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刑事审判指导案例2: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pdf

中国刑事审判指导案例2: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刑事审判指导案例2: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增补版)》创办以来,秉承立足实践、突出实用、重在指导、体现权威的编辑宗旨,在编辑委员会成员、作者和读者的共同努力下,密切联系刑事司法实践,为刑事司法人员提供了有针对性和权威性的业务指导和参考,受到刑事司法工作人员和刑事法律教学、研究人员的广泛欢迎。

目录
指导案例
(一)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
王洪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第8号)——对于生产、销售不具有生产者、销售者所许诺的使用性能的新产品的行为如何适用法律
刘泽均、王远凯等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案(第47号)——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如何具体界定
熊漓斌等生产、销售假药案(第115号)——生产、销售假药进行诈骗的行为如何定性
韩俊杰、付安生、韩军生生产伪劣产品案(第143号)——为他人加工伪劣产品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陈建明等销售伪劣产品案(第118号)——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产品行为如何定性
胡廷蛟、唐洪文等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第144号)——如何认定非法经营专营、专卖物品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
林烈群、何华平等销售有害食品案(第94号)——以工业用猪油冒充食用猪油予以销售致人死亡的行为如何定性
李云平销售伪劣种子案(第109号)——生产、销售伪劣种子犯罪的法律适用
鞠春香、张志明等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第165号)——生产、销售假药行为的定罪量刑
俞亚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第166号)——销售以“瘦肉精”饲养的内猪致多人中毒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二)走私罪
北京太子纺织工业有限公司、姚志俊等走私普通货物案(第1号)——单位走私犯罪在法律文书中如何表述
林春华等走私普通货物案(第18号)——以公司名义进行走私,违法所得归个人所有的,是个人犯罪
陈德福走私普通货物案(第151号)——犯罪单位的自首如何认定
宋世璋被控走私普通货物案(第267号)——在代理转口贸易中未如实报关的行为不构成走私罪
上海华源伊龙实业发展公司等走私普通货物案(第268号)——擅自将“进料加工”的保税货物在境内销售牟利行为的定性
王红梅、王宏斌、陈一平走私普通货物、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第336号)——以单位名义实施走私犯罪,现有证据只能证实少量违法所得用于单位的经营活动,绝大部分违法所得的去向无法查清的,是单位犯罪还是个人犯罪
蓑口义则走私文物案(第416号)——走私古脊椎动物、古人类化石的行为应以走私文物罪定罪处罚,走私古脊椎动物、古人类化石以外的其他古生物化石的行为不能以走私文物罪定罪处罚
林永杰、卢志强走私普通货物案(第423号)——走私仿真枪犯罪案件中的有关鉴定和计税依据问题
张俊等走私普通货物案(第455号)——单位责任人员在实施单位犯罪的同时,其个人又犯与单位犯罪相同之罪的,应数罪并罚
(三)妨害对公司、企业的管理秩序罪
管桦虚报注册资本案(第70号)——虚报注册资本构成犯罪的标准如何掌握
周云华虚报注册资本案(第102号)——检察机关以自然人犯罪起诉的单位犯罪案件应如何正确处理
薛玉泉虚报注册资本案(第130号)——开具假银行进账单虚报注册资本的行为如何定性
杨文康非法经营同类营业案(第187号)——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与为亲友非法牟利罪之区分
沈卫国等挪用资金、妨害清算案(第269号)——妨害清算罪的具体认定
高原、梁汉钊信用证诈骗,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案(第270号)——如何理解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的客观条件
董博等提供虚假财会报告案(第285号)——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中直接责任人员的认定
杨志华企业人员受贿案(第320号)——筹建中的企业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财物的能否以企业人员受贿罪定罪处罚
(四)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
杨吉茂伪造货币案(第23号)——伪造美元的行为应如何适用法律
赵喆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案(第48号)——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抬高股票价格获利的行为如何处理
张顺发持有、使用假币案(第188号)——购买并使用假币行为应以购买假币罪从重处罚
高远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第56号)——利用经济互助会非法集资的行为如何定性
王昌和变造金融票证案(第71号)——涂改、变造存折后再进行金融凭证诈骗的行为如何定性
汪照洗钱案(第286号)——洗钱罪主观明知要件的理解与认定
张炯、李培骏妨害信用卡管理案(第386号)——刑法修正案(五)第一条的适用
潘儒民、祝素贞、李大明、龚媛洗钱案(第471号)——上游犯罪行为人尚未定罪判刑的如何认定洗钱罪
姚凯高利转贷案(第487号)——套取银行的承兑汇票是否属于套取银行信贷资金
惠庆祥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第488号)——如何认定非法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五)金融诈骗罪
曹娅莎金融凭证诈骗案(第4号)——使用变造的金融凭证进行诈骗的行为如何适用法律
朱成芳等金融凭证诈骗、贷款诈骗案(第33号)——使用伪造的银行存单作抵押诈骗银行贷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集资诈骗案(第72号)——犯罪后单位被注销如何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郭建升被控贷款诈骗案(第88号)——贷款诈骗罪中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应如何把握
陈玉泉、邹臻荣贷款诈骗案(第103号)——对于1997年刑法施行前单位实施的贷款诈骗行为应如何处理
吴晓丽贷款诈骗案(第95号)——如何区分贷款诈骗罪和贷款纠纷
季某票据诈骗、合同诈骗案(第96号)——骗取货物后以空头支票付款的行为如何定罪
姚建林票据诈骗案(第145号)——票据诈骗罪是否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犯罪
袁鹰、欧阳湘、李巍集资诈骗案(第167号)——非法传销过程中携传销款潜逃的行为如何处理
刘岗、王小军、庄志德金融凭证诈骗案(第168号)——犯罪故意内容不一致的能否构成共同犯罪
马汝方等贷款诈骗、违法发放贷款、挪用资金案(第305号)——单位与自然人共同实施贷款诈骗行为的罪名适用
张福顺贷款诈骗案(第306号)——贷款诈骗罪与贷款民事欺诈行为的区分
周大伟票据诈骗(未遂)案(第277号)——盗取空白现金支票伪造后使用的应如何定性
李兰香票据诈骗案(第307号)——利用保管他公司工商登记、经营证章的便利条件,以他公司名义申领、签发支票并非法占有他公司财物行为的定性
曾劲青、黄剑新保险诈骗、故意伤害案(第296号)——保险诈骗罪主体、犯罪形态的认定
王世清票据诈骗、刘耀挪用资金案(第387号)——勾结银行工作人员使用已贴现的真实票据质押贷款的行为如何处理
田成志集资诈骗案(第464号)——亲属提供线索抓获犯罪嫌疑人的能否认定自首
张北海等人贷款诈骗、金融凭证诈骗案(第424号)——伪造企业网上银行转账授权书骗取资金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李路军金融凭证诈骗案(第425号)——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利用工作之便,以换折方式支取储户资金的行为构成盗窃罪还是金融凭证诈骗罪
张国涛信用卡诈骗案(第472号)——如何认定信用卡诈骗罪中的信用卡范围
徐开雷保险诈骗案(第479号)——被保险车辆的实际所有人利用挂靠单位的名义实施保险诈骗行为的,构成保险诈骗罪
张平票据诈骗案(第653号)——盗窃银行承兑汇票并使用,骗取数额较大财物的行为,是构成盗窃罪还是票据诈骗罪
(六)危害税收征管罪
张贞练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第89号)——单位犯罪与自然人犯罪的区别如何界定
芦才兴虚开抵扣税款发票案(第110号)——虚开可以用于抵扣税款的发票冲减营业额偷逃税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何涛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第119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国家造成的经济损失如何计算
吴彩森、郭家春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第231号)——税务机关利用代管监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高开低征”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普宁市流沙经济发展公司等单位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第232号)——单位共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如何定罪处罚
北京匡达制药厂偷税案(第251号)——如何认定单位犯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曾珠玉等伪造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第252号)——购买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又出售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中国包装进出口陕西公司、侯万万骗取出口退税案(第287号)——“明知他人意欲骗取出口退税款”的司法认定
杨康林、曹培强等骗取出口退税案(第329号)——如何认定明知他人具有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的主观故意
邓冬蓉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第337号)——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份数和票面额分别达到不同的量刑档次的如何量刑
樟树市大京九加油城、黄春发等偷税案(第447号)——行为人购进货物时应当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而未索要,销售货物后没有按照增值税征管规定纳税,从而偷逃应纳税款的,在计算偷税数额时,应当减除按照增值税征管规定可以申报抵扣的税额
(七)侵犯知识产权罪
朱某、卢某假冒注册商标案(第65号)——对符合法定条件的被告人适用缓刑不能成为再审的理由
戴恩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第57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认定标准
昌达公司侵犯商业秘密案(第67号)——侵犯商业秘密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数额如何认定
姚伟林、刘宗培、庄晓华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案(第66号)——举报同案犯并如实交代自己参与共同犯罪事实的应否认定为自首
王化新、唐文涛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案(第111号)——如何认定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
朱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第131号)——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尚未销售就被查获的能否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追究刑事责任
王安涛侵犯著作权案(第120号)——未经许可将非法获得的计算机软件修改后出售牟利的行为如何定性
舒亚眉、陈宝华侵犯著作权案(第146号)——侵犯著作权罪如何认定
项军、孙晓斌侵犯商业秘密案(第233号)——非法披露计算机软件源代码的行为是否属于侵犯商业秘密
孟祥国、李桂英、金利杰侵犯著作权案(第253号)——普通法条与特别法条竞合的法律适用原则
谭慧渊、蒋菊香侵犯著作权案(第417号)——对于司法解释是否需要适用从旧兼从轻原则
杨永胜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第456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未遂的是否作为犯罪处理
李宁侵犯商业秘密案(第519号)——如何认定侵犯商业秘密罪中的经营信息与重大损失
刘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第576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未遂的应依何标准进行处罚
杨俊杰、周智平侵犯商业秘密案(第609号)——自诉案件中如何认定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主要构成要件
(八)扰乱市场秩序罪
朱奕骥投机倒把案(第3号)——承包经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否构成单位犯罪
王建军等非法经营案(第34号)——骗购国家外汇的犯罪行为如何适用法律
刘振杰等非法经营案(第2号)——倒卖骗购的外汇额度行为如何定罪
王作武非法经营案(第73号)——印刷、发行宣扬邪教内容的出版物如何适用法律
王宗达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案(第85号)——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中的“重大损失”如何认定
俞辉合同诈骗案(第169号)——刑法修订后审理的实施于刑法修订前的单位贷款诈骗案件如何处理
赵志刚伪造有价票证案(第170号)——伪造洗澡票的行为如何定性
程庆合同诈骗案(第211号)——通过欺骗手段兼并企业后恶意处分企业财产的行为如何定性
高秋生、林适应等非法经营案(第212号)——运输假冒台湾产香烟的行为如何定性
董佳、岑炯等伪造有价票证、职务侵占案(第213号)——以假充真侵占门票收入款行为的定性
李柏庭非法经营案(第234号)——如何区分有奖销售与以变相传销方式实施的非法经营罪
黄志奋合同诈骗案(第271号)——如何认定诈骗犯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
宋德明合同诈骗案(第308号)——如何理解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
宋东亮、陈二永强迫交易、故意伤害案(第278号)——在共同强迫交易过程中,一人突发持刀重伤他人,对其他参与共同强迫交易的被告人应如何定罪处罚
秦文虚报注册资本、合同诈骗案(第352号)——骗取他人担保申请贷款的是贷款诈骗还是合同诈骗
高国华非法经营案(第330号)——非法从事外汇按金交易的行为如何处理
王贺军合同诈骗案(第403号)——以签订虚假的工程施 x_-ffN为诱饵骗取钱财的行为是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罪
郭金元、肖东梅非法经营案(第378号)——被行政处罚过的非法经营数额应否计入犯罪数额
刘建场、李向华倒卖车票案(第379号)——以出售牟利为目的购买大量车票尚未售出的行为如何处理
宗爽合同诈骗案(第457号)——以签订出国“聘请顾问协议书”为名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如何定性
王珂伪造、倒卖伪造的有价票证,蔡明喜倒卖伪造的有价票证案(第426号)——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条中的“其他有价票证”如何认定
古展群等非法经营案(第448号)——如何认定非法买卖、运输盐酸氯胺酮注射液行为的性质
谈文明等非法经营案(第473号)——擅自制作网络游戏外挂出售牟利构成犯罪的应当如何适用法律
陈宗纬、王文泽、郑淳中非法经营案(第489号)——超越经营范围向社会公众代理转让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是否构成犯罪
李洪生强迫交易案(第520号)——使用暴力强行向他人当场“借款”并致人轻伤的如何定罪处罚
周新桥等非法经营案(第564号)——刑法修正案颁布实施前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期货业务的行为是否构成非法经营罪
谭某合同诈骗案(第577号)——业务员冒用公司名义与他人签订合同违规收取货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沈容焕合同诈骗案(第578号)——涉外刑事案件中境外证据的审查与认定
訾北佳损害商品声誉案(第597号)——如何认定损害商品声誉罪中的“他人”
薛洽煌非法经营联邦止咳露案(第632号)——非法经营药品犯罪案件中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
曹戈合同诈骗案(第645号)——伪造购销合同,通过与金融机构签订承兑合同,将获取的银行资金用于偿还其他个人债务,后因合同到期无力偿还银行债务而逃匿,致使反担保人遭受巨额财产损失的行为,如何定性
刘恺基合同诈骗案(第646号)——如何认定合同诈骗犯罪中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
刑事立法、司法规范
专题论谈
实务探讨
热点问题
审判实务释疑
问题探讨
疑案争鸣
大案传真
裁判文书这登
附:高法公报案例

文摘
版权页:

中国刑事审判指导案例2: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

一、基本案情
被告单位中海贸经济贸易开发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左家庄北里35号楼。
被告人宋世璋,男,42岁,中海贸经济贸易开发公司进出口部经理。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1998年5月23日被逮捕,2000年8月2日被取保候审。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被告单位中海贸经济贸易开发公司、被告人宋世璋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单位辩称,只接宋世璋的一个请示电话,其他情况并不清楚。被告单位的辩护人提出,宋世璋个人接受委托,到上级总公司私下办理机电审批手续并将货款打入其个人公司,应属宋世璋冒用本单位名义进行走私的个人行为,不属单位犯罪。
被告人宋世璋辩称,虚假报关属实,但没有走私的动机,此宗货物本可以办理转口,免缴税款,因时间紧,故采取先进口后出口的办法,当时认为先缴税,以后可以退税,少缴税款也无关紧要;在海关调查取证时,能如实讲清全部事实经过,并带领海关人员提取了全部证据材料,属投案自首,请求对其从轻处罚。其辩护人提出,宋世璋积极配合海关、公安调查本案,提供全部证据,有自首情节;在案证据证明,宋世璋必须给中油管道物资装备总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如果进口时不缴纳,开发票时也要缴纳,宋无法偷逃此笔税款,故认定走私数额时应将海关代扣的增值税部分扣除;宋世璋的犯罪情节较轻,没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建议对宋世璋从轻处罚。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中油管道物资装备总公司(以下简称管道公司)向美国劳雷工业公司(以下简称劳雷公司)订购8套“气动管线夹”,货物价值为42.7万美元,用于该公司在苏丹援建石油管道工程建设项目,在1998年5月10日前运抵苏丹。后管道公司委托中海贸经济贸易开发公司(以下简称中海贸公司)办理该批货物由美国经中国再运至苏丹的转口手续,并于1998年2月6日与该公司第九经营部经理宋世璋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当日,宋世璋又代表中海贸公司与劳雷公司签订了购货合同。合同约定:劳雷公司货运时间为1998年3月23日前,中海贸公司在交付日30日前开具信用证。中海贸公司因经济纠纷致账户被查封冻结,管道公司即于同年2月23日将货款人民币355万元(折合42.7万美元)汇入由宋世璋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海明洋科贸中心(以下简称海明洋公司)账内。3天后,该款转至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分行国际结算部,用于开具信用证。后劳雷公司因故推迟至4月上旬交货,宋世璋遂于同年3月19日向中国农业银行申请将信用证交货时间由3月23日变更为4月5日。期间,宋世璋在中国海外贸易总公司低报货物价值,办理了价值6.4万美元的机电产品进口审批手续,后又模仿劳雷公司经理签字,伪造了货物价值为6.4万美元的供货合同及发票,并委托华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办理报关手续,由该公司负责在北京提货并运至天津新港后再转口到苏丹。在办理报关过程中,宋世璋使用海明洋公司的资金,按6.4万美元的货物价值缴纳了进口关税、代扣增值税共计人民币24万余元。同年4月3日,北京海关查验货物发现货值不符,即将货物扣留。北京海关对此批货物已于同年6月8日放行,运至苏丹。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宋世璋在为中油管道物资装备总公司代理转口业务过程中,虽擅自采用低报货物价值的违法手段,但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单位中海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其他主要领导参与预谋、指使或允许宋世璋使用违法手段为单位谋取利益,认定被告单位具有走私普通货物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均证据不足,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单位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不能成立。宋世璋不如实报关的行为属违法行为,但依海关有关规定,货物转口并不产生税赋,且宋世璋垫缴的24万元税款在货物出口后不产生退税,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材料亦不能证实宋世璋不如实报关的违法行为可获取非法利益,故指控宋世璋具有走私犯罪的主观故意并造成偷逃税款77万余元的危害结果均证据不足。被告单位诉讼代表人及辩护人的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宋世璋的部分辩解及辩护人的部分辩护意见,本院酌予采纳;被告人宋世璋的辩护人所提宋世璋的行为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单位中海贸经济贸易开发公司无罪;
2.被告人宋世璋无罪。
宣判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中海贸公司及宋世璋在代理进口货物时,采取虚假手段偷逃应缴税额数额巨大,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被告单位中海贸公司及其辩护人在二审中提出,中海贸公司没有参与组织、策划、指挥以谋取不法利益为目的的走私活动,不具备犯罪的主观故意和刑法规定的法人犯罪的要件及特征,中海贸公司无罪。
被告人宋世璋及其辩护人在二审中提出,宋世璋没有走私的主观故意,其代表中海贸公司实施的行为是由认识上的错误造成的;且中海贸经济贸易开发公司及宋世璋均未非法获利,没有造成危害结果。原审法院判决宋世璋无罪是正确的。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认为:被告单位中海贸公司及被告人宋世璋在代理进口货物时,采取虚假手段偷逃应缴税额数额巨大,依法应当判决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原审判决采信矛盾的证据以及片面采信证据认定原审被告人及被告单位无罪,是错误的。被告单位中海贸公司、被告人宋世璋犯走私普通货物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抗诉成立,应予支持。建议二审法院依法认定宋世璋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并处以刑罚。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宋世璋在为中油管道物资装备总公司代理转口业务过程中,擅自采取低报货物价值的违法手段,但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单位中海贸经济贸易开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其他主要领导参与预谋,指使或允许宋世璋使用违法手段为单位谋取利益。被告人宋世璋在为他人代理转口业务过程中,低报货物价值,不如实报关的行为属违法行为,依海关有关规定,货物转口对国家不产生税赋,宋世璋缴纳的税款按有关规定不产生退税,抗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亦不能证实宋世璋不如实报关的违法行为可获取非法利益。原审法院根据本案具体情节,对被告单位中海贸经济贸易开发公司和被告人宋世璋所作的无罪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的抗诉,维持原判。

内容简介
《中国刑事审判指导案例2: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增补版)》主要内容是:(指导案例)分类汇总了已出版的《刑事审判参考》在认定事实、采信证据、适用法律和裁量刑罚等方面具有研究价值的典型案例,详细阐明裁判理由,为刑事司法工作人员处理类似案件提供具体的指导和参考。(刑事立法、司法规范)与相应案由指导案例配套的刑事法律、立法解释、司法解释和其他规范性刑事司法文件。(审判实务释疑)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解答在刑事审判工作中具有普遍指导价值的法律适用问题。(专题论谈)由司法实务部门的权威专家就刑事法律适用过程中的一些常见疑难问题进行探讨。(经验交流)地方司法机关制定的刑事司法规范性文件及其背景说明;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在刑事审判工作中对于某些问题的处理政策和意见等。(问题探讨)刊登相关学者与司法人员的研究文章,为刑事司法工作人员提供解决相关问题的思路。(编辑部答疑)编辑部解答读者在刑事司法工作中遇到疑难问题。(裁判文书选登)选择典型裁判文书进行刊登于评析,展现法官智慧,指出不足,促进裁判文书制作水平的不断提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