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六大政治家.pdf

中国六大政治家.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中国六大政治家》由梁启超、麦孟华、李岳瑞、佘守德四人编著,20世纪初由广智书局陆续分编出版。梁启超认为近代中国之衰败,唯有崇尚法治,始得振衰起隳,富国强兵。书中被称为六大政治家的是:管仲 、商鞅 、诸葛亮 、李德裕 、王安石 、张居正。

编辑推荐
上世纪40年代后大陆首次出版。
管仲:如管子者,可以光国史矣。
商鞅:商君者法学之钜子,而政治家之雄也。
诸葛亮:诸葛忠武侯者,伯仲伊吕,迈越萧曹。
李德裕:功烈光明,佐武中兴,与姚、宋等矣。
王安石:若乃于三代下求完人,惟公庶足以当之矣。
张居正:江陵为有明一代惟一之大政治家。

作者简介
梁启超(1873~1929年),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史学家、文学家。字卓如,一字任甫,号任公,又号饮冰室主人、饮冰子、哀时客、中国之新民、自由斋主人。汉族广府人,生于广东新会,清光绪举人。青年时期和其师康有为一起,倡导变法维新,并称“康梁”,是戊戌变法(百日维新)领袖之一、中国近代维新派代表人物,事败后出逃,在海外推动君主立宪。辛亥革命之后一度入袁世凯政府,担任司法总长,之后对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等严词抨击,并一度加入段祺瑞政府。他倡导新文化运动,支持五四运动。曾倡导文体改良的“诗界革命”和“小说界革命”。其著作合编为《饮冰室合集》。

目录
第一编管子(新会梁启超述)
例言
自序
第一章叙论
第二章管子之时代及其位置
第三章管子之微时及齐国前此之形势
第四章管子之爱国心及其返国
第五章管子之初政
第六章管子之法治主义
第七章管子之官僚政治
第八章管子之官制
第九章管子内政之条目
第十章管子之教育
第十一章管子之经济政策
第十二章管子之外交
第十三章管子之军政
第二编商君(顺德麦孟华述)
第一章发端
第二章战国之时势及商君以前秦国之位置
第三章商君之入秦及其进用
第四章商君之政略及其变法
第五章商君之立法
第六章商君之司法
第七章商君之行政
第八章商君之大权政治
第九章结论
第三编诸葛武侯(咸阳李岳瑞述)
第一章叙论
第二章武侯之时代
第三章武侯之出处
第四章武侯之相业(一)通好吴国
第五章武侯之相业(二)征蛮之绩
第六章武侯之相业(三)北伐始末
第七章武侯之遗著
第八章诸家之评论
第九章余论
第四编李卫公(咸阳李岳瑞述)
第一章叙论
第二章卫公之家世
第三章卫公之时势
第四章卫公之历仕
第五章卫公之相文宗(附甘露之变)
第六章卫公之相武宗
第七章卫公之相业(一)收复幽燕
第八章卫公之相业(二)平定回鹘
第九章卫公之相业(三)克复河湟之谋
第十章卫公之相业(四)平定昭义
第十一章卫公之相业(五)杂记
第十二章武宗之崩及宣宗之立
第十三章卫公之贬窜及其病殁
第十四章卫公之文学
第十五章结论
第五编王荆公(新会梁启超述)
例言
自序
第一章叙论
第二章荆公之时代(上)
第三章荆公之时代(下)
第四章荆公之略传
第五章执政前之荆公(上)
第六章执政前之荆公(中)
第七章执政前之荆公(下)
第八章荆公与神宗
第九章荆公之政术(一)总论
第十章荆公之政术(二)民政及财政
第十一章荆公之政术(三)军政
第十二章荆公之政术(四)教育及选举
第十三章荆公之武功
第十四章罢政后之荆公
第十五章新政之成绩
第十六章新政之阻挠及破坏(上)
第十七章新政之阻挠及破坏(下)
第十八章荆公之用人及交友
第十九章荆公之家庭
第二十章荆公之学术
第二十一章荆公之文学(上)
第二十二章荆公之文学(下)
第六编张江陵(赣榆佘守德述)
第一章叙论
第二章江陵之时代
第三章江陵之略传
第四章执政前之江陵(一)少年时代
第五章执政前之江陵(二)入仕时代
第六章执政前之江陵(三)归田时代
第七章执政前之江陵(四)再起时代
第八章江陵之柄政(上)
第九章江陵之柄政(中)
第十章江陵之柄政(下)
第十一章江陵之政术(一)
第十二章江陵之政术(二)
第十三章江陵之政术(三)
第十四章江陵之政术(四)
第十五章江陵之政术(五)
第十六章江陵之政术(六)
第十七章江陵之学术与著述
第十八章诸家之评论
第十九章结论

序言
一国之伟人,间世不一见也。苟有一二,则足以光其国之史乘,永其国民之讴思,百世之下,闻其风者,心仪而力追之;虽不能至,而或具体而微焉,或有其一体焉,则薪尽火传,犹旦莫也,国于是乎有与立。夫导国民以知尊其先民,知学其先民,则史家之职也。我国以世界最古最大之国,取精多而用物宏,其人物之瑰玮绝特,复非他国之所得望;而前此之读书论世者,或持偏至之论,挟主奴之见,引绳批根;而非常之人,非常之业,泯没于谬悠之口者,不可胜数也。若古代之管子、商君,若中世之荆公,吾盖遍征西史欲求其匹俦而不可得。而商君、荆公为世诟病以迄今日,管子亦毁誉参半,即誉之者又非能传其真也。余既为荆公作洗冤录,商君亦得顺德麦氏为之讼直,则《管子传》不可以无述。述之得六万余言,作始于宣统纪元三月朔,旬有六日成。新会梁启超。

文摘
版权页:



自序
一国之伟人,间世不一见也。苟有一二,则足以光其国之史乘,永其国民之讴思,百世之下,闻其风者,心仪而力追之;虽不能至,而或具体而微焉,或有其一体焉,则薪尽火传,犹旦莫也,国于是乎有与立。夫导国民以知尊其先民,知学其先民,则史家之职也。我国以世界最古最大之国,取精多而用物宏,其人物之瑰玮绝特,夐非他国之所得望;而前此之读书论世者,或持偏至之论,挟主奴之见,引绳批根;而非常之人,非常之业,泯没于谬悠之口者,不可胜数也。若古代之管子、商君,若中世之荆公,吾盖遍征西史欲求其匹俦而不可得。而商君、荆公为世诟病以迄今日,管子亦毁誉参半,即誉之者又非能传其真也。余既为荆公作洗冤录,商君亦得顺德麦氏为之讼直,则《管子传》不可以无述。述之得六万余言,作始于宣统纪元三月朔,旬有六日成。新会梁启超。
第一章叙论
今天下言治术者,有最要之名词数四焉:曰国家思想也,曰法治精神也,曰地方制度也,曰经济竞争也,曰帝国主义也。此数者皆近二三百年来之产物,新萌芽而新发达者;欧美人所以雄于天下者,曰惟有此之故;中国人所以弱于天下者,曰惟无此之故。中国人果无此乎。……曰:恶,是何言?吾见吾中国人之发达是而萌芽是,有更先于欧美者。谓余不信,请语管子。
管子者,中国之最大政治家,而亦学术思想界一钜子也。顾吾国人数千年来崇拜管子者,不少概见;而訾謷之者反倍蓰焉。此误于孟子之言也。孟子之论管子也,与孔子异;孔子虽于器小之讥,偶有微词;而一则称之曰:如其仁,如其仁。再则叹之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岂非以其事业之所影响,功德之所沾被,不徒在区区一齐,而实能为中国历史上开一新生面耶?孟子之论管子,轻薄之意,溢于言外,常有彼哉彼哉羞与为伍之心,嘻!其过矣!吾以为孟子之学力,容有非管仲所能及者;管仲之事业,亦有断非孟子所能学者。在孟子当时或亦有为而发,为此过激之言;而后之陋儒,并孟子之所以自信者而亦无之,乃反吠影吠声,摭至迂极腐之末论以诋謷管子。彼于管子何损?而以此误治术,误学理,使先民之良法美意,不获宣于后,而吾国遂涣散积弱以极于今日;吾不得不为后之陋儒罪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