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局.pdf

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局.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局》编辑推荐:“重庆模式”破产,什邡事件、启东事件接二连三。回到左的“文革”,还是走向右的“民主”?大转型时期,中国如何突破自身困局?国家往哪里去?个人如何安身立命?新权威主义开山之作。

媒体推荐
民主不能拔苗助长,不能超越社会条件,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通俗地说,只有改革者执政,才能实施经济转型,只有经济转型,才能有可能实现经济起飞,只有经济起飞后,国家通过税收积累的巨大经济实力,才能搞民生工程,实现均富社会,只有实现上述目标,才有可能为健康的公民社会发展创造条件,只有在这一基础上发展起公民社会,才能学习民主文化,克服民粹主义,最后一步才是实现宪政民主。
——《大历史视角下的邓小平改革》

中国模式就是一种“极强国家—极弱社会”型的发展模式。如果正常的“高频度、低强度”减震机制无法形成,任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总会出现一种在社会冲突论上所称的“低频度、高强度”社会冲突与政治参与爆炸。只有在制度上建立一种有效防止国有垄断以及防止腐败的机制,健全法制,在非政治领域发展公民社会,发展民间社会的自主性,才能有效防范地方政治中出现“类苏丹式”现象的泛滥,这一点是改革中期中国面临的最严峻挑战。
——《中国模式的优势与陷阱》

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说,中国那么复杂的一个落后的超大型国家的社会转型,是一个超级复杂的社会工程,个别人的拍脑袋并不能产生最佳的思路,这就需要不同思路的碰撞,独立候选人就是一种多元的试错,是民间自发形成的尝试与选择,也是对政府的一种良性压力,就此而言,并不是坏事,相反,应该得到当政者的善意回应与尊重。我们这个民族要过转型关,一定要在“尝试与错误”当中学习才行。
——《中国转型的困境与出路》

作者简介
萧功秦,新权威主义现代化理论的代表学者,主要研究当代中国社会思潮、二十世纪中国政治史、当代政治发展。
主要著作:
《儒家文化的困境》(1986)
《萧功秦集》(1995)
《危机中的变革——清末现代化进程中的激进与保守》(1999)
《与政治浪漫主义告别》(2001)
《知识分子与观念人》(2002)
《中国的大转型:从发展政治学看中国变革》(2008)
《历史的眼睛》(2010)
《反思的年代》(2010)

目录
总论:为什么要超越左右激进主义--从中道立场理解中国转型
第一辑
中间道路:从中道与理性视角看转型
中国转型的困境与出路--警惕两种激进民粹主义
我更担心改革被锁定--与《南方周末》记者的谈话
中国模式的优势与陷阱
附录:我对“中国模式”的进一步思考
温和、理性与中道比什么都重要--答《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专访
从千年文明史看中国大转型
如何应对“维新模式”的困局--从千年文明史看中国转型之二
从威权政治到宪政民主的五步逻辑--大历史视角下的邓小平改革
当元老派成为改革家之后--三十年后对中俄改革战略的反思
附录:答《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问:“唱缸须警惕‘文革’极左思维复活”
只有重建公民社会,才能实现民主政治与善治
我看宪政社会主义思潮
警惕国家主义思潮的崛起--民族主义是否构成对人文价值重建的挑战?
附录:关于激进民族主义的通讯
高调民族主义非中国之福
第二辑
我们可以从历史困境中反思什么
新时代需要新史学--在“中国近代史反思与前瞻”讨论会上的讲话
为什么专制帝国改革难以成功--清末新政失败百年祭
从辛亥革命到民国分裂的历史启示
从迟误的改革到不成熟的革命--重新疏理从鸦片战争到辛亥革命的近代史
革命的“鸟合之众”摘了清王朝的烂桃子
第三辑
我们在过渡时代如何安身立命
传统文化可以给我们什么精神资源--致一位海外留学生
走出过渡时代的焦虑--与复旦大学生一夕谈
与青年朋友谈中西文明冲突
我们时代最需要本土思想家--评李泽厚谈话录《该中国哲学登场了?》
天堂里的高华
寻找我们的精神之根--转型时代我们如何安身立命

文摘
版权页:

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局

萧功秦:新保守主义特别警惕的是民粹主义,民粹主义(Populism)就是广场动员型政治,就是大众口味决定政治选择。新左派与激进自由派强调的广场动员的一人一票的直选民主,就是民粹主义的不同表现。可以说,无论是新左派还是自由派,都有民粹民主的取向。如果我们跳过公民文化与公民社会的发育阶段,通过所谓的直接思想启蒙与制度移植,来直接实现所谓的选举民主,因为没有公民文化的训练或者多元力量的制衡,其结果是,谁掌握了票仓,或谁掌握了广场上的“人民公意”,谁就可以决定民族的命运,这常常是很危险的。
民粹主义是一种很强有力的意识形态,人民至上,人民说了算,这样的话,无异比精英主义要雄辩得多,要理直气壮得多,要政治正确得多。而危险也就在这里,因为人民如果没有受到民主的训练,广场振臂一呼,所向披靡。其实,广场上是最容易滋生非理性和狂热,由此作出的决定往往是灾难性的。法国社会学家勒庞说,广场上的人在群体暗示作用的支持下,在法不责众的心理支持下,其政治智商会下降几个数量级。这决不是空话,民粹主义最大的危机是,它极容易被某些政治野心家利用。只要谁迎合老百姓,谁就能获是民粹大众的支持,于是把社会引向危险的深渊而无法控制。
比方说,如果中国立即实行民选总统,如果有人站出来说,如果他上台,就一定要解放台湾,就要解放钓鱼岛,或把外蒙收回来,把俄国强占的土地搞回来,或者说,我要向日本清算第二次大战的所有赔款,我们的赔款应该多少,他们就应该限时间给我,如果不给我们,我们就准备干。或者说,我要让所有富人交高额税,交到让他们差不多破产,这样来解决社会贫富不均;或者说,我要让所有的国营企业股份化,让每个公民都持股当股东。

内容简介
《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局》里的各篇文章环绕着一个中心问题,即超越左右之争,一方面,既反对激进的左的“文革”思潮回潮;另一方面,也反对简单化的西化自由主义,强调观察与分析中国问题时,要特别重视我们的历史经验与运用我们的常识理性,主张通过渐进的方式,通过发展公民社会与公民理性,在保持现存秩序的历史连续性的基础上,经由多元试错来寻找摆脱转型困局的最佳路径,实现向民主宪政体制软着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