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大系—— 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pdf

诺贝尔文学奖大系—— 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是伊凡·蒲宁的一部自传性的长篇小说,创作于1927年至1933年,历时七年之久。这部小说以主人公阿尔谢尼耶夫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的生活经历为基本线索,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方法,着重表达“我”对大自然、故乡、亲情、爱情和周围世界的感受,表现了青年知识分子的成长和心路历程。

编辑推荐
被列夫·托尔斯泰拒绝之后,诺贝尔文学奖第一次颁发给俄罗斯作家

俄国文学中最后一位具有特色的文体作家

无与伦比的乡村生活场景,流亡生涯的追忆似水年华
凄清美丽的爱情描写,贵族理想的无尽挽歌

媒体推荐
蒲宁先生,你彻底发掘了已经消失的俄罗斯之魂,并继承了伟大的俄国文学的光荣传统——瑞典卡罗琳学院教授 诺尔登逊 蒲宁的作品完整地体现了俄国文学的本色——阴郁而残酷。
——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 霍尔斯陶穆

由于他严谨的艺术才能,使俄罗斯古典传统在他的散文和诗歌中得到继承。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辞

作者简介
伊凡·亚历克塞维奇·蒲宁
1870年出生在俄罗斯中部沃罗涅什镇的一个破落贵族家庭,童年在宁静的乡村度过。1881年在叶列茨县贵族男中读书,但中途辍学。由于家庭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蒲宁很早就开始在外工作。
他曾受教于列夫·托尔斯泰、契诃夫、高尔基等作家,并为高尔基的“知识出版社”撰过稿。1887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892年出版第一本诗集,1897年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说,1901年发表诗集《落叶》,获普希金奖。1920年十月革命后流亡法国。蒲宁的主要作品有诗集《落叶》,短篇小说《三个卢布》《中暑》《安东诺夫的苹果》《松树》《乌鸦》《新路》《巴黎》,中篇小说《乡村》和自传体长篇小说《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等。193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目录
目录
颁奖辞
致答辞
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 1
蒲宁及其作品 345
蒲宁获奖经过 355
蒲宁作品年表 361

序言
颁奖辞 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 霍尔斯陶穆
我们所了解的蒲宁先生,文学经历跟家庭与政治几乎密不可分,其作品的中心思想单纯而又清晰。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俄国以民间生活为背景和主流的文学作品在欧洲享有很高的地位。而蒲宁出生在俄国中部沃罗涅什镇一位乡村地主的家庭里。由于当时“英明的地主老爷们”正在镇压被剥削的农奴们的反抗,政治运动频繁,很快蒲宁的家庭沦为了破落贵族。
关于他的生活,他不愿多谈,只有他的家人和近亲还留有一些关于他生活的回忆。散碎的印象亦不足以让我们了解他整个人。
蒲宁表面上看上去是一个封闭起来的人,据他所言,他只有在诗文里才能找到过去,把自己联系起来;他拒绝谈论国事,宁可沉浸在柏拉图式的幻想之中,也不去瞻望未来。蒲宁的学生时代,由于家中实在贫困,他曾到一位有时一起切磋文学的朋友家学习制桶。
这大概说明他在年轻时候受托尔斯泰的影响颇深托尔斯泰爱护穷人的风格,让蒲宁决定靠自己的双手来谋生。制桶这活计看上去简单,实际上却有独特的要领,不下苦功夫、不费一番心血是做不成的,就我的了解,桶板之间的组合就够费劲了。
也许蒲宁认为光靠坚苦的劳动并不足以提升自己的精神修养,他为了抵挡所谓“世俗的诱惑”,使自己的境界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找了一位朋友来指导自己,并决心通过吃素的方式来表达这份信仰。
不过,很快他就打破了自己这份信仰。有一次蒲宁去拜访托尔斯泰,在路上遇到各种各样的饮食摊。他强忍着不为这些美食所动心,直到最后路过一个卖肉酱的摊位时,他实在忍不住,决定投降,然后开始吃了起来。后来他为自己破戒而辩护真正打动我的,不是肉酱的香味。正是因为我要控制我的欲望,所以我不能做欲望的奴隶;我必须做到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的自由境界,这才是战胜自身欲望的途径。欲望根本征服不了我。”这种话一公开,他在朋友面前便不好意思再提及自己的这份信仰了。
托尔斯泰则觉得蒲宁应该再放开一些,他对蒲宁的所谓信仰并不怎么感兴趣。托尔斯泰说你打算让自己从事体力劳动固然是伟大的、淳朴的,但也不必过于死板。什么事都不是生来注定的,一个人可以选择更舒适的方式去生活。”蒲宁深受启发,本来他对制桶也不太感兴趣,如今更是选择了写诗这一行当,托尔斯泰则劝他说如果你觉得写诗能体现你的人生价值,那你就放心大胆地往前走,但我认为最好不要把它当成你个人为之奋斗的目标。”托尔斯泰的警告是中肯的,但他却忽略了蒲宁的决心,蒲宁后来一直以写诗为终生奋斗的目标。
只有真正的热爱,才会把一件事当作自己的人生目标。蒲宁很快就在诗歌方面展现出了他的才华和天赋。他开始模仿传统古典诗歌,写出了不少优秀的作品,他忧郁而又自然地歌颂着田园生活,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共鸣;在散文诗歌方面,更是笔触细腻、朴实又有自己的见解,通过描写大自然来展现他丰富的内涵、饱满的文采与思想。
蒲宁写诗时坚定不移地按照写实的风格来记录生活,与其他人热衷于“虚幻的象征主义”、“脱离生活的新自然主义”、“沉浸过去的原始主义”及“幻想未来的未来主义”等等,像一阵阵风一样的所谓文学风尚不同,他在时代动荡不安的交替中,孤单一人向前求索。
蒲宁第一本引起广泛关注的小说叫作《乡村》,那一年是1910年,他40岁。这本风格阴郁甚至有点儿残酷的小说一改他以前的诗歌风格,批判了国内一些农民的冒进主义。这让蒲宁声名大振,读者积极讨论,影响甚广。小说的具体内容可以概括为,俄国乡下有一些民族主义倾向的农民,骄傲自大,异想天开地认为自己的国家有朝一日能够征服全世界并统一全球。这种一厢情愿的情绪,普遍的存在于当时的俄国社会。蒲宁小说中客观的批判和逼真的刻画,显得真实而压抑,这原本就是俄国古典文学的一个传统本色。
回过头来看这部小说,它并没有硬搬历史来解释为什么农民会出现这种情绪,而是描述了两位主角的祖父被村上的恶霸放狗咬死这样一个故事。这个情节往深读很耐人寻味,因为它暗示的是一种先天的精神压迫,这种精神压迫来自更上层、更高压的手段,蒲宁通过对这种压迫的正面描写来暗示对这种手段的鄙视。在俄国第一次革命运动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我们都知道,这预示着更大的暴力即将到来。其实严格来讲,这本小说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小说。就题材
和风格来说,跟一般的小说也有着不小的区别。由于没有合适的题材名称,所以这本书的外文译本都被大家称为小说。从小说的很多细节可以看出蒲宁曾用心处理过,这些细节都是由一系列的这种农民和工人的暴力行为组成。评论家对题材和风格不太感兴趣,即使觉得细节烦琐也不在乎,他们只关注细节描写是否慎重,不是那么的天马行空就行。当然了,国外的读者只想看到内容,对于一些评论他们选择无视。直到最近,这本书突然又流行开来,因为二十几年前的现象直到现在还在继续,所以这本书对于俄国的异见者、流亡者来说,都有很切身、很深刻的意义。
在蒲宁眼里,对于狂热的俄国民众,用一些短篇文章来讽刺已经达不到什么效果。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宗教传播上,企图用转移人们的信仰的方式来达到救世的目的,虽然他认为宗教并不能拯救国家,宗教于个人而言也只不过一种心理安慰,只能达到自欺欺人的效果。除了对故土的思念,他也不再相信托尔斯泰的人道主义能够给他带来什么帮助。为了不太张扬并且保护自己,他果断地不再以用写短篇小说的手法来刻画乡村,自从看破了人世间的种种虚伪和丑陋之后,他也提不起来对美的兴致,他只想自由而潇洒地活下去。
虽然蒲宁想着重批判被这种社会污染的人群,但他仍竭力克制着自己情绪,简化枝节和人物,以便顺利地展开整篇小说。作者并不想太深入描绘故事中的角色,就像他克制住自己的原因,一旦爆发也许就不可收拾。人的欲望伸展就像这本书中的美国大亨一样,无止境地追求物质财富,还想以权力横行天下,甚至还想长生不老。
可想而知,这种可笑又可怜的举动肯定会随着他生命的消失而消失,像泡沫破灭一样,这种人的生命毫无意义。作者通过描绘这样一个人来批判一群人,并以《命运》为题的诗歌来做全书的结局部分。
这首诗的出现也无可争议,作者通过大自然与人类虚荣心之间的争斗,来烘托出全书的气氛。这当然来源于作者对语言与品位的高度驾驭,让人更加深了对《来自旧金山的绅士》这部书的印象,从而很快被读者看好;然而精彩的不止这些,深入剖析下去会发现,它对人性罪恶有鞭挞,对恶意解读文化的人就批判,因为这些都会形成悲剧的根源。但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作者仍然不放弃对人类文明的期待。
大战的硝烟尚未散去,国内革命已风起云涌,刚旅行归来的蒲宁目睹了欧洲社会的一系列变化,本身怀旧的他对战争已深恶痛绝。
起初,他对俄国十月革命感到非常茫然以及不知所措,社会变革带来的思想封锁以及对人们自身的压迫让他日渐沉默。于是,他被迫选择流亡异国,感情上也更加关心和可怜俄国的同胞。他关心祖国的前途和命运,也经常怀念以前质朴的农民,联系到现实,精神上难免痛苦。蒲宁从对自我的不断探索中发现了人性中不可屈辱的一面,他从哲学的角度认为生命的潜力是无限的。从他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自比一棵“上帝之树”,生于大自然,长于大自然,上帝让风怎么吹,他就跟着上帝的意思怎么跑。正是这种自我安慰式的心理暗示,才让蒲宁甘愿接受漂泊的命运。
蒲宁对于祖国的热爱高于一切,他笔下的属于他心中的新俄国前途光明、美不胜收 ;因为他摆脱不了自己对故土的留恋。这些都体现在他 1924-1925 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米佳的爱情》中,通过一个个小细节把角色的热情和各种心理状态真实刻画出来。《米佳的爱情》一方面谴责政治高压下人民的死亡,一方面向俄国古典传统文学方面回归。六年之后,蒲宁根据个人的经历写成并反映俄国多
个精神层面问题的作品《不幸的日子》隆重推出,俄国乡土的富饶美丽在这部小说中尽收眼底,因为这是蒲宁最珍贵、最拿手的看家本领。
纵观整个俄国文学史,蒲宁的崇高地位毋庸置疑。他把俄国 19世纪以来的古典文学和传统文化加以继承和发扬光大,至于其文学修养和写实风格的文笔,跟他本人相比更显得周密、真实和生动。
对于一个经常撰写抒情散文与诗歌的作家,那份气质体现在文辞语句上,却没有丝毫的夸张和矫揉造作,平实的风格、朴素的语言使他的作品读上去显得诚挚动人。就算是不同国度的人通过翻译去了解蒲宁的作品,也会瞬间感受到他最突出的特点与天赋才能。
蒲宁先生,请原谅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概述了您的作品精华,但我能叙述的实在有限。现在,就请您上台接受瑞典国王代表瑞典文学院颁给您的诺贝尔文学奖,同时请您接受我们衷心的祝福。

文摘
童年的孤独生活与我渐行渐远。我还记得,有个秋夜,我睡在父亲的书房里,在蒙蒙眬眬间莫名地清醒过来,睁开眼睛,映入眼
12
帘的是洒满整个房间的神奇的月光,在地上穿梭,透过没有任何阻隔的窗口,如玉盘似的秋月悬挂在高高的天际,它低头俯视着,淡淡的月光笼罩着整个空荡荡的庄园。它的身影投射在庄园上空显得宁静而悠远,月光迷离闪烁而又无靠无依,营造出一种孤寂、悲凉的气息。追随月光的脚步,便仿佛进入一种朦胧而又美好的梦境,即使知道它是一个臆想出来的梦境,我的心也会不由自主地随之悸动,为之悲伤,也会让我情愿沉醉其中,不愿轻易醒来。此时的我,了解到了这个世界不是我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地生命里还夹杂着很多人,父母、保姆、哥哥们和妹妹们……而他们也逐渐地成为我生活的重心,并且一一在我的生命中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想到他们之后我试图清醒,尝试用大声哭泣和呼喊的声音把父亲唤醒,引他过来。
渐渐地我发现,原来世界并非只有夏天,四季更替才是自然规律。
这时候,春天、秋天和冬天才相继被我发现,在余下的三个季节里,我们只能偶尔外出。在我的记忆里,最鲜明的记忆只剩下金灿灿的阳光倾泻下来,注进空旷的庄园,使单调而平静的庄园处处生机盎然,变得色彩斑斓。而其他季节,在我脑海里除了那个令人沉迷的秋夜外,还留下了几个令我着实费解的影像。画面切换到一个冬季的傍晚,窗外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寒风“呼呼”地咆哮着,就像在呼唤人出去欣赏它曼妙的舞姿和身影。它的呼喊声,让人既感到恐惧又感到新奇。之所以恐惧,是因为那个“对付四十个殉教徒”的传说;之所以新奇,是因为活在温暖环境保护下的我,看到窗外狂风用它那粗大的手指,蛮横地乱抓穿行过的任何障碍物,像针一般地刺痛着它们,感觉这就是一个天与地的落差,惬意得连我的灵魂也开始
13
在身体里刺痛地作祟。还有一次,发生了一件特别稀奇的事情。在一个冬天的清晨,我们一大早醒来,发现家里被一抹忽明忽暗的奇异光线整个掩盖,感觉像是被一个特别巨大的东西遮住了,被压迫感十足。经过探寻我们才知道,我们的房子被下了一晚的大雪掩埋住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通过我们同心协力,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从掩盖的房子下挖出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在我的印象中,除了明媚的夏天,其余的日子都是铺天盖地的昏暗。也是在一个四月天里,我记得那天的日子也是极度的昏暗,利爪般的北风呼呼地刮着,在带来远方的寒流的同时,也给父亲的庄园破天荒地带来了一位身着正装礼服的访客。一眼望去,这个人天生一双罗圈腿,在向我们行标准的绅士礼——他微微低下头,一只手扶着礼帽,一只手放在胸
前按着礼服,一言不发地站在寒风中。风一吹过,都可以感觉到有把刀子在不断地刮着他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刺骨般的疼痛。我开始就说了,童年时最先和我同享快乐的就是奥丽娅,其次就是在维谢尔基的几个农家的小孩。维谢尔基那个落后的小村子只有几户小农,离我父亲的庄园还有一俄里远,坐落在普罗瓦尔深处。那几个小孩生活中的有趣见闻都是我带给他们的,那时候我是这些孩子中的老大,也可以称得上是他们中的灵魂人物。
童年的欢乐,现在想想真的是太可怜。那是属于一种单纯的欢乐,好比得到一盒简单的黑鞋油和挂着哨子的皮鞭就可以让我乐上很长一段时间。(其实,人间所有的欢乐在不同的人看来有不同的理解,有的以为是快乐的,跟着一起欢乐有的以为是可怜,就产生种种怜悯的情绪)我到底出生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成长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呢?经历过什么事物的洗礼呢?这是我不得而知的。
14
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没有山,没有水,没有茫茫森林,只有在山谷深处几处突出的灌木丛和偶尔几处树木稍微多点儿的小树林,称得上是零零散散的小森林,因此便有了一两个叫得出口的名字:扎卡兹和杜布罗夫卡。除了这些,全是茫茫一片田野,彤云下一望无际的原野在眼前铺开,甚是壮观。我父亲的庄园不在南方,此地不是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环境整洁、交通发达、人丁兴旺的地区,没有漫山遍野片片深绿的草丛,和成群牛羊与各种野生动植物点缀其间,只有高低相间的田野在眼前延伸。四处可见的是凹凸不平的山沟和斜坡,碎石和沙砾,由于牧场耕地的特殊性,稀稀落落的草丛和落后的村庄散布其中。身着藤蔓和稻草的原始村民在这里过着极不讲究的简朴生活。他们从来没有出过村子见识外面的世界,对外面的
生活没法想象,不会生起任何好奇和窥探的心理,对自己未来的生活也没有任何的憧憬。他们是被上帝遗忘在世界一角的可怜村民,在这些极其荒凉的村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活着。这里是我生命的源头,我生于斯长于斯,我从这里开始认知这个世界。这个村庄虽然幽静偏远、贫穷落后,可它在我心目中是无可比拟的美丽。
这里,留给我的背影始终是遥遥无期的炎炎夏日,烈日似火炙烤着大地,风像热浪般迎面扑来,时而燥热,时而凉爽。在遥远的蓝天之上,远眺白云如高挂的薄纱,随风起舞,它们像是在天际相互嬉闹和追逐,引人入胜,惹人遐思 ;又像是在为烈日呐喊助威。空气中充满了炙热甜醉的稻谷、青草,白的、紫的、红的野花的芬芳气息,在空中随风飘散。在田野中,我父亲那些被稻草秸秆覆盖的粮仓已是十分陈旧,覆盖其上的秸秆经过日晒雨淋已经褪成了灰色,远远看去硬
如石块,用圆木堆砌而成的墙壁经过太阳的炙烤也变成了深灰色,
15
它们一一被金色、炙热的阳光烘烤得如同一片烈火。阳光下,斜坡上一望无际的麦浪海洋像魔术师一样随风戏耍起舞的奇观。不知道你看过没有,有时它像一匹黑黝黝仰天长啸的骏马在四处奔驰着,有时像一只威风凛凛、有着百兽之王之称的老虎张牙舞爪地向前奔跑着……在你面前展示着变幻无穷的景象,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不一会儿,朵朵白云翩翩来袭,太阳透过层层白云泛着暗淡的银光,投影在麦浪之间像油画一样,轮廓深浅分明,由中心向四周渲染开来……
随后,在我父亲绿草葱葱的庭院里面我们发现了一个古老的洗衣石槽。石槽下面的空间很大,大到我们几个人在下面可以随意地捉迷藏。我们经常在下面脱掉鞋子,任由小小的、白花花的脚丫子在那片宽阔绵延的草地上飞奔、追逐。(而这些浓郁的墨绿色终究是掩藏不住什么秘密的,只会把小脚丫子映衬得更加白嫩)太阳把草面烤得滚烫滚烫,而杂草如一位位士兵遮挡住炎炎烈日,构成草丛中一块避暑乘凉的好地方。带着好奇和兴奋踏足其中,就足以令人感到神清气爽,一股阴凉、清香沁人心脾,整个人顿感清爽惬意,思绪万千。在石槽下面,长满了天仙子,我和奥丽娅因为好吃,吃了过量的天仙子,导致中毒,一直昏迷不醒。最后,大人们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用现挤的牛奶生生猛灌我俩,才把我们给救活过来。醒来的时候,在我脑里只剩下古怪的嗡嗡声。那时我的身体和灵魂产生了臆想,感觉可以随意操控它们,随心所欲地翱翔,飞往任何我向往的地方……在粮仓下方的位置,有许多如篮球般大小、颜色和黑金丝绒可以媲美的大蜂巢被我们发现。我们是听到粮仓下面时不时会发出嗡嗡的声音,猜测出粮仓底下有个蜂巢,
16
最后是它们遭受到侵略时发出的那种急躁无比、可怕非常的嗡嗡声使我们寻到它们的巢穴。我们几个小孩总是到处寻觅,寻找着属于我们的乐趣。之后,我们还在菜园里、用干燥秸秆堆砌的棚边上,在打谷场上,在长满野草和堆满庄稼的仆人房周围,挖出来许多可以吃的各种草根、草茎,有时还可以吃到各类果子,它们的味道鲜甜可口。
6
在仆人房和牲口棚的墙角周围,长满了肥实粗壮的牛蒡、高高的荨麻(其中有“野芝麻”和螫荨麻)、一些带有华丽深红色如刺花冠的巨型葱、还有一些淡绿色被命名为“鸦葱”的野葱……它们都各具其特色,色彩鲜亮的有,气味芳香的也有,令人回味无穷。在我生活中也出现了一个牧童似的人物,他的精彩传奇和有趣,也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很多的趣味。他身上的麻布衬衣和短裤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全部是补丁叠着补丁。他的身体除了被麻布衬衣和短裤遮起来的地方,可以直接接触到阳光的地方没有一块好肌肤,包括双手、双脚、脸上的肌肤,全部被晒得黑黝黝的,有部分地方还被晒得缺水、开裂然后逐渐脱皮。时常可以看到他嚼着发酸发臭的黑面包,他还会不停地吃着那些肥实粗壮的牛蒡和那些剥落在地上的褐色烂树皮,或是嚼着那些会使嘴角溃疡的羊草,导致嘴角不是这里流出脓水,就是那里皮开肉绽。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贼头贼脑地转动着镶嵌在脸上的那对黑溜溜的大眼睛,像算盘珠儿似的滴溜溜四处乱窜,里面还会闪烁着慧黠而敏锐的光芒。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