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律师.pdf

我们律师.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我们律师》作者张思之,《我们律师》由法律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张思之,被称为“中国律师界的良心”,曾担任“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律师辩护组组长。90年代后代理了一批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包括一些重大的政治案件。
张思之,北京市吴栾赵阎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名誉理事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顾问、北京律师协会前副会长、《中国律师》杂志创办人、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

目录
真善美的和谐统一(代序)
第一部分
看红日涌起碧波间
——十年律师,一束心得
律师路上断想
行云流水,朴实无华
——辩护词漫话
问须工巧,答宜避拙
“三辩无罪”辨析
——证据札记
第二部分
司法裁判首应经住现实检验
——消防功臣陈峰被陷有罪辩诬(一)
忍看无辜遭冤被囚奈何天
——消防功臣陈峰被陷有罪辩诬(二)
质疑一件省高级法院裁定
“干脆把他关死算了”,凭什么?
——杨志杰爆炸案剖析
《郭政民受贿案辩护纪实》辨析
枪决“罪犯”为何如此急急?
——对邱兴华死刑案的程序质疑
一份编织罪状、错漏百出的终审裁定之辨析
——兼为冤魂曹海鑫辩
刘秋海诉交警大队违法行政案《终审判决书》辨析
媒界在审判席前的抗辩
——《南方周末》等多家媒体与记者戴煌被诉名誉
侵权案追录
郑恩宠案终审裁定辨析
高院不执法,谁敢来投资
——兰州天河大厦纠纷追踪报道
怎样扯掉保护学阀抄袭的破伞?
——冬至答客问
如此判杀,如是复核,敢问以何“至上”?
玩弄证据,背离正义
——读李庄案一审判词有感
李案虽结,疑窦犹在
第三部分
何故捕我律师?
——为“台安律师包庇案”辩诬
岂容迫害律师
刑讯逼供何时了
——兼议律师李奎生案的风波
证据有疑,试看如何断案?
——再议河南律师李奎生案
不实的律师“伪证”
——凌霄松伪证《纪实》辨析
大兴安岭“火案”后的回答
受理阿安扎西活佛“爆炸”案被阻始末
第四部分
“八十华诞暨执业五十周年聚会”致敬词
在伯尔基金会颁奖仪式上的受奖演说词
把握现实,展望未来
——在中欧法学院年会上的发言
一个中国法律人的网络观
——在《转型中国的媒体与互联网政策》曼谷
对话会上的发言
中国律师制度一页沧桑
——为台北《律师杂志》作
诗评律师,可堪入史
——重访李作鹏前副总长索诗琐记
贺《律师与法制》创刊二十周年
十年春梦初醒时
——《律师文摘》创刊十周年纪念
浩然正气,播扬大爱
第五部分
银川夜访金锡铭
就李庄律师被控“伪证”答记者问
就邓玉娇案一审判决答记者问
就聂树斌案申诉初答记者问
第六部分
就律师被“整肃”致北京律师协会会长函
就邓玉娇案致函夏霖律师
就聂树斌案致河北高院王琪法官信
就吴英集资诈骗案函致最高法院
接轨吧,让大象生活得更有尊严些
——刑诉法三修刍议
我为什么要陪王蒙喝“稀粥”
——腊八答客问
第七部分
纯美的斗士,不朽的辩才
——序《世界上最伟大的律师丹诺辩护实录》
《新格斗》序
分明非梦亦非烟
——序《黑夜与白天》
茅店外,星光灿烂,一片辉煌
——序陈惠忠律师《旧时茅店》
律师辩词,宜作一枝白玫瑰
——《我的辩词与梦想》一九九九年版前言
《律师的传统》序
他扬起了风帆
——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第八部分
曹海鑫“杀人案”申诉状
陈峰“玩忽职守案”申诉状
陈星“反革命、投机倒把案”申诉状
李清章“流氓案”申诉状
聂树斌“杀人案”申诉状
邵宁等“毁林案”申诉状
湖南作协诉金振林“合同纠纷案”申诉状
杨子立“颠覆国家政权案”申诉状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代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我们律师

客:请举实例。
答:侵权作品“借鉴”权利著作,不按规定列出作家姓名与作品名称,一审要庇护,自创“标注”一词,借以表示抄者已经履行了法定义务,构不成侵权。二审看出了破绽,改“标注”为“引注”,似近规范,不幸距事实更远,因为此处无“引”可证。
再举一例。一审认定周著有“九处属于学术观点的描述”,说这不算侵权。二审深知“描述”属于表达,不是“借鉴”,描述的观点与权利作品“雷同”,当然构成侵权。于是把“描述”改作“内容”,以为可使这里涉及的1080字不算抄袭,过关了。其实一查市高院1996年460号文件就清楚了,那上面规定:“当作品的内容成为作者表达思想、主题的表现形式时,作品的内容亦受法律保护。”市高法的判决改得似很高明不幸并不正确。
对错误观点则取删除法。一审判决有这么一段:“其中9处属于公知历史知识的内容,是对客观事实的介绍,属于相关内容的客观性及其有限的表达形式,被告涉案图书相关内容与原先涉案作品的表述虽存在雷同之处,但并未构成侵犯原告的相应权利。”言未尽义,矛盾突出。高论发出,就受到学界的严正批驳,二审于强留“并不侵权”的错误结论的同时,统统删掉,造成了一个无辞也可夺理的景观。
客:周博导在“客观事实”、“公知知识”上做足了文章,说他的书里一一列出了“参考文献”,证明他的文字虽与王天成的“雷同”,但那是“借鉴”的“通说”。
答:姑且不论他在“借鉴”中的作伪成分,志强在代理词中对此已经说得十分明白。他借鉴的“通说”中有10处参考文献仅出自署名“杨君佐”的一篇,只此一家,再无他人。这无异是说:他“参考借鉴”的就是王天成著作,抄王著,借鉴的仍是王著,这算什么“通说”?
客:删改,有人会说是细枝末节,案子的关键你看在哪里?
答:一是抄袭没有,二是抄了算不算侵权。
客:二审承认抄了7处共1398个字,又凭什么说够不上侵权?
答:“理由”既明确又简单。一是抄的字数较少,“只有”(!)1398个字,二是“散见于(侵权作品)之中,故根据本案具体情况不宜认定为侵权”。这其实是一审的“理由”,二审“引用”了,可惜都不能成立。
抄人多少属于“量”,而量在法律上如无特别规定只能反映情节,诸如是否严重、是否恶劣,而不说明质。量多量少,变不了抄的性质。

内容简介
《我们律师》是《我的辩词与梦想》(新版)的姐妹篇,收录了张思之律师对律师行业、社会问题等所撰写的各类散杂文,包括律师执业心得、案件时评、办案经历回顾、演讲词、为新书撰写的序言后记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