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法律思想简史.pdf

西方法律思想简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西方法律思想简史》编辑推荐:研究生教学书系。

作者简介
作者:(爱尔兰)约翰·莫里斯·凯利(John Maurice Kelly) 译者:王笑红

约翰·莫里斯·凯利(John Maurice Kelly,1931-1991),爱尔兰法学家、统一党政治家、议员,曾任爱尔兰总检察长,贸易、商务与旅游部部长等职。都伯林大学宪法、法理学和罗马法教授,牛津大学三一学院研究员。
1949-1954年就读于都柏林大学,1954-1956年在海德堡大学读研究生。著有小说《荣誉至上》(Matters of Honour,1964)和《死者的投票》(The Polling of the Dead,1993),法学作品《罗马的诉讼》(Roman Litigation,1966)、《爱尔兰法律与宪法中的基本权利》(Fundamental Rights in Irish law and Constitution,1968)、《罗马共和国民事司法研究》(Studies in the Civil Judicature of the Roman Republic,1976)、《西方法律思想简史》(1992)和《爱尔兰宪法》(The Irish Constitution,第4版, 2003)等,以及文集《挺身而出:约翰·凯利演讲论文选集》(Belling the Cats: Selected Speeches and Articles of John Kelly,1992)。
王笑红,生于1977年,安徽涡阳人。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史专业博士生,北京科技大学工学士(1999年),北京大学法学硕士(2002年)。现为上海三联书店编辑中心副主任、副编审。译有《言词而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与邓晓菁合作,新星出版社2005年第1版、2010年第2版)等。

目录
序言
前言
1.希腊
2.罗马
3.中世纪早期(至1100年)
4.中世纪中期(1100-1350年)
5.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1350-1600年)
6.17世纪
7.18世纪
8.19世纪
9.20世纪前期
10.20世纪后期
索引
译后记

序言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卢梭的)这些语词赋予那已然为 v洛克所吟咏的、自然权利的单声圣歌以复调的魅力。
确切无疑:只有约翰·凯利能够才思敏捷地写出这样的语句,它优美而叩人心扉,它充满智慧而注重词语的精致。凯利对英语(以及其他)语言葆有一种永生的热爱;或许,他会与奥登有共鸣:
时间对勇敢和天真的人
可以表示不能容忍,
也可以在一个星期里,
漠然对待一个美的躯体,
却崇拜语言,把每个
使得语言常活的人都宽赦
但,这种对语言的感情或许并不是恒定的。正如我们从他的语句中流露的对音乐的热爱以及他所欣赏的J.S.巴赫的作品中可以瞥见的,他也懂得语言作为传达感情之媒介的不足,尤其在感情复杂而多面之际。
这些话也许与我们将要探讨的,凯利最后的这本著作所关注的西方法理学的重要问题无甚关系。他以自身无与伦比的天赋向我们展示了以下这些伟大人物之间的思想之争:柏拉图与孟德斯鸠、阿奎那与伏尔泰、洛克与边沁,我们也将在阅读的旅程中发现,凯利在不断地提醒我们这一切在何种程度上不过是语词之间的鏖战。

后记
时隔十年,得以修订自己翻译的第一本书,真是人生中无比珍贵的经历。将近一年以来,在下班归来的夜晚,我缓慢地进行着这份工作,因为与其说这是修订,不如说是推翻重来。
2000年9月,导师贺卫方教授把这本他极赞赏的书交给我,并在随后的几个月中督促我完成了本书最初的翻译。
这是一本绝佳的西方法律思想史入门读物,视野开阔、文笔优美、持论公允,让我领略到这门学科的魅力。
与十年前不同的是,如今我们有了Google、Answers.com以及其他各种丰富的网络资源,我在修订本书的过程中因此受益匪浅。
在最初的译后记中曾说,翻译这本书是“与语词鏖战”的过程。七年的编辑职业生涯中,日复一日看稿,这种体验无疑提高了我对语言规范的理解,对语言的感觉,令我对待自己的文字就像对别人的一样苛刻。此次,我逐字逐句调整了一些语句的表述方式,希望语言更简洁,改正了译文中的知识性错误及与规范译名不统一的地方,补充了一些必要的注释。相信读者们会看到这些努力。
正如书中所示,西方法律思想史上那些光辉的名字原来存在绵延不绝的师承关系,这不由让人真切体会到何谓“薪火相传”。
2008年秋,我考入华东政法大学,成为何勤华教授的博士生。先后师从贺卫方、何勤华教授是我人生中莫大的幸运,两位恩师为人为学的高尚风范自不待言,他们所给予的鼓励更是帮助我逐渐找到自己可以为之努力的方向。但愿自己不辜负恩师的教诲,能为外国法制史学科略尽绵薄之力。
借此,要向许多人表示感谢:
我的同窗于霄,我们在苏州河边相遇,“每当我感觉到你,就听到有花开放的声音”。

文摘
新的宪政主题浮出水面
18世纪眼见了好几种宪政类的实践和理论的兴起,它们是当代人耳熟能详的,而在此前完全不为人知,或仅以模糊、粗糙的形式存在和被表述。这些主题之所以脱颖而出,是因为相对其他宪政类主题而言,它们是新颖的。而其他主题,比如法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到了18世纪已历史久远;在本书的每一章,都要谈到这两个主题。而现在,需在此简短论述三四个新的宪政问题。
首先,18世纪出现了成文宪法。当然,诸如1689年《权利法案》的英国文献的确对应了现代成文宪法的重要方面,且至今仍在英国充分履行着自身职责。但是,实际决定了国家机构的功能和关系的甚或用于建国的文献是另一类。第一个例子来自瑞典,国王古斯塔夫斯三世于1772年发动了某种反贵族的政变,并迫使国会接受以单一的综合性文件形式出现的宪法。鉴于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相对欧洲主要地区来说位处边缘,尚可说这是孤例。但是,不久以后,世界眼见了英属北美殖民地人民的反抗、《独立宣言》的发表和根据1787年美国宪法创设的联邦。如上文所述,法国对美国革命的整个发展过程投之以热切的同情、密切的关注。法国革命者最初的一项成就就是在1792年制定他们自己的成文宪法。从此以后,世界各国(英国除外,它是特例的大母神)的政治改革和民族独立运动,又或二者兼具的进程无一例外地把固定自由架构的理念写进具有法律效力的成文宪章。
尽管美国宪法的确是世界性的创新,但它采取成文形式的事实并未反映出任何特定的学说,而是来源于它自己的历史。当时世界上仍存在着两大著名的封建政体,即荷兰(至今仍被称为“联省共和国”)和瑞士。两国都没有成文宪法,但它们的制度历史悠久,是有机成长起来的,并被人民广为知晓和接受,正如英国制度之于英国人民。而美国的情形正好相反,它的全部制度都来源于一场危机。每个殖民地都有自己的立法机关,但为了反抗英国,它们不得不设计出一种合作制度。这种合作采取了大陆会议的形式,为了确立共同政府的基本架构,大陆会议起草了《邦联条款》,并交由各殖民地的议会批准。这些条款在合作方面暴露出弱点,而从各殖民地提出的修正方案中,美国宪法的草案得以最终产生。所有这一切发生于就联邦的未来样式展开激烈争论的氛围中,而各州对《邦联条款》的批准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且一度看起来是毫无成功希望的。

内容简介
《西方法律思想简史》是一本能够在西方法学理论重要主题的历史演进方面,为法学专业学生提供向导的法律思想史教科书。由爱尔兰著名法学家约翰•莫里斯•凯利写作的原书于1992年出版以来,在法律思想史界引起重大反响。并获广泛好评。
书中将自荷马时代至20世纪80年代的历史切分为十个连续的时期,通过简介每一时期的一般历史和思想史,并叙述当时的思想家就法律中的主要问题所进行的阐述,从而对西方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与法学理论的互动影响进行以时间为序的描述。尤其值得肯定的是,《西方法律思想简史》对20世纪中后期以来法律思想的介绍,避免了同类教科书关注过去忽略当下的片面趋向。
《西方法律思想简史》对于学习法学和政治学的读者都极富价值,不仅有助于读者对西方法律思想史的完整梳理,同时也有助于读者理解法律思想背后的历史的、社会的、经济的成因与背景,当为本学科领域独辟蹊径的卓越之作。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