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孩子共处的8年:一位华德福资深教师的探索.pdf

与孩子共处的8年:一位华德福资深教师的探索.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与孩子共处的8年:一位华德福资深教师的探索》介绍一种引导孩子意志、情感和思维全面发展的教育。提倡“教育本身就是自我教育”的新观念。帮助每一个孩子活出自己的天资。
教育者的任务就是培土,提供合适的水和养分,生命的种子将自己破土而出。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赫尔穆特•埃勒 译者:滴水 注释 解说词:王守茂

赫尔穆特•埃勒 (Helmut Eller),出生于1935年,自25岁在德国汉堡万茨贝克华德福学校担任时段课教师起,一生都在从事他所热爱的教育事业。他是汉堡贝格施特德华德福学校的创始人之一,曾在汉堡大学及汉堡华德福教师培训学院担任教师培训工作。

目录
引言
前言
第一章 引子——学校生活的开始
彼此信任的开始
第一次家长会
入学典礼
第一节 课——“你们来了,因为你们想要学习。”

第二章 时段课与时段原则
作为长时期教育的时段课
时段课——内在呼吸与艺术化教学
非时段课、练习课与辅导课

第三章 第一学年
最初的时段
时段课老师第一学年各种各样的工作
第一学年的尾声

第四章 父母与教师合作,如果出现问题
如何让父母参与更多的班级生活
班级戏剧:建立集体的特殊机会
谈谈华德福学校班级的大小
如果跟孩子开始有了麻烦
尽管如此仍出现冲突呢?可能存在的不满和难题

第五章 第二学年
相逢在开学第一天
时段课种种

第六章 对时段课教师的内在要求以及全体教师会议
“权威”意味着什么
学会向生活学习
始终做一名学习者
用人智学的观点深入研究人
重要的是信念
力争全面了解孩子
班级会议:得出共同印象
华德福学校的全体会议

第七章 第三学年
孩子们来到“鲁比肯河”边
讲述《旧约》故事
第三学年的时段
德语课中新的一步
月庆

第八章 第四学年
内心的重大转变
讲述材料:日耳曼神话和选自《埃达》的头韵诗
第四学年的时段

第九章 时段课教师及他的准备工作
新学年
新的一周和新的时段
每日的准备工作
每天的反思评估
晚上的准备工作

第十章 第五学年
步入中年级
新的时段——向内看和向外看
第一次班级旅行

第十一章 第六学年
十二岁时内心和外表的蜕变
新的时段——展望外部世界
根据教学计划需要思考什么

第十二章 第七学年
学生的内在及外表状况
新的时段——完整地认识世界
其余时段的新重点

第十三章 第八学年
八年之久同一位老师?
青少年的内心状况
解剖时段
德语课文体学中的气质
其他时段怎样继续
学生和时段课老师八年共处的结束
这是时段课老师的自由年吗?

第十四章 尾声
附录时段课开始时的晨诵
一至四学年的晨诵
五至十二学年的晨诵

序言
推荐序
迈向人性的教育
不管在哪个国家,不管是孩子、家长、教育工作者还是主管官员,到过华德福学校的人,总会被她那充满生命力的校园氛围、美丽的教室、丰富的课程、快乐而专注的孩子所吸引。那么,这个越来越受到关注的世界性教育,究竟和其他的教育有什么不同呢?
华德福教育具有很多特征,而“人性化”则是其中之一。就像本书展示的那样,华德福教育首先深入了解孩子在每个成长阶段——换牙齿(6岁前后)、出现自我意识发展危机(9岁前后)、开始青春期(12岁前后)——的发展特点。另一方面,华德福教育关注孩子的想法、感受、做法。如本书所示,体验入手,整体出发,让所学的东西与孩子产生联系,使之有意义,让孩子感受到学习的兴趣和快乐。
除了对孩子的深入了解,教育实施和细节也同样重要。在本书中您会看到大量例子:
如何布置教室?如何开始一天,结束一天?什么样的教具最合适?如何准备第一节 课?如何开始一节课,结束一节课?一节课之中如何过渡?课与课之间如何过渡?如何与不同个性的孩子合作?如何安排他们的座位?怎么给孩子过生日?教学材料如何选择?如何选择课外读物?如何安排班级旅行?如何开家长会?如何写孩子的评估报告?如何开一个有意思的教师会?如何与同事、家长合作?如何了解不同的孩子?教师如何自我提高?
这些实际的例子传达的是对孩子的关怀和对人性化教育的要求。举一个更具体的例子,本书开始部分描写的新生入学过程,从招生说明会,到新教师与家长见面会,再到新生入学典礼,一步一步细节如何实施,其间无不透露着对孩子的关注和对细节的追求。我曾在公立学校执教12年,在成都华德福学校执教7年,越来越认识到,对于作为教师的我们,理念和方法最终都要落到对孩子的关注和细节上,即教育的人性化上。教学研究应该是专业的、精良的;教育过程应该是细致的、富有人性的。
从成都学校算起,华德福教育来到中国大陆已经有7个年头了,很多朋友慢慢了解了这种教育,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华德福教育依然十分新鲜。它独特的评估体系、自编的教材、综合性主题教学的形式似乎都振奋着人们的神经,也给希望教育改革的人们提供了一扇窗口、一种可能。但是,能够从书中的描述里去想象,以管窥豹,然后去思考孩子的本质和自然天性,才是本书对于中国老师,对于那些愿意陪伴孩子成长的家长以及教育工作者真正的意义所在。
关于翻译本身,华德福书籍有些为斯坦纳所著,有些则为德语其他作者或英语作者所著,因此名称和术语的使用和翻译难免有出入,比如斯坦纳也被译为史代纳、史丹纳等,但实际上是同一个人。另外,“时段课”也被称为“主课”,是一种阶段性的主题课程,例如在四年级的某个阶段,会集中学习“动物”这一主题。时段课老师当然也承担着班主任的职责。华德福学校主张由同一位时段课教师将同一个班级从一年级一直带到八年级,这样不论是老师对孩子的理解,还是教学工作,都会具有一定的连续性。
本书由田达生老师从德语译出,田老师曾是大学德语教师,退休后赴德国斯图加特学习华德福教育,现又积极推动华德福教育的德文翻译工作,不求名利,堪配“可敬”二字。德国是华德福教育的源生地,始终是华德福教育的标杆,希望本书的出版能有一些厘清正源的效果。
李泽武
2010年7月10日
写于温德希泰因华德福学校
德国纽伦堡
2011年4月修改于成都

文摘
版权页:

与孩子共处的8年:一位华德福资深教师的探索

第二章 时段课与时段原则
作为长时期教育的时段课
华德福学校一至十二年级上午的课程分为“主课”与“非时段课”两部分。其中主课时间约105分钟,通常从8点持续到9点45分(一些学校主课时间略短,一些学校甚至会略长一点),是一天中的重要部分。德语、算术和数学、图案线形画和几何、常识、地理、历史、生物、物理、化学等学科,都在主课时间内学习。每个学年分为不同时段,每个时段集中学习一门学科,因此也称为“时段课”。每一时段一般延续三至四周,低年级可能延续更长时间,这样就可以用较长时间专心学习某一专题。这种集中的安排经受住了长时间的考验,被证明是合适的。当天的主题是整个上午的重头戏,而且可以于次日在课堂上再次提及、讨论、深化并扩展。学生们很快就会适应这种节奏。
W.沙德明确指出,时段课原则在学习方式上具有重要意义,而且顾及到了生理学的基本原理。他写道:
“凡是在创造性的脑力工作中稍有经验的人都会发觉,只用一周中零碎的两三天或者很随意的时间段,是不可能潜心研究一项灵活的教学内容的,要达到此目的,应集中在几周以上的时间内进行。时段课引导学生遵循脑力工作自身的规律进行学习,其中还包括把已掌握的学习内容放回到长时记忆中保存,因为要将学生或任何人学过的东西,时时刻刻都在意识中复制,从生理和心理上来说都是愚蠢的。从上述意义上讲,主动学习和暂时的主动遗忘涉及到智力的健康发展……时段课使学生将课程内容更深入地储存于身体组织中,而不是白天的意识中……进而将它保存终生……华德福学校就是通过主课推行连续性教育,使人们不只在学校里学习,还要终身学习。”
在学生每个时段制作的主课作业本里,已掌握的内容由他们用文字或画画的形式记录下来,而某些在艺术化教学过程中学会的内容则被“忘记”,但在以后的日子里会转化成新的能力。在下一个相同科目的时段开始时,需要借助艺术手法才能唤醒和再现那些沉睡了较长时间的内容。
对于时段课教师,时段原则却又有另一层重要意义:他在三至四周里只需专注于一个学科,也就是潜心研究一个主题。正如我们还将看到的,因为要承担众多课题,掌握大量素材,这样做可以给他提供巨大的帮助。
时段课——内在呼吸与艺术化教学
孩子们怎么能坚持上完约105分钟的主课而不休息呢?这与课程内容的合理分配有密切关系。一种合理的课时结构必须符合孩子的状况,适应一天的节奏,形成一定的规律。因此时段课教师特别重视主课内在的呼吸,而且尽可能实施艺术化教学。
所有和节奏相关的事情在华德福学校里都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但愿下面这个形象的比喻能帮助读者理解。正如一个人的脉搏和呼吸有固定的节律(收缩与扩张、吸与呼),而这两个相应的节律器官——心与肺——却并不疲劳一样,我们也力争形成“课堂上的呼吸”。举个例子,课堂上的“吸气与呼气”就意味着紧张与松弛、头部工作与四肢工作、全班活动与学生个人活动之间的节奏交替。这样一种由教师主导的节奏,一方面强化了儿童的生命力,另一方面也使教师的工作变得轻松,这对完成教学任务并非无关紧要。
早在开学的第二天,这种教学手段就已开始发挥重要作用,因而应该在此给出一个提要,介绍一下华德福学校里低年级和中年级的主课通常是如何安排的。一般而言,时段课教师将它区分为五个不同部分:
1.节奏部分
2.复习部分
3.主要部分
4.书写部分
5.讲述部分
节奏部分
已提到过的“晨诵”是节奏部分的开始。但1-4学年与5-12学年诵读的箴言诗是不一样的(诗句内容见89-190页)。接下来,孩子们唱歌或朗诵,背诵短小的韵诗,做拍掌活动、数数练习或跳圆圈舞,在他们学会吹竖笛之后,还要在这段时间内吹竖笛。
这样,整个班级进行了一种集体活动。学生们来学校之前常常要独自走很远的路,这种班级活动使他们能够彼此通过感官感觉到对方,重新会聚成一个心心相连的团体。我们或许可以把节奏部分与乐器的调音相比较,如果调整好了,孩子和老师的相处就会十分和谐。每天用较长时间重复同样的东西,不断提醒孩子注意朗诵和唱歌时新出现的细微差别,以及让练习过的东西渐渐变成习惯,等等,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朗诵时可以体验诗歌变化的韵律,唱歌和演奏时可以体会音乐的节奏,有规律的练习最终编织成新的生命节奏,孩子们越来越深地融会到上述节奏氛围中,使他们的人际互动越来越和谐。
“做事均需节奏”,G.克尼贝写道,“正如生命在生与死之间延续,并因此形成了一种自身不断重复的节奏,才使我们保持健康,同样孩子在课堂上也需要动与静、专心聆听与单独活动、集体合作与独立学习、保持清醒与沉入梦幻之间的交替。这便形成了一种内在的吸气和呼气,它让身体时而紧张,时而放松。教学艺术主要是读懂孩子此时此刻的需要。”
在开学初的几天,时段课教师先是让孩子熟悉一些短小的韵律诗,让他们自然而然地参与到集体朗诵和合唱当中,带领他们初次进行集体活动和分享共同体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一些孩子竟能直接通过老师的口型读出还不熟悉的诗句并立即跟着朗诵。对时段课教师而言,熟记原文是很重要的,不可在第二天做改动,否则一些孩子会马上察觉,或许还会扯开嗓门公之于众,依我之见这并不利于教师树立威信。
今后几学年在节奏部分展开的更多练习,我们会在相应的章节进一步探讨。
复习部分
孩子前一天在课堂上吸收和体验到的内容,经过一夜睡眠沉淀得更深了。所以我们试图在复习部分,很巧妙地将“遗忘的宝藏”重新提升到意识中,并继续深化,使其成为孩子永恒的财富。这一做法普遍适用于所有的学年,仅仅因今后不同时段的特点,在细节上稍有不同。
至少在这层意义上应当指出,较之一般的教育,华德福教育更看重睡眠对儿童学习的重要性。睡眠不仅可以恢复精力,而且前一天已接受并学会的东西会在睡眠中转化,基本的主题会在孩子内心持续发挥作用,第二天往往又呈现在一个新层次上,这时再看它们会更清晰。在复习部分里应考虑到这一点,并充分利用。
比如时段课教师要在开学第二天复习一些内容——在德文里,“复习”的意思就是“重新(=再一次)去取”。他再次回到昨天的开场白,让孩子们补充发言,充实些内容,扩展主题。之后教师过渡到孩子们前一天动手做过的事上,重新在黑板上画“直线”和“弧线”,并请一名孩子到前边来照着画这两条线,还让他说出它们的名称——“这是一条直线,而这是一条弧线。”
从方法上看,复习时首先涉及到双手活动,然后才是思考。如果允许我这样表述的话,那么华德福学校的教育方法总是“从动手到动脑”。感官活动与身体不同部位的活动,对这个年龄孩子的智力发育起到重要作用,所以从根本上说,应在大脑接受之前,先用整个身体去领会要学习的内容,同时动用多种感官去体验。
时段课教师非常感谢斯坦纳提出的这种方法,它具有一种原型的特质,要求从一开始就激发和强化儿童的意志力。
虽然华德福教育一再强调“强化意志力”,但并不是指要儿童下定决心说:“我想要做什么。”(这可称之为想象活动)相反它指的是力量,指孩子真正行动起来所耗费的力量,例如用他的四肢从事一项作图、画画或写字等活动。通过有规律地做事情,就可以强化这样的力量。
主要部分
从主课的一个部分转换到下一个部分而不停顿,是一门艺术。所以我们会巧妙地从复习部分过渡到主要部分,在这一部分需要针对不同的年龄段,艺术化地、生动地展示或阐明新的教学内容。在前几学年,主要通过“形象的讲述”来完成,为此时段课教师需要一些时间准备,直到为孩子找到或充分发挥想象虚构出“合适的”素材。
在开学第二天,时段课老师仍然会停留在前一天的主题上,等到第三天才会着手进行新的内容。例如第三天是学习画“斜线”,他先画出一条斜线,让学生去感知它的形状,接着在黑板上画出有长有短的平行斜线,随后孩子们可以在黑板上照着画。
书写部分
学生在黑板上练习之后,所有人都等着老师允许他们第一次在自己的作业本或者一张纸上画。所有的孩子都要在主课的书写部分中用手做点什么:根据不同时段的特点,他们将主要部分里学过的内容以书写、绘制、画画,或者也可能是做算术题的形式,通过动手进一步领会。时段课教师在开学前是否为如何向这部分过渡做好设计,从孩子们能否麻利地拿出书写工具并投入工作这个方面,便可略见一斑。
书写期间教师有机会在班里巡视,以便仔细观察孩子们在课堂上的操作情况,并随时给予帮助,同时也借机感受每个人埋头工作的神态和举止是多么不同。有些孩子动作果断、运笔有力,画出的图形色彩艳丽夺目;有些孩子用轻巧的手麻利地画出精细的线条,很快便完成了任务;有些孩子不慌不忙慢慢画自己的,几乎没注意其他人已经完成;还有一些孩子面对任务若有所思,想认真细致完成,但最终还是不完全满意。我们作为时段课老师就应该这样充满爱心,融入到孩子所做的事情当中,通过设身处地的感受,慢慢熟悉孩子们的性格特征和个性差异。
讲述部分
随后,所有孩子愉快地期盼着在主课最后的讲述部分中将呈现的“故事”。时段课教师已经在家中把将要讲的故事做了精心准备,并尽可能根据他揣摩出的学生的不同气质,撇开书向孩子讲述。讲述时要特别注重形象化,但也必须注意,一定要投入到充满生机的故事情节中,并让故事能触及到孩子的感觉。可见,讲故事是要经过学习的。
根据学生不同的年龄段,每学年的讲述部分都有专门的题材(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可以补充其他讲述材料)。针对华德福学校使用的讲述材料,S.凯泽和I.施米特写道:“教师应当借助于适合不同年龄的短故事,给学生提供最基本的帮助,最后在学生进入性成熟阶段后,开始引导他们理解我们当今的文化和文明状况……选择得当、由心而发的故事,会直接渗透进孩子的心灵。通过自然、凸显个性的表达方式,教师唤醒了学生心中那些活生生的图景。这些图景可以发生转变,并且会在孩子成长为成年人的过程中发生多种形式的质变。因此,讲述材料是孩子心灵成长的得力助手。”
时段课教师用于各年级讲述的材料有:
一年级:童话
二年级:圣徒传说及寓言
三年级:旧约全书中的故事
四年级:日耳曼神话及英雄传说
五年级:希腊神话及英雄传说
六年级:人类文化学及古代史材料
七年级:人类文化学及中世纪材料
八年级:人类文化学及近代史材料
对于时段课老师而言,要恰当把握好讲述时间并不总是那么容易,而在讲长故事时尤须注意,不要在下课铃响的时候,于某个紧张的情节处突然中止,答应孩子第二天再接着讲。这一方面对他们的情感体验不利,另一方面也会对后面的其他课程有影响,就好比在高度紧张或全力吸气之后,缺少必要的放松和呼气。期盼讲述部分到来的不止是孩子,还有时段课老师。他们以讲故事的方式,让早晨这段时间的合作静静收尾,同时主课也得以圆满结束。
第一学年讲童话?
在一个对童话隐喻世界已丧失全部感觉的时代,华德福学校的时段课教师在第一学年给孩子们讲许多格林童话,这确实令人惊讶。一些教师背诵童话,连续几天一字不差地复述原著——由于其极具表现力的语言,我们用自己的话不大可能表达得比原著更优美、更简洁。还有一些时段课教师与之相反,他们用自己的话讲述童话,这在教育学上同样有依据。但无论怎样,千万不要照着童话书念故事。讲童话时,教师必须把自己的意识和感觉带入每一句话,在孩子心中留下清晰的图景。我们可以在讲童话时注视着孩子,从而形成老师和孩子之间的直接交流,而照书本念故事就不可能存在这种交流。
可以观察到,如果讲述者认真研究童话世界的象征意义,并尝试理解童话本身更深层的含意,那么孩子们就会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故事中。“典型的”童话(例如格林童话)源自古老的智慧宝库,它用图景巧妙地展现处于形象语言阶段的人和事,并籍此滋养人类的心灵和精神。人们也把这种形象化的方式称为“虚构”。我们了解和熟悉童话世界后,就能发现童话与所谓的残酷现实的真正关系,现实妨碍很多人让孩子了解童话中的形象。
对孩子来说,童话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甚至不可或缺。R.斯坦纳的研究清楚地表明,人类文化的发展与每个人个体的心灵-精神发展之间存在着直接关系,就是说,儿童要在短短几年中再次经历人类意识发展的伟大过程——从早期的形象意识直到今天清晰的思维意识。因而在最初的几学年,孩子习惯以形象的方式吸纳和理解整个世界。但形象必须具有内在的强烈感染力,必须“富于智慧”并尽可能具有象征性。如果孩子在听童话期间,于内心也塑造着属于自己的形象,那么他们的想象力就会变得十分活跃,变得富有创造性。这些形象也会在人们心中保留终生。
举个例子,我在师资培训班上经常问大学生,是否可以为我描述“他们的”小红帽,“他们的”狼是从左到右在他们面前走过还是相反,小红帽是向右还是向左偏离小路,等等。总之,小红帽在许多大学生的想象里非常相似,虽然他们都没在图画上见过。当我要他们在想象中让狼沿着与内心形象相反的方向行走时,他们说很难办到,而且也不愿意那样想。显然,我们所有人心中拥有大量来自童年时代的形象,它们是用我们的想象力获得的,而且被我们永久拥有。
一些成年人也喜欢读童话,他们一方面会感觉到思维由此活跃起来,另一方面由于体验到那些源于创造力的、活生生的意识图像,因而在心中重新唤醒了一种力量。需要这种力量的肯定不止是教育者、老师和家长们。我们以这种方式贴近孩子的意识时,就能学会更好地理解他们。
非时段课、练习课与辅导课
华德福学校的非时段课安排在每天的主课之后进行(主课与非时段课之间有一次大课间休息),每节课持续40或45分钟,合为整体90分钟。下列学科属于非时段课:两门外语,体育,布线编,手艺课,练习课,各种艺术类课程如音乐、优律诗美(Eurythmie,或译为音语舞——译注),绘画或塑型(泥塑),除这些外还有宗教课和园艺课。
由于主课每周大约仅占十二至十四学时,时段课教师每周还担任八至十学时的非时段课。即便只是考虑学校经济上的原因,这样做也是必要的。时段课教师给自己班级上主课的同时再教其他课的情况并不少见。在最初几年,可以考虑教授一门外语、音乐或布线编,可几乎所有华德福学校的时段课教师在头两学年间,也在自己的班级带领“游戏体育”活动(见第三章 第37页)。时段课教师也可能被委派上体育或手艺课,园艺或宗教课,这就有机会了解其他班级或年级的情况并获得经验,这会对自己班级的工作起到积极作用。确实,去感受别的班级很有价值,但同时也意味着时段课老师要顾及到更多的孩子,做更多的准备,写更多的成绩册,还要根据科目和年龄段做相应的调整。
与此同时,时段课教师学会了如何与那些在学校里工作的非时段课老师以及其他班级的学生们友好相处。作为一个科任老师,必须适应每个班级,以便灵活应对相应班级的风气和那些孩子的习惯。
在随后的学年中,所谓的练习课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从某一年级开始(各校开始的时间大不相同),时段课老师每周在自己的班级上一至二次练习课。事实表明,算术课时段的学习内容需要定期练习以便巩固。练习课对学习德语的帮助也得到证实,例如在提高德语正确拼写和书写能力方面。
针对那些在算术或德语学习上较其他科目更为困难的学生,时段课教师可以提早开始上辅导课。如果学校没有符合条件的老师承担此任务,他自己主动请命也不是没道理。在辅导时,由于他十分了解孩子,知道什么东西让他们伤脑筋,因而就有可能成为给他们出点子的人!当然他明白,事先应当跟家长讨论这些问题。他还可以利用辅导课帮助那些缺课时间较长、甚至耽误了整个算术时段或德语时段的孩子,给他们补课。这样实际上也回答了以下问题:实行时段原则时,如何正确而恰当地对待那些因故未能参与某个时段课的孩子。

内容简介
《与孩子共处的8年:一位华德福资深教师的探索》内容简介:当前有一股新教育的潮流,越来越多以华德福理念为指导的幼儿园乃至学校正在中国各个城市出现。这些幼儿园和学校的创办者、教师和家长中,很多是反思自身教育历程之后,希望给孩子一个更健康成长环境的父母们。什么是华德福教育?简单说来,它是起源于德国的一套已有近百年历史的完整而独立的教育体系。华德福教育针对人在0-7岁、7-14岁以及14-21岁这三个阶段的不同需要来设计教学内容,注重孩子意志、情感和思维的全面发展,并关注每个儿童的个体差异,以一种极富艺术性的方式帮助孩子与这个世界建立深刻的联系。华德福教育虽然是西方现代文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产物,但有趣的是,它内在的精神与中国自古以来道法自然、因材施教、教学相长的优秀传统不谋而合。在华德福学校,主课教师会陪伴孩子八年,将他们从一年级一直领入青春期的门槛,并担任几乎所有主要科目的教学。从一年级到八年级,每学期分为若干时段,每个时段延续3-4周,在此期间主课老师带领学生集中学习某一门科目。具备怎样的条件,才能成为这样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老师?他(她)又是如何做到的?这本书将会满足你的好奇,激发你对教育工作的热情和信心。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