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宗岱选集.pdf

梁宗岱选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梁宗岱的国学根底深厚,热爱中国文化,虽然很年青时候就以漂亮的姿态进入法国文坛,但他的立足点首先是,而且始终是中国的文化土壤。他在评介西方文学时,总是以对应的中国例子来比较和说明。相反地,他谈论中国文学或作家时,又常常借用西方的文学理论及例子。在中国文化间来去自如,不亢不卑,令他的作品充满生命力,不怕时间侵蚀,现在读起来,仍然清新俊逸,一尘不染。
本集所选的作品跨越梁宗岱各个创作阶段,高峰期占的篇幅较多,分为诗词创作、文艺评论、译诗和译文四部分。所有文章都按照梁氏生前最后过目的版本重新校对,并补上必要的注释。
为了保持原作的本来面貌,除《浮士德》断片外,集内文章未作任何删节,但也因此被迫放弃某些重要的长篇。

作者简介
梁宗岱是我国著名的诗人、教授,创作广及诗词、中外文学翻译和文艺评论,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留有深刻的印记。由于历史原因,他的作品长期尘封,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才开始零散重印。本系列全面汇集梁宗岱的主要作品,以满足文学爱好者的不同需要,并为学者专家提供一个可靠的版本。

目录
梁宗岱传略
纷纭万象中,皆见永恒美(刘志侠,卢岚)
第一辑 诗词选
晚祷
途遇
附:Souvenir
泪歌
晨雀
晚祷
晚祷(二)
白莲
星空
夜露
苦水
晚情
芦笛风
芦笛风(五首)
鹊踏枝(五首)
商籁(二首)
诗词集外
哀慧真
战歌
自题
虎门怀古(二首)
第二辑 评论选
诗与真
保罗·梵乐希先生
论诗
象征主义
诗与真二集
谈诗
论崇高
新诗底纷岐路口
忆罗曼·罗兰
诗与真续编
左氏浮夸辨
屈原
论《神思》
第三辑 译诗选
水仙辞(梵乐希)
水仙辞(少年作)
一切的峰顶
流浪者之夜歌(一)(哥德)]
流浪者之夜歌(二)(哥德)
天真底预示(布莱支)
祝福(波特莱尔)
契合(波德莱尔)
露台(波德莱尔)
松与雷(尼采)
白色的月(魏尔仑)
狱中(魏尔仑)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十二首)
浮士德(断片)
兵爷之歌
仓鼠之歌
跳蚤之歌
屠勒王之歌
明丽的风景
Les Poemes de T'ao Ts'ien(法译《陶潜诗选》)
Substance,Ombre et Esprit(形影神)
Je construis ma butte(饮酒二十首之五)
Ie chant du retour(归去来兮辞)
附:法译《陶潜诗选》序(梵乐希)
译诗集外
赠海伦(爱伦坡)
作我倚傍(圣诗)
第四辑 译文选
蒙田试笔
论不同的方法可以收同样的效果
论死后才能断定我们的幸福
我们怎样为同一事物哭笑
论想象的力量
交错集
欺诈怎样到了俄国(里尔克)
吉祥的黑暗底歌颂(路易)

文摘
书摘
  诗歌创作
  梁宗岱是一位诗人。他创作的诗词有两本集子,第一本《晚祷》,收入新诗20首,第二本《芦笛风》,共有50篇词和6首十四行诗。
  梁宗岱的中学时代正逢新文学狂飙乍起,16岁开始写新诗,发表在广州报纸上。1921年成为“文学研究会”会员后,作品转往上海《小说月报》刊登。1924年,商务印书馆辑录了这批新诗,以其中一篇诗题《晚祷》为名出版了单行本。
  当年新诗仍在起步阶段,句法、用字、格式、韵律都嫌生硬,有待探索,芸芸作品少有差强人意的,或青涩幼稚,或淡然无味。梁宗岱的作品能够引人注目,主要因为流畅动听,诗意盎然。他善于抒写年青人的怅惘情怀,营造朦胧的诗境,少见平铺直叙,致力艺术创新,使用了一些象征和暗示手法,为了“获得一种更隐微更富于弹性的音节”而“系统地摒除脚韵”,所得结果却无损诗歌的音乐感。
  《芦笛风》写于1941—1943年,一个当年大力鼓吹新诗的人,回头选择被视为过时的诗歌体裁,难免令人惊异。其实这不过是他对诗歌艺术追求的延续:“要用文字创造一种富于色彩的圆融的音乐”。他尝试过新诗和西洋商籁(十四行诗)的创作,“模糊地意识到白话这生涩粗糙的工具和我底信条或许是不相容的”,却又舍不得“放弃我这在沉默中磨练了二十多年的武器(新诗)”。直到有一天,他写下四句白话诗:
  菊花香里初相见,
  一掬笑容堆满面。
  当时只道不关心,
  谁料如今心撩乱?
  反复沉吟之际,却发现和《六一词》里的《玉楼春》很相像,尤其平仄完全一致。于是他想:“就是词又怎样呢,如果它能恰当地传达我心中的悸动与晕眩?”他开始填词,“从韵生意”,三年间写下50首,连同之前创作的6首十四行诗一起结集以《芦笛风》为名,在1943年刊行。
  他的追求无疑深受法国诗人和诗论家梵乐希(Paul Valery1871—1945,通译瓦莱里)的影响。1929年,他在发表梵乐希《水仙辞》译诗的同时,写了一篇《保罗·梵乐希评传》,详细介绍了这位带领他进入法国文学殿堂的大师。他在文中引述了梵氏的诗论,然后写道:诗,最高的文学,遂不能不自己铸些镣铐,做它所占有的容易的代价。这些无理的格律,这些自作孽的桎梏,就是赐给那松散的文字一种抵抗性的;对于字匠,它们替代了云石底坚固,强逼他去制胜,强逼他去解脱那过于散漫的放纵的。
  梁宗岱找到的“镣铐”就是词的格律。当我们细读《芦笛风》时,可以发现作者并未受制于“镣铐”,相反地,‘镣铐”成为一种创作工具。我们在其中几乎找不到古词常见的陈词滥调,没有遇到晦涩难明的典故,内容和意境和新诗一样容易理解,并且多了新诗难以觅得的音乐旋律和节奏。如果除去曲调名称,加上标题,再把诗文略加调整,把“卿、伊”等字现代化为“你、她”,添上新诗常见的“的的了了”,所得就和新诗相差无几。然而这样一来,词的工整形体美以及起伏有致的音乐感便会荡然无存。
  和梁宗岱同时代的一些艺术大师,像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或者吴冠中,最初都热衷于西洋油画创作,后来却不约而同回复以国画为主要表现方式。他们在这两方面的芝术成就不仅互不矛盾,反而相辅相成。梁宗岱的情况和他们很类似,这是勇于自我超越者的选择。
  P2-P3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