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人的故事11:结局的开始.pdf

罗马人的故事11:结局的开始.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罗马人的故事11:结局的开始》编辑推荐:对于以超级大国为发展目标的当代中国,在欧洲历史上可作为借鉴的,唯有古罗马帝国。古罗马人智力不及希腊人,体力不及高卢人和日耳曼人,技术不及埃特鲁利亚人,经济不及迦太基人,但为什么能够一一打败对手,建立并维持一个庞大的罗马帝国。
古罗马被视为人类史上最早的大型跨国企业,有见识的企业领袖和经营者必读罗马史。
罗马史被广泛应用在领导者论、组织论、国家论中,领导者和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必读罗马史。
古罗马帝国的国家与民族、中央与地方、自由与法制、君主与公民、宗教与人性、权力与秩序、科学与技术,每一项都与现代中国息息相关。
盐野七生,被誉为最受男人欢迎的女作家,有着女性罕有的理性概括能力,从复杂的历史表象中找出脉动的主线,透彻、清晰、具体。作者定居罗马30多年,有着不同于以往西方作家的第一手资料和东方视角。

名人推荐
如果说一定要给现在的年轻人推荐书,我想非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莫属。该书以详细的原典和丰富的史料为基础,在叙述历史的同时,加上了作者富有观察力的分析,堪称是精致、格调高雅、不落俗套的历史著作。书中将扩张罗马的英雄——恺撒的高卢战争,及名将汉尼拔于国家生死存亡之际进行的布匿战争等场景描述地淋漓尽致。此外,该书的最大特色就是将一个意大利半岛小国成为世界强国并持续了1300年的辉煌历程描绘地栩栩如生。
罗马虽是“帝国”,但仍是一个民主主义很强的国家。“重视人性、尊重他人”、“宽容接纳异民族、文化、宗教”、“维持家族•社会•国家秩序”这些价值观,都是后来“罗马统治下的和平”出现的理念,且至今并未褪色。
作者就罗马政治体制内的紧张关系、有力却规模小的军力、依法治国方针、罗马街道网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开放的经济政策及稳定的税制、举贤任能等方面进行了彻底的分析。作者认为支持罗马繁荣最重要的是,国家意志、国家建设、帝王能力和公民等。
——日本九州经济产业局局长 橘高公久

媒体推荐
在古罗马从共和制进入到帝制的阶段里,恺撒没能亲眼看到自己理想中的社会成为现实。而我们后人则从罗马之后多民族、多文化融合并伴随着法律而创造的一段和平、安定历史中,目睹了恺撒理想的实现。
——《读卖新闻》
罗马“宽容”的治世基本方针,并不仅仅表现在对对手的无条件“大赦”或者“接受”,而是包含以下几个方面:当处理和对手的“差异”时,认真考虑这种“差异”究竟是什么。
通过与对方的不断沟通、对话来了解为什么自己会和对手产生这样的差异。自己不仅从对方的“差异”中学习到新的东西,还试图为超越这种“差异”找到双方的共同点。
——《日本经济新闻》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盐野七生 译者:陈涤

盐野七生,日本最受男性欢迎的女作家。1937年生于日本,26岁游学意大利两年,深感日本是个没有英雄的国度,回日后不久毅然出走,再赴意大利,定居罗马,一住至今,终生研究罗马史。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埋藏着一个英雄梦,而唯有昔日罗马能让人一圆夙梦。
提起写罗马的作家,首推盐野七生。盐野七生自1992年开始,以古罗马帝国为题材,编织她的英雄梦,她以每年一册的速度,历时十五年,至2006年完成这部时空纵深长达一千多年的罗马史。《罗马人的故事》系列丛书的出版后,斩获意大利国家勋章及日本国内的各项大奖。引起日本、韩国商界、政、学界巨大震荡,日韩企业界领袖及政府高层都曾与她有过多次高端对谈。

目录
钱币的故事
第一部 皇帝马可•奥勒留(公元161年-180年在位)
序幕
成长时代
身世
成长
少年时代
成人仪式
帝王教育
罗马人的哲学
帝国的安全保障史
下任皇帝马可
罗马人的一天
教师弗伦多
结婚
几点疑问
皇帝马可•奥勒留
两位皇帝
皇帝路奇乌斯
饥荒与洪水
东方战云
帕提亚战争
御驾亲征
反攻开始
哲学家皇帝的政治
瘟疫
基督教徒
日耳曼尼亚战争
路奇乌斯之死
战争开始
“防线失守啦!”
罗马人和蛮族
时代的变化
马可•奥勒留圆柱(Columna Marci Aurelii)
多瑙河战线
前线基地
蛮族的多米诺现象
叛乱
将军卡西乌斯
善后处理
世袭确立
“第二次日耳曼尼亚战争”

第二部 皇帝科莫德斯(公元180年-192年在位)
电影与历史
战争结束
“60年的和平”
科莫德斯其人
姐姐鲁切拉
阴谋
开始的5年
亲信政治
“罗马的赫拉克勒斯”
暗杀
第三部 内乱时代(公元193年-197年)
军团里的实力派
皇帝柏提那克斯
皇位争夺战的序幕
进军罗马
在首都
对手亚尔比努斯
又一个“实力派”
伊索斯平原
第四部 皇帝谢普提米乌斯•塞维鲁(公元193年-211年在位)
军人皇帝
意外的结果
东征及其后果
装点门楣
布里坦尼亚


大事年表
参考文献
图片版权

序言

没有哪一位罗马皇帝能拥有马可•奥勒留那样良好的口碑。此人位列五贤帝的最后,也因人称“哲学家皇帝”而赫赫有名。他不仅在当时深受人们的爱戴,直到今天,在将近两千年的漫长岁月里,其他罗马皇帝也没能像他一样一直享有如此崇高的声望。
如果论统治者的力量,那么罗马史上超越马可•奥勒留的领袖也有几位,例如帝政事实上的创始人尤里乌斯•恺撒,以及其后建立起罗马帝国的开国皇帝奥古斯都,出身于行省却对故乡西班牙一视同仁的帝国统治者图拉真,不惜折损自身寿命巡视整个帝国辽阔疆域并重建防卫体系的哈德良。即使我们不看共和时代,只说鼎盛期的帝政时代,也能立刻列举出这些名字。然而,纵然是他们,在紧抓后世人心的两个有效手段——留下“声音”以及“形象”方面均不及马可•奥勒留,因为哲学家皇帝在这些方面无疑更占优势。
马可•奥勒留遗有一册后世人称为《沉思录》的书,正因这部著作他才获得“哲学家皇帝”的称谓。而从《沉思录》的书名可以看出,这完全不是学术性的哲学著述。他身为罗马皇帝,要务之一就是出击蛮族,该书只是战斗间隙
记录所思所想的小册子而已。马可•奥勒留自少年时代起就喜爱哲学,书里基本都是他的自省与思考。而现代的西欧学者则从不吝惜“古人伦理的极致表达”、“高贵灵魂的真情呐喊”等溢美之词。
柏拉图曾说,国家让喜爱哲学的人来负责政治是最为理想的。我们暂且不论柏拉图的这种论断是否恰当,对于启蒙主义运动过后的近现代学者而言,马可•奥勒留正好是历史上实现了柏拉图理想的唯一案例。不要无止无休地讨论人们究竟能否公正和善良,我们只需追求公正善良的行动,这个时刻已经到来了!(相关内容见《沉思录》卷十。——译者注)
这就是罗马大帝国最高权力者的“声音”。而紧随声音的就是“形象”。马可•奥勒留的骑马像至今仍旧屹立在罗马七丘之一的卡匹托尔山上。
即使有人不知道柏拉图,也可能没有读过《沉思录》,但只要一看这座骑马像,立刻就能感觉到它是至高无上的杰作。从古代到今天,两千年来人们制作的骑马像不可胜数,可就算有几万座,我相信马可•奥勒留骑马像的地位也绝不会动摇。因为不管怎样,它使米开朗琪罗产生了利用的念头。当初,这座骑马像并不在卡匹托尔山,在上千年的岁月里,它一直位于罗马市中心南端的拉特兰教堂广场上。这座骑马像之所以能在4世纪末席卷罗马的基督教徒破坏与希腊、罗马相关作品的风暴中得以保留,却并不是因为狂热之徒中有人读过《沉思录》,也不是因为有人发现了骑马像的艺术价值,觉得销毁太可惜,因此对其伸出援手,只不过是当时人们单纯地误以为它是第一位承认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马可•奥勒留蓄有浓密的大胡子,不知人们为什么会将他和总是刮净胡须的君士坦丁搞错,而正是因为这个误会,马可•奥勒留骑马像才最终在当时22座罗马皇帝骑马像中仅存下来。据记载,其他21座骑马像,包括尤里乌斯•恺撒、奥古斯都、图拉真等皇帝的骑马像,因为和马可•奥勒留骑马像一样均为青铜所制,结果都被熔化,然后转为他用,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其后又过了一千多年,罗马经过漫长的中世纪,迎来了文艺复兴时代。在这一光辉时代,即使不被误认为君士坦丁,即人们发现了这是马可•奥勒留的骑马像,也不会将它投进熔化炉。还有遭受唾弃的异教徒圣地卡匹托尔山,在长期闲置之后也出现了变化,开始人来人往地热闹起来。而负责这一带规划的,正是米开朗琪罗。这位文艺复兴晚期的代表性艺术家决定利用傲然屹立的马可•奥勒留骑马像,作为重建卡匹托尔山的重要元素。就这样,哲学家皇帝不但在漫长的中世纪得以存留,现在又幸运地享受荣光,能在古时凯旋将军向诸神祈祷还愿的卡匹托尔山上占有一席之地,这完全是因为骑马像制作工艺精湛。试想,如果它在艺术价值上存在什么瑕疵的话,造诣极深的雕刻家米开朗琪罗绝不会将它安放在自己设计的广场中央。
不过,这场名为文艺复兴的精神运动,不但使马可•奥勒留得以重现,而且同样使其他皇帝在经过长眠之后再次苏醒。文艺复兴时代就是以“复兴古代”为口号的,所以它也是大规模挖掘古代遗迹的时代。可是从地下走出展现身姿的皇帝们,大多只有上半身的胸像,纵然偶有全身像出土,也都是身披铠甲或者托加的立姿像。骑马的皇帝像,马可•奥勒留依旧是独一无二的。并且这尊骑马像的风格非常不一般。骑在马上的马可•奥勒留既没有身着最高司令官的甲衣,也没有披上皇帝那种华丽的袍衫,而是摘下头盔、脱掉胸甲,在短衣之外只罩了一袭轻薄的斗篷,似乎正在接受战士和市民们的欢呼。
他既不是耀武扬威,也没有居高临下,是一位极其真实自然的皇帝。显然,这是极其高超的艺术家通过人物沉静的状态展现了他刚毅的性格,这是人和马的完美结合。后代考察罗马的历史学家吉本、蒙森、汤因比所看到的,就是这个马可•奥勒留铜像,而作家歌德和司汤达所看到的,也同样是它。凡到过罗马的人,大家所共同瞻仰的,就是这尊马可•奥勒留骑马像。因为只有这尊铜像既不像尤里乌斯•恺撒像那样被安放在罗马市政厅,也不像奥古斯都像那样在美术馆里展览,而是矗立于卡匹托尔山上,在苍穹之下,沐浴着阳光。
不过,近来人们担心铜像遭到汽车尾气污染,不得不改在室内展出,所以马可•奥勒留铜像最终也被搬进了卡匹托尔美术馆。500多年前米开朗琪罗所确定的位置上,现在只剩下一个粗糙的复制品了。
1990年人们曾修复过这尊骑马像,修复完毕后将它从台伯河岸运回卡匹托尔山。虽然用大型货车装载,道路也并不遥远,可毕竟物品弥足珍贵。大型货车在晨曦之中,移动之缓慢真的如同马匹慢步。当时我正在路边眺望装运的情景,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美国男人的声音:
“太伟大了!我竟然在罗马遇见了罗马皇帝!”
如果当时运送的是恺撒或奥古斯都的立像,那么游人未必会发出如此的感叹。要瞻仰罗马皇帝的话就必须面对他骑马的形象。对源于罗马文明的欧美人而言,这想必是他们最率真的感想。相比于其他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在这一点上实在是好运气,连人们这种天真的愿望都能予以满足,真可谓独一无二。

文摘
在罗马人的家庭里,婴儿一出生,父亲就用双手高举着,展示给亲友和仆人看。婴儿出生后的第九天,举行祛除邪秽的仪式,此时给婴儿起名。我想之所以一定要等到第九天才冠名,很可能是因为当时婴儿的死亡率比较高的缘故。当一个人成为他人的养子,或是地位有所上升,往往会用家传的名字作为伴随自己一生的个人名,因为此人这时的社会生存率无疑比较高。后来的哲学家皇帝所起的名字,和他的父亲及祖父一样,都叫马可。罗马人的姓名由个人名、家传名、家族名三部分构成,在做皇帝之前,马可•奥勒留所用的名字是马可•阿尼厄斯•维鲁斯。
罗马人的家庭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在起名的同时赠给婴儿两种东西:一种是在又细又轻的金环上挂些东西,一摇就发出声音,有点类似于拨浪鼓;另一种是黄金质地的护身符,用一根细绳挂在脖子上,直到成人礼举行之前,这个护身符都不能摘下。
历史学家塔西佗曾留有以下文字,我们可以从中一窥公元2世纪前后罗马上流家庭养育孩子的状况。
在从前的罗马,一个经过正式结婚生出的小孩不可能放在女奴的小屋里,而是要生长在母亲的怀抱中。亲手养育子女不但关系到母亲的颜面,而且展示母亲的爱心,是非常风光的事情。流传至今的很多资料显示,格拉古兄弟(指提比里乌斯•格拉古和盖约•格拉古。——译者注)的母亲科尔涅利娅和尤里乌斯•恺撒的母亲奥雷利娅最关注的事情就是养育孩子。她们毫不吝惜地倾注母爱,对孩子的文化修养和身体健康等方面无微不至,最终培养出了罗马的领袖。
可是如今,母亲的任务在婴儿落地时就宣告结束,为婴儿哺乳的是奶妈,断奶之后就利用学习希腊语的托辞,将婴儿交给来自希腊的女奴。在上流社会的家庭里,养育幼儿的通常不是某一个人,而是由好几个人共同负责。这些女人除了会说希腊语之外别无所长,大多难以胜任其他重要工作。也就是说,孩子处在低贱的毫无教养的女奴们的包围之下,听着她们无休无止地闲谈,看着她们绞尽脑汁地偷懒耍滑头,结果整个家庭中没有一个人真正关注小主人的内心感受和言谈举止,尽管真正意义上的养育子女正需要在这些细节上体察入微。
塔西佗这个人生活在帝国的鼎盛期,可不管对什么事情都持悲观态度。所以我们在接受这位一流的帝政专家的言论时,还是打些折扣才好。不过,对公元2世纪培养孩子的现状大发感慨的,却并不只有塔西佗一人。在恺撒时代200年以后,统治阶层教育子女的方式恐怕也是当时诸多变化之一。马可•奥勒留在他的《沉思录》中,也谈到了自己是由奶妈哺乳的。
不过,他的母亲多米提亚•露西拉却完全不是那种执迷于社交生活而把孩子甩给女奴的贵妇。马可•奥勒留3岁时,父亲就故去了,而当时女子一般在15岁时就结婚,所以马可•奥勒留的母亲成为寡妇时很可能还不到20岁。富有,年轻,又有生育的经验,这些都是罗马社会里再婚的绝好条件。尽管如此,多米提亚却没有再婚。她的儿子后来这样描述自己年轻的母亲:
从我的母亲那里,我濡染了虔诚、仁爱和不仅戒除恶行,甚而戒除恶念的品质,以及远离奢侈的简朴生活方式。(本段译文参考了《沉思录》,少年时代的马可•奥勒留多米提亚•露西拉,何怀宏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版。——译者注)
虽然马可•奥勒留的母亲可能不像格拉古兄弟的母亲和尤里乌斯•恺撒的母亲那样,能够和以后活跃于政坛的儿子平等交流,但她也没有将育儿大事推给别人。马可•奥勒留在确定成为下一任皇帝之后,仍旧和家庭教师之间保持书信往来。他在书信的最后,往往特地附上母亲发出的问候。一位母亲和孩子少年时代的教师之间密切的沟通于此可见一斑。
马可•奥勒留的记忆里不曾存留父亲故去的情景,母亲的离开则是在他34岁的时候。所以他是在慈爱平和的祖父及母亲的守护下度过的少年时代,而这一时期也是罗马帝国的和平年代。

内容简介
《罗马人的故事11:结局的开始》内容简介:告别了贤君的世纪,帝国的光环褪色了吗?罗马哲学家皇帝马可•奥勒留,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沉醉哲学的他肩负起庞大帝国的重担,责任感的鞭策,使他为罗马帝国鞠躬尽瘁。然而高尚的品德和绝佳的能力却无法力挽狂澜,心灵细腻真挚的皇帝不好杀戮,却因蛮族侵扰而陷入长期战事,心中的无奈可想而知。奥勒留燃烧心力延续了帝国的生命,虽赢得后世称道,夕阳的余晖却渐笼罩帝国。相较于贤能的父亲,其子似乎符合一切昏君的形象:不体下情、近视短利、猜疑心重、重用私人,甚至多部电影着墨于其继承的正当性,不相信贤明如奥勒留者,会将带领罗马帝国的重任交付给能力不足的亲生儿子。随着儿子被暗杀,罗马帝国更陷入危机,长期的军事紧张使军人掌握强大的力量,严守边境的军事领袖成为皇位角逐者,同胞相残彷佛一世纪末的重演。最后军人柏提那克斯夺得最后的胜利,军人皇帝异于以往的强硬手腕,也代表着罗马帝国将走上不同的道路,帝国内外势必面临更严酷的考验,罗马似乎已在道路的尽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