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消逝.pdf

童年的消逝.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童年的消逝》:陈丹青 艾未未 周国平 黄集伟 展江 刘擎 陶东风 蒋原伦推荐阅读。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尼尔•波兹曼
娱乐时代的当头一棒,尼尔•波兹曼的深刻预见。

媒体推荐
中国当今的现实是,不但电视文化,而且印刷文化,二者共同导致了童年的消逝,因而消逝得更为彻底。
  ——周国平
波兹曼提出了语言在电视文化来临之前在人们的政治和文化生活中的重要性。
  ——陶东风
也许,文化拯救的希望就在于人类不断的自我反省之中,在于认真聆听波兹曼式的警世危言之中。
  ——刘擎
波兹曼的思想虽然承伊尼斯和麦克卢汉而来,但文风与两位前辈不同,波兹曼的著述清晰畅达,娓娓道来,他是写给年轻的学生们看的。
  ——蒋原伦
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
  ——尼尔·波兹曼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 译者:吴燕莛

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1931-2003),世界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生前一直在纽约大学任教,首创媒体生态学专业。一生出版20余部著作,其中《娱乐至死》和《童年的消逝》已译成多种文字在许多国家出版。2003年10月去世后,美国各大媒体发表多篇评论,高度评价波兹曼对后现代工业社会的深刻预见和尖锐批评。

目录
维塔奇书局版序言
引言
第一章 一个没有儿童的时代
第二章 印刷术和新成人
第三章 童年的摇篮期
第四章 童年的旅程
第五章 结束的开端
第六章 一览无余的媒介
第七章 成人化的儿童
第八章 正在消失的儿童
第九章 六个问题
参考文献
译名对照表

文摘
版权页:

童年的消逝

成人化的儿童可以定义为一个在知识和情感能力上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成年人,尤其在特征上跟儿童没有显著的区别。这样的成年人古往今来始终存在,但各种文化的不同,在不同程度上或鼓励或打击这种性格模式。在中世纪,成人化的儿童是一种常态。这主要是因为没有读写能力,没有学校和礼仪规范,因此对做一个成人也没有特别的训练和知识。出于类似的原因,成人化的儿童在我们的文化中正逐渐变得习以为常起来。我留待下一章提出证据,证明这的确在发生。本章的目的是要阐述这种现象如何发生和为什么会发生。
简短的答案已经包含在我前面的论述里面:由于人类生长所依赖的符号世界在形式和内容上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尤其不要求儿童和成人的情感有任何的区别,这样人生的两个阶段就不可避免地合二为一了。
那是我的理论。详尽一些的答案不过是评论而已。然而,这正是我接下去要讨论的。
在探讨现代的成人化的儿童之所以产生的问题时,我们可以有许多切入口,可是在一个由主要靠电视传播政治信息的社会里,无论从哪一方面观察,都不如观察它的政治意识和政治判断所包含的意义更能说明问题。如前一章所提到的,在电视出现以前,控制传播给大众的有关政治领袖的信息的数量和种类还相对容易。电视出现之后,这种控制变得非常困难,那些追求政治公职的人必须雇用“形象经理人”以期控制公众对他们的了解。产生这种转变的重要原因之一,自然纯属电视提供的信息的数量问题。更重要的却是信息的形式问题。
跟任何人一样,我们的政治领袖不仅通过语言陈述的形式提供信息,而且以非语言的方式“发出”信息。他们的站立姿势、微笑、眼神、出汗、表示愤怒等等,跟他们所说的表达同样多的信息。很自然,控制他们“发出”的信息要比控制他们提供的信息要困难得多。正因为如此,所以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始终摆脱不掉他的二手车推销员的形象,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则甩不掉他的蠢汉形象。对这些挥之不去的认知印象,电视应该负主要的责任,因为它准确地揭示了屏幕上活生生的人物所发出的多数信息。如果我们继续使用从无线电上拾来的比喻“电视观众”这个词,那其实是一个错误。即便在人物形象相对固定的情况下,如总统演说,那形象依然处在人们意识的中心。其实电视通常如此,电视上的形象不断变换,观看者完全忙于(若没有被吓倒的话)关注非语言的信息。

内容简介
在《童年的消逝》里,波兹曼运用他对心理学、历史学、语义学和麦克卢汉学说的深刻见解以及常识,非常有说服力地阐述了一个触目惊心而且颇具独创的论题,即童年的诞生,是因为新的印刷媒介在儿童和成人之间强加了一些分界线,而在电视之类媒体的猛烈攻击下分界线变得越来越模糊,成人的性秘密和暴力问题转变为娱乐,新闻和广告定位在10岁孩子的智力水平。这也是一份内容翔实、令人震惊的警世书。
乔治•奥威尔曾在《一九八四》中预言人们将会遭受外来压迫的奴役,失去自由,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则在《美丽新世界》中表达了另外一种忧虑,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作为新闻与传播学被广泛参阅和引用的经典,《娱乐至死》与《童年的消逝》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