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揭穿商业、政治与婚姻中的骗局.pdf

说谎:揭穿商业、政治与婚姻中的骗局.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说谎:揭穿商业、政治与婚姻中的骗局》详细介绍了商业、政治与婚姻中的骗局,是一本实用的防骗宝典。

作者简介
保罗·埃克曼(Paul Ekman,1934-),美国心理学家,加州大学医学院心理学教授,1991年获美国心理学会颁发的杰出科学贡献奖,并被列为二十世纪百位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学家之一。他主要研究情绪的表达及其生理活动和人际欺骗等,是这一领域最主要的专家,在四十多年的研究生涯中,曾研究过新几内亚部族、精神病患者、间谍、连环杀人犯和职业杀手等的面容。美国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执法部门、反恐怖小组等政府机构,皮克斯(Pixar)、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and Magjc)等著名动画工作室常常请他作情绪表情的顾问。英美的电视节目也常常向他咨询,甚至请他到节目中现身说法。他共编著有十三本书。

目录
第三版序
致谢
第一章 导言
第二章 谎言、破绽与说谎线索
第三章 谎言何以穿帮
第四章 言辞、声音、身体行为与谎言
第五章 说谎的表情线索
第六章 陷阱与预防措施
第七章 测谎仪
第八章 估谎
第九章 20世纪90年代的抓谎
第十章 公共领域的谎言
第十一章 新进展与新想法
结语
附录
校者跋

序言
本书的前八章是1985年为第一版所写的,第九章与第十章是1992年为第二版补写的,今日重读这些章节,并未发现什么疏漏,总算松了一口气。在今年(2001年)为第三版所补写的第十一章中,我交代了一些新的进展,提出了一些新的想法,并针对大多数人(甚至专业人员)抓谎能力都不容乐观的情况,进行了一系列的说明。
随着时间的流逝,研究成果越来越多,对于能否根据一个人的行为线索来勘破谎言,我想我已经不必过于谨慎了。而随着所做的大量教学工作,我们的自信也日益增强起来。过去十五年间,我与执教于罗格斯大学的同事弗兰克(Madk Frank)、执教于旧金山大学的同事奥沙利文(Maureen O’Sullivan)一起使用这本书作为教材,在美国、英国、以色列、香港、加拿大、阿姆斯特丹等地教学,对象大都是执法人员。对学术上的东西,学员们显然缺乏兴趣,但第二天他们运用到工作上,却带给我们很多生动的例子,也进一步证实了本书中所谈到的种种想法。
基于我们的研究和从执法人员那儿学到的经验,我坚信,鉴别他人是否在说谎,准确率最高的情况是:
·第一次说这个谎言;
·过去从未说过同类型的谎言;
·说谎的代价很高:最重要的是,面临着严厉惩罚的威胁;
·抓谎者不预设立场,不骤下结论;
·抓谎者懂得如何鼓励嫌疑人讲述自己的遭遇(讲得越多,鉴别的机会就越多);
·抓谎者与嫌疑人的文化背景相同,语言相同;
·抓谎者使用本书中所提示的重点,来套取更多的信息,而不是拿来证明谎言;
·抓谎者要意识到,如果嫌疑人是诚实无辜的,那么判定起来会有很多困难,正如本书中所描述的那样。
谎之为字,很容易让人附会起“右文”之说,认为此乃荒诞不经之言。这种理解不无可取,然而也有偏颇之处,那就是现实中的谎言往往言辞恳切,识破之前看不出半点荒诞,事实上,这种印象往往来自事后诸葛般的英明夸谈。相形之下,反倒是当现实世界令人困惑得摸不着头脑时,那些据实以陈的讲述却因荒诞而被别人归诸谎言。当然,荒诞本身并非不能达成说谎的目的,“真话假说”便是一途,通过故意夸大和扭曲事实,使人虚实莫辨,从而达到了误导他人的目的(例证参见本书第21-22页)。
这无非是想说,分析和认知谎言是件很复杂的事情。但好在我们对待谎言的态度还算鲜明。西哲柏拉图认为谎言不仅邪恶,而且会污染说谎者的灵魂,因此他对于说谎绝不妥协,认为生命中只容得下真相;而亚圣孟子则说:“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但是当谎言上升到更高层面,这些知识精英的态度便犹疑起来:柏拉图提出了“高贵的谎言”,告诉民众人分金银铜铁四种,贵贱天定;而孔孟之道的伦理纲常,则不乏“王侯将相有种”的思想,也不乏“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手段。
回到现实层面,事情也远非那么简单,我们不是有过“五十步笑百步”的经历,就是有过“叶公好龙”的想法。每个人都希望别人诚实,但却无法面对别人的绝对诚实。我们可以辩称谎言是有差别的,隐瞒和误导比之凭空捏造似乎会让我们心绪稍安,自以为的善意和利他又让我们颇觉高尚,至于能想出“高贵的谎言”来,那心境就只有大任斯人可以描述了。幸而,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还是心怀愧疚的,尽管将说谎视为罪大恶极并用以教人的情况,或许已不多见,但说谎之于人心,总不免产生罪恶感,则是一般的社会教化所为。
认知谎言所关涉的是价值,而辨识谎言所关涉的则是事实,前者为哲学家们数千年来所喋喋不休,后者则为科学家们几十年来所突飞猛进。在情绪表达与人际欺骗这一研究领域,倾注了40年心血的美国心理学家保罗·埃克曼可以说是这些科学家中的翘楚。这位老兄的尊容,我们可以在本书图2到图6的若干表情照片中有幸得睹,一颦一笑,颇多迷人。这些收放由心的展现,也表明了他研究的精到与治学的自信。
埃克曼的确精到,也足以自信,他的很多开创性的研究为这一领域注入了生机和前景,很多持续深入的研究使人们得以直面过去的错误观念。科学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定量化,埃克曼开创了表情与行为的定量化测量,他提出利用测谎仪勘定具体的情绪而非只是波动,他不断设计和改进实验,进行了大量的测试和数据分析。科学家最显著的特征则是严谨,埃克曼为各种概念的定义反复推敲,为事情之一切可能不断穷举,为测谎的准确度与效度再三辨析,更为抓谎的陷阱与预防措施不厌其烦地叮嘱。
这些都写在《说谎》一书中,这本研究专著历经数次修订和不断扩充,一版再版而享誉世界,被欧美诸多执法机构奉为刑侦学的必读教材。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弗兰克(Jerome D.Frank)教授,对此书有一句准确而凝练的评价:“这是一座关于谎言与抓谎的详尽实用的宝库,充满了伦理学上的敏锐分析与中肯评判。”的确,它语言生动,内容翔实,例证丰富,分析缜密,不像是部研究综述,倒像是本老少皆宜的通俗教材,尤其是附录中的实用表格,更突出了这一特质。
但更为难能可贵的则是评价的后半句,我们在掩卷喟叹之余,除了要钦佩作者的执著与创意之外,更为尊敬他对于知识与人性的尊重。他反复告诫执法人员,不要固守那些陈旧的经验和成见,也不要误用和滥用新的研究成果,测谎只是一种侦查手段,绝不能取代司法证据。他也反复提醒普通读者,抓谎研究可以帮助我们辨识真伪,但无法帮我们解决在人际关系上的抉择。有时候一味地揭露只是一种粗鲁,甚至残忍,使用不当时,甚至可能是侵犯隐私的违法行为。他更反复吁请当政者,不要为自己找出千般理由在国会面前说谎,并引用杰斐逊的名言说:“治理之道,诚信而已。”这不禁也令人想起荀子的话:“圣人为知矣,不诚则不能化万民。”信哉斯言,足为之戒。
本书中译本最初由台湾心灵工坊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出版,译者邓伯宸。但是该译本或出于将之改造为通俗畅销书的考虑,将原书整句、整段甚至整节地略去,删削了将近四分之一的篇幅。本着尊重作品完整权的考虑,三联书店决定应该尽可能地还原该作原貌,把选择权留给读者,为此由校者花费大量精力对该书逐字逐句进行了校订和补译,读者手中的此稿即全文译出,甚至包括题献页和书前引文,面貌十分完整,逻辑性也更强。
台湾在对西方作品的引进上往往快于大陆,其译本在“达”上也普遍做得比较出色,应用短句较多(尽管有时候拆得过于破碎),生动活泼,语言流畅,值得大陆翻译界学习。这不禁让人感叹海峡对岸的翻译界比我们在汉语的继承上要充分得多,在掌握上要灵活得多。本书的翻译便是一例,我在校对的过程中,收获颇多,不时会心一笑,比起校订大陆译本要令人愉快得多,这也敦促我在补译时尽可能地保持这种风格。
但是不少台译本略嫌粗糙(可能包括编辑上的失误),在“信”上还有待加强。本书译文中便存在一些低级错误和似是而非的现象。很多句子看似通顺,但一核对原文便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就要细细品味,不可想当然的囫囵过去,否则会对原书的理解造成负面影响。为此在校读中我花费大量工夫来理顺逻辑,尽可能透彻贯通后再最终敲定,限于篇幅,姑不举例。对于有些译名(包括人名地名),此台译本并没有错,但我均按大陆习惯进行了修订,一些词语用法也是如此,如“破功”改为“功败垂成”,“老神在在”改为“气定神闲”。但是另一些译名,甚至很多重要的译名,台译本还是存在不少欠妥之处的。比如讲到身体动作的几大类型,将其中的“illustrator”和“manipulator”都译为大而无当的“肢体语言”,于是在相关的叙述中就一片混乱,让人不知所云。其实前者应该译为肢体比画(手势比画是其特例),后者应该译为零碎动作(譬如抓耳挠腮等)。再有,将第八章的题目“lie checking”译为“验谎”,这就造成严重的歧义,很容易让读者以为是识别谎言之后验证其真假,而书中原意是指按照38个要点check谎言和说谎双方,并综合分析说谎成功与被识破的可能性,因此应该译为“估谎”更合情理。此外,将一种重要的破绽“tirade”译为“发牢骚”的话,便体现不出强烈情绪化的特质,所指也甚为狭窄,不如直译为“言辞激烈”更符合原意。
此外,校者还补译了每章结尾参考资料中有价值的叙述性文字,并添加了少量校者注,对大陆读者费解的背景加以说明,如帕特里夏绑架案、美国巡回上诉法院的体制等。对于台译本第69页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Sonnet 138),因此译长短参差也不押韵(排版上也没有分段处理),故校者选择了著名翻译家屠岸老先生的译作(见本书第55-56页)来代替,后者语言韵脚及音步的把握均属上乘,在此谨示感谢。
最后,应该说明,虽然校者认真竭力地为读者着想,尽可能以最好的面貌呈现给读者,但是限于水平,仍有可能存在着相当的错误和欠妥之处有待读者慧眼披砂。如果本书您尚觉清晰好读,收获不小的话,首先要感谢译者邓伯宸,他流畅生动的表达为校者提供了锦上添花的基础,其次,还要感谢那些为校者雪中送炭的人,如《科学时报·书评周刊》的钟华主编通读了校样,并提出了中肯的意见。

后记
谎之为字,很容易让人附会起“右文”之说,认为此乃荒诞不经之言。这种理解不无可取,然而也有偏颇之处,那就是现实中的谎言往往言辞恳切,识破之前看不出半点荒诞,事实上,这种印象往往来自事后诸葛般的英明夸谈。相形之下,反倒是当现实世界令人困惑得摸不着头脑时,那些据实以陈的讲述却因荒诞而被别人归诸谎言。当然,荒诞本身并非不能达成说谎的目的,“真话假说”便是一途,通过故意夸大和扭曲事实,使人虚实莫辨,从而达到了误导他人的目的(例证参见本书第21-22页)。
这无非是想说,分析和认知谎言是件很复杂的事情。但好在我们对待谎言的态度还算鲜明。西哲柏拉图认为谎言不仅邪恶,而且会污染说谎者的灵魂,因此他对于说谎绝不妥协,认为生命中只容得下真相;而亚圣孟子则说:“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但是当谎言上升到更高层面,这些知识精英的态度便犹疑起来:柏拉图提出了“高贵的谎言”,告诉民众人分金银铜铁四种,贵贱天定;而孔孟之道的伦理纲常,则不乏“王侯将相有种”的思想,也不乏“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手段。
回到现实层面,事情也远非那么简单,我们不是有过“五十步笑百步”的经历,就是有过“叶公好龙”的想法。每个人都希望别人诚实,但却无法面对别人的绝对诚实。我们可以辩称谎言是有差别的,隐瞒和误导比之凭空捏造似乎会让我们心绪稍安,自以为的善意和利他又让我们颇觉高尚,至于能想出“高贵的谎言”来,那心境就只有大任斯人可以描述了。幸而,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还是心怀愧疚的,尽管将说谎视为罪大恶极并用以教人的情况,或许已不多见,但说谎之于人心,总不免产生罪恶感,则是一般的社会教化所为。
认知谎言所关涉的是价值,而辨识谎言所关涉的则是事实,前者为哲学家们数千年来所喋喋不休,后者则为科学家们几十年来所突飞猛进。在情绪表达与人际欺骗这一研究领域,倾注了40年心血的美国心理学家保罗·埃克曼可以说是这些科学家中的翘楚。这位老兄的尊容,我们可以在本书图2到图6的若干表情照片中有幸得睹,一颦一笑,颇多迷人。这些收放由心的展现,也表明了他研究的精到与治学的自信。
埃克曼的确精到,也足以自信,他的很多开创性的研究为这一领域注入了生机和前景,很多持续深入的研究使人们得以直面过去的错误观念。科学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定量化,埃克曼开创了表情与行为的定量化测量,他提出利用测谎仪勘定具体的情绪而非只是波动,他不断设计和改进实验,进行了大量的测试和数据分析。科学家最显著的特征则是严谨,埃克曼为各种概念的定义反复推敲,为事情之一切可能不断穷举,为测谎的准确度与效度再三辨析,更为抓谎的陷阱与预防措施不厌其烦地叮嘱。
这些都写在《说谎》一书中,这本研究专著历经数次修订和不断扩充,一版再版而享誉世界,被欧美诸多执法机构奉为刑侦学的必读教材。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弗兰克(Jerome D.Frank)教授,对此书有一句准确而凝练的评价:“这是一座关于谎言与抓谎的详尽实用的宝库,充满了伦理学上的敏锐分析与中肯评判。”的确,它语言生动,内容翔实,例证丰富,分析缜密,不像是部研究综述,倒像是本老少皆宜的通俗教材,尤其是附录中的实用表格,更突出了这一特质。
但更为难能可贵的则是评价的后半句,我们在掩卷喟叹之余,除了要钦佩作者的执著与创意之外,更为尊敬他对于知识与人性的尊重。他反复告诫执法人员,不要固守那些陈旧的经验和成见,也不要误用和滥用新的研究成果,测谎只是一种侦查手段,绝不能取代司法证据。他也反复提醒普通读者,抓谎研究可以帮助我们辨识真伪,但无法帮我们解决在人际关系上的抉择。有时候一味地揭露只是一种粗鲁,甚至残忍,使用不当时,甚至可能是侵犯隐私的违法行为。他更反复吁请当政者,不要为自己找出千般理由在国会面前说谎,并引用杰斐逊的名言说:“治理之道,诚信而已。”这不禁也令人想起荀子的话:“圣人为知矣,不诚则不能化万民。”信哉斯言,足为之戒。本书中译本最初由台湾心灵工坊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出版,译者邓伯宸。但是该译本或出于将之改造为通俗畅销书的考虑,将原书整句、整段甚至整节地略去,删削了将近四分之一的篇幅。本着尊重作品完整权的考虑,三联书店决定应该尽可能地还原该作原貌,把选择权留给读者,为此由校者花费大量精力对该书逐字逐句进行了校订和补译,读者手中的此稿即全文译出,甚至包括题献页和书前引文,面貌十分完整,逻辑性也更强。台湾在对西方作品的引进上往往快于大陆,其译本在“达”上也普遍做得比较出色,应用短句较多(尽管有时候拆得过于破碎),生动活泼,语言流畅,值得大陆翻译界学习。这不禁让人感叹海峡对岸的翻译界比我们在汉语的继承上要充分得多,在掌握上要灵活得多。本书的翻译便是一例,我在校对的过程中,收获颇多,不时会心一笑,比起校订大陆译本要令人愉快得多,这也敦促我在补译时尽可能地保持这种风格。但是不少台译本略嫌粗糙(可能包括编辑上的失误),在“信”上还有待加强。本书译文中便存在一些低级错误和似是而非的现象。很多句子看似通顺,但一核对原文便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就要细细品味,不可想当然的囫囵过去,否则会对原书的理解造成负面影响。为此在校读中我花费大量工夫来理顺逻辑,尽可能透彻贯通后再最终敲定,限于篇幅,姑不举例。对于有些译名(包括人名地名),此台译本并没有错,但我均按大陆习惯进行了修订,一些词语用法也是如此,如“破功”改为“功败垂成”,“老神在在”改为“气定神闲”。但是另一些译名,甚至很多重要的译名,台译本还是存在不少欠妥之处的。比如讲到身体动作的几大类型,将其中的“illustrator”和“manipulator”都译为大而无当的“肢体语言”,于是在相关的叙述中就一片混乱,让人不知所云。其实前者应该译为肢体比画(手势比画是其特例),后者应该译为零碎动作(譬如抓耳挠腮等)。再有,将第八章的题目“lie checking”译为“验谎”,这就造成严重的歧义,很容易让读者以为是识别谎言之后验证其真假,而书中原意是指按照38个要点check谎言和说谎双方,并综合分析说谎成功与被识破的可能性,因此应该译为“估谎”更合情理。此外,将一种重要的破绽“tirade”译为“发牢骚”的话,便体现不出强烈情绪化的特质,所指也甚为狭窄,不如直译为“言辞激烈”更符合原意。此外,校者还补译了每章结尾参考资料中有价值的叙述性文字,并添加了少量校者注,对大陆读者费解的背景加以说明,如帕特里夏绑架案、美国巡回上诉法院的体制等。对于台译本第69页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Sonnet 138),因此译长短参差也不押韵(排版上也没有分段处理),故校者选择了著名翻译家屠岸老先生的译作(见本书第55-56页)来代替,后者语言韵脚及音步的把握均属上乘,在此谨示感谢。最后,应该说明,虽然校者认真竭力地为读者着想,尽可能以最好的面貌呈现给读者,但是限于水平,仍有可能存在着相当的错误和欠妥之处有待读者慧眼披砂。如果本书您尚觉清晰好读,收获不小的话,首先要感谢译者邓伯宸,他流畅生动的表达为校者提供了锦上添花的基础,其次,还要感谢那些为校者雪中送炭的人,如《科学时报·书评周刊》的钟华主编通读了校样,并提出了中肯的意见。

文摘
说谎的罪恶感
说谎的罪恶感是指一种对于说谎本身的感觉,与法律上的有罪或清白无关,也与对说谎所要隐瞒的内容的罪恶感有区别。再以《温家男孩》为例,假设龙尼确实偷窃了邮政汇票,他或许对偷窃行为本身感到不安,并因此看轻自己,这实属小人所为。如果又对父亲隐瞒了自己偷窃的事实,他也将会为自己的隐瞒行为感到不安,这就是说谎的罪恶感。不过,为说谎感到罪恶,未必也会为说谎所要隐瞒的事情感到不安,假设龙尼所偷的东西是属于曾经欺侮过他的同学的,他或许丝毫不觉罪恶,是同学先不义于他,他只是报了一箭之仇,但是,他若对校长或父亲谎称没有偷窃,却免不了感到说谎的罪恶。这就跟精神病患者玛丽的情形一样,不会为自己的自杀计划感到不安,却因对医生说谎而感到罪恶。
与担心被识破一样,说谎的罪恶感也有强弱之分,良心不安的感觉可以很轻,也可能强烈得足以让谎言穿帮,产生破绽或说谎线索。罪恶感强烈到极致时,甚至会变成一种折磨,足以毁掉当事人最基本的自尊感;此外,良心上的不安也可能使说谎者甘于接受惩罚,以消除精神上的煎熬。事实上,对于减轻罪恶感的折磨,惩罚也许正是所需要的,此时,获得惩罚也成为人们坦白的原因。
刚决心要说谎时,对于事后是否会感到良心不安,往往一无所觉。说谎者意识不到,当受骗者为自己的虚情假意而再三感谢时,当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为自己代过蒙受不白之冤时,自己心态所产生的微妙变化,这些情景尤其会激发人的罪恶感。但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些情景却会让他们更加兴奋刺激,从而说谎,我将在本章“欺骗的快感”部分讨论这种反应。说谎者低估罪恶感的另一个原因是,随着时间的发展,说谎者才知道一谎不能遮天,为了圆第一个谎,谎言就不得不接二连三地说下去。
羞耻感(shame)与罪恶感密切相关,但其问存在一个本质的差别:罪恶感这种情绪不需要旁人知晓,完全是自我的评判;羞耻感则不同,耻辱的蒙受完全来自于别人的非议或嘲讽。行为失检却无人知晓,就不会感到羞耻,但却可能感到罪恶。当然,有时也可能两者兼具。羞耻感与罪恶感之间的区别非常重要,因为这两种情绪可能会形成相反的力量,把一个人撕裂:为摆脱罪恶感,可能兴起坦白承认的念头,但羞耻感却在旁边拉住,一旦讲出去只怕颜面尽失,因而陷入矛盾的挣扎。
假设《温家男孩》中的龙尼确实偷了钱,自觉罪大恶极,又因隐瞒本身而产生说谎的罪恶感。他可能为消除良心不安而想坦白,但一想到父亲会如何反应时,出于羞耻感便打消念头。回顾上文,父亲为了鼓励他坦白,愿意原谅他,不会给予惩罚,没有害怕受罚的恐惧,只是让龙尼担心被识破的心理随之减轻。但若真要龙尼诚实,父亲还得消除他的另一层障碍:羞耻感。先前提到的那位刑侦人员力劝犯罪嫌疑人招供时所采取的策略,父亲就有必要尝试一下,也就是说,他可以这样对龙尼说:“偷东西,我是了解的,要是我在你的情况下,面对诱惑可能也会,人哪有不犯错的?也许当时身不由己,但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当然,一个传统的英国父亲估计不会说出这番话来,与面对犯罪嫌疑人的刑侦人员不同,他不会为了千方百计获取坦白而到了言不由衷的地步。
有些人对说谎特别敏感,很容易产生羞耻感与罪恶感,从小便被教导“说谎罪大恶极”的人就属此类。尽管将说谎视为罪不可赦并用以教人的情况,或许已不多见,但说谎之于人心,总不免产生罪恶感,则是一般的社会教化所为。有些人一旦怀有这种罪恶感,似乎就会主动往那种体验上靠,强化自己的罪恶感,保持被别人指点的羞耻感。可惜的是,对于这种人,相关的研究不多,倒是对与他们恰好相反的人,却多少有一些研究。
报纸专栏作家安德生(Jack.Anderson)就谈过一个既无羞耻感又无罪恶感的骗子,即Abscam政治丑闻案中联邦调查局的主要证人温伯格(MelvinWeinberg)。安德生在专栏中谴责温伯格的诚信,文中提到他隐瞒长达十四年的婚外情被妻子发现时的反应:梅尔文回到家,玛丽要求他给个解释。他耸耸肩,说:“就算我被抓到了,又怎么样呢?我不是告诉过你么,我是天下第一大骗子!”说完,窝进心爱的摇椅,跟餐厅订了些中国菜,便叫玛丽帮他修指甲。
对自己的罪行毫无羞耻感和罪恶感被认为是精神病态人格者的标志,如果这种缺失遍及其生活的各个方面或绝大多数方面的话,那就可以确诊了(很明显,诊断时仅靠报刊文字是不足为据的)。这种情况的产生是由于教养还是某些生理性的因素,专家对此意见纷纭,莫衷一是。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说谎时既不感到良心不安,又不担心被识破,反而会使精神病态人格者失去警惕而露出破绽,这一点倒是大家都同意的。

内容简介
《说谎:揭穿商业、政治与婚姻中的骗局》讲述的是诚实之所以具有普世价值,就在于谎言是普世现象,从政坛精英到市井小民,从商界巨贾到谍海特工,它成为生活的潜在主线。你想知道人们如何说谎,为何说谎,说谎时有何表现么?你想知道如何识破这些谎言,识破的可能性与利弊如何,如何创造和增进识破的机会么?那么请从人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开始,请从保罗?埃克曼这本一版再版,被欧美诸多执法机构奉为刑侦学教材的研究之作开始。对于必须娴熟人际互动,了解嫌疑人性格特质的法官、检察官、律师与警察而言,这是一本强化职能的教材;对于需要洞悉人心,长于沟通的心理医师、社会工作者与咨询专家而言,这是一本很好的人际互动宝典:对于极欲防止被骗的市井百姓而言,这更是一本可以使我们减少上当机会,防范诈术的实用指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