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大系——荒原与爱情.pdf

诺贝尔文学奖大系——荒原与爱情.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是卡尔费尔德的一些代表性诗作,他的诗作绮丽多姿,轻松明快,诗韵严谨但又不刻板。他用诗的语言描景叙情,勾勒出一幅热情奔放、色彩夺目的风景画和风俗画,深受人们喜爱。他的诗歌乐此不疲地重复同一主题,即纵情酩酊大醉的血肉之躯和怀着世俗渴望的纯洁心灵之间的对照反差。然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因素却从不彼此毁灭。他像一位对自己信心十足的艺术家来将它们驯服,即便在一些微不足道的细枝末节上也要展现他的个人风格。

编辑推荐
最具争议的一次颁奖 唯一死后获得诺贝尔奖殊荣的作家
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评委、终身秘书
对达拉那古老文明的礼赞
对爱、自然与农人生活的歌颂

媒体推荐
这位才能卓越的诗人能够引起瑞典人民的共鸣。他作品的精髓,正是这个民族所追随的灵魂。——瑞典学院常任秘书 安德斯·奥斯特林 其人的诗作有无可置疑的艺术价值。
——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辞

作者简介
埃里克·卡尔费尔德
Erik Karlfeldt(1864—1931)
1864年7月20日生于瑞典中部达拉那省福尔克谢那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勤奋好学,在中学时代即崭露才华,19岁就开始发表一些优美的诗作。1885考入乌普萨拉大学,曾因经济困难数度辍学,但经过十多年断断续续的学习,最后取得了两个学位。
1895年,卡尔费尔德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诗集《荒原与爱情》,从而奠定了他成为著名诗人的基础。1898年和1901年,《弗里多林之歌》和《弗里多林的乐园》相继问世,使他驰名诗坛。1904年,被选为瑞典学院院士;1912年,开始担任瑞典学院的常任秘书。之后,又陆续出版诗集《弗洛拉和波玛拉》(1906)、《弗洛拉和贝洛娜》(1918)及《秋日的号角》(1927)等。1931年4月8日,卡尔费尔德因病在斯德哥尔摩去世;同年10月,去世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殊荣。

目录
目 录

颁奖辞
致答辞
荒原与爱情.1
我的先祖.3
夏日男子汉.7
春景一则.10
青春的爱情.12
打.猎.14
邂.逅.17
春之舞会.19
太阳和月亮.21
格雷恩格女郎.23
仲夏曲.26
秋之小曲.29
小夜曲.32
女.巫.33
泥.潭.35
出发的那一日.38
花楸树.41
渔光曲.43
孤独的乐师.45
致等待者.48
牧女与命名日.49
栅栏里.51
花环为我编织.53
一个流浪者.55
诱人的玫瑰.59
五月的夜曲.62
梦见幸福.63
八月之夜.66
石楠花.67
岸.边.69
在那遥远的地方.71
明月皎皎.72
春之桦树.74
罗莎琳.76
琴师之歌.78
爱.侣.80
弗里多林之歌 85
杜.鹃.87
豪根在荒原.89
忽布草.93
风雨之夕.95
猎鹿歌.97
大路上的风儿.100
林中的约瑟.103
两个声音.105
露西娅.106
收获的弗里多林.108
你的微笑.110
红色歌会上的礼赞.112
我的教女.114
土地精灵.117
单身汉.120
弗里多林的乐园 123
缩.影.125
乐园歌.126
默默的情歌.128
犹太人的城.130
深秋阳春.132
致约娅.134
梦幻里的妹妹.136
傻瓜弗里多林.138
皇苑的松林.140
春.芽.145
橡树林里的歌儿.147
波兰女子.150
我所得的产业是希望.151
小酒馆屋顶的风信鸡.153
你的眼目如火焰.155
中世纪之歌.157
蒙厄的五月.159
我的心.161
风笛之歌.163
苹果的丰收.167
猪倌和酒鬼伯爵的故事.171
流浪汉之歌.175
秋之号角 179
秋之号角.181
致和平.185
弥.撒.187
布鲁萨拉.189
流.浪.192
晚.祷.194
让镰刀嚯嚯挥动.196
幻想的画作.198
神奇的磨坊.201
来到你床前.204
哭泣的新娘子.205
大鼠疫之歌.207
再.见.211
蜡烛女工.213
织女.217
老雇工之歌.219
乐园中的姐妹.221
十月.224
冬日里的管风琴.227
卡尔费尔德及其作品 233
卡尔费尔德获奖经过 243
卡尔费尔德作品年表 247

序言
颁奖辞 瑞典学院常任秘书 安德斯·奥斯特林
倘若有人询问埃里克·阿克塞尔·卡尔费尔德的瑞典同胞,为什么大家都如此欣赏卡尔费尔德,他们都会根据个人好恶,十分乐意而轻巧地告诉你答案。这是因为,这位才能卓越的诗人能够引起瑞典人民的共鸣。他作品的精髓,正是这个民族所追随的灵魂。此外,他还将那让人们赏心悦目的家乡风貌诉诸笔端,成为他作品中所描绘的长满松柏的一座山峦。
但是,经慎重考虑且欣赏过卡尔费尔德作品的瑞典人,他们对此有自己新的看法,甚至认为上述解释并不能够满足大家对他的评价。卡尔费尔德所描绘的世界,给读者带来的是一种亲切而又熟悉的感觉,却很难对它下一个合适的定义。虽然他现在创作的美名已经传遍天下,但瑞典国之外的读者还是很难理解他的作品。就算极尽溢美之词,也不能完全表达对他的赞誉。他的作品中总带着几丝神秘感,其潜力和实力也需要我们去挖掘、分析。
现在,卡尔费尔德既然已经获得了这项环球大奖,那么就很难用这寥寥数语介绍这位杰出的抒情诗作家。他那深情的抒情诗总能够令人回味一番,诗篇中的每一句话不仅显露出其对命运的理解,还更深一层地表现出诗歌的思想本质与他的母语之间的紧密联系。正因为这个原因,只有瑞典人才能充分理解卡尔费尔德诗中所流露出的优秀的特殊本质,而作品被翻译成他国语言之后,这一切就仿佛多了一层隔膜。就事实而言,他的诗作并不比任何一位所谓的文豪的著作要逊色,他凭借自己的母语这样一种小语种进行创作,却取得了如此了不起的、辉煌的成就。
如果以对卡尔费尔德的严格要求作为评判标准,那么,他于1895年所创作出的作品只是初出茅庐。之后,他凭借自己的天赋以及后天的努力,为自己的写作生涯铺上了红地毯,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黄金阶段。这三个阶段可以概括为成熟时期、稳定时期与才华扬溢时期。第一阶段的作品主要以歌颂自然为主题。如同游吟诗人一样,他对自己的作品有所领悟却又夹杂着自我否定。不过后来他醒悟过来,开始思考,那样的质疑从实质上讲有什么用处?对人类来说又有何意义?在这样思想挣扎的情况下,他奋力想要创作出一位可以寄托情感、痛苦与讽刺的人物。这个人物既是一个独立个体,又是作为他的替身而存在。根据这样的想法,他塑造了“弗里多林”的形象。他有一个诗集,名为《弗里多林的乐园》(1901),里头的人物便被拿出来做讨论。一开始,卡尔费尔德不愿意过多地描写这个人物的私生活和内心世界,因此,该人物的形象是比较羞涩的。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出现在一场丰盛的晚宴上,迈着挺拔的步伐,头上戴着花环,样子看上去就如同一个粗鲁的表兄。靠着野蛮的行为,他在北方诸神中赫赫有名,可谓是一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实际上,卡尔费尔德的整个家园如同世界的缩影,就像诗中的达拉那农庄墙壁上的五彩壁画所描绘的《圣经》中的场景一样。虽然卡尔费尔德作品里一般都会带有幽默色彩,但是通常都被包装成庄严肃穆的样子。
卡尔费尔德的作品一贯保有中立的观点,留有几分让人诧异的和谐感。诗歌之于卡尔费尔德,就像是生命涌动的轮回,在平静的表面之下,掩藏了滔天的挣扎,极具张力,牵引着他继续创作。所以,他的《秋之号角》(1927)这一诗集中,以柔和而又不缺力度的管风琴声作结尾。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借用圣洁纯白的达拉那小教堂的圣歌烘托出孩子们纯真的内心世界,另一方面则是希望把宇宙之中那种肃穆、纯洁的灵魂传达开来。
卡尔费尔德的作品展现给世人的是一种时代少有的统一性。如果有人想深入他的内心世界了解他,那么,这样一个词语能够满足你的好奇心:自律。究其源头,虽然他有时候会很纵情,就像带有强烈的异教元素那样,但是,有时候他的内心又像从未相信有妖魔存在那样,难以让人相信会在他的作品中带有这样的妖魔气息。然而,对于作品展现出的异教教徒在月光下歌舞狂欢的景象,更是成为诗作中的一大亮点。他对纵情陶醉和纯洁灵魂的向往和追求,相互糅合,展现在作品中,毫无抵触的感觉。他将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情感融合在一起,同一位艺术大师那样,无论多复杂的东西经他的手精巧修饰一番,都可以呈现出完美的一面。
卡尔费尔德那朴实的农民气质,虽然不会令他厌恶纯粹的美学,但他的作品之中却很少出现纯粹的诗歌,这是因为他对这世间苦难的强烈关心。我们可以从他美丽不朽的诗作之中,依次找到这样的良苦用心。他存活在一个新旧变迁的时代,因而他那引人思考、引起共鸣的诗句,为这样的时代创设了新的道德体系,成就了稀有的成果。即使我们不能背出他那些扣人心弦的诗句,但也不难品味到他的独特之处。从他诗作中,我们可以联想到奥普利曼河岸边的老琴手在给大家奏乐,或者是一位织女在纺纱机旁织成优秀的作品,让人们感到既亲切又熟悉。
令人念念不忘的优秀诗篇,总是含有创新和保守这样的特质在内,一方面呈现出不断尝试的新鲜感,另一方面则总是留有不可逾越的传统感。卡尔费尔德在创新的精神创作中又夹有几分令人似曾相识的传统感。作为一名诗歌创作者,他竭力从已经或者即将消逝的过去中,展现出不落入俗套的作品风格。他有着不断超越的现代主义者风范,坚定地摆脱迷信,不断革新。其次,不容置疑的是他的诗篇中除了带有强烈的地方色彩外,还有着超凡脱俗的想象力。如此看来,这位吟诵达拉那地方的歌者,可谓是这一时代优秀作家中的凤毛麟角。
综合以上种种叙述,我们秉承着公平、公正的国际精神,现将本年度(1931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我们伟大的诗人埃里克·阿克塞尔·卡尔费尔德。但是,因为死神阻止了他亲自来领奖,因此,转由他的家人代为接受这份荣耀。虽然他的灵魂已经居住在天堂,但是他的作品却永远和这个世界同在,其在诗歌的国度之中释放出的光芒,将会比夏日的骄阳还要灿烂,照亮了我们充满苦难的人间大地。现在,我们虽然只能目睹那一座墓碑在晚冬的阴郁之中摇曳,但是这位伟大的灵魂生前所创作出的诗篇将在我们的赞歌中流传;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够感受到其从远方带给我们的一丝温暖。所有的这些感受都源于他所创作的诗歌,而这些诗歌还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文摘

荒原与爱情

我的先祖
他们如恒河沙粒,
湮没在千千万万普通人之中,难以寻觅。
但我依旧可以凭借那传承的血脉知道,
他们就是在我脚下的这片土地上繁衍后代,
勤恳一生:
在约恩贝拉郡这古老的热土上,
开垦,探矿,农耕。
那时他们还不会使用工具,
还没有赋税将他们肩上的担子加重。
在家里,他们就是自己的国王,
他们饮酒缓解白天耕作的艰辛。
他们敬畏上帝,
他们敬重国王,
他们无悔无怨,
他们对爱情十分忠诚,
他们操劳,耗尽力气,
连在死亡的时刻都是默不作声。
我的先祖们啊!
当我孤单,被自己的欲望折磨,
想到你们,
我就有力量面对,
面对我那过分奢侈的人生;
你们的食物粗粝难忍,
你们白手起家衣衫破旧,
你们开垦荒滩造福子孙,
我怎么有资格奢求这优越的生活能长久、永恒?
我的先祖们啊!
当我无法抗拒诱惑
内心苦苦挣扎的时候,
我会由衷地怀念起你们:
在激流中搏击,淋漓酣畅,
这些怀念总会护佑我,
使我遇难成祥。
我的先祖们啊!
梦见你们,
我的灵魂便立刻变得温驯。
我像是一株幼苗,
安逸将我的根须侵蚀掉,
我放任自流,
不知将你们箕裘克绍,
我背离了职责,
抛弃了你们的基业。
光阴匆匆流逝,
年复一年,
耳边的靡靡之音如此诱人: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大家谁不是这样,
庸碌一生?”
但我心中的诗就像海潮,澎湃汹涌。
我在思索:
在你们的时代,
哪有华服美食?
哪有丝竹声声?
哪有晴好的阳春和欢快的鸟鸣?
在广阔的山林里,
你们长歌当哭,仰天太息,
弯下腰身刀耕火种,
我依然听见:
车轮滚过大地,斧子铮鸣不已,
沃野出自你们的锄犁。

夏日男子汉
请不要恐惧,
更不要试图逃跑,
我正在慢慢走近你!
哦,我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
只是上面沾满了灰尘
这些,都是我对农场主女儿的小小心意。
我出身农家,
我在路边乞讨和演奏,
我是个诗人,也是个歌者,
我的内心纯洁无瑕。
我能写会算,
却早已把自己的勇气丢弃。
现在,我就要甩掉这一身的酸腐气,
换上乡野拉纤之人的短衣。
给我力量啊,
你这万顷草场的皇后,
让我做一个小小的晒草匠,
在你的众多仆人中,只有我
心思灵巧,身体强壮,
能徒手扯碎一整个夏天,
只为见你一面,在你的草场上
看你的面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草地上其他的花朵,
它们的存在就是渎神的象征,
我会把它们的美丽狠狠践踏,
如果你不想见我这样,
就请尽管吩咐,
我也可以去放牧牛羊。
我情愿在麦秆和柴禾间走来走去,
在被三叶草染就的漆黑的夜里,
在鸡叫声里,
在夜莺的叫声里,写下十四行的稼穑诗。
如果你的门外有任何响动,
面对暗夜里的繁星,用不着慌乱,
我仁慈的女主人啊,
因为那是我,你夏日的男子汉!

春景一则
河水潺潺流过平原,
豁口的桦树皮汁液滴答,
苍鹰也在高山上发出了求偶声,
听来如可怖的长夜一般。
啊,南风吹过荒野,快乐地喧哗!
马上,马上就要过节了,
马上,马上就是五旬节了,
到处都闪着柏油燃烧时冒出的小火花。
乞丐在欢快地舞蹈。
修鞋姑娘也把摊子摆在了阳光下,
她的吆喝真动听,
就像用桦树皮包裹、用松香擦过的梵婀玲。
手推车也发出辘辘声——
车把式的儿子从磨坊回家:
孩子们吃惊地看着他,
妇女们也都挤在窗下把他夸。
姑娘们一路跟着他,
山谷的河水浸过她们的脚丫,
肩膀宽阔、满身白面的小伙子,
她们盯着他,真漂亮呀!
不过啊,小伙子另有牵挂,
越过浓雾的山谷,
有一栋小房子的窗子闪耀在阳光下,
那里住着他身材曼妙的埃玛。

青春的爱情
她爱着我,在她的青春年华,
我们一起散步,
在飘满花香的黄昏,
在夜晚显得阴森的树林,
在蓬蒿和灌木丛中踩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小径。
我们忘记了一切:
无论是杜鹃的声声提醒,
还是森林中的黑暗精灵,
我们只爱我们自己风流的青春。
音乐在幽暗的角落里蜿蜒响起,
如温柔的新娘之歌;
歌声从云彩和花丛中飞出,
从长满三叶草的山坡上流过。
如同暗夜晨星般闪烁微光,
我的维纳斯端坐,
如皇后般安详。
我们将手牵着,
心儿一起跳动,“嘭嘭”直响。
我们一同在山谷散步,
小溪悄悄流淌。
我们在泉边接吻,
吻得干渴就捧起泉水来喝。
草地上黄油花盛开,
我们陶醉其中,
我们一起看星星,
我们的心一起跳得炽热。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