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大系——尼尔斯骑鹅旅行记.pdf

诺贝尔文学奖大系——尼尔斯骑鹅旅行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是拉格洛夫的代表作,书中的主人公尼尔斯被小精灵变成了拇指大的小不点,一只家鹅神奇地带着他开始了漫长而又危险的骑鹅旅行。一路上,他们他们经历了很多事情,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到了拉普兰。在这次长途旅行中,尼尔斯经历了许多许多的困难与危险,他虽然身处逆境,但最终能克服恐惧的心理,并在一次次的“磨练”中变得勇敢起来。最终,尼尔斯从一个淘气,贪玩,喜欢恶作剧的小男孩变成一个懂事,乐于助人的好孩子,因为他懂得了给予别人帮助是快乐的!

编辑推荐
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性,与安徒生齐名的童话作家
唯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童话作品
把历险与地理、历史和文化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堪称为一本知识丰富的教科书
瑞典国家教师联盟指定中小学历史、地理、文化读本

媒体推荐
嘉奖她的作品中所特有的高贵的理想主义、生动的想象力和心灵洞察力。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辞

作者简介
塞尔玛·拉格洛夫
Selma Lagerlöf(1858—1940)
1858年11月20日出生在瑞典西部伐姆兰省玛巴卡村的一个贵族地主家庭。从小就接触到安徒生的童话,20岁以后,到斯德哥尔摩读书,毕业后在伦茨克罗纳任教师。1891年,拉格洛夫发表第一部小说《古斯泰·贝林的传说》,一举成名。
她的主要作品有小说《假基督的故事》(1897)、故事集《古代斯堪的纳维亚神话集》(1899)和以巴勒斯坦的瑞典移民的生活为题材的史诗小说《耶路撒冷》(1901—1902),以及最后一部小说《圣诞节的故事》(1938)。1906年发表的《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使她在北欧获得了与安徒生齐名的声誉。1909年,拉格洛夫获得诺贝尔文学奖。1914年,她被选为瑞典皇家科学院的第一位女院士。

目录
目 录

颁奖辞
致答辞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 1
一.少年 3
二.科布内凯谢的阿卡 21
三 野鸟的生活 37
四.古利明城堡 55
五.鹤的舞蹈大会 69
六.下雨的日子 78
七.在伦勒比河 87
八.卡尔斯克罗纳军港 96
九.前往奥兰岛 105
十.奥兰岛南端 109
十一.大蝴蝶 117
十二.小卡尔岛 121
十三.两个城市 132
十四.斯摩兰的传说 144
十五.乌鸦 149
十六.农妇 168
十七.从奥姆贝利到比斯克威尔纳 179
十八.百鸟之湖 183
十九.预言 199
二十.手织的布 204
二十一.裂冰 208
二十二.斯德哥尔摩 213
二十三.看鹅的奥萨和马特 228
二十四.往南方去 244
二十五.小屋 249
二十六.往海上行 259
二十七.尼尔斯的家 267
二十八.与雁群诀别 278
拉格洛夫及其作品 281
拉格洛夫获奖经过 307
拉格洛夫作品年表 311

序言
颁奖辞 瑞典学院院长.克拉斯·阿内斯坦特
历史可以证明,瑞典已经将重心转移到承办世界级的诺贝尔奖上,武力战争已经无法吸引这个国家的眼球。谋求军事的发展已经成为过去式,我们国家的公民们为了祖国能够获得和平奖而保持最佳的竞争力。而现今,瑞典与其他国家竞选文学奖的时刻来临了!精神的富足不在于人口的多少与经济发展的好坏,而是在于探知未来的生命张力。理想派对道德的评判依据,就是根据生命张力的程度来决定精神富足与否的。
盖耶尔①、泰格纳②和鲁内贝里③,在此提名的几位皆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由于这些大师级作家们开创了新纪元,才能够出现后面百花争艳的局面。新一代的作家对我国的文化发展有着巨大的推进作用,其中有一颗新星在璀璨的星空中发出她特有的光芒——塞尔玛·拉格洛夫。在她的创作中,饱含瑞典女性伟大的母性光辉。五年前,瑞典学院肯定了她的创作在文坛中的地位,以及其中所蕴含的强大感染力。她的作品,风靡瑞典国内外,因为她作品中特有的高贵的理想主义、丰富的想象力和平易而优美的风格,故而将奖金颁予她。瑞典各个领域的人对于她荣获这个奖项表示强烈的支持,瑞典学院高度肯定了塞尔玛·拉格洛夫在文学领域的地位,他们认为她的作品应属于全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诺贝尔个人认为,具有理想主义是获得诺贝尔奖必不可少的前提。作为她的同胞,大家都以她为傲。做出这样的决策,并不是由于国民们过分的自信心所造成的,因为有很多德高望重的外国友人也支持她参加竞选。第九届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来自承办国,可是没有人认为承办国的获奖使这个国家不具有谦虚的品德。与之相反,承办国倘若因为身份而迁就他国,不免会给其他国家带来一种“我们国民缺乏自信心”的错觉。
她的第一部作品——《古斯泰·贝林的故事》,受到其他国家的广泛关注,这是相当难得的。这部小说,与那些主题不明晰、含糊不清的理想派相比更显出独到的风格。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部作品感到满意。很大一部分人都对之赞叹有加,但也不乏一些人对作品提出了苛刻的批评。她的文笔高雅,其想象力很大一部分来自瑞典作家阿尔姆克维斯特的影响—— 一方面具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另一方面又能够立足事实,用事实说话,批古判今。这是无人能比的才能。普通无奇的人与事在她的创作之下变得活泼生动起来,她的文笔总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她的笔锋明察秋毫,她的文风拥有无可比拟的美感。她激起人们回盼古典的瑞典田园生活,那一幕幕美好的景象,使读者的内心漾起难以平复的波纹。她作品的主线,皆是清朗鲜活,在文章的开头就能够使读者的心思全部扑在上头,令人爱不释手。当然她的处女作并非毫无缺点,这也是一个作家成长过程中的必经之路,世上哪儿有第一铲就能铲出纯金的事?自古以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在初出茅庐之时就能够有一颗成熟的心。但是有一件事是毫无疑问的,身上流淌着瑞典之血的拉格洛夫正在扑扇着翅膀准备振翅高翔!
她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创作风格——神话与传说的领域。她从小就从古老的传说中获得了很多感悟,加上她独有的想象力和丰富的情感,使她能够描绘出人眼所不能企及的神秘领域。这个神秘的地方,并不遗世独立,而是深藏在世界之中。拉格洛夫创作的独到之处在于她能够用心灵来探知这个世界。圣·比尔吉塔与世长辞之后,能做到这点的就只有她了。再没有人能够像她这样。在荒漠之中,因为光线受热的原因而产生了折射,步行于荒漠中的探险者经常能够看见海市蜃楼。拉格洛夫的想象力不仅富有罗曼蒂克的色彩,而且满溢着生命的张力,令她的想象变得立体和灵动。默默地聆听她的诗句,能够深深地体会到现实事物的重现。她描绘大自然的文笔也是这般。在她的笔下无所不有,还包括了没有生命存在的地方。虽然这些都是人眼所看不见的,但却是存在的。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不能只因为临摹大自然的表象就沾沾自喜。她充满爱意的眼晴,追寻着生命的真谛。她灵敏的耳朵,聆听着内心发出的声响。她取得成功的秘诀,就是自无数神话、轶闻趣事、《圣经》传说中获得灵感。没有一颗童心的话,是无法发现这些美丽的,唯有孩童般无邪的灵魂才能看见。诗人这颗纯洁的心,可以用老祖母们常说的话来评述:“具有灵魂的双眼才能发现神的秘密。”
她描写农民的生活,文风独特,与其他国的名家们相比各有千秋。《沼泽人家的女儿》(1908) 这部作品,全文的手法是难以临摹的,刻画上灵动活泼,跃然纸上。这部作品有一处共性,那便是感人肺腑的无私之爱,以及更加清新、深厚的美感。这项独有的文风在她的其他创作中也多少可见。但是拉格洛夫的才能在《耶路撒冷》(1901—1902)这部巨作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她对于瑞典农民精神上的活动有很深刻的解读,描写农民奔赴圣地塔利卡利亚的情景能够这般清楚明白,是相当少见的。读者感到身临其境,带着生命的深思,用冷静的眼光来审视这个时刻,反省自己始终坚强的种族是如何开拓版图的。她刻画的人物被迷信与信仰两者间的矛盾撕扯着。他们敬仰的先祖们留下土地,和他们因为没能虔诚于神而内心不安,形成了强烈的冲突。长期处于矛盾争端的农民们在最后还是远离故土,向着圣钟响起的耶路撒冷进发。这个决定,并不令人吃惊。这群天生的流浪者,看见救世主曾走过的土地就在自己面前时,心里甚是愉悦,但又不免想起达拉纳——那一小块处在极北之处的绿色之地。流水潺潺,入耳声声。诗人温和地感受他们来自灵魂深处的倾诉,以诗情画意般美好的文笔诚实地刻画出农民生活的淳朴实在。在她《耶路撒冷》的序中,以《英格玛的一家》为小标题,感慨般暗喻上一辈的人生和故事,形成一种命运,在冥冥之中庇护着后代。
塞尔玛·拉格洛夫的创作是令人深思的。她就如同一个孝顺的女儿,相当珍爱祖国语言这笔丰厚的遗产。纵览她所有的创作,会发觉她的遣词用句准确纯良,表达明晰,并富有乐感,这些都成了她作品独有的味道。
用词平易近人,文笔优美,饱含想象力,这些都是因为掺杂了道德的因素和虔诚的宗教信仰。倘若把人的一辈子当作是织布机上的棉线,那么排除千辛万苦都要完成这匹布。她的诗句恬美宁静,美好的述说映衬出《圣经》素雅高尚的风格。塞尔玛·拉格洛夫的创作受到众人的热爱,因为她的作品中隐藏着一抹强劲的力量,冲击着瑞典人民的心灵。瑞典的民族性相当深晦,但是极少有人像拉格洛夫这般深刻地去挖掘瑞典民众潜藏于内心的东西。在《沼泽人家的女儿》这部小说里,严厉的审判长看见这个小姑娘为了爱而付出自己的所有,他的苛刻也因这样的美好而被感化,心里暗想:“这是我的国家与民众,我还能说什么呢?纵使他们是最卑微的社会底层人民,他们却拥有最诚挚的爱。”深深细想,他们的灵魂是种在瑞典的土地上的,从瑞典的传说、历史、童话中发芽,获取足够的养料。北欧的自然风光,其独有的神秘感使得拉格洛夫的所有作品深受影响,能够让人从中感到该种族特有的习性和灵魂撼动。她的作品从民众中来,在共性中创造特有的个性,因此深入人心。因为她拥有一颗多愁的心和超凡的才能,使得读者们皆能从阅读中看见自己的身影。
她形象地刻画出人性正直的一面,也使她的名气和作品流传于海外。她能够得奖,相当符合当初诺贝尔设置这个奖项的初衷。这届的诺贝尔文学奖属于这位卓绝的瑞典女作家——塞尔玛·拉格洛夫。现在由瑞典皇家学院来发表声明传播这个喜讯,相信名声冠绝四海文坛的作家们,都能够对她表示衷心的祝贺。

文摘
从前有个地方,那里有个男孩,年龄在十四岁左右,长得瘦高瘦高的,留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他平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吃饭和睡觉,还喜欢恶作剧,整个人没有一点好习惯。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他的爸妈和往常一样准备到教堂去。男孩还没有把上衣穿好,就坐在桌子旁边思索,爸妈这下全走了,在这两个小时里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拿爸爸的枪来玩一玩,因为没有人管我了!”他自言自语。
少年的心思仿佛被父亲看穿了。当他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盯着这个男孩,说道:“如果你确实不愿意和爸妈一起去教堂,那么你就好好待在家里,好好地念福音书,可以吗?”
“好,没有问题!”他应答道,但内心却不是这么想的!
妈妈难得看到男孩这么爽快地答应在家好好念书。一个跨步,就从书架上取下了路德的说教集,翻到了当天要念的内容。妈妈还拉了一把大靠背椅子摆在桌子旁边。那张大靠背椅是她去年从威曼豪格牧师宅邸的拍卖场上买来的,平时除了爸爸之外谁也没资格坐!男孩坐在椅子上面,心里嘀咕着,“妈妈这样忙乎有什么意义呢?这本书我不会念很久的,顶多读个一两页!”爸爸仿佛一眼就把男孩内心的想法看透了,转身走到少年的身后,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大声地告诉男孩:“你记住了,在家可要好好地读书哦!我会一一考查你的。你若是胆敢跳过一页不念的话,我们会不客气的!”
“这篇训言一共有十四页半呢!若想在今天之内完成任务,我想你需要马上坐下来开始!”妈妈喃喃地说。
爸妈对男孩叮嘱一番之后就出门了,男孩站在门口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内心有各种不安。“这下可真糟糕!这一两个小时我都只能好好读书了。看来他们这下可高兴了,给我安排了满满的任务!”
其实,爸妈并没有为此而感到高兴,男孩让他们很操心。他们是当地穷苦的佃农人家,家里的土地加起来和一个菜园的大小不相上下。刚搬到这里时,他们只养得起一头小猪和一只鸡。凭借着他们强健的身体和勤劳的双手,家中现在也养得起牛和鹅,家境这才渐渐地好转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伤透脑筋的男孩,在这样美好的清晨,他们一定会带着愉快的心情去教堂的。爸爸经常批评男孩既懒散又不努力,在家里,让男孩去干看管鹅群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好,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妈妈也很同意爸爸对他的训斥。但是最令妈妈苦恼的是男孩对家畜非常凶狠,对人也十分不友善。
“真希望上帝能赶走他身上的那股邪恶,使他的灵魂变好起来,要不然性格顽皮,什么都不懂,迟早会害了自己,也会给我们带来不幸。”妈妈说道。
男孩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干点什么,是遵从爸爸的吩咐,乖乖在家读书呢,还是趁着这么美好的一天溜出去玩耍?最后他拿定了主意,今天就听爸爸妈妈的话好了!于是,他一屁股坐到大靠背椅子上,开始乖乖念起书来。没读一会儿,他就开始犯困了,睡意蒙眬,没多久就渐入睡眠状态。
屋子外面是春风习习,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日历上的时间虽然显示的是三月二十日,但是在南斯科涅、西温美黑教区这个地方,春天似乎早早地到来了。树木虽然还没有长绿,但枝头已焕发出了新生命。河里的冰也随着春天的到来开始融化,随着河水流动着。小河旁边长满了苔藓,石头周围也长出了褐色的矮小灌木。远方山坡上的小森林,已经显得生机勃勃,越来越茂盛了。天空如同刚洗过般,蔚蓝而明净。男孩家的门半开半掩着,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屋子外面那些云雀婉转的啼唱。院子里的鸡和鹅三三两两地在院子里踱来踱去。奶牛仿佛也嗅到了透进牛棚里春天的气息,时不时地发出哞哞的叫声。
男孩一边读着书,一边如和尚敲木鱼一样打着瞌睡。他努力地睁开眼,心想:“我千万不能睡着呀!要是睡着了,读到中午我也读不完!”
可是,最后他还是坚持不下去了!
也不知到底睡了多久,在迷迷糊糊的睡意中,他被自己身后轻微的响声惊醒了。
男孩正前方的窗台上,摆放着一面镜子。镜子能把房间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照到。他突然抬起头来。咦?从镜子里面看到母亲的大衣箱的盖子是打开着的。箱盖怎么打开了呢?
大衣箱四周包着铁皮,是用栎树制作的,看上去是一只十分笨重的衣箱。那只大衣箱除了妈妈自己,谁都不可以碰。里面收藏着她从外祖父母那里继承的遗物和所有一切她特别心爱的东西。里面还收藏着一件红色的,精心裁制的短袄,下面是打褶的裙子,以及一件有着珍珠胸饰的内衣,都是古老乡下妇人穿的衣服。那里面还有浆得硬邦邦的白色头巾,还有几把沉甸甸的银制的皮带扣及项链。箱子里面装的这些玩意其实早就过时了,只是妈妈一直舍不得丢掉,并且也卖不出去,只好搁在那儿。
男孩从镜子里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口大衣箱的箱盖的确是敞开着的。他心中冒出好多个问号:这是怎么回事呢?妈妈临走前不可能忘记锁箱子的。就我一个人在家,她是不可能轻易忘记锁箱子的。他心里越想越害怕,生怕这屋子里不仅只有他一个人。他开始轻轻地喘气,不敢张望周围的一切,眼睛直盯着镜子,听着四周的动静。
正当男孩担心有小偷而被吓得浑身打哆嗦时,突然看到大衣箱的盖子上,出现一团黑影。奇怪!那是什么东西呀?他心中充满了疑问。难道我的眼睛有问题吗?那个黑影的形状越来越明显——最后终于看出是一只动物。啊!是魔法小精灵,他正在大衣箱盖子上!
男孩以前经常听说有关小精灵的故事,可是令他吃惊的是,这小精灵怎么会长得这么小,貌似只有巴掌这么大,而且还是一个小老头。这个小精灵长着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但是脸上却没有一根胡须。他的穿着如同一个有点滑稽的小魔法师,穿着黑色外套,齐膝盖的短裤,头上还戴着一顶帽檐很宽的黑色硬顶帽。打扮得非常整洁讲究。上衣的领口和袖口上都缀着白色挑纱花边,鞋上的系带和吊袜带都打成蝴蝶结。
他像一个学者一样坐在大衣箱上,并且望着箱子里面的那件绣花胸衣,而且看得十分着迷,因而没有注意到已经醒过来的男孩正在望着他。
一开始显得很害怕的男孩,现在看到这么小的精灵,内心的恐惧已经被惊讶与好奇掩盖住了。小精灵坐在那里,聚精会神地沉迷在观赏绣花胸衣上,因而既看不到别的东西,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男孩心想:这下有意思了,我来戏弄他一下吧!我要悄悄将他推进箱子,然后再把他罩住。
可是,他还真的不敢直接碰到小精灵。于是在屋中四处寻找可以抓住小精灵的工具。他首先看到的是躺椅,然后是折叠的桌子、壁炉,搜寻一番过后,他又把注意力转到放在壁炉上的锅和咖啡壶,还有放在门口的水桶上。他还一一看过摆在橱柜里的刀、叉、钵、盘。接着看了一下与丹麦王室的肖像挂在一起的父亲的枪支。然后又看着盛开在窗前的花朵,他最终把目光瞄准在窗框上的一个捕虫网罩上。
男孩“嗖”地一下取下了捕虫网,悄悄地窜过去,贴着箱子边缘将小精灵扣住。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手法怎么会如此敏捷,因此有些洋洋得意。毫无防备的小精灵被这个小男孩逮住了掉落在网底,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出来!
俘虏了这个小家伙,男孩还没有想到对付这个俘虏的法子。他只顾小心翼翼地将纱罩摇来晃去,生怕他跑出来。
这时小精灵开口苦苦哀求小男孩放掉他。还说他多年来为他们一家人做了许多好事,还让小男孩不要这样对待他这个大恩人。小精灵还说倘若男孩子肯放掉他的话,他将会送给他一枚古银币、一个银勺子,或者一枚像他父亲的银挂表底盘那样大的金币。
男孩首先注意的不是小家伙开的条件,而是这个会说话的小家伙让他心里感到害怕。他觉得这个小精灵不是自然界正常的生物,为了不得罪这个可怕的东西,他倒是挺愿意赶紧借机放掉这个小怪物。
可是在放了小精灵之前,他觉得不可能为了一点小利益而放掉一个能够呼风唤雨的宝贝。至少得叫小精灵用魔法让自己拥有读一次福音书就能过目不忘的本领才比较划算。就这样轻易地放了他,实在太不值得了!男孩改变了主意,随手又摇晃起那个罩着小精灵的纱罩,他猛烈地摇晃,让小精灵再次跌进去。
正当男孩这样做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脸上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他只觉得脑袋被拍得都快裂成碎块了,眼冒金星,差点就撞到墙上,接着又弹回去,撞到另一边的墙壁。最后又被狠狠地甩到地面上,昏了过去!
从疼痛中醒来的男孩,发现屋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没有了小精灵的身影。那口大衣箱的箱盖也如同从来没有开启一样,严严实实地盖得紧紧的,而那个苍蝇罩也像从来没有取下来那样,仍旧挂在窗子上原来的地方。一切都好像一场梦,醒来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打在他脸上那隐隐作痛的耳光让他清楚地知道这不是梦。“不论我怎么和爸妈讲,他们一定会说这只是一场梦而已!”男孩心里担心地想,“这肯定是小精灵施的魔法,现在福音书还没读完,这可真是糟糕!我还是赶紧读书吧。”
当他朝桌子旁边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这间屋子变得十分宽敞!怎么会显得这么宽敞了呢?这怎么可能呢?但是的确没有错呀!男孩要比平常多走几步,才能走到桌子的位置。一向不认为很大的椅子,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模样呢?男孩想坐到椅子上去的时候,却先要爬在椅子腿之间的横档上,然后才能够攀得上去。要想看到桌面,必须爬到椅子的扶手上,才能摸得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男孩心想,“一定是小精灵施了魔法,把桌子、椅子,甚至房间都变大了!”
摆在桌面上的本福音书仍然端端正正地放在桌上,看上去好像和先前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要念这本书,非得跑到书上才能一字一句地念。这真是令人郁闷!念了两三行,男孩突然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他惊慌失措地大声叫道:“哎呀!那里怎么又来了一个小精灵!”难道不是吗?镜子里头正清清楚楚呈现出一个很小、很小的小人儿,头上戴着尖顶小帽,身上穿着一件皮裤。
“这个小人怎么和我一模一样啊!”男孩咕哝着,吃惊地握住双手。怎么?镜子里的小人儿也和我做一样的动作!这次,为了证明镜子里面的人是否和自己的动作一样,于是又揪揪自己的头发,拧拧自己的胳膊,再把自己的身体扭来扭去。镜子里的小人也照着做。
他还是不相信,于是又绕着镜子奔跑了好几圈,想看看镜子背后是不是还藏着一个小人儿。可是他根本找不到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
他开始明白,不是周边的事物变大了,而是自己变小了。小精灵不是在别的东西上施了魔法,而是在自己身上施了魔法,镜子里的小人儿正是小男孩自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