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龙和我的旧时光:半生修行,一生怀念.pdf

李小龙和我的旧时光:半生修行,一生怀念.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李小龙和我的旧时光:半生修行,一生怀念》内容简介:
李小龙“红颜知己”丁珮时隔40年首度开口!追忆她与李小龙之间匆匆谢幕,却一往情深的曾经。讲述丁珮与李小龙、向华强、邵逸夫、邹文怀、陈启礼、周星驰、向佐、陈岚、星云大师等人间鲜为人知的爱恨与尘缘!
1973年7月20日,李小龙在香港的伊丽莎白医院猝然离世,年仅33岁。他的去世带给香港乃至世界极大震动,关于其死因的猜测众说纷纭,甚嚣尘上。几天后,香港《新星日报》爆出猛料:李小龙死前昏迷处并非如之前报道的那样是在其自己家中,这位功夫巨星真正的死亡地点是香港著名女星丁珮的寓所内!一时间无数非议包围了这个26岁的女人……
1984年的一天,丁珮开车奔驰在公路上,收音机里突然传来一阵优美的旋律,Release Me,那是李小龙生前最喜欢的歌曲……丁珮的双眼在一瞬间被泪水模糊了,回忆如潮水般汹涌袭来。她想起在很多年以前,自己和李小龙在太平山上一起俯瞰整个香港的灯火灿烂,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万物。那天就是在这首Release Me的伴奏下,两人相伴起舞,李小龙告诉丁珮:以后要在这里买一座大房子,每天看日出日落,邀你共舞。
命运轻而易举的击碎了这诺言,李小龙的离世让丁珮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戛然而止。为了化解对李小龙的怀念之情,丁珮日夜修行,并在世界各地资助高僧弘法,以度世人。她的人生也曾犹如星辰般高高在上,灿烂夺目,然而李小龙的来去匆匆带走了她所有的棱角与浓情。岁月流转,重生后的丁珮选择皈依佛缘,与生命的长河静静相拥。

海报:

编辑推荐
李小龙离世当晚唯一陪在其身边的女人。丁珮时隔40年首度开口,追忆她与李小龙之间匆匆谢幕,却一往情深的曾经。“我并不奢望永远拥有你,偶尔一次已经足够,但今天这个时刻我会永远将它保存,哪怕有一天你离我而去,我也会在这里放着这首歌,独自起舞。”用尽半生时光修行,祭奠那份缠绕一生的怀念。纪念李小龙逝世42周年。
1949年,丁珮随家人远赴台湾生活,在此度过了自己的少女时光,与陈启礼、蒋孝文等人结下深厚情谊,与此同时,一个叫李振藩的男孩首次以艺名“李小龙”出演电影。
1967年,丁珮孤身前往香港演艺圈闯荡,得到邵 逸夫的赏识,而远在洛杉矶的李小龙将自己的武学体系命名为“截拳道”。
1970年,丁珮接拍《青春万岁》等电影成为当时的美女明星,同样处于事业巅峰的李小龙返港发展, 凭借《唐山大兄》创造了香港票房纪录。
1972年,丁珮在邹文怀的引荐下结识了李小龙,两人一见倾心,陷入爱河。一年后,李小龙在丁珮寓所神秘离世,丁珮也成了李小龙离世当晚唯一陪伴在其身边的人。
1975年,饱受舆论非议的丁珮参演《李小龙与我》,试图还原真相。
1976年,丁珮与香港电影出品人向华强组建家庭,育有一女。为了化解对李小龙如影随形的思念之情,丁珮日夜诵经修行,在世界各地资助星云、圣严等高僧弘法布道,试图将李小龙的精神哲学永远传播、延续下去。
1984年,向华强与现任妻子陈岚的儿子向佐出生,因其生日与李小龙忌日为同一天,丁珮对向佐宠爱有加,认为向佐是李小龙的转世,是上天的恩赐。
2000年,周星驰筹拍《少林足球》,丁珮赠予其一条李小龙留下的裤子,传为佳话。
2015年,丁珮40年来首度开口,推出回忆录《李小龙和我的旧时光:半生修行,一生怀念》,用平实的口吻讲述了那段被尘封的旧时光,讲述自己与李小龙相知相恋的匆匆往事,讲述那个可怕夜晚李小龙的死亡内幕,讲述自己缘何隐居世外修行半生,在年华的眷顾下用力跋涉,紧紧追随那并未远去的灵魂。
旧时光也许已悄然逝去,但那些爱与忧愁却永远留在风中,供人祭奠。

作者简介
丁珮;原名唐美丽;生于1947年;上世纪70年代香港著名电影演员。圆太极;江苏南通人;通了古今;纵览巨著;著有畅销书《鲁班的诅咒》等。现专注撰写古今名人轶事;感慨于丁珮与李小龙之间鲜为人知的羁绊;遂为其执笔创作回忆录。

目录
第一部 灵女多惊险
淹不死,烧不死
灵性初现
离家四年
第二部 猛女亦霸街
太妹大闹竹林街
拜把兄弟陈启礼
有江湖名气,更是天生舞姬
签约香港邵氏影业
第三部 艳女闯香江
六叔邵逸夫
绝代艳星
告别邵氏
重返香港,初识李小龙
第四部 痴女坠情涡
情定李小龙
红尘男女的最好时光
浮生若梦,梦醒时分
“害死李小龙的狐狸精”
《李小龙与我》
第五部 信女初见佛
大男人向华强
丈夫, 女儿,家
灵狐叩佛
退出影坛,结束婚姻
既然放不下,就修众生缘
第六部 佛女助弘法
结缘星云大师
修《大般若经》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周星驰与裤子
第七部 善女再御龙
女儿大难不死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佛渡世间人
御龙而舞

文摘
插图:









邹文怀虽然是嘉禾的老板,李小龙虽然是在为嘉禾拍戏,但是李小龙那么一个刚强的人是不会轻易屈服于谁的,包括邹文怀。而邹文怀的嘉禾要发展,反倒是要倚仗李小龙的实力。所以在处理好多事情的时候李小龙更加像老板,他为了片酬、人员等一些问题常常和邹文怀闹得不可开交。有几次索性撂挑子罢演,将整个摄制组都晾在那里。
当每次闹到最后没有办法收场时,邹文怀就会将丁珮请过来做李小龙的工作,因为能够说服李小龙的只有丁珮。而邹文怀这个老江湖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每次和李小龙商谈片酬、分成的事情时,都会拉着丁珮一起在场。因为有丁珮在,李小龙肯定会心平气和,然后对钱数也不会太计较。
由于丁珮自己有戏要拍,然后还要赶李小龙的片场陪他拍戏,所以为了来回方便,丁珮为自己购买了第一辆汽车。这辆车也是全香港第一辆奔驰敞篷跑车,金色的。
丁珮拿到车的当天,直接就开到了李小龙的片场。然后下车躲到一边,她想看看李小龙对这辆车子的反应。
李小龙根本不知道丁珮买车的事情,因为他们两个虽然关系密切,但从没有在经济上有什么过往。丁珮购置什么都是自己做主自己花钱的。
当李小龙和邹文怀从片场里出来时,一眼就看到停在门口的奔驰车。他口中轻“啊”了一声,然后快步朝着车子跑过去。
“这车子太棒了,是S级的正式版。我也要买一辆。这是谁的?眼光不错,很有品位。”李小龙连车带主人一通夸赞。
“想试驾一下吗?”丁珮从旁边出现,手里晃动着车钥匙。
“你买的?快快,快给我试驾一下。”
李小龙坐上了驾驶座,丁珮在副座上。邹文怀弓着身子进了狭窄的后排座。然后跑车呼啸一声蹿了出去。
开出去才几公里的样子,李小龙突然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一家便利店前。
“你们谁下去买点水,我渴了。”
“我去买,我去买,你们等会儿,我马上就回来。”邹文怀知道这种事情眼下只有自己去做最合适。
但是当邹文怀刚走进便利店,车子就呼啸一声开走了。等邹文怀拿着几瓶饮料出来时,车子早就不见了踪影。
跑车直接往沙田开去,这一路上有很多急弯险道。李小龙应该是故意开到这里的,他要利用复杂的路况检验一下车子的性能。丁珮坐在副座上一直保持着微笑,那是一种放心和享受的表情。她自己其实很不喜欢开快车,因为将生命托付给一辆没有生命、没有情感的车子她觉得是很不理智的做法。但是现在她却将生命托付给李小龙,只要有他在,那车子就仿佛有了生命,有了情感。
李小龙驾车一路狂奔,冲上了狮子亭,在山上的一块开阔地打个旋后一下刹住,扬起一片尘埃。尘埃渐渐散去,天色也慢慢黑了下来。山下五颜六色的灯火已经亮起,给夜间的香港镶上一圈耀眼的轮廓。但是天上却看不到星星,或者是他们两人来到了高处,让天上的星星都羞于露面了。
两个人好久好久没有说话,只是将两只手握在一处,默默地看着远处。这一刻时间仿佛已经停止,万物仿佛已经凝固,尘世仿佛已经远离。
终于,汽车收音机里悠悠然传来一首优美的英文歌曲,是英格柏•汉普汀克①演唱的Release Me——“释放我自己”。Release Me的前奏刚刚响起,就将这两个人同时点醒。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对方,眼睛中有激动也有柔情。
“真美!”
“真好听!”
“跳一曲?”
“好的,跳一曲!”
两个人拉开车门下了车,四目相对,轻轻拥住,在夜风的吹拂下,在优美的歌声中翩翩而舞。
当音乐结束,舞步停止,两个人却依旧拥在一起,目光始终不离彼此。
“我会永远记住这个时刻,记住这个地方。如果有可能,我会在这里买一座房子。每天看着夕阳落下,看着远处灯火亮起,然后放上这首歌曲,邀你共舞。”李小龙并不是个善于抒情的人,但他此刻很抒情。
“好的,你不买我也会买。我并不奢望永远像现在这样完全拥有你,偶尔一次已经足够。但是今天这个时刻我会永远将它保存,哪怕有一天你已经离我而去,我也会在这里放着这首歌,独自起舞。”丁珮从来不是个悲观的人,但这一刻她莫名其妙地悲观了。
后来丁珮回想过这段对话,她觉得自己当时并没有预见到什么,真实的意思应该是说李小龙终究是要离开自己回到Linda和孩子身边去的。而她愿意为他们全家祝福,并且永远为他守候和深藏这份感情。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