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春秋之四天下大乱.pdf

说春秋之四天下大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 《说春秋之四 天下大乱》:
1. “说春秋”再现华夏恢弘历史,舆论好评如潮! “说春秋”系列前三部长期雄踞亚马逊网历史类图书销售排行榜榜首!获得新浪、搜狐、腾讯、网易、凤凰五大门户网站联袂推荐,更受到国家级广播电视媒体青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篇连播”栏目、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文化中国”栏目即将推出同名节目!
2. “草根说史”的扛鼎之作!同是说历史,《说春秋》与《明朝那些事儿》有着本质不同。前者是嬉皮,后者是雅痞。嬉皮就意味着把顶级权力视作了小儿游戏,指桑骂槐,时光穿梭机在春秋与当代随便转换。这不仅需要史学修养及为此下的功夫,还需要另辟蹊径的才气。
3. “非主流”语体文风带来的阅读享受!作品呈现出了一种别具一格的“完美”,甚至具有了独特的文体特征。作者没有描写,少发议论,剔除矫情,三言两语,偶有类似于金圣叹读才子书的眉批。当下新闻以及当下话语方式的强行进入,不仅没有使历史露出反感的神态,反而获得了快感。
4. “春秋”历史自身的吸引力。春秋故事有较大群众基础,作者以通俗方式讲述这段精彩纷呈的历史,串讲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典故,诙谐有趣,很受大众欢迎。


如果说“说春秋”前三部聚焦于大国的崛起与争霸,那么到了这第四部《天下大乱》就开始出现转折,老霸主渐趋式微、欲振乏力,新势力隐而不显、伺机而动,小国惶惑不安、逆境求存。这是个精彩纷呈的时代,也是古人智慧之光最为闪耀的时代,大小国家伐谋、伐交、伐兵,各逞其能,尤为精妙之处恰如老子所云:“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得之,必固予之。”《天下大乱》将带给你最直观、最畅快的历史体验。

媒体推荐
如果你不喜欢或者没有精力去史海中扑腾,把他山的石头直接搬过来,也不失为一种高尚的做法。要搬就搬大个的,比如《说春秋》,还有红透了半边天的《明朝那些事儿》。能让你笑得前仰后合,颠覆你所有的中学历史理念,笑毕还能严肃地思索一些人生问题,千万心事,都化作一个“忍”,历史这面镜子,也照到了身边兴风作浪的小妖。
所谓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读史也如是。同是说历史,《说春秋》与《明朝那些事儿》,还是有着本质不同的。前者是嬉皮,后者是雅痞。嬉皮就意味着把顶级权力视作了小儿游戏,明明是杀人越货,还要满嘴挂着仁义,把牛皮一朝捅破,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就在梁上跳来跳去,跳得稳便名垂青史,失足了便臭名远扬。奇就奇在那些历史的小把戏,几千年了也没有大长进,所以大可以指桑骂槐,时光穿梭机在春秋与当代随便转换。所以说是《说春秋》,其实是说当下,用的是“春秋”的笔,戳到了痛处,但是又抓不到把柄。著名体育记者,《说春秋》演绎人贾志刚,再次充分发挥了记者的职业本色,嬉笑怒骂看天下,说的是春秋那些事儿,对应的还是当下这些景。你可以把它当历史笑话读,但不可以纯当作笑话解,因为每个笑话后面都绵里藏针,外行看的是热闹,内行看的是针针见血。
《明朝那些事儿》,就不是一个嬉皮的闪躲史,而是一个雅痞的恋爱史。嬉皮纵身挣脱历史,雅痞一头扎进历史怀中。《说春秋》是一堆人的,《明朝那些事儿》是一个人的。《说春秋》着眼于“以史为鉴”,《明朝那些事儿》却不信历史可以做镜子,只相信人性的弱点,而缺点是能改的,弱点是不能改的,“转来转去,该犯的错误还是要犯,该杀的人还是要杀,岳飞会死,袁崇焕会死,再过一千年,还是会死。”于是,从英雄横空出世,到英雄末路,当年明月一个人走在路上。也骂娘,也抒怀,也搞笑,也流泪,那轮月亮,照耀的只是一个人的情怀。这大抵也与作者的职业有关,当年明月公务员出身,记者骂完本单位外的领导可以不负责任,大不了说是“诽谤”,舆论监督整得好,说不定可以扬名立万,公务员则需要在规矩内行事,为人生伤春悲秋可以,影射领导就没了前途。遗憾的是,当年明月大约是不能奋斗成为一个优秀的公务员,他有太多书生弱点,所以看《明朝那些事儿》比看《说春秋》累,而且是越看越累,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时代不同,春秋年间更为热闹。而同样是牛仔裤上的破洞,《说春秋》的大窟窿是社会时弊,《明朝那些事儿》的窟窿则是形形色色的人生烦恼。所有的这些窟窿,都代表着一个词—————悲观。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诸君千万不可以轻率地将它们归入戏说野史之流。上述两位作者的史学修养及为此下的功夫,另辟蹊径的才气,与那些钻故纸堆的考试型人才、以及想象力太丰富的影视编剧人才,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这就好比一个牛人的读史笔记,夹叙夹议,娱己娱人,硬是把一锅冷米饭煮成了麻辣香锅,这需要极为高超的才艺,还有坚忍不拔的毅力。而读史的人亦不可以来者不拒,到底是一家之言,非要引用抄袭,还是要后果自负。
——陶笸箩:《〈说春秋〉:对应的还是当下这些景》(来源:新商报)

读完《说春秋》,你不仅能对“春秋”那段历史有全面的了解,对中华文化的源头有较为深入的了解,你还能获得很多你可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知识。
春秋战国时代,是群雄纷起的时代,“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秦国、楚国等原是蛮夷小国,如何能崛起成为一方诸侯、霸主?流亡他乡的公子小白、公子重耳又如何能成为领袖群雄的齐桓公、晋文公?读贾志刚《说春秋》,你也能够找到在当今这个风云际会的时代成就自己的一番大事业的路途。历史给了我们无穷的智慧,而“春秋”这个中华文明创生时代提供给我们两千多年历史的智慧是取之不尽的,这个智慧同样会给我们的未来以无尽的启示,不管你是在商界、政界,不管你正处于高位还是在落魄之中,读一读贾志刚《说春秋》,历史一定会让你照见自己的影子。所以,现在让我们放下《明朝那些事儿》,让当年明月PASS过去,我们开始读贾志刚《说春秋》。
——浦轩:《贾志刚说春秋:PASS当年明月》(来源:新华网)

作者简介
贾志刚,著名体育记者、体育评论家、非著名小说家、非知名剧作家。著有非主流长篇小说《无间盗》、《侠义无道》、《副处长》、《奔向地狱》、《公元5678》等,涉猎官场、武侠、历史、悬疑、科幻等多个领域。
其中,《无间盗》(原名《侠兄盗弟》)入围首届温世仁武侠小说决赛。在中国台湾进行的决赛评选中,被所有评委以“打着武侠反武侠”直接垫底。巨著《侠义无道》至今拒绝出版中。
著有电视剧本《山寨》。

目录
第一二一章 栾书的圈套
第一二二章 郤家的覆灭
第一二三章 杀人要果断
第一二四章 小孩很生猛
第一二五章 国际形势
第一二六章 礼仪之邦
第一二七章 鲁国三桓
第一二八章 绯闻引发的谋杀案
第一二九章 卖国者东门襄仲
第一三〇章 三桓的胜利
第一三一章 擦掉一切陪你睡
第一三二章 双床记
第一三三章 叔孙兄弟
第一三四章 齐国人的阳奉阴违
第一三五章 生猛子
第一三六章 宋国人的独立自主
第一三七章 宋国人的面子工程
第一三八章 晋国重振霸业
第一三九章 折腾,就折腾吧
第一四〇章 郑国十一兄弟
第一四一章 楚国人尿了
第一四二章 两个腐败分子
第一四三章 腐败分子挂帅
第一四四章 栾针之死
第一四五章 卫国外交
第一四六章 腐败大会
第一四七章 晋齐之争
第一四八章 齐国国变
第一四九章 栾家家变
第一五〇章 生死时速
第一五一章 栾盈之死
第一五二章 从来偷情常遇难
第一五三章 和平探索
第一五四章 廉政风暴
第一五五章 楚才晋用
第一五六章 世界和平大会
第一五七章 反腐倡廉
第一五八章 孟姜女的传说
第一五九章 王子围
第一六〇章 楚灵王争霸

序言
历史与现实惊人地相似,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回顾历史。
晋国和楚国两个超级大国形成的两极世界,与上世纪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称霸世界何其相似。
超级大国之间,是尽量避免直接对抗的。在这一点上,晋楚与美苏是同样的思维方式。因为他们知道,直接对抗的最终结局就是两败俱伤。于是,他们开始疯狂的军备竞赛,尽管这同样是两败俱伤。
在疯狂的军备竞赛中,美国拖垮了苏联,就如晋国拖垮了楚国。
然而,世界上除了超级大国,还有大国、中等国家和小国,他们的存在就像森林中的飞禽走兽一样,尽管他们不能称雄于世界,却有他们存在下去的合理性。同样,他们需要各种生存技巧生存下去。
看上去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
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郑国看上去就像在老虎的嘴边游走,可是他们总是安然无恙,不是因为他们讨人喜欢,而是因为他们是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缓冲地带,既然超级大国不愿意直接面对,那么这个缓冲地带就有存在下去的理由了。
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生存技巧。在生存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之间,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选择。正因为如此,我们才看到齐国、鲁国、宋国、卫国、郑国等国家在大国夹缝中以不同的方式生存。也正因为如此,春秋才变得精彩纷呈,而不是千人一面。
而现代世界,也正是如此。
如果我们把美国看做晋国,把苏联看做楚国,把法国看做宋国……我们就会发现很多有趣的现象,会发现现实世界其实并不陌生,我们的祖先早已经演练过了。

和平,是一个梦想,一个听上去很不错的梦想。
如果梦想永远是梦想,那么明天就永远值得期待。
可是,当梦想成真,也许我们就会发现这只是一个噩梦的开始。
关于和平,祖先给过我们最睿智的教导。
“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废一不可,谁能去兵?兵之设久矣,所以威不轨而昭文德也。圣人以兴,乱人以废,废兴存亡昏明之术,皆兵之由也。”司城子罕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告诉我们这个道理,战争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必然产物和必要条件,和平可以去争取,但是永远不要争取到。
和平只是一个传说。
对于小国来说,和平就是麻醉剂。没有了战争的威胁,人们就会麻痹和耽于享受,于是灭顶之灾随时来到。
而对于大国呢?

腐败同样是一个现实的话题,不要以为祖先们就冰清玉洁。人类是有欲望的,人类的欲望是无边的。所以,腐败早已经滋生。而和平,又是大国腐败的催化剂。
晋国的腐败源于缺乏监督,内阁制的实行削弱了国君的权力,于是内阁的腐败成为无人监督的腐败,因为这个国家不是他们的,他们要做的是掏空这个国家。
楚国的腐败同样源于缺乏监督,君主独裁的楚国并不是没有人监督,但是,靠楚王一个人的监督是远远不够的。事实上,楚国有过多次廉政风暴,包括两位总理(令尹)和一位国防部副部长(右司马)都曾经死在廉政风暴的鬼头刀下。但是,又能怎样呢?楚国的腐败之风依然愈演愈烈。
世界和平,在宋国人的斡旋下终于来到。但是,和平将带来什么?

文摘
孙周
孙周是谁?当初晋襄公的小儿子叫姬捷,又叫桓叔。襄公死的时候姬捷还很小,按照规矩必须离开晋国,于是被带到了伟大首都洛邑。孙周就是桓叔的孙子。
关于孙周,《国语•周语下》中有一段叫做“单襄公论晋周”,专门说到了孙周这个人,或者说这个孩子。
话说孙周来到周室,侍奉单襄公。他站不歪身,目不斜视,听不侧耳,言不高声;谈到敬必定连及上天,谈到忠必定连及心意,谈到信必定连及自身,谈到仁必定连及他人,谈到义必定连及利益,谈到智必定连及处事,谈到勇必定连及制约,谈到教必定连及明辨,谈到孝必定连及神灵,谈到惠必定连及和睦,谈到让必定连及同僚;晋国有忧患他总是为之悲戚,有喜庆他总是为之高兴。
后来有一次单襄公病重,叫来儿子顷公,嘱咐道:“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公孙周,他将来会成为晋国的国君。”
单襄公讲了理由。他归纳了孙周的上述11条优点,说这11条优点在整个周朝只有周文王有过,如此完美的人,上天会保佑他拥有晋国的。
单襄公还说了一个理由,说是当年晋成公从伟大首都回晋国继位的时候,晋国人占了一卦,结果显示晋国将有三个国君从王室归国继位。第一个是成公,那么第二个一定是孙周。
孙周真的有单襄公所说的那么了得吗?他真的能够回到晋国当国君吗?
还是先看看郤至的伟大首都之行吧。


盟誓
孙周随着两位大夫回国,来到清原这个地方,晋国的卿大夫们就已经在这里迎接了。这个时候,孙周还不是国君,因此在级别上与卿相当。所以,大家基本上也就平起平坐,开了个恳谈会。
栾书先来了一段开场白,说了一顿什么“历史的重任历史性地落在了公孙周的身上”等套话,最后欢迎孙周发表讲话。
十四岁的小孩要说话了。通常,十四岁的小孩在这个场合连话都说不出来,可是,孙周不是通常的小孩,他是孙周。
“各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还能回到自己的祖国。现在既然到了这一步,只能说是上天的安排。人们之所以拥立国君,就是为了让他发号施令。如果立了国君而又不听他的,那要这个国君还有什么用呢?如果我当了国君却没有什么成就,那是我不够材料;如果立了我而又不听我的,那就是各位的过错了。立我还是不立我,取决于在座各位。如果你们认为我不行,那我立马就走;如果认为我还行,那今后就要听我的。是扶立一个好国君以延续晋国的霸业,还是任由这个国家衰落下去,都在今天了。现在,各位作决定吧。”
孙周话音落下,整整三分钟没人说话。
谁能相信,这样一段话出自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子之口?什么叫不卑不亢?!什么叫从容不迫?!什么叫怡然淡然?!什么叫胸有成竹?!
“您就是我们翘首以盼的国君啊,我们都听您的。”卿大夫们异口同声。他们服了。
“那好,我们对天盟誓。”孙周趁热打铁。
于是,孙周与卿大夫们歃血为盟。歃什么血?诸侯用牛耳,卿大夫用鸡。《史记》曰:“刑鸡与大夫盟而立之。”
孙周随后前往曲沃朝拜祖庙,然后到新绛登基。


国际形势
国际形势是这样的。
晋国,无论在国力还是在文化上都居于世界之首,而且手中拥有联合国,行政体制为国君领导下的内阁责任制。从各种意义上说,今天的美国就相当于当时的晋国。
楚国,唯一可以与晋国相抗衡的国家,在军事实力上双方不相上下,国土面积上楚国更大一些,但是在文化上有一定差距,政体为国君掌握一切大权的独裁统治。后来楚国在疯狂的军备竞赛中被拖垮,这一点与苏联惊人地相似。因此,苏联就是现代版的楚国。
超级大国确定了,跟班各国的地位随即确定。
齐国,一个大国,一个曾经最强大的国家。可是,实力的衰退使得他们不得不对晋国和楚国低声下气,心不甘情不愿地充当二流的角色。在文化上,齐国并不弱于晋国甚至有一定的优越感,齐国人时刻怀念当霸主的美好时光。而从地理上说,齐国并不与两个超级大国相邻。因此,一有机会,齐国就会试图脱离两个超级大国的控制,在邻近的小国身上找回失去的自尊。可是,每次他们挑起事端,就会引来晋国或者楚国的干预,进而导致兵戎相见。遗憾的是,骄傲的齐国人每一次都是战败者。当羊投靠了老虎,最困惑的一定是狼,而齐国就是这只狼。我们说,上世纪上半段的德国就是齐国的最好写照。
鲁国呢?这个周朝初期最为荣耀最具地位的国家彻底沦落为二流半的国家。他们不再具有实力,唯一剩下的是他们的贵族血统、绅士风度和所谓的周礼文化。基于血缘上的关系和地缘政治学,鲁国成了同宗同源的晋国的最坚定的跟班,而晋国对鲁国的支持也最为坚决。如果美国是晋国,谁跟美国最好?不用说了,英国就是现代版的鲁国。曾经辉煌,如今没落,靠着贩卖所谓的文化而度日,英国和鲁国何其相似!
宋国。宋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国家。尽管打仗不行,宋国人还是很骄傲,他们总是认为自己在全世界的地位仅仅落后于周王室,高人一等。用他们自己的说法:“我们是周朝的客人。”所以,他们总想具有独立的地位,总想牵头在全世界搞些新意思。他们的战车制造技术一流,但是战斗力三流。每一次战争,他们都是挨打和求救的角色。这么说吧,实力一般,自我感觉超好。当然,实际上,还是要跟着晋国混。当今世界有这样的国家吗?法国,法国就是天然的现代版宋国。
卫国是个特点很简单的国家,紧挨着晋国使得他们根本不用有什么想法,晋国让干啥就干啥,就没错。卫国,给个现代标签:加拿大。
郑国是一个复杂的国家,在两个超级大国的夹缝中生存,今天你来,明天他来,谁来管谁叫爷,偶尔雄起一把呢,却往往站错了队。但是,郑国人并不是软柿子,郑庄公的后代们时不时表现出超人的胆气。他们的生存条件最为困难,但是他们顽强地生存着。如今世界谁比较像郑国?中东?东欧?还是越南?还是伊拉克或者阿富汗?都有点像,但又都不完全像。
至于陈国、蔡国、许国这样的小国,他们只能在楚国的羽翼下苟且偷生,国家有名无实,随时等待被灭的结局。难道波罗的海三国的前身就是这三个小国家?
还有一个重要的国家被忽略,那就是秦国。一个游离于国际主流之外,对世界充满怀疑和警惕的国家。这个国家地处偏僻,易守难攻,他们渴望加入主流社会,渴望改变自己的文化。终于有一天,他们改变了一切。可是,那已经是战国了。在春秋时期,他们似乎只为了一个目标而存在:打晋国。可怜的秦国人!哪个国家是现实世界中的秦国?看看再说吧。


郑国人的诡计
最痛苦的其实是郑国人,想想过去的三场晋楚大战,哪一场自己能逃得脱?而自己很不幸地没有一次站对了队。
就像一个女人长期被两个恶棍霸占,两个恶棍不仅轮流霸占自己的身体,还要在自己的房间里大打出手,弄得遍地血腥,满眼狼藉,除了身体的屈辱之外,还要搭上床单、被褥、桌子、椅子,等等。这一切,想起来就痛不欲生。
“一个女人,不怕被一个男人霸占,就怕被两个男人霸占。各位,现在的形势又成了我们轮流被强奸了,怎么办?”郑国六卿会议召开,子驷提出问题。
“怎么办?当强奸不能避免,我们就让自己享受这个过程吧。”子孔苦笑着说。这个问题他也想过,可是没有答案。“我们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点,这样他们在强奸我们的时候就会对我们好一点。”
苦笑声一片。
“不然。”终于有人对子孔的苦中找乐表达不同意见,大家一看,是子展。
“你有什么好办法?”子驷问。在所有人中,他知道子展是最有想法的。
“想想看,三次晋楚大战,每次这两个国家打完之后,咱们就有好几年安生日子过。所以,咱们要挑起他们之间再打一次仗,不管谁胜谁负,咱们都能消停一点,抓紧时间过几年好日子。”子展还真有想法。
“可是,那弄不好引火烧身,万一被灭了怎么办?”子乔质疑。
“嘿,如果这两个国家想要灭了我们,我们早就被灭十多回了,放心,他们就是要征服我们,不是要消灭我们。”子展解释。
“没错,杀了女人,两个男人找谁爽去?哈哈哈哈……”子驷接了一句。
“哈哈哈哈……”大家都笑了,觉得这个比喻很恰当,同时也都放了心。
等大家笑了一圈,子驷问了:“子展,你这主意是个好主意,可是,怎样才能让他们直接干上呢?”
“激怒他们,或者激怒其中的一方。”子展回答。
“怎样激怒他们?”大家忍不住都来问。
“这个简单。”子展早已经成竹在胸。
郑国,从消极外交改为积极外交。从前是你们要来打我们,现在是我们让你们来打我们。从前是你们要,现在是我们要,要让你们看见我们就烦,就害怕。

孙良夫的诀窍
自从城濮大战之后,卫国就彻底成为晋国的跟班,他们别无选择。这样也好,省心。而晋国对这个跟班也不错,把占领的卫国土地都还给了他们。
城濮之战后晋文公捉拿了卫成公,并且试图毒死他。可是卫成公很聪明,他贿赂了下毒的厨师,结果毒药的剂量太小,竟然没有毒死他,于是晋文公以为是上天的意思,释放了卫成公,依然让他做卫国国君。
卫成公薨了之后,儿子卫穆公继位。
孙良夫成为卫国的上卿。孙良夫是谁?卫武公有个儿子名叫惠孙,孙良夫就是惠孙的后代,食邑在戚(今河南濮阳北),因此,孙良夫不仅是中国最大一支姓孙姓的祖先,也是戚姓的祖先。
孙良夫和晋国的郤克关系很铁,因为两人曾经一同参加过齐国的“残奥会开幕式”(第三部第一一三章),后来又一同找齐国报仇(鞍之战),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
除了战斗友谊,孙良夫还搞明白了另外一件事情。

“孩子,爹要死了,爹死之后,就是你继任上卿,这个国家就交给你了。说说看,你怎么当这个上卿?”孙良夫临死之前,把儿子孙林父叫来叮嘱后事。
“爹,您说过,卫国是个小国,只能跟着晋国混,因此国内无大事,国际无小事,伺候好了晋国,就算是高枕无忧了。”孙林父回答。
“那好,怎么才能伺候好晋国?”
“爹,您说过,国际关系就像人跟人之间的关系。”
“错了。”
“错了?爹,您就这么说的啊。”
“那是从前,现在我突然又明白了一点。国际关系不是像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它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说卫国和晋国之间的关系,那就是我跟郤克之间的关系。我们两人关系好了,卫国和晋国的关系也就好了,伺候好了郤克,也就是伺候好了晋国,明白吗?”临死之前,孙良夫竟然又开了一窍。
“明白了,爹,您还有什么诀窍就赶紧说吧,别问我了。”孙林父有点急,怕老爹话没说完就咽了气。
“你呀,要跟晋国的权臣们搞好关系,有事没事走动着点,逢年过节送送礼,特别是中军帅佐那里,出手要大方。这样,对国家和对咱们自己家都有好处。为什么呢——”说到这里,孙良夫倒了一口气,歇一歇。
孙林父没有回答,他知道不用自己回答。他给父亲倒了一碗水,孙良夫喝了一口,接着说。
“卫国每年给晋国上贡,上多少,那还不是他们一句话?把他们伺候爽了,这边给咱们减一点,什么都回来了。再说,送礼都是咱们去送,他们不会说这是卫国送的,他们会说这是孙林父送的,他们念谁的好?念你的好啊。等到晋国人别人不认,只认你孙林父的时候,卫国国君也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这叫做拥晋自重,明白吗?”
“用国家的银子,换咱孙家的地位?”
“都一样,那边也是用国家的军队,换六卿的实惠。”
“那不是损了国家,肥了家族?”
“这还用说?看看天下各国,哪个国家不是这样?”
“爹,您说得太对了。还有什么叮嘱?爹,爹,您醒醒,您醒醒,呜呜呜呜……”
孙良夫卒了,可是,他的理念已经传授给了孙林父。

打击卖国者
有了齐国撑腰,鲁宣公和东门襄仲的腰杆子硬了许多,不仅在三桓面前底气足了,就是对盟主晋国也怠慢起来。
到宣公三年夏天的时候,晋灵公被赵盾所杀,晋成公继位。按理,盟主国的君主继位,如果鲁国不是国君亲自前往祝贺的话,也要派人前往。可是,鲁宣公自己不肯去,因为自己上任之后就没跟晋国打过交道,晋国对自己肯定很恼火,到时候去了被扣押了怎么办?
鲁宣公不去,按理就该东门襄仲去,东门襄仲更不敢去,他知道赵盾心黑手狠,自己去了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个问题。
鲁宣公和东门襄仲不都敢去,那么就该三桓去了。问题是,鲁宣公和东门襄仲又担心三桓去了跟晋国人达成联盟,那不是更糟糕?
“谁也不去了!”鲁宣公最后下令。
三桓本身就对鲁宣公和东门襄仲跟齐国人勾搭不满,如今该去晋国也不去,三桓都感到很愤怒。他们看出来了,鲁宣公和东门襄仲是在处心积虑对付他们。
“看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是不行了。”三桓商量,他们决定要有所表示了。

鲁宣公喜欢吃鱼,常常派人出去打鱼。这一天打鱼的人哭丧着脸就回来了。
“鱼呢?”鲁庄公问。
“别提了,鱼没打着,连渔网也没了。”
“啊?遇上鳄鱼了?”
“不是,渔网被人剪烂了。”
“敢剪我的渔网!胆儿肥了?遇上强盗了?”
“不是,是季文子的人剪的。”
“又是这个王八蛋,欺人太甚!”鲁宣公气得差点吐血,一拍桌子站起来,就想出兵攻打季文子,可是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
“来人,把季文子给我找来,我要当面质问他。”
季文子来了吗?
季文子又把里革派来了。
“主公,渔网的事是吗?这事啊,不怪季文子,怪您啊。”里革没等鲁宣公提问,先说了。
鲁宣公一看又是这位老先生,当时就软了。为什么?里革是太史,自己惹不起。而且里革说出话来一套一套,道理不道理无所谓,听也把你听晕了。
果不其然,里革开始长篇大论,从上古时期开始说起,纵论打鱼与季节的关系,说来说去,最后的结论就是:这个季节正是母鱼怀孕产卵的季节,你却屠杀孕妇,断了鱼的后代,你缺德不缺德?
鲁宣公听得一愣一愣,好不容易里革说完了,鲁宣公连忙说了:“吾过而里革匡我,不亦善乎!是良罟也,为我得法。使有司藏之,使吾无忘谂。”(《国语》)什么意思?即您老人家是在帮我改正错误啊,那渔网剪得好,剪得及时,让我懂得很多道理,我要派人去把烂渔网收回来,收藏起来,让我时刻警醒。
得,低头认错了。
这一段,见于《国语•鲁语•里革断罟匡君》。

到这个时候,鲁宣公和东门襄仲感觉恐慌了。弄来弄去,还是干不过三桓。怎么办?进一步巩固与齐国的关系。
鲁宣公五年春,鲁宣公在东门襄仲的陪同下再次访问齐国,高固趁机求亲,获得鲁宣公的认可。
到了秋天,高固亲自来到鲁国迎亲,算是给鲁宣公撑面子。冬季,高固再次来到鲁国,将当初老婆出嫁时候所用的娘家的马匹车辆送回来,这叫“反马之礼”。
别说,鲁宣公的一系列动作很奏效,三桓老实了很多。鲁宣公特地从齐国进口了新渔网去打鱼,季文子也不剪网了,里革也不来说“你缺德不缺德”了。

卖国者之死
可是,好日子总是很容易到头的,就如坏日子总是望不到头。
鲁宣公和东门襄仲仅仅过了一年多的舒心日子,好日子就到头了。
鲁宣公七年冬天,晋国召开盟会。
从前装聋作哑还行,盟会来了,邀请函送到了,再装聋作哑可就不行了。怎么办?鲁宣公硬着头皮,去了晋国。叫东门襄仲陪同,东门襄仲说痔疮犯了,走一步就满屁股血,哪也不能去。叫三桓陪同,三桓说了“早年我们要求去,不让我们去;如今让我们去,嘿嘿,没门”。
没办法,鲁宣公就这么去了。
这时候,正好是郤缺刚上任。
“鲁国人来了?当初我们国君登基,他们连个屁都没有,好意思来?别参加盟会了。”郤缺够狠,不仅不让鲁宣公参加盟会,还给软禁起来了。
鲁宣公被扣,鲁国国内可就热闹了。三桓趁机发起反击,四处散布“这是鲁国外交政策的全面失败”、“东门襄仲必须为此承担全部责任”一类的言论。
一时之间,东门襄仲成了过街老鼠。鲁国人说谁没有头脑都不说笨或者傻了,直接说“你这人真东门襄仲”。

鲁宣公直到第二年的春天才被放回来,回到鲁国。鲁宣公松了一口气,但是回到宫里的时候,他大吃一惊,因为人们都穿着丧服。
“啊,谁死了?”鲁宣公忙问。
“呜呜……太后昨天薨了。呜呜……”原来,宣公的老娘没了。
“啊,这,快请东门襄仲来。”鲁宣公有点没主意,赶紧请东门襄仲。
“东门襄仲也卒了,跟太后一天。”
得,一天之内,鲁宣公失去了最信任的东门襄仲和最亲的老娘。
东门襄仲是怎么死的?
一种说法是郁闷而死,另一种说法是东门襄仲和太后在偷情的时候屋里烧着火,但是由于柴太湿以至于烟雾太多,于是两人被双双熏死。
这样说来,由于偷情而被熏死的祖师爷就是东门襄仲和鲁宣公的老娘了。


面子工程
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很快被证明是失败的。
“尊严,我们的尊严在哪里?”宋国人很没有面子,他们需要找回面子。那么,面子在哪里?
在被郑国击败之后第二年,宋国人攻打了曹国,借口是华穆两族逃到了曹国,并且以曹国为基地进行颠覆祖国的犯罪行为。曹国当然不是宋国的对手,华穆两族再次被驱逐出境,逃到了卫国。
这一次,有面子。
几年之后,东面的小国滕国国君滕昭公去世,宋昭公决定征讨滕国。
“主公,不对吧,按照咱们的礼,趁人家国君去世去攻打人家那是不对的。”公子友提出异议。
“什么对不对?我们要找回失去的面子,就要拿他们开刀。”宋文公不管这些。
看来,所谓的仁义果然是假仁假义。
宋国大军一到,滕国立马投降,拜宋国为盟主大哥。
这一次,有面子。
有面子的事情做了两件,宋国人有点云里雾里了,感觉好起来了。
宋文公十六年(前595年),楚庄王派特使申无畏经由宋国出使齐国,但是没有向宋国借道,结果被华元捉住了。换了别的国家,这正好是个跟楚国修好的良机,可是华元不这么认为,他说了:“过我而不假道,鄙我也。鄙我,亡也。杀其使者必伐我,伐我亦亡也。亡一也。”华元觉得太没有面子,于是把申无畏给杀了。
杀了申无畏,楚庄王率领楚国大军前来征讨,包围了宋国首都睢阳。
这一次,宋国人倒真的坚持了“独立自主,宁死不屈”的原则。楚国人从九月围城,到第二年二月,整整五个月的时间,宋国人一不投降,二不求援,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坚守城池。五个月过去,实在受不了了,宋国人还不投降,只是向晋国求援。在被晋国忽悠之后,宋国人依然不投降。直到五月,实在是罗掘俱穷,易子而食了,宋国人实在顶不住了,这个时候,为了面子,还是不投降,而是派出华元去找楚国将军子重,靠个人关系解决问题,避免国家层面上失去面子。结果,真的被华元做到了。虽然实际上是投降了,但是表面上不是投降,面子还是保住了。
整整围城八个月,人均体重损失30斤,宋国人创造了春秋以来被围时间最长的纪录。

内容简介
《说春秋之四 天下大乱》行文已至春秋大历史的转折处,随着晋国三郤的覆灭,年仅十四岁的少年孙周回国登基,成为继晋文公之后春秋又一代雄主,晋国内部的权力斗争终于渐渐消停,出现难得的和谐局面,可是晋楚争霸之势渐衰,世界依然混乱,甚至可谓“天下大乱”。在晋国和楚国强势争霸的同时,中等国家、小国也在谋求生存与发展,想要活得滋润些,就得给自己找准定位,还得懂得站队,是死心塌地站一个队,还是随时准备换队?是一心傍上一个超级大国,还是两头挑拨、坐收渔翁之利?一步错步步错,乃至身死国灭,就看每个国家不同的外交智慧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