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府时代:江户幕府.pdf

幕府时代:江户幕府.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幕府时代:江户幕府》由陕西人出版社出版。

目录
第一章 天下创世
第一节 江户幕府的缔造
一、德川家康
二、亲藩、谱代
三、旗本、外样
第二节 两头政治
一、大久保长安事件
二、幕府与朝廷
三、谱代政治
第三节 岛原之乱
一、德川家光
二、禁教与锁国
三、天草一揆
第二章 走向文治
第一节 庆安之变
一、幼年将军德川家纲
二、由井正雪的警告
三、“家骚动”事件
第二节 忠臣藏
一、将军纲吉
二、犬公方
三、喧哗两成败
四、赤穗四十六士
第三节 新井白石时代
一、正德之治
二、童稚将军
第三章 改革中前行
第一节 享保改革
一、继嗣之争
二、米将军
三、天一坊事件
第二节 从田沼时代到宽政改革
一、无为而治
二、重商主义
三、松平定信
第三节 天保改革
一、德川家齐
二、大盐平八郎之乱
三、水野忠邦
第四章 穿越到江户
第一节 食在江户
一、茶道的盛行
二、怀石料理
三、平民饮食
第二节 穿在江户
一、小袖、振袖与袢
二、关于“布”的其他种种
第三节 住在江户
一、江户——梦幻的都市
二、游女、花街和吉原
三、家居与装潢
四、风吕、如厕及个人卫生等
第五章 大奥
第一节 神秘的禁地
一、将军的后宫
二、大奥里的金字塔
三、大奥的误会
第二节 大奥的生活
一、目黑的秋刀鱼
二、争奇斗艳的秘诀
三、悲催的“敦伦”和如厕奇闻
第三节 大奥的那些女人们
一、传奇的春日局
二、江岛生岛事件
三、惹不起的御年寄
附录:江户幕府将军一览表
大事年表
《幕府时代》参考书目

序言
《叶隐闻书》时代
“所谓武士道,就是看透死亡。于生死两难之际,要当机立断,首先选择死。没什么大道理可言,此乃一念觉悟而勇往直前。”这是江户时代一部著名的武士道著作《叶隐闻书·卷一》中的一段话,这段看来似乎有些血腥的话是这部著作的总纲,在其后的各章节中,作者对武士之死极力渲染,在作者看来,武士的死就好比樱花凋落,迅速而又凄美。
书名“叶隐”的来历有三说:一说出自平安时代末年的诗僧西行法师的《山家集》中一首和歌“隐于叶下,花儿苟延不败,终遇知音,欣然花落有期”;一说源自作者所出生的佐贺藩的名产——叶隐柿;还有一种说法是源自武士作战时要将自己隐藏于树叶之下。
本书的作者山本常朝,万治二年(1659)出生于日本九州岛西北的佐贺藩,其父为佐贺藩士山本神右卫门重澄,在70岁高龄的时候得了这样一个儿子,因此也一度被认为不是亲生子。山本常朝11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体弱多病的他在此时已经进入佐贺藩主锅岛家侍奉,成为藩主继承人锅岛光茂的少年玩伴。他一生忠诚于佐贺藩的第二任藩主锅岛光茂,并且接受了武士忠诚不贰的教育。在元禄十三年(1700),锅岛光茂去世后,42岁的山本常朝就抛家弃子,隐居在佐贺藩城下以北黑土原的树林中,与另一位武士田代阵基在长达六七年的对话中完成了这本被称为“武家《论语》”的著作。
在这本书里,山本常朝为“狂”高唱赞歌。他批评了当时被热烈讨论的赤穗浪士事件,他认为武士的行动不能如儒学者所说的那样要先为“正义”而行,也不能如兵法者所说的那样“谋定而后动”,武士就应该不假思虑地冲上去,勇敢地选择死亡,将死的念头置于平常之中。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山本常朝的“狂”在当时人看来是不可理解的,但他的“为死而死”的精神却影响了日本后来许多代人的精神世界,这本书倾注了“狂人”山本常朝的“死狂”哲学,也反衬出了一个映照着武士最后辉煌的时代。

文摘
版权页:

幕府时代:江户幕府

插图:

幕府时代:江户幕府

一、大久保长安事件
从庆长十年(1605)德川家康辞去征夷大将军并移居骏府城开始,江户幕府从建立初期就出现了大御所和将军两头政治,在江户城和骏府城各有一套班子。德川家康采取这一办法,一来是向朝廷和大名宣示幕府将由德川家永久承继,另一方面是吸取镰仓幕府的教训,设立于关东的镰仓幕府对西日本和朝廷的控制并不十分严密,德川家康的骏府班子主要负责西国的事务,而德川秀忠的江户班子主要负责关东事务,在德川家康在世期间,居于主导地位的自然是德川家康。
耐人寻味的是,骏府班子和江户班子的主要核心人物身份完全不同。骏府班子采用的是侧近政治,占主导地位的是一些没有根基的人物,如本多正纯、成濑正成、安藤直次、竹腰正信等人或是谱代大名的子嗣,或是幼年时服侍家康的小姓;松平正纲、板仓重昌、秋元泰朝等人则是靠能力成为家康的近习,还有些“专业人士”如僧侣天海、以心崇仨、学者林罗山、商人茶屋四郎次郎、角仓了以等,甚至还有三浦按针这样的外国顾问。而江户班子则多沿用功勋卓著的谱代大名,如本多正信、酒井忠世、土井利胜等。在两套班子中,有两个人物最为炙手可热,那就是本多正信和大久保长安。
本多正信,出身德川家康起家的三河国,早年出仕德川家,但在永禄六年(1563)三河国爆发“一向一揆”时叛逃出德川家投奔战国时期著名的阴谋家松永久秀,后又叛离松永家通过大久保忠世复归德川。他之所以以一介叛将的身份深得德川家康信任,是因为此人拥有非同一般的头脑,在关原之战以及幕府建立以后安定天下的过程中多有出谋划策,因此德川家康在隐居骏府后就把此人留在江户作为德川秀忠的顾问,实际上也起到了监视的作用。秀忠的两个老师,时任幕府老中的内藤清成和青山忠成在庆长十一年(1606)被责令闭门思过,据说就是本多正信迎合家康的意思为打击秀忠的势力而刻意制造的。 大久保长安,出身于一个猿乐师家庭。他跟随父亲出仕甲斐武田家,参与了武田家的黑川金山的矿务工作。武田氏灭亡以后,大久保长安移居三河国,很快借助他丰富的矿山开发经验投靠了德川家康,并且成为德川氏的得力武将大久保忠邻的手下,因此改姓大久保。他首先在甲斐国的内政事务上崭露头角,通过开发新田、矿山、建设水利等工作把一个残破的甲斐治理得有声有色,引起了德川家康的注意。在丰臣秀吉将德川家康移封关东后,大久保长安受命整理关东土地账册,在关原之战中又负责后勤工作,战后接收佐渡金山、石见银山等矿山,担任甲斐奉行、石见奉行、佐渡奉行等职务,充分施展了其政务上的才华。德川家康在庆长八年(1603)任命他为所务奉行(即后来的勘定奉行),统辖着全国的“金山、银山”,并负责关东交通网的整顿。作为幕府的财务大管家,号称“天下总代官”的大久保长安成为人人瞩目的人物。
大久保长安的幕后支持者是大久保忠邻。大久保忠邻是德川家的重臣大久保忠世的长子,15岁就跟随德川家康上阵,参加过三河一向一揆、婶川之战、三方原之战、小牧·长久手之战、关原之战等家康经历过的几乎所有战役,是和德川家康一起在血泊里滚打摸爬过来的战友。他同时也是将军德川秀忠的支持者之一,他在家康转封关东的时候就得到了武藏国2万石领地,父亲大久保忠世死后,继承了战国大名北条氏的旧城小田原城,成为相模国小田原城6.5万石的藩主,在谱代大名中最受瞩目。
大久保忠邻和本多正信素来不合。在关原之战中,大久保忠邻和本多正信都跟随德川秀忠出征,在信浓国上田城被真田昌幸所阻,当时本多正信主张停止攻打并绕过上田城急行军前往关原主战场,而大久保则坚决主张攻打,结果德川秀忠在上田城下拖延战机未能赶上关原之战。而此后家康决定继承人时,本多正信和儿子本多正纯支持家康的次子结城秀康,而大久保忠邻等支持家康的三子德川秀忠,最终秀忠被立为嗣子。有这两段恩怨,大久保忠邻和本多正信结下了梁子。
另两个对本多正信不满的人是名列“德川四天王”的本多忠胜和申原康政,这两人都是武将,在战乱时代,他们由于自身的武勇深得信任,但在和平时代,反而是本多正信这样的寸功未立但有政治才能的人得到了重用。本多忠胜等人将本多正信视为“奸臣”,特别是本多忠胜,他放出话来说:“本多正信这样的人绝对不配当本多家的人。”因此,他们也在幕后支持大久保忠邻和本多正信对抗,在幕府形成了以本多正信为代表的“文治”和以大久保忠邻为代表的“武断”两大派。
武断派首先发招。庆长十四年(1609),信仰天主教的九州大名有马晴信手下的一艘朱印船(有幕府对外贸易许可的船只会被颁发“朱印”,称“朱印船”)在澳门停泊,船上的水手在酒吧里三杯黄汤下肚,酒壮怂人胆,就和一艘葡萄牙商船的水手大打出手,结果技不如人,被对方杀死60人,船上的货物也被抢走。得悉此消息的有马晴信勃然大怒,在得知这艘葡萄牙商船进入长崎港以后,就申请幕府将此船只击沉以示报复。德川家康考虑到此事关系日本的“国威”和面子,欣然同意。于是有马晴信出手,把这艘送上门来的葡萄牙船打沉,报了一箭之仇。
但这事却没完,幕府派去监视这一报复工作的目付是本多正信之子本多正纯手下的一名与力叫冈本大八,看到有马晴信如此卖力,冈本大八颇为高兴,通过本多正纯向家康汇报,好好赏赐了有马晴信。或许是头脑发热,冈本大八向有马晴信夸下了海口:“我能上报我家主子本多正纯,让他开口求告幕府,把如今属于锅岛氏的藤津、杵岛和波杵三郡重新还给有马家。”这三郡原本是有马家的地盘,听说能恢复旧领,有马晴信喜出望外,就塞给了冈本大八6000两“活动经费”。作为回报,冈本大八还伪造了德川家康的朱印状供有马晴信使用。

内容简介
陈杰编著的《幕府时代:江户幕府》是希望描写幕府这一武士政权从萌芽、建立到消灭的过程,让读者能深入地了解日本这个国家的民族文化和民族历史。长期以来,国人对日本往往有一种复杂的心态,对日本人既有厌恶的情绪,又疯狂迷恋日本现代文明创造出的成果。无知或极端来源于缺乏了解。我们对日本这个非常重要的近邻,想要真正明白该如何看待它,恐怕还是应该从了解它的历史开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