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婚姻,七个人的饭桌.pdf

两个人的婚姻,七个人的饭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读者》签约作家红颜添乱(宁国涛)最受关注长篇小说。故事与《双面胶》一样真实,一样虐心,但人物却更复杂,结局也更温暧。
家长里短的小烦恼,幸福生活的大智慧

编辑推荐
《读者》签约作家红颜添乱(宁国涛)最受关注长篇小说。《两个人的婚姻,七人饭桌》讲述了年轻夫妻和孩子与双方老人一共七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故事。崔浩与林莉属于北漂族中的佼佼者,有体面的工作、可爱的儿子,但因两人都是独生子女,两家的父母退休后,都希望来京和子女住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由于立场不同,性格各异,婆媳之间、亲家之间,摩擦冲突不断,上演了一连串的生活麻辣烫。故事与《双面胶》一样真实,一样虐心,但人物却更复杂,结局也更温暧。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 001
第二章 • 021
第三章 • 036
第四章 • 046
第五章 • 069
第六章 • 077
第七章 • 094
第八章 • 112
第九章 • 129
第十章 • 137
第十一章 • 156
第十二章 • 178
第十三章 • 188
第十四章 • 198
第十五章 • 212
第十六章 • 223
第十七章 • 237
第十八章 • 250
第十九章 • 262
第二十章 • 273

文摘
第一章:儿子斌斌上了幼儿园后,外企职员林莉感觉心里轻松了很多。与丈夫崔浩相比,林莉的公司离家比较近,开车二十分钟就到了。不像崔浩,乘地铁就得一个多小时。每天早晨,林莉先把儿子送到幼儿园,然后就开车去单位上班。中午,儿子在幼儿园吃饭和睡午觉。林莉请了个钟点工大妈,专门负责每天下午去幼儿园接斌斌到她家。林莉下班后,再去大妈家接回斌斌。
大妈姓何,是同一栋楼的邻居,林莉事先偷偷调查过:何大妈是北京本地人,公交公司的退休售票员,儿子在韩国工作,老两口很有爱心,非常喜欢孩子,一见到小区里的那些小孩子,老两口就高兴得不得了,很兴奋地逗那些小孩子。当那些小孩子必须回家的时候,老两口总是一脸的恋恋不舍。也就是见何大妈是当地人,又喜欢孩子,林莉才主动提出请何大妈帮助接孩子的。还没有谈报酬呢,何大妈就一口答应了,这使得林莉很感动,也很不好意思。
“何大妈,你看……这每月给您多少钱合适?”
何大妈摆摆手,说道:“我就是喜欢孩子,街里街坊的,帮忙接个孩子还要什么钱啊!”
本来,林莉的心理价位定在每月一千元。她觉得,去幼儿园接孩子,再加上乘公交车来回,一共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接回何大妈家后不到一小时,林莉就可以把孩子领回家了。每天也就花费大妈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双休日孩子不上学,一星期接五次。林莉觉得每月给一千元差不多了。林莉见何大妈这么客气,感动之余,就主动把价格提到了一千五。
“何大妈,您也别嫌少,我每个月给你一千五百元吧。”
何大妈没有说话,算是默许这个价格。
回去的时候,林莉有些心疼,她对崔浩说:“冲动真是魔鬼啊,下午我一冲动,就把接孩子的费用每月多给了五百元。其实,我觉得一千元肯定能搞定!”
“多给些钱,大妈以后接孩子是不是积极些?接孩子难道容易啊?风和日丽的时候还行,刮风下雨的时候呢?人家挣这点儿钱也不容易。”
听崔浩这么说,林莉心里舒服多了。
很快,林莉又觉得自己给的钱少了,因为何大妈做的两件事让林莉非常感动。大妈家住七楼,十多年了也没有安防盗窗,接斌斌的一个星期后,何大妈家居然安了防盗窗。
林莉在接孩子的时候看到工人在安装防盗窗,就随口问了一句。何大妈笑眯眯地解释道:“小孩子爱动,有时候喜欢趴在阳台上向外面看,我就担心出意外,安个防盗窗安心些啊!”
听何大妈这么说,林莉就说这个钱她来出。何大妈不同意。
“你看你,好像大妈讹你一般。如果你出这个钱,这孩子我还真没有办法去接了—我还好意思去接孩子吗?我这不成讹人了?”
听何大妈这么说,林莉很不好意思,只好把钱收回去了。
半个月后是五一长假,崔浩夫妻带着儿子去香港的迪斯尼乐园玩了两天。正是这假期,何大妈又做了件雷人的事情,她居然把家里的小电视换成了大背投!何大妈这次没有向林莉说换电视是为了孩子—是斌斌自己说的。
“何奶奶说话真算话!前些天,我看动画片嫌电视机小,她说会给我换个大的,还真换了!”
听了孩子的话,林莉和崔浩面面相觑后,林莉叮嘱儿子老老实实在客厅看动画片,然后示意老公走进卧室。
关了门,林莉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困惑:“何大妈怎么对咱孩子这么好?又是安防盗窗,又是换大电视的,该不是有什么企图吧?”
崔浩听了后,狠狠地瞪了妻子一眼:“你这是什么话啊?何大妈对咱家孩子好有什么错吗?你希望她对咱家孩子不好?”
林莉很生气:“你这人是死脑子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就咱给的那点儿工资,哪够又是安防盗窗又是换大彩电的啊,她图什么呢?”
“图什么?图心里舒服啊!你没有看电视新闻吗?”
林莉一下子来了兴致:“什么新闻?”
崔浩推了推滑到鼻尖的眼镜,绘声绘色地讲开了:“一个保姆对雇主家的孩子特别好,经常给孩子买高档童装、买玩具、带孩子去游乐场玩,每月给孩子花的钱比发给她的工资都高。这对夫妻怀疑这个保姆‘心怀鬼胎’。后来,这对夫妇又听邻居们说,他们看到这个保姆是开着豪车来上班的,只是车停在较远的一处停车场而已。夫妻俩吓了一跳,立刻判断保姆是坏人,他们选择了报警。警方的调查结果是:这位保姆是千万富婆,特别喜欢孩子。但是,她自己的儿子、孙子都在国外。老太太实在是孤独,她就想到了以当保姆来换取天伦之乐!”
听老公这么说,林莉才恍然大悟,沉默了一会儿,她很感慨地说:“何大妈确实挺不容易的,她的儿孙也都在国外。国内就他们老两口。老人讲究个天伦之乐,有小孩子的家庭热闹得多,也快乐得多!崔浩,我爸爸还有几个月就退休了,等他退休了,他就和我妈妈来咱们这边帮咱带孩子。当然了,同时也是养老!”
崔浩听了这话,没有吭声,脸却沉了下来。以前,他和林莉商议过好几次,想让他父母从东北老家来北京安度晚年,林莉都是以生活习惯不同难以相处为由,拒绝接崔浩的父母来北京养老。现在,林莉提出她自己的父母以后要来北京长期居住,崔浩就想到了在老家受苦的父母,心里自然比较郁闷。
见崔浩一脸的不高兴,林莉火了:“你什么意思?怎么一提我父母来,你就黑脸?”
崔浩嘟嘟囔囔地反驳:“我哪儿敢闹情绪啊?我是觉得非常不公平!只有你有父母,我就没有父母啊?我父母为了帮咱凑钱买这个房子,把他们住的房子卖了,一直寄住在我姑妈家闲着的两间旧平房里。我爸是风湿性关节炎,居然让他长期住在那么潮湿的旧平房里,我真是不孝啊!”说着,崔浩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了。
看崔浩这样,林莉心里也不好受。但是,她坚持着不说让公公婆婆来。因为如果公婆来了,几个月后,自己的父母怎么办?一家四个老小孩,这日子还怎么过?
崔浩坐在床边,双掌捂面,眼泪从指缝里流出,滴到地板上。男儿有泪不轻弹!见崔浩掉眼泪,林莉心里也不好受。
崔浩更加伤心地说:“就那两间潮湿的旧平房,眼看也住不成了,我姑姑已经接到了拆迁通知……我真是无能啊,父母眼看就要流落街头了,我却无能为力……”
这下,崔浩不是捂着脸哭了,已经是号啕大哭,声音大得惊动了儿子。儿子跑来推开门,见爸爸哭,儿子也跟着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被家里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一哭,林莉心软了下来。林莉把客厅的电视机调出动画片,让儿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回到卧室。
“别哭了,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就让你父母来咱这儿住。以前我不让你父母来,也不是故意为难你,就是担心与老人不好处—你看现在的电视剧,那婆媳关系弄得简直像仇敌一般。两个仇敌住在一起,你想想那滋味吧!”
听林莉同意了父母来住,崔浩这才破涕为笑。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放心吧,我妈年轻的时候,在厂里的幼儿园当过老师,我爸我妈都是好人,他们不会和你发生矛盾的!
林莉不满地哼了一声。
“你这话讲得很奇怪。你爸妈都是好人,那么,假如我和你妈有矛盾了,运用排除法,责任在我这方呗—”
崔浩赶紧双手合十成求饶状:“老婆,我刚才说错了,我向你道歉!”说完,把林莉搂过来亲了一下。
林莉乐了:“你看你,真是孝顺儿子啊,你这孝心惊天地、泣鬼神啊!为了让父母能来这儿住,你都不惜牺牲色相了!”
崔浩也尴尬地笑了:“老婆,你看你越说越离谱了,咱俩是夫妻,我这色相不都是你的吗?还需要牺牲?”
“别说得那么好听,你这色相不定是谁的呢,你都多久没有亲我了?”
“主要是平时太忙,但是,不能以这为借口,以后每天都要亲吻媳妇!”崔浩说完,嘴巴又贴上了。
这个时候,儿子又推门进来了:“爸爸、妈妈,你们怎么又是哭又是笑的?你们大人还顶牛?”
顶牛是儿子喜欢玩的一种游戏,就是用额头顶着爸爸或者妈妈的额头,就像两头牛互相顶角。儿子真是天真可爱,把爸爸妈妈的接吻看成了顶牛。林莉一高兴,就抱起儿子,在儿子的胖脸蛋上亲个不停。
见林莉高兴,崔浩忙趁热打铁:“你给我爸妈打个电话,邀请他们过来呗。来儿子儿媳妇家,儿媳妇不邀请,他们怎么好意思来呢?”
林莉白了崔浩一眼:“就你事多!”
林莉先是哄孩子去睡觉了,然后才很不情愿地打了电话。
林莉打通了婆婆的手机后,假惺惺、甜蜜蜜地发出电话邀请:“妈,听说姑姑家的房子要拆迁了?你和爸来这里住吧。我和崔浩上班很忙,您和爸来后,正好可以帮我们接送孩子!”
婆婆没有直接说来或者不来,她对接送孩子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斌斌现在上幼儿园,你们俩谁接谁送?”
林莉就说了接送孩子的详细情况,婆婆一听就急了。
“接个孩子每月就一千五?这是抢钱啊!不行,我得过去给你们接孩子去。这样的话,你们每月就能节省一千五。你刚才说的那个姓何的女人安防盗窗、买电视啥的,那都是忽悠你们的—防盗窗没有安你们家,电视机也是给他们自己买的,你感动个啥?还是年轻啊,容易被人忽悠!既然你们让我过去,近期我就和你爸赶紧过去。去晚了,不但你家里的钱被人骗光了,就是房子说不定也会被骗走的—我想想啊,我们把电器、床等值点儿钱的东西卖掉,下个星期我们就去北京,给你们看家、看孩子!嗯,就这么定了……”
婆婆这么说了,林莉只得假装很欢迎。放下电话,林莉的心情很沉重。
“你妈来咱这儿,可真是雷厉风行啊!这个星期处理一些杂事,下个星期就来!”
“正好我下个星期休假,我去车站接他们二老去。你不用去了,别影响你上班。”
“你不去接可以,我不去接那是不行的—你父母不会挑你的理,但是会挑我的理的。他们会戴着放大镜找你的优点,同时,也会戴着放大镜找我这当儿媳妇的缺点的……”
“什么放大镜,什么缺点、优点的,哪有你说得那么复杂?我爸妈都是好人,尤其是我妈,虽然是刀子嘴,可是,她是豆腐心啊,心好啊!我和你说,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最 好相处了,怕就怕那种口蜜腹剑的!慈禧太后就是这样的,你看慈禧当初夺权的时候不就是口蜜腹剑的吗?”
听说婆婆要来,林莉心里烦得透顶,现在又听崔浩在耳边磨叨慈禧太后,林莉立刻火了。
“说你妈要来咱这儿的事情,怎么又扯上慈禧太后了?慈禧太后是你大姨还是你姑妈?赶紧睡觉,明天还得起早,又是做早饭,又是送孩子,又是上班的,哪有时间说这些没有用的!”
说完,林莉迅速地脱了衣服,也不管崔浩,直接把灯关了。
崔浩边摸黑脱衣服边不满地进行抗议:“啥人啊,我还没有脱衣服呢,就把灯关了……”

一周后,婆婆谢秀芝和公公崔大发如期赶来。崔浩一家三口去火车站接站。谢秀芝接过孙子抱在怀里,两眼盯着孙子看,越看越不高兴,那表情好像是谁剜了她的心头肉。
“你看我大孙子这小脸儿瘦的,你这当妈的也不多关心关心孩子。不能光想着上班赚钱,家里也要操心啊!你看崔浩爸当初上班的时候,家里的事情都是我操持。那时候,我们厂的托儿所还没有黄,我还在那儿上班呢,不照样把家里家外照顾得很好?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会照顾孩子、会干家务活儿的女人……”
崔浩见林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看就要变成铁青色,眼看就需要做人工呼吸急救了,他赶紧冲母亲使个眼色。
谢秀芝这才醒悟过来,她很不好意思地道歉说:“林莉啊,我这老太婆就是嘴巴碎,属于刀子嘴豆腐心!我刚才说的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多心啊!”
林莉把嘴巴咧了咧,努力想笑一下,但是,笑出来后,却像是哭一般难看。她假装很大度地说:“妈,没事的,你这也是疼孙子嘛!”
谢秀芝哈哈地笑,说道:“嗯,是的,一看我的心肝宝贝大孙子瘦了,我就心疼得要命!我来了就好了,我以后要把孙子喂成个小胖墩……”
林莉觉得婆婆一来就给自己脸色看,以后的摩擦肯定少不了,她开始后悔让婆婆他们来了。但是,转念一想,也没有什么后悔的。如果不让公公、婆婆来,几个月后,自己的父母来了,崔浩心里不舒服,整天低着头不吭声,父母在这儿住着就会很尴尬,日子也就变得度日如年了。如果那样,自己的父母怎么能在这儿待下去?这样想着,林莉的心情才好一些。她觉得,邀请崔浩的父母来安度晚年,还是对的。
房子是三室一厅的。林莉、崔浩还有儿子斌斌住一间卧室,家里空余出来的两间卧室,一大一小。大卧室不但空间面积大,并且向阳。小卧室空间面积小不说,还是阴面,见不到阳光。林莉原来计划把大卧室留给自己父母住的,没有想到的是,公公、婆婆居然捷足先登—居然比父母先住进家里来。这让林莉心里比较郁闷,她担心留给自己父母的大卧室保不住了。为了“误导”公公、婆婆,她提前在小卧室铺好了被褥。大卧室没有铺被褥,只留着一张床垫。
当初安排房间的时候,崔浩就有异议:“为什么不让我父母住大卧室?”
林莉比较会忽悠:“小卧室离卫生间比较近,方便你父母半夜去卫生间—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
崔浩不好意思起来,连连夸奖老婆想得周到。
没有想到,公公、婆婆一来就直奔大卧室而去,直接把行李放在了大卧室。
林莉心里咯噔一下,她笑嘻嘻地对谢秀芝说道:“妈,还是住那个卧室比较好,离卫生间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