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大系——圣女贞德.pdf

诺贝尔文学奖大系——圣女贞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包含萧伯纳最著名的两篇著作:《圣女贞德》和《卖花女》。《圣女贞德》是一部内涵极为丰富的作品,它对宗教信仰、妇女问题、社会形态乃至影响历史发展及个人命运的政治因素等诸多问题都进行了发人深省的讨论。贞德是西方人耳熟能详的一个人物,她也许是除了耶稣以外最人尽皆知的一个。街上的路人都能够勾勒出她的形象:一个穿着铠甲的女孩。她是英法百年战争中的法国青年女爱国者,她领导农民群众击退英军的围攻。但后来被诬为女巫,在卢昂广场处以火刑。萧伯纳在这部作品中,鲜活生动地再现了这位女英雄的形象。《卖花女》中身世可怜的卖花女,终日为三餐奔波,有一天遇到语言教授,教授与上校朋友打赌,女孩在他的教导下,一定能脱胎换骨,成为上流社会淑女,即使王公贵族也扯看不出她的本面目,教授教卖花只是赢赌为乐,未料在调教成功后却爱上她,最后终于放下骄傲面目,和女孩相爱。

编辑推荐
1. 继莎士比亚之后英国最伟大的剧作家
2.最尖锐泼辣的小册子作家,举世闻名的幽默大师,被誉为“二十世纪的莫里哀”
3.在英国戏剧舞台上,演绎了圣女贞德的崭新形象
4.20世纪30年代出访中国,鲁迅、蔡元培的老朋友
5.北京大学校长胡仁源译本

媒体推荐
上帝的力量正在于他的孤独。好吧,我的孤独也将变成我的力量。
——萧伯纳 萧伯纳作为文学家,是很有才能和敏锐的。——恩格斯 萧伯纳的诗情达到了他能达到的高度——193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皮兰德娄评《圣女贞德》

他的作品蕴含着丰富的理想主义色彩,同时又充满着人道主义精神;作品中的讽刺也带着激励的性质,而且常饱含着深刻的诗意美。——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辞

作者简介
乔治·萧伯纳
George Bernard Shaw(1856-1950)

出生于爱尔兰首府都柏林,父亲是都柏林法院的公务员,却把家产挥霍殆尽,母亲为音乐教师。萧伯纳15岁时入都柏林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书记员,后升任出纳,1876年移居伦敦,这期间曾写过小说,但未获成功。到19世纪80年代末,他开始以新闻写作为生,在各类报刊上发表文艺评论。1891年出版了重要评论集《易卜生主义的精华》之后,他决定放弃写评论,自己开创戏剧的新风。
他于1892年写的《鳏夫的房产》和1893年写的《华伦夫人的职业》,演出后在社会上引起极大轰动。他由此走上了戏剧创作道路。从19世纪90年代中期到20世纪初的20多年间,他创作了大量剧本,都是一些充满社会批评的机智的喜剧,深受观众欢迎。其中《伤心之家》《千岁人》和《圣女贞德》,标志着他事业的顶峰。1925年,萧伯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胡仁源(1883-1942)字次珊,号仲毅,浙江吴兴人。光绪二十八年(1902)举人。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考入南洋公学特班,后留学日本,毕业于仙台第二高等学校。此后留学英国学习造船,毕业于推尔蒙大学,回国后历任江南造船厂总工程师、京师大学堂教员、北京大学预科学长、工科学长,北京大学代理校长、校长,教育部总长,唐山交通大学校长,浙江大学工学院教授等职。译著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萧伯纳的《圣女贞德》等。

目录
目录
颁奖辞
致答辞
圣女贞德 1
卖花女 131
萧伯纳及其作品 233
萧伯纳获奖经过 247
萧伯纳作品年表 253

序言
颁奖辞 诺贝尔委员会主席 霍尔斯陶穆
乔治·萧伯纳对世界和社会问题的态度始终都没有发生过改变,这从他青年时期所创作的小说中就能初见端倪。纵使有些人不停地指责他毫无正义感,或是控诉他是民主世界中的小丑,但我们可以从他的一些作品中找到为他辩解的地方。他的作品本身就具有较强的说服力,让人们感到他根本不会被普通的社会发展所影响,也正是由于他这种始终不渝地坚持,最终将他直接带到了他现在发表演说的讲台上。萧伯纳的思想可以归类于一种抽象而理论化的改革观,尽管这种观念并非是他发明的,但却是经由他而日益明确并且发扬光大的。对他来说,这种观念和少有的智慧结合在一起,打破了常规的束缚,再加上他那生动有趣的幽默语言,从而使他的作品成为文学世界中珍稀宝贵的财富。
人们最困惑不解的就是他那乐观豁达的态度:人们很愿意把这整个过程当作一场游戏,而且非常希望出现一些出人意料的环节。人们甚至无法想象,萧伯纳曾经公开宣布的他那种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态度其实是一种策略:如果他不娱乐大众的话,人们可能会想将他绞死。但实际上,我们非常清楚,既然他能如此直言不讳,就不会畏惧那些充满可能性的后果。而他采用这些方法作为攻击的手段,一方面源于他天生就具有的无惧任何挑战的卓越才能,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方法才是最为有效的,他坚守着良心和忠诚的信念,依靠自己那出众的才华,引导着他其他的一些特性,朝他的目的地走去。
一开始,他的作品主要是在艺术批评和社会学领域中,他本人也自称是改革主义的先行者。而且跟他后期从事的有着不一样的重要性。没过多久,他为自己赢得了评论家、新闻记者和受欢迎的演说家的显著地位。在英国和法国巴黎的戏剧界,他之所以闻名,则是因为他对易卜生的支持和对无聊而肤浅的传统戏剧的反对。他希望在自己的作品中实践自己的戏剧理论,而且他进行戏剧创作的时间也比较晚,到了36岁才开始,这时他心中早就积聚了许许多多的素材,所以创作起来文思泉涌,成果卓著。
他尝试用直抒胸臆的方法来进行创作,从而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戏剧形式。我们在对这些作品进行评论的时候,也要根据一些特殊的原则进行。而这种形式之所以与众不同,不全是因为它的形式和结构,更是因为作者才思敏捷,对戏剧熟稔于心,从而可以轻易地让戏剧效果达到他所追求的目的。他追求理想的时候专注而又直接,而且极具斗争精神,拥有丰富多彩的思想观念,这些就是他那卓尔不群的特殊风格。
他在法国被誉为“20世纪的莫里哀”。事实上,他俩的确有很多共同点,比如萧伯纳觉得自己在戏剧创作时有古典主义倾向。他提到的“古典主义”,就是说强烈的理性思维,采用辩证的视角,同时反对所有的可以被称之为浪漫主义的事物。他的第一部作品名为《不愉快的戏剧》(1898年),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在这部作品之中并没有应观众的需要而发表一些空洞虚无又沉溺于感情的教条,而是将那残酷丑恶的社会现实直接呈现在观众面前。这些作品以一种严肃的态度来探讨社会弊端:穷苦的人被剥削压迫以及被逼良为娼,而那些剥削他们的人却在想办法依靠这些来保住他们的地位。
萧伯纳对整个社会进行了入木三分的批判,但是又公正不阿。而且,他刻画那些恶人的嘴脸时,还能洞察他们的心路历程,这就是他的特色,即使是在他早期的一些作品中,他最优秀的一个特点——人道主义精神,已经展露无遗了。
在《快乐的戏剧》(1898年)中,他创作的主题相同,但风格上有了改变,营造了一种比较轻松的氛围。其中有一出戏《武器和武士》让他崭露头角,他在这出戏中揭露,连年争战会彻底摧毁人们的生活,使一切都不堪一击,同时与和平时期那种稳定而又平平淡淡的生活进行了对比。他的反战论调得到了大部分观众的认同,这种认同超过他之前得到的所有认同。而在《坎迪德》中,这是一个与《玩偶之家》风格相似的剧作,只不过结局是喜剧式的。这是他最有诗意的一部作品,主要是因为剧中那个优秀而坚强的女性,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被他塑造成一个普遍的榜样,具有了更热情、更丰富、更文雅的内涵。
在《人与超人》(1903年)中,他宣扬因为女人拥有现实而坚韧的本性,所以她们是天生的超人;在剧中,很多人热烈地期盼超人的到来,而且超人的到来是早就被预言了。这是一出让人忍俊不禁的喜剧,不过作者将自己的意图蕴含其中,这部喜剧甚至可以让你从中联想到作者反对早年英国人崇尚温顺圣女的观念。
接下来一部戏剧《巴巴拉少校》(1905年),意义较为深远。这是一部伟大的思想剧。它讨论应该怎样压制邪恶:是通过内在的乐观精神和宗教式的牺牲呢,还是通过外在的消灭贫困并且根除社会弊端的方式?他在剧中塑造了一个最为突出的女角色,但是最终也在金钱的诱惑和救世军的权力下选择了妥协。在剧中,作者对思想变化的过程做了生动详细的描述,当然,里面的某些观点也有些模棱两可。这出戏剧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不过,他向人们展示了在现实的生活信仰当中,仍然存在着让人拍手称快的、鲜明的、清新的快感和诗意。萧伯纳,作为一个理性主义者,在这里的处理方法相较于平时而言,更加的开放和更具有侠义豪情。
由于时间的缘故,我们不能再继续讲述他下一步的活动过程,甚至去谈谈他其他的杰出作品。现在,我们不谈其他,我们只来谈谈他是怎样不露声色地将矛头指向所有他觉得不公平的地方。在《伤心之家》(1919年)中,作者毫不客气地出击,用喜剧的方式尽力挖掘人们为科学、政治、艺术、工作和美色等琐事所累,表现出的各种刚愎自用、虚伪做作,而且也描绘出文明社会发展中的病态,无视真理、良心泯灭、内心残忍等具体现象。不过,可能是因为素材太过庞多繁杂,抑或是很难用轻松的方法来描绘此种题材,令这部作品只能以空虚的象征主义的形象惨淡示人,最终只能收藏于博物馆中。
在《回到麦修撒拉时代》(1921年)中,他写的序言比往常更加具有智慧。剧中是一个绝望而缺乏欢笑的世界,这部剧作想表达的观点是人类必须将其正常的年龄延长数倍,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管理这个世界。在这部剧中,作者好像过多地运用了他那丰富的思想,以至于极大地损害了他固有的那种创造力。
接下来的《圣女贞德》(1923年)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一个诗人创作的巅峰。作者是专门为了舞台演出而创作这出戏。当时,剧坛上经常演出和被重视的是一些能够让人们立马感到愉快的作品。而他不顾地方上的抗拒,设法表现他的真实价值。萧伯纳不满足于自己之前的历史戏剧,所以,自然而然地,他将自己丰富而敏捷的才思和一种故意为之的历史想象力和真实的空缺交相融合。在他所构造的世界当中缺少时间因素。但是,最新的一些研究表明,这样的缺失和空间意识的缺失并不是一回事。这样的不幸使他对历史少了几分敬重,同时有一种和任何的教条格格不入的倾向。
总的来说,在创作《圣女贞德》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仍然存在着相似的观点,但是他的内心却在一个虚幻的世界当中找到他所塑造的女英雄的立脚之处,也就是这样,他才能在这个血肉之躯上加诸他丰富的想象。通过一种现在仍被质疑的修正,让她拥有单纯的形象,但是在语言文字上,这个形象栩栩如生。他让人们的心被圣女贞德牢牢地抓住。在这个真正的英雄主义已经没落的时代,萧伯纳用他丰富的想象力塑造的这个以英雄主义为个性的作品,非但没有失败,反而在全球绽放光彩,因为其无可置疑的艺术价值。
用这个观点,我们追溯萧伯纳的佳作。从他对圣女贞德这个英雄人物的描绘当中,我们很容易发现能从他那插科打诨和反对挑战之中,找到同一个理想主义的特性,他批评社会现象、展望社会发展,虽然我们会觉得他的理论太过直接,思维也不够缜密,观点没有系统化;但是,他同那些缺乏任何固定基础的传统观念做斗争,与那些真假难辨或是半真半假的传统情感展开辩论,这些都能证明他的志向远大,而他更加让人赞叹的是他的人道主义精神和无法用情感的方式来表达的令人尊敬的美好品德——心灵的自由、勇敢、忠诚,还有思路的清晰——在当今时代是非常罕见的。
我上面所说的一切,只不过是萧伯纳一生工作中的一小部分,而且我还没有提及他著名的序言——也许可被称作是论著——分散在大部分的剧本之中。这些序言大多是佳作,其文风简练、才思敏捷、才气纵横,难有人与之匹敌。他的戏剧让他成为“当代最具魅力的作家”,而他的序言则使他成为能够与伏尔泰相提并论——当然是和伏尔泰最著名的作品相比。从朴实无华的风格和古典的陈述方式来讲,它们将他的思想,将他对时代的新闻记者式的评论表露无遗,更为重要的是,它们让他像一座永垂不朽的丰碑,屹立于英国文坛之中。

文摘
颇能杰.(严肃的态度)坐下吧,贞德。
贞德.(稍为沉静一点,望着鲁白特说)我可以吗?
鲁白特.你照他的话做吧。
(贞德行礼后在他们两人中间的凳子上坐下,鲁白特拿他最坚决的外表,来掩饰他的惶惑。)
鲁白特.你叫什么名字?
贞德.(极话多的样子)在罗伦他们总是叫我贞妮,在这里法国我是约安,兵士都叫我女郎。
鲁白特.你姓什么?
贞德.姓吗?什么是姓?我的父亲有时称他自己为德克,可是这个我一点都不知道,你见过我的父亲,你——
鲁白特.是的,是的,我记得,你是罗伦的度内玛地方的人,我想。
贞德.是的,但是这个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都是说法国话的。
鲁白特.你不要发问,单是回答好了,你现在几岁?
贞德.17岁,他们同我这样说,也许是18岁,我不能十分记得。
鲁白特.你说圣加德林和圣玛德每天都同你讲话,这是什么意思呢?
贞德.她们真是这样的。
鲁白特.她们是什么样子呢?
贞德.(忽然固执起来)这个我不能告诉你,我并未得着她们的允许。
鲁白特.但是你实在看见她们,并且同现在我和你对面一样,同你讲话吗?
贞德.不,是全然两样的,我不能告诉你,你不可以问我关于我的声音的事情。
鲁白特.你这是什么意思?声音?
贞德.我听见声音告诉我应当做的事情,他们就是从上帝来的。
鲁白特.他们是从你的想象来的。
贞德.当然,上帝的命令,就只有这样才达到我们。
颇能杰.全输了。
鲁白特.不会!(向贞德说)这样上帝说,你应当去解救奥利安士的围吗?
贞德.并且在雷依姆礼拜堂内替太子加冕。
鲁白特.(惊愕)替太子加——哦!
贞德.并且使英国的军队离开法境。
鲁白特.(讥刺的样子)还有什么别的呢?
贞德.(柔媚的)现在就只有这些,谢谢你,先生。
鲁白特.我想你以为解围是极容易,就像将一条牛从草地上赶出来一样,你以为打仗是人人都会的吗?
贞德.我以为这个决不会十分困难,如其上帝助你,并且你愿意将生命完全付托在他的手中,但是有许多军人是非常简单的。
鲁白特.(凶猛的样子)简单!你曾经看见过英国人打仗吗?
贞德.他们也不过是人类,上帝造成他们,也同我们一样,他给予他们以自己的国土,自己的语言,现在他们要来占据我们的地方,学习我们的语言,这个决不是上帝所愿意的。
鲁白特.哪个把这种观念放进你的头脑当中?你不知道兵士是受他们的封建主人所支配的吗?这个主人,是白根地公爵,或是英皇,或是法国皇帝,对于他们或你有什么两样?同语言更有什么关系呢?
贞德.这个我一点都不能了解,我们大家都受上帝支配,他给予我们以我们的国土,我们的语言,他的意思是要我们始终保存,要不是这样,在打仗的时候,杀掉一个英国人,就是犯罪,你先生,就有地狱火焚的危险,你不应当想对于封建主人的义务,应当想对于上帝的义务。
颇能杰.没有用的,鲁白特,她每次都可以这样把你驳倒。
鲁白特.她能够吗!我们倒要看看,(向贞德说)我们现在不是讨论上帝,我们是在讨论事实的问题,我再要问你,孩子,你曾经看见过英国人打仗吗?曾经看见过他们劫掠、焚烧,将乡村变为荒野吗?你会听见过黑太子的故事,他比魔鬼自己还黑,或是,曾经听见过英皇父亲的故事吗?
贞德.你万不可以害怕,鲁白特——
鲁白特.岂有此理,我倒不是害怕,谁允许你叫我鲁白特的?
贞德.你在教学当中,在上帝的面前,就是这样叫的,所有其他的名字,都是你父亲的,你弟兄的,或是其他别人的。
鲁白特.嘎!
贞德.你听我说,先生,在度内玛,我们因为避开英国军队,曾经逃到邻近的乡村中去,在那里有三个受伤的英兵留下,我因此与这三个可怜的郭澹姆goddam(当时对于英兵之通称)极为熟识,他们的气力,都还不及我的一半。
鲁白特.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叫作郭澹姆goddam呢?
贞德.不知道,不过人人都是这样叫的。
鲁白特.这是因为他们常常祈求他们的上帝,判决他们的灵魂到地狱去,在他们的语言当中,郭澹姆goddam就是God condemn这个意义,你的意思以为如何呢?
贞德.上帝终是要宽恕他们的,并且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内,就成为 他的女子的孩子,我曾经听见过黑太子的故事,他一踏进我们的国内,魔鬼就会附在他的身上,使他成为一个黑的怪物,但是在他自己国里,在上帝替他造成的地方,他是一个好人,这个永远是如此的,如其我走到英国去,违背上帝的意思,要去征服英国,要去学习他们的语言,魔鬼就会附在我的身上,等到我老了的时候,一想到这样的罪恶,都会要使我战栗的。
鲁白特.或者,但是你越是魔鬼,你就越能够打仗,就是这个缘故,所以英国人会打破奥利安士而你决不能阻止他们,就是有一万个像你这样的人。
贞德.有一千个像我这样的人,就可以阻止他们,有十个像我这样的人,只要有上帝的帮助,也可以阻止他们,(她不能再安稳坐下,不能忍耐的样子立起身来,走到他面前说)你还没有了解,先生,我们的兵士为什么始终打败,因为他们的打仗,单是要保全生命,而保全生命的最简捷方法,就是逃避,我们的武士,单是注意于掳人的赎金,在他们并不是杀人或被杀问题,而是付钱或收钱的问题,但是我可以教导他们认真打仗,使上帝的意志,在法国境内可以实现,到那个时候,他们就会将可怜的英国军队,像羊羔一样的驱逐出去,你同颇利还可以活着看见这样的日子,法国境内不能有英国的一兵一卒,而且只有一个皇帝,不是封建式的英国皇帝,而为上帝的法国皇帝。
鲁白特.这些也许都是废话,颇利,但是军队或者可以听得进去,虽然无论我们怎样说法,总是不能够激动他们,就是太子也许可以听得进去,要是她能使他生出一点勇气,其余的人是不成问题的。
颇能杰.我以为试一下子,决不会有什么害处,你说是吗?并且这个女孩子好像是有点道理的。
鲁白特.(回头向贞德说)现在你听我说,并且(严厉的说)不要在我有思想的时间以前,打断我的说话。
贞德.(很快的重复坐下,像一个服从的学生)是的,先生。
鲁白特.给你的命令是,你应当在这位先生和他的三个朋友保护之下,到启隆去。
贞德.(大乐拍掌)哦,先生!你的头上都是灵光照耀,同神圣一样了。
颇能杰.她怎样能够到太子的御前呢?
鲁白特.(他正抬起头来,想要寻觅他的光圈)这个我不知道,她怎么能够到我的面前来呢?如其太子能够拒绝见她,他的为人,就比我心中所想象的更其高明一点,(立起)我只有把她送到启隆去,她可以说是我教她去的,以后的事情,无论怎样,我是再无力过问了。
贞德.还有衣服呢?我可否穿兵士的衣服,我可以吗,先生?
鲁白特.随便你高兴穿什么衣服,我是再不与闻。
贞德.(她的成功,使她异常兴奋)来吧,颇利。(她奔出)
鲁白特.(与颇能杰握手)再见吧,老友,我做了一个很大的冒险事情,在别人决不肯这样做的,但是,像你的说法,这个孩子好像是有点道理的。
颇利杰.是的,她是好像有点道理,再会。(他走出)
(鲁白特依然疑惑不知他自己是否被一个疯狂的女子,并且地位在他之下的所愚弄,用手搔头慢慢从门口走回,管事提篮奔进。)
管事.主人,主人——
鲁白特.又有什么事情?
管事.母鸡都像发狂一样的生蛋,这里是五打鸡蛋!
鲁白特.(激烈的震悚,双手合成十字,战栗的说)天上的耶稣啊!(大声但是气急的)她真是上帝遣来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