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入门.pdf

死亡入门.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死亡入门》是日本最权威的法医专家,根据几十年的法医从业经验(曾检查过2万多具尸体)撰写的法医类图书,作者结合五十多个典型案例,从何时、何地、何人等八个角度系统介绍了与死者相关的时间、地点、动机、被害人身份、犯罪方法等内容,堪称死亡的百科书。本书对于司法工作者侦讯刑事案件具有借鉴意义,对于普通读者尤其是热爱推理的读者也有重要参考价值。

编辑推荐
你会推断死亡时间吗?死后胡须和指甲会生长吗?人死之后还能生孩子吗?碎尸案的凶手为何女性居多?连捅数刀的凶手为何多是弱者?日本法医之神三十年集大成之作,为你揭开死亡的秘密。

作者简介
上野正彦,日本当代著名法医,原东京都监察医务院院长。从事法医工作数十年,至今已检验两万多具尸体,堪称日本法医界之神。著有畅销书《不知死,焉知生:法医的故事》等。

目录
一、死亡时间
怎样推断死亡时间
警察与监察医生的差异
死亡时间的矛盾
二、死亡地点
死者在何处被杀
发生地点与死亡地点不一致
三、凶手
监察医生教你找出凶手
看穿凶手的癖好
四、共犯
是单人犯罪还是多人犯罪
滥用医学知识的事件
五、动机
为什么被杀
隐藏在作案动机背后的终极人性伦理剧
六、被害人
被害人到底是谁
无动机杀人事件的增加
七、方法
识破伪装
罪无可恕
八、结果
怎样推导出结果
"八大要素"的意义
后记

序言
本书的标题是《死亡入门》。
凝视着这一标题,我不禁回想起自己与尸体打交道的漫长岁月。正如专业棒球选手一生都离不开棒球一样,作为监察医生,我至今已做过两万例以上的尸体检查。没错,我曾与两万具以上的尸体直接接触。那么,我又接触过多少活人呢?大概还不到一百人吧。我并非临床医生,不给活人看病。我只给死人看病。如此说来,我可能是全日本“接触尸体”最多的人了。自命“尸体专家”也并无不妥。作为监察医生,我一直致力于在尸检的同时,倾听死者心底的呼声。近年来,手法凶残而狡诈的罪犯日渐增多,死者的呼声往往会被不经意地忽略。尸体明明在向人诉说“我是被杀死的”,可身边活着的人却错误地判断说“你是病故的”。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了。这便是写作本书的动机所在。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审视尸体呢?在一线工作时,每当面对尸体,我总是从八个方面开始着手。以此为基点展开思考,便可以更好地理解尸体。
说起来,这八个方面应该可以称作是“监察医生的要点手册”。写作本书是我第一次有幸将其整理成文。有时候,我会被人问道:“我爱人去世之后被要求进行尸检,这是为什么呢?”因疾病以外的原因而死亡,例如自杀、他杀、自然灾害或人为事故致死等,称作“外因死亡”,必须移交警方进行刑事侦查以弄清事实真相。需要强调的是,即使死者看起来像是病故(内因死亡),若属于未就医死亡,或是身体明明很健康却突然暴毙之类存有疑点、让人隐隐感到不安的情形,也必须认定为非正常死亡病例,移交警方处理。也就是说,所谓尸检,意在查明死者的真实死因。如果明明是被杀身亡却被认定为自杀的话,死者在九泉之下或许也难以瞑目。正确的尸检,可以保护死者的人权。非正常死亡占死亡总人数的15%左右。在对死因存有疑问的情况下,除医生、急救队员之外,发现尸体的路人以及死者的亲属都可以申请对死者进行尸检。接到死亡申报后,警方会立即赶往现场。先请附近的医生确认死亡事实,随后便围绕“死者是何处何人、因何身亡”着手展开勘查。这就是所谓的“检视”。与此同时,监察医务院也会收到进行“尸检”的请求。只是,监察医生制度只在五大城市(东京、横滨、名古屋、大阪、神户)范围内实施,并没有推广到全日本。这也是鉴定错误等各种问题发生的原因之一。在上述五大城市范围内,尸检工作由监察医生负责。据统计,东京都内平均每天有30—40例尸检需求。其中,不涉及刑事案件,仅基于监察医生的要求而进行的,以查明死因为目的的“行政解剖”占三成左右。然而,在五大城市以外,则由“警察委托医生”(在警察局附近执业的临床医生,日常工作是负责警局工作人员及拘留人员的健康管理,并非法医学方面的专业医生)进行尸体检查。临床医生虽然精于医治活人,但是,在面对任何医疗措施都已不再奏效的尸体时,就算放上听诊器也听不到心跳和呼吸。虽然知道人已经死亡,对于究竟是怎么死的却毫无头绪。我们又怎能期待他们作出什么正确的尸检呢?说到底,尸检还是应该交由精通尸体所见的监察医生和法医学者来完成。可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法医学专业出身的医生极其稀少,因此自明治时代以来,日本检视体制的状况一直没能得到改善。在有监察医生制度的地方,发现尸体后,监察医生接到警方的通知赶赴现场,开始进行尸检。他们一边听警方叙述尸体发现时的情况,一边将死者的衣服脱掉,使其呈裸体状,开始观察“尸体”。据此可以知道些什么呢?有经验的渔夫看一眼海面就能知道明天是风暴还是晴天,预测得比气象员还准。这都是拜多年积累的经验所赐。尸检也是一样。死者是面色苍白,还是面呈赤褐色并伴有淤血,抑或是伴有鼻血流出等等,其死状不同,死因自然也不同。监察医生正是以这些事实为基础,像电影胶片倒带一样,来推测死亡前的情况的。正如考古学家可以根据陶器考证出出土年代以及当时人们的生活状态一样,法医学者也能够凭借案发现场的状况、尸体所见来推断出案件原貌,步步逼近真凶。2009年9月,琦玉县与鸟取县发生了两起诈骗案件,嫌犯均系女性。与涉案女子有染的五六名男性相继离奇身亡,尸体检查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直到警方对后期的几名被害人遗体实施了司法解剖,方才有了重大发现——死者体内检出了安眠药成分。这一结果表明,被害人极有可能是被他人谋杀。尽管警方立即提起了诉讼,但由于前期的几名被害人在初期尸检时便被判断为自杀和事故死亡,相关处理已经结束,就算如今对死因产生怀疑,也面临着艰难的取证问题。这一事件充分表明,包括“尸体检查”在内的初期勘查是何等的重要,容不得半点差池。常言道:死无对证。死者一句话都说不了。但是,如果认真仔细地进行尸检和解剖,它们就可以告诉我们很多很多。倾听这些呼声的医生就是监察医生以及法医学方面的专家。案件发生后,监察医生受警官指引,前往案发现场。何处何人,因何身亡,监察医生在一开始对这些问题也毫无头绪。唯有在脑海中对尸体线索一一整理,抽丝剥茧,再按一定顺序观察尸体,才可能慢慢理清思路。这就是有关死亡的“八大要素”。
(1) 死亡时间——人是什么时候被杀害的
(2) 死亡地点——在哪里被杀害
(3) 凶手——被谁杀害
(4) 共犯——有共犯吗
(5) 动机——为什么杀人
(6) 被害人——被害人是谁
(7) 方法——是被怎样杀害的
(8) 结果——最终怎么样了
小时候,父母在睡前总会给我讲这样一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地方住着一位老爷爷和一位老奶奶”——伴着这一不知听了多少遍的故事,我每每在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梦乡。有条理有逻辑的解释说明可以让说话人说得更容易,听话人听起来也更明白。这种方法是解释说明一切事物的基础,自然也适用于案件侦查。正如人们常说在与人交谈或写作文章时,运用“5W1H”(When何时、Where何处、Who何人、What什么、Why为何、How如何做)可以更清楚明了地表达主旨一样。对案件真相一无所知的你站在案发现场时,必须先冷静地建立起案件的脉络结构。根据这“八大要素”展开思考、推进分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使不明朗的案情变得清晰起来。现在开始,我将分别依照这八个要素来解说死亡。
对于已做过两万例以上尸体检查的我来说,本书是职业生涯的集大成之作。

文摘
案例14 碎尸案凶手果真性格残忍吗

进入昭和三十年代(1955—1964年),随着战后经济复兴,东京都内建起了很多独户住宅。然而,与现在相比,当时的房屋质量十分粗糙。
在家中杀人后,掀开榻榻米在地板下挖个洞就埋了。不行的话就把尸体切成一块一块的,用粗草席包好,骑上自行车丢到荒川或隅田川里。
直到尸体腐败浮上水面,才被人发现。这在当时是一种固定模式。死者身份得到确认后,案件才有可能顺利告破。但出人意料的是,这类案件的凶手大多都是女性。女性给人的印象一向是柔弱、单纯而又美丽的,但另一方面,也有人说她们既残忍又冷酷。那么,果真是因为生性残忍才让她们走上碎尸这条不归路的吗?近来,带有外廊的旧式住宅越来越少,公寓之类的钢筋混凝土式集合住宅则逐渐增多。若一直把尸体放置在屋内,很容易就会被从门口路过的邻居看到,而且尸体腐烂的臭味也会暴露自己的罪行,所以案犯必须得把尸体丢掉。1994年发生的美容师碎尸案即是如此。
一般来说,案件发生到凶手归案之间的这段日子,需要我们这样的专业人士临时担当评论嘉宾。那次也一样,十天左右的时间里,我和其他一两位评论嘉宾一起坐在摄像机前,带领观众分析案情、推测凶手。女性被害人被分尸。从犯罪心理学来看,凶手应该是残忍、对死者怀有巨大怨恨、心理变态的人,而我却从前监察医生的角度出发,结合自身工作经验,提出自己“并不这样认为”。主持人感到非常惊讶,追问我这样说的原因。
于是我便向大家作了如下解说。这起案件中,凶手将尸体切成碎块后装到小塑料袋中,分散地弃置在包括高速公路出入口垃圾箱在内的三十余个地点。看到被切成这样的尸体,大概任谁都会觉得凶手一定是那种极度残忍、对死者怀有巨大怨恨、心理变态的人。
事实上令人意外的是,这类案件的凶手大多都是女性。要知道,杀人之后,如何处理尸体立刻成为最最棘手的问题。一具完整的尸体非常沉,搬运过程中也很容易被人发现。与此相对,切碎的尸体既便于搬运,又便于丢弃。凶手若不能尽早毁尸灭迹,罪行就会败露,面临牢狱之灾的风险就会越来越大。因此,对于没多少力气的女性凶犯而言,选择分尸并不奇怪。凶手并非因为生性残忍,或者为了报仇,单是把对方杀死了还不过瘾才选择分尸,而是因为内心焦虑不安,张皇失措,才出此下策。就像发生火灾时人们往往可以爆发出惊人的力气一样,凶手在当时的情境下,下意识地作出了可能连自己也不曾设想的残忍行为。或者说,正因为这一切必须靠一个女人自己来完成,所以才一不做二不休最终走到了分尸这一步。节目结束后,制片人找到我说:“全国各地来了好多电话找您。”我非常惊讶,问道:“难不成我说了什么带歧视性的话了吗?”“不,不是这样的。”制片人解释说,因为是下午播出的综合娱乐节目,观众中有很多家庭主妇,是她们打来的电话。她们纷纷表示:“虽然上野医生的看法与其他嘉宾不同,但不知为什么,觉得他的看法很有道理。希望在明天节目中也能看到他。”原来如此。这件事再一次告诉我,与单纯死记硬背课本上的知识相比,以一线实务经验为基础的解说更能令人信服。那之后过了十天,死者的一位女性同事被逮捕归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