的创业者,两者境界自有天壤之别。但作为人生的感悟,又有何不同呢?!前路漫漫,任重道远。八万里路云和月,若能修通一条云高速,通榆与世界还会远吗?
莫问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