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韩国为何酷.pdf

三联生活周刊·韩国为何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韩国人给人的印象是,他们在伦理道德方面相当保守。但是他们在文化学习上是相当开放的,这一点韩国很像日本,你什么好我学什么,然后慢慢变成自己的。从70年代模仿学习美国文化,到最后形成“韩流”,是他们不断学习的结果。以流行音乐为例,他们可以花重金去请世界顶级制作人来制作一张唱片,之所以愿意下血本,就是因为这样可以避免唱片制作出来过于民族特色。韩国人不会去强调什么“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这样的伪命题,你如果走不出国门,上哪儿去找世界!

编辑推荐
《三联生活周刊▪韩国为何酷(2015年第25期)》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有限公司出版。

目录
目录

封面故事
用流行文化“攻克”亚洲
韩国为何酷
33 骑马舞与广场舞
38 偶像制造背后的商业王国
46 从不酷到酷:“韩流”能够走多远
50 韩星2.0时代:偶像的养成、制造与消费
58 韩国综艺:“任务”来了
64 卸妆后的韩剧
68 音乐剧:“韩流”最新品种

专题报道
74 昂山素季的四重人生
81 缅甸的“局”与“势”

社会
86 调查:地下“异托邦”,共享空间的可能性
94 热点:福清绑架杀人案:19年后的平反
100 热点:我在叙利亚与ISIS作战
106 专访:消费社会之后
108 专访:老有所养,贫有所依

经济
84 市场分析:消费金融公司扩容
110 收藏:梅隆夫人

文化
114 话题:高考之后的人生
116 话题:毕加索遗产:继承者的荣耀与苦涩
120 电视:《广告狂人》,永不落幕的当代孤独
124 时尚:“我的角色从鞋子开始”
130 时尚:最快的办公室和最生动的课堂
144 思想:闲扯中的经济学
146 书评:欧洲文明气数已尽?
148 书与人:《悲伤与理智》:有关布罗茨基的悖论

专栏
18 邢海洋:冲刺SDR
136 苗千:物理学的新危机
138 袁越:打鼾的新疗法
140 张斌:2020,去东京拔河还是打牌下棋?
142 宋晓军:双方都在未雨绸缪

2 环球要刊速览
10 读者来信
12 天下
20 理财与消费
22 好消息·坏消息
23 声音
24 生活圆桌
28 好东西
151 漫画
152 个人问题

文摘
插图:









《从不酷到酷:“韩流”能够走多远》
早有学者研究过韩国人这种“恨”的民族心理特征。这种“恨”,是一种“聚集在心头非常难以排解的感情”,是“彻底绝望之后产生的宿命感和悲哀”。很多民族都有“怨”的心理,唯独韩国人的心理是“恨”。“怨”和“恨”都产生复仇的行为,区别在于“恨”并不会因为复仇而被消解,原因是“恨”的复仇永远不会成功,或者说其实是明知复仇不会有结果却仍然去实施,因此“恨”注定要世代绵延,为了有效克服“恨”,唯 一的办法是自虐式顺从,这甚至成为对“恨”的审美方式。李长声写道:“或许韩国人的确有一种悲剧情结、‘被害意识’非常强,总是要扮演‘悲剧的主人公’、‘历史的牺牲者’。”韩国最著名的民歌《阿里郎》就是“恨”文化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这本是一首情歌,可是这首歌第一句歌词在韩语里的意思其实是:“你把我丢下独自离开,我咒你走不出十里路就脚生病疮。”
洪流妮在采访中惊讶地发现,韩国人并不把这种“恨”文化看作自己的缺点,相反,许多韩国人认为韩国的成功恰恰要归功于这种“恨”。她去询问《冬季恋歌》的编剧金恩熙,为何韩剧里总是有那么多苦情戏,对方的回答是:“嗯,你知道,韩国人有很多‘恨’。”当她向一个在韩国圈内顶尖的音乐制作人请教,为何老式韩语歌总是那么悲,回答仍旧是:“韩国人有很多‘恨’。”正是这种“恨”,支撑着韩国人可以不折不扣地实行“一万小时定律”(在任何领域只要你的投入超过一万小时,就可以成为该领域的专家),从无到有地创造了K-Pop,因为倘若做不到这种刻苦,“就算不上韩国人”。

《偶像制造背后的商业王国》
具体到每个“粉丝”在偶像身上的消费,“水手”提供了一张她个人的大致单据:“少女时代”2014年巡回FM(“粉丝”见面会,Fan Meeting),票价大概1000元,往返路费(国内的)1200元,住酒店费用不超过600元(和朋友同住平摊)。吃饭200~300元就够了,因为追星顾不上吃正餐,有时候都是麦当劳。这样算下来,她三天约花费3000元左右。这个站共有2.4088万个会员,如果保守估计每次有小半追随,以每人2000~3000元计算,一场FM带动的消费金额会接近千万元,这还只是对一位韩国艺人的一个中国站的估算。我们通过采访了解到,“粉丝”组织名目不尽相同,但大体上类似,除了“站子”,通常还有资源博、个人资源博、贴吧,比如“站子”基本都是设有网站并且拥有域名的,每个明星名下可能不止一个,而资源博没有固定网站,纯粹在微博上分享资源。2014年,少女时代组合先后在中国大陆举办过6场FM,包括金泰妍在内的9个成员其各类“粉丝”组织奉献的账单总数粗略估计该在8位数以上。

《昂山素季的四重人生》
“前面几年最糟,他们把我投入深渊。”昂山素季在2010年获释后曾对BBC记者这样回忆软禁早期的生活。同党、朋友、孩子、丈夫纷纷被迫离她而去,没有访客,没有电话。1989年圣诞节,缅甸政府允许阿里斯回仰光看望昂山素季,这时的她已经养成了规律的生活,每天4点半起床,以1小时内观冥想开始。阿里斯后来回忆:“那些天是我婚姻生活中最快乐的回忆,日子好平静,昂山素季已经养成运动、阅读、弹钢琴的规律作息。我每天拿出一样带来的圣诞礼物,持续好几天。我不怀疑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聚。”假期结束,阿里斯离开,他无法再申请到新的签证,两个儿子的缅甸国籍也被吊销。阿里斯说:“缅甸政府打算把她和孩子硬生生分开而击垮她的意志,希望她会接受永久流亡。”但昂山素季很清楚,只要她离开缅甸,就不可能再回来,而她的党和被关押的党员们很可能遭受更悲惨的厄运,于是她决定留在缅甸独自生活。软禁期间她的宅邸外士兵无数,屋内也有15名士兵看守,陪同她的人除了管家、管家女儿和女佣外别无他人。

《我在叙利亚与ISIS作战》
第一次是在泰勒塔米尔和乌姆古赛尔之间的山区参加一场阵地战,被ISIS围困了一星期,后期补给跟不上,我们只能用大火烤大饼,烤到糊,再用温水和着吃。欧美国家的部队里都有良好的后勤服务,士兵从来不会被困这么久,那时我刚来没多长时间,也没受过这种苦,心想自己为什么要来这儿,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第二次就真的很伤心了。是在泰勒塔米尔到哈塞克之间的一座山,我们被ISIS攻击,我的两个朋友都受伤了。其中一个被手榴弹炸伤了腿,现在已经恢复,另一个朋友全身很多地方都被子弹射穿,流了很多血,在送到战地医院的路上就死了。我没见到他最后一面,赶到医院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就崩溃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