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理想束缚的生活.pdf

不被理想束缚的生活.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这本小书,写给所有被生活所困、觉得事事都不如意的人。也许你觉得工作不理想、世界不公平,花了很多时间思考“我究竟是怎样一步一步毁掉自己的生活的” “人生的意义到底在何处”……
可世间的一切从来如此,也许我们恰恰是在精细琢磨、权衡利弊间远离了真正的幸福。
作者就生活、工作、恋爱中现代女性的常见困扰给出了自己的暖心建议。当你做到不被自己的理想束缚,也不被他人眼光左右时,才能无限接近人生的智慧和意义。

编辑推荐
“不要被理想束缚”是金子由纪子给你的人生“暖”建议。
她是作家、编辑、妻子、母亲,也是爱生活的简单人。
有人说,所有的抑郁都是不能活出理想中的自我所致。可所谓的理想就真的适合你吗?你以为执着逐梦需要勇气,其实接受并非无所不能的自己才更需要勇气。
人生这个东西,哪里有对错可言。也许你在朝理想狂奔的路上,摔了一跤,顿时爱上了那块石头、那片草地……

作者简介
金子由纪子,1965年出生。曾任出版社编辑,现为自由作家,同时担任日本综合情报网站All About“Simple Life”的管理者。写作领域广泛,涉及生活方式、健康、教育等各个方面。她也是"不持有的生活"的践行者,主张“拥有少量有用的、有品位的东西, 过简洁而快乐的生活”。 即使现在已育有二子,仍快乐地奉行这样的生活态度。


烨伊,八零后译者,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日语系,现从事出版行业。爱做白日梦,也爱简单生活。译著有《起风了》《起风了•菜穗子》《人间失格》《就在你所在的地方生根开花》等。

目录
简目

前 言 4
第1章 何为幸福? 1
第2章 工作和金钱 21
第3章 恋爱 49
第4章 婚姻 69
第5章 生儿育女 97
第6章 与人相处,与自己相处 117
后 记 145
出版后记 147


细目

前 言 4

第1章 何为幸福? 1
朋友都比我厉害 3
幸福指数居高不下的日本 6
别再幻想“光辉的自我” 10
“幸福”是种选择 14
放低标准,提高水准 18

第2章 工作和金钱 21
被期待的,就是专业的 23
工作是宣传自我的工具 27
工作是为了生存 31
如何看待金钱? 34
有了钱,就需要花钱 38
没钱是件丢脸的事吗? 42
少了钱,多了自由 45

第3章 恋 爱 49
好人难寻 51
拉不近两人的距离 55
远离婚外恋 59
不恋爱就不行吗? 63
恋爱不只是男女之间的事 66

第4章 婚 姻 69
这个人可靠吗? 71
只要有爱就够了? 74
结婚?不结婚? 79
结婚和家务1 83
结婚和家务2 87
他的态度不明朗 92

第5章 生儿育女 97
生还是不生? 99
怎么生孩子? 103
怎么养孩子? 107
我们家孩子还做不了 111

第6章 与人相处,与自己相处 117
“我并不这么认为” 119
可独乐乐,也可众乐乐 124
与嫉妒共处 128
把自己摆在最优先的位置 133
尽管如此也没关系 137
一生的幸福 141

后 记 145
出版后记 147

序言
前 言

一次,我和读书时候的两位朋友一起登富士山。
我们三个都没什么登山的经验,富士山我爬了至多不过七次,这下可麻烦了!
我那两位朋友都已经是老牌白领,公司的企划提案书做得得心应手。她俩很快读完铺天盖地的旅游资料,做了一份详尽得足以让行家汗颜的旅程计划书,交通信息、备选路线和随身物品清单一应俱全,整个计划毫无漏洞,非常理想。
好不容易做完的计划书摆在眼前,两个人却好像一点也不轻松。一问才知道,她们做计划时读了太多资料和登山者的博客,已知的选项太多,反而安不下心来。
有四条登山道,应该选哪一条呢?住在哪个山间小屋最合适?该在哪里看日出?要不要在火山口散步?用不用带着随身氧气?
所有问题都必须作出一个选择,万一选错,整个计划可能都会失败,还会连累朋友……
那份计划书看似理想,但理想往往不止一个。
想到朋友们读那些资料的时候,我都一个人茫茫然待着,就觉得很对不起她们,可我看了那份计划书,也觉得“有这么多的选项,的确是不好办啊……” 类似的情况,在我们的一生中会发生很多次。
我们的人生总是在不断地选择。就像玩角色扮演游戏一样,一个个选项不停地出现在你眼前,逼着你选出 YES 或者 NO。
考学 不考
学文 学理
去上班 不工作
A 公司 B 公司
结婚 不结婚
……
在我们的母亲或者外婆的年代,特别是对女性来说,人生的选择很少。相比之下,如今人们的选择数不胜数。人们手中攥着的自由更大了,要担的责任也更大了。
现在的女性已不再走类似“在父母的安排下进公司,做几年事务性工作后结婚离职,成为专职主妇”的流程,一切都需要自己作决定。即使选择失败,也不能怪任何人,全都是自己的责任。
所以每个人都为此烦恼。
“不想作出错误的选择。”
“不愿承受损失。”
“想以最短的路线走向成功。”
一定有人由于追求过分理想的人生,反而失去了选择的能力,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停滞不前。更可悲的是,我们有时为了避免失败,不情愿地作出并非自己本意的选择,却依然会与成功失之交臂。
相信在这样的时刻,谁都会扪心自问:我到底做了些什么?人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我们选的路未必是对的,也未必是最合适的,它可能充满曲折。也许我们明明选用了最聪明的方法,得出的却是最“错误”的答案。但即使如此,人活着,仍需时时处处作出选择。
追逐理想诚然是重要的,但摆在我们眼前的选项却不都是理想的。当选择的结果和理想相悖时,如果能达观地认为“没什么大不了”,人生或许会简单许多。
这里是富士山的半山腰,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往上爬吗?
我不确定是否能登顶,但每走一步,也许你都会看到以前从未见到过的风景。
“正确答案”往往不止一个。
一位朋友给我讲了她工作中认识的一个男人的故事。
该男子乍看上去极为寻常,待人温和有礼,但向初次见面的人介绍自己时,却表现得很有意思。
他先起身鞠躬,报上公司和姓名,也和一般人一样与
对方交换名片再握手。但在一句“请多多关照”后,再次鞠躬时,竟会一把摘下顶在头上的假发,起身后又若无其事地将它仔细地扣在头上。
基本上,每个和他初次见面的人都被他这番举动吓得不轻。而他整套动作做得大大方方,对方也无可诟病。
还有,这个人对同事和身边的朋友也毫不避讳自己戴假发的事实,他的举止是那样自然,即便偶尔出门忘了戴假发,也没人会说什么。
听了他的故事,我十分感动。尽管与他未曾谋面,仍觉得这个男人十分优秀,让我着迷。和我意见相同的女性似乎很多,他似乎也很受身边女人的欢迎。
对这个男人来说,假发丝毫不是要被藏起来的可耻秘密,戴假发的自己,无非是另一个版本的自己。
当然,刚开始戴假发的时候他不见得这么豁达,但当他能够将两个版本的自己都呈现在对方面前时,他的人生或许就此收获了双倍的快乐。
这个男人的故事告诉我两个道理。
一是自己觉得非常重要的事,以及让自己烦恼不已的事,在别人眼中,或许都没什么大不了。
二是正确答案往往不止一个。我们常担心自己选错了答案该怎么办,但其实正确答案并不唯一,每个选项都可以是正确的。
人生是持续不断的判断和选择,其基准是选择的结果是否符合我们心中的理想。
我们这一辈子,重复着无数次选择,为的是有朝一日能攀上心目中理想的顶峰。
可是有一天,我们猛然发觉,自己与理想的距离丝毫没有拉近,甚至是越来越远……
随着自以为正确的选择一一落空,理想好像也跟着渐行渐远……
又或者,理想没有越走越远,自己的路却始终与通向理想的路平行,断无相交的可能…… 遗憾的是,这恐怕才是现实。
我年轻的时候,理想的生活方式是“找一份能养活自己一辈子的工作,不依赖任何人,自由地活着!”做着这个美梦的我,回过头便还原成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母亲。我必须准备家人的一日三餐,为他们扫除洗衣,带孩子看病、督促他们学习,独处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不过,如今我也渐渐能够接纳这些,觉得这样也不错。
怀抱理想的生活让自己更加优秀、美丽,但若在理想破灭时陷入自责,失去对生活的信心,原本的理想则会化成仇怨。
更何况,所谓的“理想”,真的适合自己吗?真的不是被世人认定的“通用理想”吗?
为理想奋斗是件很棒的事,却未必真能给自己带来幸福,正确答案本来就不止一个。
更进一步说,如果你此时此刻觉得作了错误的选择,那么只要重新来过,直到找到自己认为对的那个答案就行了。
就像那个男人一样,他先接受了“戴假发”和“不戴假发”都是同一个自己这个事实,继而让身边的人也接受了这一点。“实现理想的自己”和“没实现理想,但有意外收获的自己”一定都是正确的。
生活幸福的人,是有共通之处的——无论他们之前作过怎样的选择,都是自己思考后的结果,并且他们都能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不把后果归咎于他人。
在我看来,要想活得幸福,需要遵守下面这三项规则:
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作出决定,就要承担责任!做错了事,要把它改对为止!
即使自己选择的人生在某处跌倒,也要爬起来,努力笑到最后。请务必记得,“正确答案”并不唯一,不要被选择束缚。坚持下去,说不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幸运会在未来等着你……

文摘
第一章 何为幸福?

朋友都比我厉害

和上学时候的朋友碰面,或是听人说起他们的近况时,你可能会为一股突如其来的陌生感而惊讶。那个当初和你一起吃便当、为无聊的玩笑笑弯了腰、放学后在那家不顺路的麦当劳里,和你有聊不完话题的孩子……
她早早地结了婚,现在已有一双儿女。她每日的生活忙碌而疲惫,对孩子们说话时却充满温柔,那张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母亲”二字。
毕业后,他在公司崭露头角,如今已经做到主任级别,听说去国外出差也是家常便饭了,高档品牌的西服套装,仿佛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大学毕业的时候,她和男友分手,之后身旁的人又换了几任。每换一任,她都比之前更漂亮一些。她下个月结婚,听说丈夫是个有名的音乐制作人。
得知朋友过上了漂亮的生活,你由衷地为他们高兴。但不知为何,又觉得失落。特别是把他们的喜讯告诉你身边的人时,总觉得听你说话的人在无声地责问你——“他们过得很好,而你呢?”你这么想着,觉得身子都僵成了一团。
石川啄木咏过这样一首歌:

待到吾友皆功成名就
我便买花回来
与妻相亲相爱

或许你会想起这首歌,却又失落地想起:“原来,我连可以相亲相爱的妻子(丈夫、恋人)都没有呀……” 其实你知道,现在的自己绝非不幸,你的生活一切都很正常。但得知曾经和自己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朋友,如今却跑到了你的前面,跑到你伸手都碰不到的地方,毕竟还是会吃惊的——时间在我们身上公平地流走,而我究竟干了些什么?
看到和自己同龄的艺人、专业体育运动员等名人在业界活跃的身姿,你告诉自己:“那些都是特别有天赋的人”,不认为自己和他们有什么可比性。可当你看到曾经的同学、朋友的成长,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败已经无法挽回。
这种时候,只要告诉自己:你是你,她是她,就不至于那么难过。可是你又似乎知道,她一定是经历了一些努力、艰辛和磨难才走到了今天,而你自己当年选择避开了这些。这样一来,还是会自责。
逝去的时间已经于事无补,如果现在还能做些什么来弥补就好了…… 


幸福指数居高不下的日本

我们常常会为自己不中用、不够努力而苦恼。和那些优秀的朋友们一比,情绪立刻一落千丈,似乎自己一点儿优点也没有。但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是不是把幸福的标准设定得太高了?是不是因为把目标定得过高,而给自己带来了无谓的苦恼?
“不会的!我对自己没有过高的期望。不过是想达到 ‘平均水平’,尝尝‘平凡的幸福’罢了!”——也许不少人会这么想,哦,不如说是大部分人都会这么想吧。但我们制定的标准真的那么“平均”、“平凡”吗?
大多数时候,我们心中的“普通”,是从父母那一辈继承的价值观。抚养我们长大、疼爱我们的父母这么说过:
“妈妈(爸爸)才不盼着你成为一个十分优秀的人,你只要有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能普普通通地结婚,构筑你小小的幸福就行啦。” 父母的话绝对不假,这一定是他们衷心的盼望。
我们父母的青春留在了昭和 中后期的日本,那是一个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年代。尽管当中也遇过几次考验,但总体来说,日本经济在那个年代一路向上,人口增加,都市扩大,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也日益提高。
我们父母眼里的“平凡的小幸福”是什么呢……
“普通的工作”:成为一家大公司的正式员工,工资不高,但涨幅稳定,公司中部分员工可享受终身雇佣制度。
“普普通通地结婚”:和一个有稳定工作的(异性)正式员工结婚,单凭对方的收入即可满足两个人的生活。
“小幸福”:买到带院子的独栋小楼和小轿车,供子女读完大学(确保他们不做“家里蹲”,也不做违法的事),晚年生活开销来自养老金和退休金。
而事实上,无论是我们的父母还是我们自己,或许都没意识到这样的标准在如今究竟有多难达到。
让我们拿动画片《蜡笔小新》举个例子。它的漫画版 1990 年起开始在青年杂志《漫画 Action》上连载,在海外也享有超高人气。这部搞笑漫画的主人公是成长在普通家庭的调皮幼儿园宝宝新之助,他惹出的乱子不计其数,不过现在,我希望大家关注一下新之助的父亲广志:
“东京霞关一家贸易公司的课长。和妻子美伢(二十九岁,家庭主妇)、长子新之助(五岁)、长女小葵(零岁)一起住在埼玉县春日部市的一栋单门独户房子里。”
广志是贸易公司的课长,已婚,育有两个子女。这个三十五岁的男人,在离单位还不算远的位置买了一户独栋的房子。放在 2014 年,这样的人恐怕已属凤毛麟角。
漫画《蜡笔小新》问世时,正是日本的泡沫经济崩溃前夕,广志在故事中被描绘成一个“不争气的上班族”。不过在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时间里,社会的样貌已经天翻地覆。如果今天再让作者画一个广志的特别篇(还要将他的身高定得再高些)——他若出现在同学会上,一定风光无限;若去征婚,一定很抢手。1990 年的“普通”,在 2014 年,早已成了“高阶”。
那时的社会结构如今已然瓦解,经济也急剧缩水,想要达到从前的“普通”标准,早已困难了不知多少倍。可父母那一辈人却认识不到这个现实,也许他们有生之年都再难认识到。
父母们眼中“普通的幸福”,已经一点也不普通了。可以说,是幸福的指数已经变了——从前五十分就能满足的幸福,现在要打七十分才能达标。应该看清的是,你的朋友中那些表现出色的,其实已经可以归属于超常人群了。
“普通”、“平均”、“标准”这些词,已经成了这个时代幸福尺度的代名词。我们总以为目标越具体或许就越容易实现,可现实却往往不遂人愿。“小幸福” 的标准也许从没变过,但我们必须想明白,它指代的究竟是什么内容、是哪一种幸福。在这个年代活着,确实是不太容易的。


别再幻想“光辉的自我”

我们可以在电视、杂志、互联网上看到许多女人的生活方式。记者笔下的女演员、摄影师镜头中的大明星、普通女人写的个人博客……每个人的生活都千差万别。
我们会不自觉地从这些女性中选出和自己相像的人来,照着她们的样子生活。这本身是一件能激励自我的好事,可一不留神,这样做又不知不觉地提高了“生活的难度”。
每个受人尊敬、令人憧憬的女性都十分努力。
她们不光生得美,还在意自己的容貌。
即使原本身材不好,也通过锻炼瘦身塑形。
收入或许不多,但很会节约和理财,存款日益增多。
她们气质优雅,愿意将自己精致美妙的生活展现给每一个人。
她们都是贤妻良母,教出的孩子考得上名门院校。
……
这一类人本就有与生俱来的才华,又肯付出努力。在外界眼中,她们似乎闪闪发光,满足地享受着人生。
在一些场合看到这样的人,特别是当她和自己的年龄、经历相仿时,我们很容易就会拿自己和对方比较,陷入失落的情绪中——“世界上竟然有那么优秀的人,简直无所不能。而我却……”这么一想,自己似乎毫无价值。诚然,我也曾有过这种感受!
可是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好失落的。我们的人生绝不是两页写真采访、三十分钟的电视节目就能概括的。我们看到的,不过是那个人最光辉灿烂的一面,正是那个最美的瞬间才吸引了那么多人向往的目光。
我们的人生在那两页专栏出现之前便已存在,也不会因为专栏的出现而中断。专栏的主人公不会永远光辉灿烂,她也有狼狈的瞬间、有倦怠的时刻,一定也有做什么都不顺利的时候。是的,我们和她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则专栏、那档节目、那篇博客都不过是展现在世人眼中的“舞台”。有那样一个舞台也挺好,毕竟那是真实的,保持一份向往也是重要的。不过我们还是应该知道,“有些事情,别太当真就好。”
从前,我为了写瘦身类书籍采访过医护人员,他们常对我说:“那些小姑娘总把杂志上登的女明星的三围当真,让我们很头大。”听说,年轻女孩为了模仿女明星,疯狂地瘦身减脂,给医护人员添了不少麻烦。
娱乐节目上,已到中年的过气女星咯咯地笑着坦白: “那时候的三围?!假的假的!那是事务所随便编的!我的实际体重比官方数据要重十公斤呢!”坐在电视机前的我们也都能微笑着接纳,觉得那谎言是无害的、可爱的。
当然也有公开自己真正三围的女星,可那又有什么所谓呢?人只要活着,三围不是每天都在变化的吗?
不光三围,没有人能永远保持自己最灿烂的瞬间。我们都一样,会遇上好境遇,也会有不走运的时候。
能为“最灿烂的一瞬”努力奋斗是件了不起的事情。但说句实在话:如果用永远光辉璀璨的目标来束缚自己,一旦做不到就自责、没完没了地叹气,这的确没什么意义。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满怀自信又优秀的人。她是极为普通的家庭主妇,她和她的家庭都安稳而平静,毫不花哨,也毫不惹眼。
但是,我从没听她抱怨过自己和家人,她也不曾流露出对平静生活的失落,这一点让我十分佩服。和那些自信过了头的傲慢女人不同,她周身散发出一种宁静和坚持,能让人感受到她对自己的信任。
有的和她情况类似的女人,甚至生活比她更富足的女人们动辄便会因为丈夫、孩子或金钱大发牢骚。为何她看起来总是那么平静、幸福呢?
和她相处久了,我渐渐了解了她,懂得了个中原委。她从不与人攀比,也不羡慕别人。偶尔听说邻居或者哪位艺人过得十分精彩,便告诉自己“那些事情与我无关”,近乎冷酷地将这些信息摒除在视野之外。
而她看待自己则非常客观,不过高也不过低。因此不致过分失落,也不致错看了自己而变得傲慢。她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在哪些地方努力提高。她没有类似于“想变得耀眼”的光鲜欲望,所以能有效分配自己的能量。
对我来说,她是很好的典范。
我们其实不需要一直闪亮。人这一辈子,为了某个光辉灿烂的瞬间,暂且狼狈些、俗气些也无妨——我希望自己能认同这一点,成为这样的女人。 


“幸福”是种选择

那么,我们为什么想变得“光辉灿烂”呢?
是想让大家都看到自己光鲜亮丽的样子?为什么要给大家看呢?是想让大家觉得“她看起来很幸福”?这又是为什么呢?
“幸福”这种东西,如果没有人认可,那么自己也很难明白。我想,这一定就是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好像我们明明知道自己的存在,但如果不照镜子,就看不见自己的真实模样一样。
一辈子看不见自己的样貌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活着,只要衣食无忧,身体健康、内心纯良也就足够了。那么,人们又为何要紧紧握着镜子和相机呢?
“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自己觉得幸福就够了”—— 这话诚然是正确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少有人能做得到。似乎一定要有个什么人见证,我们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幸福似的。当然也有些厉害的人无需如此。
所谓幸福,难就难在无法一人独享。但如果硬要叫别人认同自己的幸福,有时可能会招致悲剧。
如果自己的价值观和世人不同,则可能明明自己已经觉得“十分幸福”,却也会意外地听到旁人说“好可怜啊”、 “真是不容易”,被这种言语中伤,反而变得不幸——明明之前还那样幸福!
于是下一次,你为了听到众人那一句“你真幸福” 而努力拼搏,最终如愿以偿。可结果早已偏离了自己的初衷,你明明过着让大家羡慕的生活却一点都不觉得幸福!上面这两种结果,不都是不幸福吗?
我们到底是想要“变得幸福”,还是“看起来幸福”呢?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幸福能被别人正确地解读,但只要自己和对方的价值观不同,这个愿望就无法实现。既然如此,我们该以谁的感受为重呢?当然是要抓紧“自己的幸福”了。无论我们手上的“美食模型”再怎么诱人,也不能将它吃到肚子里。幸福也是一样。和“只是看起来幸福” 相比,当然是真正的幸福更具魅力。
撇开精神强大的人不谈,一般人到底不能完全忽视“被人认可的幸福”的重要性——这话说得没错,但有时候,哪怕只有一个人和自己有一点点共鸣,我们可能也会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小时候读过的故事《小公主》:

萨拉的父亲生前是个富豪。她成为孤儿后,在之前就读的寄宿学校当女仆。她不得不住在寒冷破旧的阁楼上,平时还要承受校长和同学们的讥讽。
一位有钱的绅士住在她的隔壁,一次,绅士看到萨拉卖力干活的样子,心头升起一股怜爱之情。他趁萨拉不在家的时候,将豪华的家具和精美的小物件接连不断地搬进了她住的小阁楼。饥寒交迫的萨拉步履蹒跚地回到家中,看到烧得暖烘烘的壁炉和桌上美味的菜肴,不由得大吃一惊。
从那天起,萨拉一天比一天精神了起来。尽管她下了楼还是要承受大家不变的讥讽,但这一切对她来说已经不值一提,因为只要回到那完美的小屋里,她就能彻底忘记那些让自己心烦的事。

对我们来说,那间“完美的小屋”便是自己心里的那座城堡。这座自己搭建的城堡里有认可、安慰我们的力量,我们还可以在这里和那一小部分理解我们的人温暖地交谈。这座城堡能够强化我们的正能量。
反正我们也不可能与全世界每个人的价值观相契合。哪怕只有一个人明白我们为什么而幸福、哪怕懂我们的人只有一个,对我们来说就很足够了。我们可以选择“认可我们幸福的人”。
我们该变得更坚强些,即使这世上的人都认为我们可怜,我们也能默默地对世人说:“其实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我的幸福,你不会懂!”

放低标准,提高水准

“一定得在三十岁之前结婚生子”
“一定得有份正式工作”
“年收入一定得在多少万以上”
……
给自己设立了这种“不怎样就不幸福”的标准,万一没能达标,就容易觉得难过。如果设立标准的时候将“社会” 或“他人”也考虑进去,无疑会更加难过。当你的目标中包含了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的要素,或许你一辈子都无法将它完成。
为这种“标准”束手束脚的人,他们的父母大都是认真努力的上进者,或者有能力的人。
“应有的幸福标准”看似是“人生的目标”,但从某个角度来说,标准如果定得太高,可谓是对自己的诅咒。
一个诅咒并责备自己的人,是感觉不到幸福的。
为何不试着改变标准的高度呢?让我们举一个具象的例子。就拿种类并不多的田径比赛来说吧,让我们想一想跳高时用的横杆。
把横杆放在低一些的位置,也许你跳一次就过去了。即使第一次不行,稍加练习也许就能跳过去。
但如果把横木放得过高,高到一看就知道自己跳不过去,那么就算再怎么使劲,也蓄积不到足以完成这次弹跳的力量。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从越过一些低的障碍起步,逐渐培养自己肌肉的力量和弹跳力呢?
但轻松越过低横杆的日子也不会一直持续。低横杆不会实现你自身的目标,也不会让你越过向往的高度。所以,当你已经能越过低横杆以后,就可以渐渐抬高它。听说在田径比赛中,横杆每次可以抬高两厘米哦。
“只提高两厘米?那岂不是永远也够不上理想的高度了吗?”
也许有人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其实,虽然只提高两厘米,但和之前相比还是有显著的提高。尽管只是短短的两厘米,但和在原地停留的人相比,绝对没有人会嘲笑那些向着高水平努力的人。
我在写瘦身类书的时候,曾经在资料中看到过这样一则成功的例子。一位女人在一年中将原本超过七十公斤的体重减下将近二十公斤。
她在决定开始减肥的时候,好像并没想过“一定要在第一年里减掉二十公斤”,她之前曾减肥失败多次,知道那样的计划不会有很好的效果。
起初,她给自己的目标是“从现在开始减轻体重,减一公斤也是进步。总之这个月先减下一公斤再说,并且不让这一公斤反弹”。
这个目标很容易实现,她用了一个月,成功减下一公斤多一点。由于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困难,也很容易坚持,所以并没出现反弹。
一个月减重一到两公斤是十分温和的,如此坚持两三个月,便清楚地在体形上有所表现。看着自己的衣服一点点变得宽松,她受到很大鼓励,一路将最初的目标坚持了下来。最终,在一年后成功减下了近二十公斤。
想要一下子多跳出十厘米,或者一下子减掉二十公斤,都是不可能的。但是调高两厘米,或是减掉一公斤,都完全可能。
我们在降低标准的过程中,也会逐步提高自已的水准。
不为自己的心情所苦,同时不断进步。你们不觉得,这种方法很合情理吗?

◆出版后记◆——————————————————————

这本书,大概是写给那些受够了口号式“追逐理想” 的心灵鸡汤,想逃出来喘口气的人。
从小时候的课本到现在的朋友圈,受人追捧的几乎永远都是“你不如他,一定是你努力不够”这样的一元思想。可是真相到底是不是你努力不够还是别的,或者你根本不想和他一样。人们总是很武断也很乐意去定义别人的“成功”“失败”,可人各有志子非鱼,你真的心甘情愿受这些强盗逻辑的 bully 吗?
又或者对自己的标准定得太高,每天都在人潮里奋力向前跑。可大家的终点是否一样?
受人所制和自我捆绑是否对你有利,我无从判断。但通过这本书,也许你可以看到另一种可能。
作者是日本“不持有生活”的倡导者。“不要重视非必需的东西”——不只是空间整理的原则,在人生整理上也同样适用。
别人眼中的“幸福”是否是你想要的?
你奋力追逐的东西是否真的适合你?
即使做不到别人那般光鲜亮丽,你也有属于自己的专属意义;
也许在朝着理想前进的路上,你会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生活。
这就是她给出的答案。
也许你应该试着拥抱不完美的自己,过别人眼里一般的生活。“就像《洛城机密》说的:‘有人赢得全世界,有人赢得从良妓女和亚利桑那之旅。’这世上,大家要的本来不一样。”
人生这个东西,哪里有对错可言。也许你在朝理想狂奔的路上,摔了一跤,顿时爱上了那块石头、那片草地。
如何为你的理想找到现实的出口,看完这本书,希望你能找到答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