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爱无疆.pdf

小爱无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小爱无疆》程风行说要在七夕给江夏一个浪漫的惊喜,让她一直期待了好些天。到了最后,程风行洗完澡,裸露着健硕的胸膛,几滴水珠挂在发梢,性感而迷人,他轻轻把她带倒在床上。
“这是礼物。小夏,我把我自己送给你。”他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使得室内的温度骤然升高。
可惜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两个人顿时从热情中清醒。
借着月光看去,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门口,软软地问:“爸爸、妈咪,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我都睡着了。”
程风行身子一僵,江夏偷偷地亲了他一下,咯咯地笑了起来。
“妈咪你在哪里,太黑了我都看不见。老师说今天牛郎织女在鹊桥见面,我想去看看,妈咪你陪我去看哦。”江小帅撒娇说。
于是这个晚上江小帅夹在两个人的中间数着星星,听着七夕的故事,而程风行这个最后的礼物,最终还是没有在七夕的晚上送出。江夏趴在床上笑了一阵子,迷迷糊糊地想,他们彼此的爱意就是送给对方最好的礼物。

编辑推荐
《小爱无疆》史上最漫长恋情——忠犬进化哈士奇,高调反扑青梅千金
闷骚竹马蜕变冷面律师【大战】腹黑哥哥
可怕的不是面对情敌,而是跟全职妹控斗智斗勇
女主OS:你俩继续纠缠,我可能有点多余……

目录
第一节 少年不识愁滋味1
第二节 少年不识愁滋味2
第三节 少年不识愁滋味3
第四节 少年不识愁滋味4
第五节 少年不识愁滋味5
第六节 少年不识愁滋味6
番外一 山月不知心底事
第七节 风中的话梅糖1
第八节 风中的话梅糖2
第九节 风中的话梅糖3
第十节 风中的话梅糖4
第十一节 风中的话梅糖5
第十二节 为爱奔赴1
第十三章 为爱奔赴2
第十四章 为爱奔赴3
番外二 奈何花落去
第十五章 为爱奔赴4
番外三 白雪公主的后宫
番外四 生日惊喜
番外五 忽如一夜春风来
番外六 又是一年七夕到

文摘
第一章 少年不识愁滋味1
新苗实验幼儿园的王老师最近有点儿烦恼,烦恼的根源是一个转学的小女孩——江夏。
王老师是这所六星级幼儿园的教育骨干,带了一个中甲班。小朋友们在她的谆谆教导下,一个个乖巧听话、聪明好学,是新苗实验幼儿园对外接待参观访问、对内进行教学实验的重点班级。
“王老师王老师,不好了!江夏不让我们上厕所,让丁哲华拦在门口!”两个女孩子飞奔过来,其中一个眼含泪花,不安地扭动着身子,显然是尿急了。
王老师听了十分惊诧,急匆匆地来到厕所门口,发现门口站了好几个女孩子,在那里叽叽喳喳的,一个男孩子堵在门口不让她们进去。看到老师来了,男孩子有点儿害怕,但还是勇敢地汇报了:“王老师,江夏说了让男孩子先上厕所,女孩子等会儿再去上。”
王老师瞪了这个小帮凶一眼,一个箭步冲进厕所,发现里面站着五六个男孩子,江夏蹲在小便池边,正指着他们的“小鸟”嘻嘻嘻地笑。
“江夏,你在干什么?”以温柔在幼儿园里著称的王老师一声大喝。
江夏立刻站了起来,乖巧地在王老师面前站好,两只圆溜溜水汪汪黑漆漆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王老师看,把王老师暴怒的心一下子看得软了下来。她一下子就想起那天园长叫她过去领转学生,江夏穿着一身洁白的公主裙,雪白粉嫩的圆脸、乌溜溜的大眼睛、长而卷曲的睫毛,活生生一个从画报上走下来的洋娃娃,瞬间击中了她内心所有的萌点。
“江夏,不让小朋友进来上厕所是不对的。”王老师蹲了下来,把声音调低了八度,温柔地说。
“王老师,我在搞科学研究。”江夏脆生生地说。
“你研究什么?”王老师听见自己的声音继续温柔地响起。
“研究很多东西啊,王老师,他们为什么站着上厕所啊,为什么他们的小鸡鸡每个人都不一样啊,为什么他们有这个我们女孩子没有啊……”
王老师看着那张红红的樱桃小嘴一张一合,在一刹那猛然感觉到小江夏的身后好像长出了一对黑色的翅膀。

这一天来接江夏的是江夏的大哥,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由于王老师在茶余饭后的宣传,隔壁班的几个老师闻讯找了各种借口,顺路前来参观美少年。
江春看起来很斯文有礼,和很多家长一样例行问了一句:“老师,我妹妹听话吗?”
王老师也不可避免地被美少年闪了一下眼,告状的话在肚子里转了个圈又咽了回去,只好微笑着点头说:“江夏小朋友很活泼,也很听老师话。”
美少年笑了,露出一排白得晃眼的整齐的牙齿:“是的,我妹妹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孩。”
王老师过了好久才从这个笑容中回过神来,忽然觉得当初自己收下这个转学生可能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事实证明,王老师所有的预感完全是正确的。
自此之后,江夏完全融入了中甲班的生活,王老师在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天使,可是,只要王老师一转身,她领着一帮被她的美色和糖衣炮弹打倒的男孩子上蹿下跳,直把中甲班折腾得鸡飞狗跳。
这一天,王老师正在午睡间帮孩子们起床,一个小女孩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王老师王老师,江夏把丁哲华弄哭了!”
丁哲华就是那个在厕所守门的男孩子,王老师心一紧,疾步走到教室,看见一大堆小朋友围在一起,中间是江夏,拿着一块小毛巾正在丁哲华脸上使劲地擦,丁哲华眼泪汪汪地、一个劲儿地问:“江夏,好了没有?”
看来没发生什么大事,王老师松了一口气,奇怪地问:“你们在干什么?”
江夏立刻住了手,对王老师说:“我在助人为乐。”
王老师一看,丁哲华的脸上都红了,尤其嘴角旁边的一颗痣旁,皮擦破了,渗出了一层血珠。她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半天才想起用毛巾按住那块蹭开的皮,哆哆嗦嗦地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要充满爱,要心中充满对所有孩子的爱,就算是调皮的孩子,也要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你……你在帮助丁哲华什么?”
旁边的小朋友们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江夏说丁哲华长得太难看了,要帮助他变得好看一点儿。”
“就是那颗黑黑的东西,江夏说那个是老鼠屎。”
“对的,江夏说美男子都没有老鼠屎的,有老鼠屎的都是丑八怪。”
“江夏说,小朋友之间要团结友爱,她要帮助丁哲华变得漂亮一点儿。”
……
王老师无力地问:“江夏,谁告诉你这个是老鼠屎?”
江夏一脸的无辜:“我大哥说的。开车的陈叔叔脖子后面有颗老鼠屎,有一天没有了,我大哥说陈叔叔把它擦掉了。”
丁哲华忽然说话了:“江夏,那我的老鼠屎有没有擦掉啊?”
王老师觉得自己带这个班最起码得短命两年。

放学的时候,丁哲华脸上的红印淡了,可那块破的皮没这么快好。能进新苗实验幼儿园的父母们都不是好惹的,丁哲华的妈妈很不高兴,一个劲儿地追问儿子这是怎么回事,王老师再三向丁妈妈道了歉,江夏在一旁忽闪着大眼睛,忽然勇敢地站了出来:“阿姨,这个皮是我弄破的。”
丁妈妈瞪着眼睛看着这个漂亮的洋娃娃,刚想教育几句,丁哲华忽然刺溜一下从他妈妈胳膊下钻了出去,边跑边喊:“妈妈,我要吃棒冰,我们快回家喽。”
丁妈妈愣了一下,只好跟在儿子的后面跑了出去,一场纠纷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这次来接江夏的是江夏的保姆孙阿姨,三十几岁的河南人,眉清目秀的。王老师终于忍不住问:“江夏的爸爸妈妈呢?怎么从来没有看到他们来接江夏?”
孙阿姨好脾气地赔着笑:“她爸爸妈妈都很忙,饭店里都要很晚才下班,有时候十天半月才回一次家。”
王老师委婉地说:“这样对孩子的成长很不好。这样吧,能不能和江夏的父母约个时间,我想……”
“王老师,江夏的事情你找江夏的大哥吧,宝贝都是她大哥管的。”孙阿姨终于想起王老师的问话。
王老师想起江春的老鼠屎,想起江春那句“我妹妹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孩”,顿时放弃了告状的想法。

孙阿姨是江妈妈的远房表亲,丈夫在远洋渔轮上工作,一年难得回来一次,一直在想办法来这座城市找个工作。她在江夏一周岁的时候就带着她了,她自己有三个儿子,最大的已经读小学五年级,最小的比江夏大两岁,都留在老家。和家里其他人一样,她对江夏也宠得要命。
江夏刚搬了新家,是新苗实验幼儿园旁边刚造好的一个小区,四室两厅,在当时的N市算是大户人家了。江夏很喜欢这个新家,因为小区里有个中庭,放了两个很大的大型玩具,整个小区的小孩子都喜欢在这里玩耍,她收服了所有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每天一大群小屁孩在小区里上蹿下跳。
今天玩的是官兵捉强盗的游戏,江夏领着一帮人,拿着从地上捡来的一根木棒,追着前面两个男孩子,意气风发地边挥舞边追:“站住!不许逃!”
被追的两个男孩子很机灵,一下子一边一个,分开逃走了。江夏今天是当领头的,神气地一指:“你们追那边,我去追浩浩。”
吴嘉浩是新苗幼儿园大乙班的孩子,躲在中庭里的一个物业用房后面冲她做鬼脸,猛地抽出一根树枝,装着打枪的样子,冲着江夏扫射起来:“我有枪,你中弹了!”
江夏不干了,一扔木棒,冲上来抢树枝:“浩浩你耍赖,不能用枪的!电视里都没有枪的,只有刀还有剑!”
吴嘉浩当然不肯给,两个人拉来拉去,一下子都摔倒在地上,在泥地上滚了好几圈,顿时,吴嘉浩的哭声震天响了起来。
江夏却没哭,拎着那根树枝,放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趾高气扬地说:“别哭了,等会儿我给你吃巧克力。”
吴嘉浩没理她,继续号,猛然楼梯那里传来一声大喝:“你们两个小家伙在干吗?这是我种的菜!你们把我的菜全给压坏了!”
原来,他们俩打滚的是一个小小的菜地,物业房后面的一小块绿化死掉了,这个大妈二话不说在这里开了一块小菜地,种了一些葱和青菜。
吴嘉浩吓得一哆嗦,哭声神奇地停住了,没意气地指着江夏说:“她压坏的,她把我拉倒的。”
那个大妈姓钱,在小区里是有名的泼辣,两眼一瞪,操着本地话就说开了:“捺啦两个小赤佬,哪能办办?喊捺啦爸爸妈妈过来……”
江夏瞪了吴嘉浩一眼,用手指刮着脸蛋:“羞羞羞,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丑死了,再也不和你玩了。”
没一会儿,江大哥就听到了楼下的争吵声,从窗外探出头来,问:“小夏,你有没有事情?”
钱大妈喊上了:“谁家的闺女啊,把我的菜踩烂了,也没大人过来看看啊……”
江大哥慢吞吞地走了下来,他虽然年纪不大,但个子很高,有时候在饭店帮父母的忙,形形色色的人都接待过,因此一站在那里很有气势,钱大妈的声音立刻低了八度。
他扫了一眼地上的菜园子,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钟叔啊,我是江春。我们家那个农场没倒闭吧,嗯,帮我送一百斤无污染的有机青菜来。嗯,小夏把人家的青菜压扁了,不用二百斤,一百斤够了,五十斤给她踩着玩,五十斤赔给人家。”
挂了电话,他扫了一眼一旁张大嘴巴的钱大妈,对江夏说:“小夏乖,我们回家玩。”
江夏乖乖地点了点头,江春拍了一下脑袋,想起了什么,又拨了个电话:“喂,请问是物业管理处吗?我找你们物业主任。嗯,我是业主,王主任吗?我要投诉,我们小区里有人毁绿建自己的菜园子,这个绿地是公摊绿地,你们不管我去报社投诉。嗯,那就好,我等着,你们不马上处理我们拒交物业费。”
说完,他牵着江夏的手,留下木头一样的钱大妈和摸不着头脑的吴嘉浩,扬长而去,一边走还一边耐心地回答江夏的疑问。
“哥,真的要踩青菜玩吗?”
“当然不行,我们要爱惜农民伯伯的劳动成果。”
“那你刚才为什么说要我踩着玩?”
“我故意气她的,五十斤我们拿回家叫阿姨做小夏最喜欢的腌菜吃。”
“嘻嘻,哥哥你真好,我要吃酸酸的那种。”
……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