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凭什么.pdf

美国凭什么.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美国凭什么》编辑推荐:2012年大换届最热话题——美国的最深解读,不读懂美国,就看不清中国,“大国的修炼”系列扛鼎之作,《大国崛起》喧嚣5年后,我们开始沉思大国凭什么崛起、凭什么才称得上是“大国”,全面解析版的《近距离看美国》,读懂美国的慧根和死穴!
凭什么遏制腐败?凭什么创新领先?凭什么教育先进?凭什么制订全球金融规则?凭什么长居军事排名之首?……涵盖当下大众关注关于美国的所有热点。
央视纪录片《华尔街》学术顾问陈思进,华尔街金融学院客座教授庞忠甲,“卧底”美国二十年,深入美国崛起背后的人文精神、政治制度、社会契约、经济力量、文化影响、教育改革、军事建设等十三大方面。
央视央视《人物》制片人王越、凤凰卫视驻美记者庞哲、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沈敏特、美国美富律师事务所律师Geoffrey R. Sant,中外经济、文化、传媒、教育、法制专家全面推荐。

媒体推荐
鲁迅说过:“中国人对于异族,历来只有两样称呼:一样是禽兽,一样是圣上。从没有称他朋友,说他们同我们一样的。”中华民族的复兴,依赖的是全球化环境中改革开放。因此,客观地、理性地对待每一个国家,不仅是内政外交的基石,更应该是民族文化心理的核心元素之一。就像周有光老人所说,过去从国家看世界,今天要从世界看国家。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沈敏特
两位在北美生活多年的优秀学者,从14个角度告诉你美国为何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其观察角度之丰富,引用材料之详实,令人敬佩。这是一本全方位了解美国的百科全书。
——央视《人物》制片人 王越
“美国不能接受世界第二。”身为总统的奥巴马,在演说中言辞激烈,美国老大地位不容他人染指,卧榻之侧,绝不允许半个第一出现。从1894年一举超越大英帝国开始,世界的老大就换成了美国,117年的漫长岁月,一直无人超越。世界老大是怎样炼成的?权力制衡、利益至上,金融制胜、胸怀天下,《美国凭什么》以华人的独特视角,解开美国成功的密码。
——著名财经作家 李德林
金融机制被金融工具剧烈膨胀而扭曲,致使游戏规则重改、经济状态失衡;华尔街的金融衍生工具滋生与贪欲纵横所引发的金融风暴,冲击世界民众生活稳定性,而导致包括美国民众在内的许多人对美国的经济制度、政治体系和商业行为感到困惑和怨恨。两位作者向读者提供了一个依据历史进程、事件,以极其清晰冷静的分析和对每个重要的现象进行透彻解读的方式,向我们推出这本集历史、理论、逻辑推理与分析预测为一体的高级读物。
——凤凰卫视驻美资深记者 庞哲
《美国凭什么》这本书的重要性,在于广泛考察美国的重要方面,从文化、建制到法律,分析美国社会的哪些方面是积极正面的,对中国有用的,哪些则不是。正如美国通过采用和调适中国的文官考试制度,以及美国与日本不断相互调适采用对方的商务模式一样,一个日益强大和进步的中国,也需要研究其他国家,确定有什么最宜采用,并且使之适应中国,可以有助中国在全球经济中作为一个世界大国继续快速晋升。
——美国美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Geoffrey R. Sant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庞忠甲 (加拿大)陈思进

庞忠甲,美国万新国际经济与社会学研究院首席研究员。20世纪90年代起从业金融投资,曾任职华尔街金融快讯公司,主持资金市场分析,华尔街金融学院客座教授、研究室主任。主要著作有《决战世界元》(合著)、《美国证券市场导览》(合著)、《孔子密码:儒家学说的现代诠释》等。在海内外报刊、网站发表逾百篇经济、社会、政治、文史、科技和哲学等领域论著。
陈思进,曾任瑞信(Credit Suisse)证券投资部助理副总裁、美银证券公司(BofA Securities)副总裁、宏利金融财团 (Manulife Financial Corp.) 资深顾问等职务;目前定居加拿大多伦多,任某国际金融财团全球投资部风险管理资深顾问。 央视大型记录片《华尔街》学术顾问,《读者》签约作家,长期应《中国证券报》《经济参考报》《证券市场周刊》《钱经》《北京青年报》《东方早报》等一线报刊之约,撰写专栏、时评和随笔等;著有财经专著《金融让谁富有》和《看懂财经新闻的第一本书》,长篇小说《共舞华尔街》《绝情华尔街》和《华尔街大骗局》,金融时评随笔集《华尔街这些事》,长篇传记《闯荡北美》和《独闯华尔街》等。

目录
引言
第一章 凭什么造就“美国精神”,成为强国之本?
1. 让中国人困惑的“李约瑟难题” 003
2. 欧洲进步文明优化传承 008
3. “大觉醒运动”奋兴“美国精神” 013
4. 强大之本——“美国精神” 018
第二章 凭什么将“使人利己”变成绝顶高明的牟利之道?
1. 商业中流着“道德血液” 026
2. “请对我们征税” 028
3. 美式“利他”手笔 030
4. “自利—利人—使人利己”的“潜在契约” 033
5. 非暴力型全球化扩张 035
6. 牟利何妨“无主义” 037
第三章 凭什么遏制腐败,形成自我纠错机制?
1. 法治落实“制衡” 042
2.“权力制衡”要义 049
3. 反腐倡廉的“杰克逊时代” 056
第四章 从“奴隶”到“平权”,凭什么实现各肤色人群共圆美国梦?
1.“我不愿当奴隶,所以我也不愿当奴隶主” 062
2. 从《民权法案》到《平权法案》 065
3.“美国给了每个人机会” 071
第五章 凭什么扬长避短,有效利用自然地理资源?
1.“地理环境决定论”沿革 074
2. 走过孤立主义年代 076
3.“天地造就了一个供人类居住的最好地方” 078
4. 得天独厚,页岩革命重建能源强势 082
5. 国家公园体系,观光旅游资源 087
第六章 凭什么移民不断,保持旺盛的劳动力供给?
1. 历史从移民开始 090
2. 移民政策摇摆不已 093
3. 大同实验场 098
4. “徕远人”超级明星国家 101
第七章 凭什么华尔街雄踞全球金融制高点?
1. 混沌初开,“金融”露真容 105
2. 开启风起云涌的金融时代 111
3. 工业化崭露头角 117
4. 南北内战带来巨变 120
5. 金融投资蓬勃发展的“镀金时代” 122
6. 金融帝国崛起,游戏规则大备 130
7. 信息革命开新猷,后冷战好景不长 137
8. 证券化陷阱套牢世界 140
9. 华尔街喝醉了,可是谁给的酒? 145
10. 在危机中不断强大的今日华尔街 148
第八章 凭什么培育卓越创造性才能?
1. 教育是强大之源 152
2. 美式大学教育 155
3. 基础教育落后? 161
4. 图书馆星罗棋布 168
5. 立法保证“特殊教育” 169
6. 《平权法案》与“弱势优先” 170
7. 学历拔高收入水平 174
8. 不断推进教育改革 176
第九章 凭什么建树“软实力”,赢得人心认同?
1. 柔软胜刚强 180
2. 魅力源自价值观 182
3. 流行文化的软实力中心——好莱坞 184
4. 软实力的认同效应 190
第十章 凭什么长居军事实力排名之首?
1.“建国和扩张领土”的战争 195
2. 南北内战 198
3. 争霸世界,两次大战 199
4. 冷战时期的“威慑和遏制”战略 204
5. 后冷战时期“全球称雄” 208
6.“反恐斗争”与“先发制人”战略 211
7. 伊拉克战争 215
8. 强大军力,先进科技和作战模式 220
9. 人的因素,战争文化观 225
第十一章 凭什么科技领先,创新超前?
1. 谁是最伟大的人? 232
2.“其来有自”9例 233
3. 诺贝尔奖与实用化 242
4. 重视与保护知识产权 245
5. 形成国家创新体系,维持雄厚科研经费 247
6. 吸纳培养人才,营造良好氛围 250
7. 用什么来拯救美国? 253
第十二章 凭什么以美元绑架全球经济?
1. 美元霸权,绑架全球 258
2.“中美国”? 266
3.“强势美元”每况愈下 268
4. 风起于青萍之末——从美国次贷危机到全球金融海啸 275
5. 评级机构为虎作伥 285
6. 重起炉灶,改也难 289
7. 金融海啸反思——“无体系的体系”不可持续 291
第十三章 辉煌与阴影下,凭什么走向未来?
1. 触目惊心,非比往常 297
2.“华盛顿的腐败正在扼杀美国的未来” 299
3.“新自由主义”重塑美利坚 302
4.“公司共和国”的操盘手 307
5. 时代新贵的权杖 312
6. 三大危机呼唤改革 318
7. 导向美国真性衰落的致命危机之一
—— 现行经济模式的不可持续性 320
8. 导向美国真性衰落的致命危机之二
—— 老化走调的美式民主政治 321
9. 导向美国真性衰落的致命危机之三——信仰危机 326
10. 幸运的是…… 333
附录 美国概览 335

序言
卡尔•马克思曾经高度称赞美国崛起的奇迹,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现代国家的最完善的例子就是北美。”在《政治经济学的形而上学》中,称美国为“进步最快的国家”。
1864年11月,马克思和57名人士代表国际工人协会中央委员会祝贺林肯连任美国总统的信中,赞扬美国是最先成立了民主共和国、最先颁布了“人权宣言”的国家。并且“从美国这场轰轰烈烈的(反奴隶制)决斗一开始,欧洲的工人就本能地预感到星条旗帜的命运也就是他们的命运”。
林肯回应说,他诚惶诚恐和衷心希望不会辜负自己的同胞以及全世界许多爱好人道主义和进步的朋友所表示的信任。合众国付出无数代价,历经漫漫荆棘路,没有辜负了这份天降大任。20世纪初,美国不再偏安自闭,开始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事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跃居为超级强国,主导西方世界战后重建,清理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残余,实施振兴欧洲的“马歇尔计划”,支持日本重建繁荣,乐见德国统一复兴。
冷战结束前夕,美国著名日裔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1952-)在所著《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一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 ,1989)中,以为人类意识形态进化到达了终点,西方自由民主的全球化就是人类政府的最后形式。但是,18年后的他,写下了《自我击败的美国霸权》(America's Selfdefeating Hegemony ,2007),2011年1月又撰文《美式民主教不了中国什么》(US Democracy Has Little To Teach China)。他仍相信美式民主“可能拥有与生俱来的合法性”,但“如果政府内部出现分裂,且无力治理国家,那么它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模式”。
“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领导全球反恐斗争,运用“先发制人”打击手段,公开谴责和施压“流氓国家”,但一开始就存在法理上和程序上的严重缺陷。
2003年3月未经联合国授权发动“倒萨”战争以来,美国越来越肆无忌惮地行使自己的支配权力,无视国际行为准则,一系列决策失误贻祸深远,瓦解了军事行动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并且引发了新一轮反美主义。
近30年来,美国金融化取代了实体经济的地位,本末倒置的结果,制造了空前规模的泡沫性表面繁荣景象。匪夷所思者,美国主创的一系列创新虚拟“金融深化”衍生品已然成为经济类超现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2008年10月,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史无前例的金融海啸,至今余潮汹涌。人们纷纷责难美国为危机制造者,美国经济绑架了世界。
“美元霸权”曾经为世界提供了一个全球化时代必需的金融之锚,但今天已经堕落为美国用纸上财富向各国换取实际经济资源的非常特权,一种不可持续的海洛因毒瘾式变态经济的病根。如不能根本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必将世界带上灾难性的货币总危机的不归路。
美国历史上有过许多错误、许多危机、许多灾难,都能凭借“美国精神”的引导作用和“权力制衡”机制的保障功能,显现强大的自我救赎能力、自我反思能力和自我纠错能力,不仅峰回路转、转危为安,而且更胜于昔。然而,今天的情形不容过度乐观。
冷战结束,意识形态对峙和美苏霸权之争俄然消失,西方社会突然解除了头顶上的达摩克拉斯之剑(Sword of Damocles,使知王者忧患的典故)——历时大半个世纪的循正道和平演变的强大致命压力。正如哈佛教授亨廷顿(Samual Huntington,1927-2008)认为,今日美国社会日益混乱,主要在“失去了敌人”。腊诗人卡瓦菲(C. P. Cavafy,1863-1933)1898年的诗篇《迎击蛮族》中,描写古代一座城市全体民众在国王率领下出外迎击来袭击的蛮族,但直至夜幕低垂,蛮族并未出现,而且信使来报,从此不再有蛮族来犯。所有的人都惶然不知所措了。
冷战后,美国失去了强大的制衡对手——苏联,成为唯一单极超强。国际领域缺乏一种“权力制衡”机制,不仅容易在全球事务中化霸权为暴政,而且不免在“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化”的铁律下,腐蚀“美国精神”内涵的价值体系,破坏民主决策的“权力制衡”效能。
因此,美国霸权性质开始蜕化恶变,一步步自陷于“正当性”消失殆尽的危机之中。
可怕的是,一旦“权力制衡”守护神缺位,美国最可宝贵的自我纠错机制失灵,霸权性质恶变就会发散不可收拾,“良性霸权”大业功败垂成。这不仅是美国走向衰落的悲剧,也将为未来世界带来吉凶难卜的历史性大变局。
20世纪中叶以来,人类进入高速发展的全球化“巨变期”,“万物之灵”天赋特秉的创造能力空前强力发挥,科技发明纷至沓来,社会财富迅速增加,生活百变如入化境;超国界、跨文明,既非此亦非彼,互相跨越(Crossover)界限、种类、性质的全球性力量无所不在,到处行动。
诚如《易经》所言:“福兮祸所伏。”如果说今日世界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那么幸运的人类尽情追求现代化美妙发展成果之际,却越来越容易因为“自作之孽”而身陷绝境,甚至自毁浩浩乎文明于弹指之间。
今日人类面临的致命危机不止于核弹或生物制剂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导致急性自我毁灭,还在于狂澜难挽的“不可持续”型的发展方式。环境污染、破坏,人为气候失常,不啻集体慢性自杀。缺水、缺少能源和资源的威胁,狰狞面目已显。世界正在迅速进入人口过剩状态,如若数十亿人面临生存危机,意味着超大规模动乱和冲突……
造福人类的高科技,同时潜伏着高隐患。纳米、基因工程、人工智能(Artificialintelligence)等前沿科技工程无不存在失控酿祸的极端危险。
信仰迷失,可能是人类最不易警觉但到处弥漫着的根本性危机。道德败坏、权力腐化、独裁暴政、贫富悬殊、仇恨对立;形形色色恐怖袭击、世纪恶疾、毒品买卖、网络骇客……比比皆是,高潮迭起,都是广泛蔓延不止的灾难性问题。
一种忧患意识正在全球蔓延。关于“可持续发展”的质疑,危机失控的灾难性恶果,以至世界末日临近的形形色色、言之凿凿的预言,好莱坞末世精彩惊悚大片,层出不穷,一浪高过一浪。
战国前期思想家列御寇在《列子•天瑞》中写下了小小杞国的著名故事——“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从此有了“杞人忧天”这个成语,讽刺庸人自扰、自寻烦恼的神经质之流。重温“忧天”故事,真正滑稽可笑的恐怕不是那满腹忧患意识的杞国人。
谁都希望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谁都不希望为了增进福祉而付出自毁前程的沉重代价,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保证实现这个美好愿望呢?
美国一感冒,全世界吃药。正如哄传的“维基解密”(WikiLeaks)印证的那样,举凡天下麻烦蹊跷事,几无例外,一律唯霸主美国是问。如果你我怀一分忧天气质,有点儿“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好奇心,不免动问“美国凭什么”?
“美国凭什么”的后缀,不仅是“强大”和“霸气”,还有“衰落”和“自救”。美国与历史上所有强大国家不同的崛起道路,决定了它的与众不同强大、霸气和衰落、自救的方式。
探究美国不同凡响的成功经验,以及当今陷于深刻危机的缘由,可以提供全方位正反两方面宝贵借鉴,无疑非常有助个人、集体、企业、社会、国家,以至整个人类大家庭,启迪、认知人间“当行之路”,追求“优质发展动力机制”,实现“真善美”人生大目标,去开创一部马克思期许未来的真正人类史。
本书由“美国精神”为始,就经济、政治、历史、地理、人文、金融、教育、文化、军事和科技创新等各方面,求解美国后来居上、青胜于兰的来龙去脉;之后试图透析美国当今危机的原委及其严重性,从全球化视角提出应有之问。
幸能基于常识公理,切切偲偲,溯本求源,循序以进,破谜解惑,渐入佳境,豁然开朗,一探“美国凭什么”究竟。
菉竹猗猗,愤耶悱耶,切磋琢磨,分享心得,不亦乐乎!
本书由庞忠甲执笔撰稿,陈思进主持策划。
感谢戴美新女士为文稿初读校正,惠予鼓励支持。
感谢陈明珠女士为第八章提供资料和专业性建议。
感谢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前工程力学和材料学科主任张建平博士为第十一章审读指正。
写作过程中参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和图片,其来源包括各大网络资料库、报章杂志、文集专著等,虽在文中注出参考文献,但尚有诸多不及列明。我等未敢掠美,谨向所有资料来源的提供者深表谢意。
庞忠甲 陈思进
2012年3月

文摘
世界上人人都有追求自身幸福的“经济动力”,但世界各地社会发展状况大不相同。
“经济动力”的驱动作用,可以解释人类社会为什么能够不断发展,但不足以说明发展的差异性;难以回答为什么历史上许多地方不见科技进步,生产力长期停滞不前,甚至倒退,尽管那里具备了不亚于工业革命前欧洲社会的种种有利条件。
中国人为著名的“李约瑟难题”而困惑。
英国学者、中国科技史研究权威李约瑟(Joseph Terence Montgomery Needham,1900—1995)博士在15卷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中,以大量史料论证:中国在公元前3世纪到13世纪之间保持着一个西方望尘莫及的科技知识水平,直至15世纪还处于世界领先地位。随后他在书中提出了著名的“李约瑟难题”:“如果我的中国朋友们在智力上和我完全一样,那为什么像伽利略、托里拆利、斯蒂文、牛顿这样的伟大人物都是欧洲人,而不是中国人或印度人呢?为什么近代科学和科学革命产生在欧洲呢?……为什么直到中世纪中国还比欧洲先进,后来却会让欧洲人着了先鞭呢?”
亚洲人为马克思的“亚细亚生产方式”不胜难堪。
“亚细亚生产方式”概念是马克思留给后人的一个引起“世纪之争”的历史之谜。
马克思在精研西方资本主义发展规律之余,对于东方社会长期停滞不前现象,笼统归之为“亚细亚生产方式”,始终未有机会深入研究,提供一个确切的说明。
在马克思看来,“亚细亚生产方式”是“土地所有制的第一种形式”,一种古老的原始水平的劳动密集型、效率偏低的传统农业生产方式,其社会特征就是半野蛮、半文明,是野蛮时代的农村公社与文明时代的专制统治的结合。中国、印度、沙皇俄国都是从这种形式中发展起来的。马克思认为,最令人吃惊的莫过于这种生产方式导致了社会结构的超稳定性。他指出,虽然亚洲各国不断瓦解,不断重建和经常改朝换代,与此截然相反,亚细亚的社会却没有变化,“这种社会的基础经济要素的结构不为政治领域中的风暴所触动”。
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印度、波斯、中国的评述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观念中亚洲社会的生产方式,直到19世纪中叶,仍然是半野蛮半文明的,这些国家没有发生过社会更迭。
关于“亚细亚生产方式”成因的争议成了世界上一大学术难题,人称社会科学的“哥德巴赫猜想”。
欧洲人也奇怪。经历了中世纪沉闷压抑的黑暗时期之后,何以鸿运高照,科技勃兴,独占鳌头?
美国天体应用物理学家麦克·哈特(Michael H.Han,1932-)博士从百科全书所录近万人中,根据对历史进程影响的大小、范围、时间的长短等因素,选编了其中之最的100名人排行榜。榜中有科学家和发明家36人,除了上古时期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德和欧几里得,以及中古的蔡伦(中国)和谷登堡(德国)四人,其后为现代科技作出杰出贡献的32位大师全部落在西欧地域,大体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荷兰、奥地利诸国。今日它们都是世界上代表现代化发展水平的首富之地。
事实上,伟大的牛顿和他的同伴们,无不出自西欧和后来的北美。
哈特自问道:“我们不清楚为什么科学产生在欧洲而不是在中国或日本。但可以肯定地说,这并非偶然。毫无疑问,像牛顿、伽利略、哥白尼和开普勒这样的卓越人物所起的作用是极为重要的。也许有一些重要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出类拔萃的人物都出现在欧洲,而不是东方。或许,使欧洲人易于理解科学的一个明显的历史因素,是希腊的理性主义以及从希腊人那里流传下来的数学知识。” 诚如哈特博士所言。那么为什么排行榜中,希腊和中国、日本一样籍籍无名呢?
熟悉欧洲史的人们也许还要纳闷,与风云际会,引领风骚的英吉利对照,曾为海外殖民和贸易一流强国的西班牙和葡萄牙,为什么也看不见哪怕一位人士跻身凌霄阁光荣榜呢?
再者,拉丁美洲与北美洲都是经由欧洲殖民演化形成的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国家,都有相当优越的自然条件,但为什么前者的科技经济发展水平明显落后于北美呢?
伊斯兰国家,阿拉伯人也要问为什么。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一书中指出:“阿拉伯留传下十进位制、代数学的发端、现代数字和炼金术;基督教的中世纪什么也没有留下。”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其《抓住时机》一书中说:“当欧洲还处于中世纪的蒙昧状态的时候,伊斯兰文明正在经历着它的黄金时代……几乎所有领域里的关键性进展都是穆斯林在这个时期里取得的……当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伟人们把知识的边界往前开拓的时候,他们之所以能眼光看得更远,是因为他们站在穆斯林世界巨人的肩膀上。”
为什么现代先进科学技术的桂冠落在西欧北美,而非穆斯林世界巨人呢?
非洲人更加郁闷。
早在1871年,达尔文就相信,地球上最早的人类出现于非洲。如今科学家们通过DNA研究,基本上证实了达尔文的这一理论。
然而,直到18世纪,非洲人类仍有大部分处于原始文明状态,而同时期的欧洲、亚洲乃至美洲,都已出现了先进的科技,开始了现代化进程。
人类之所以能够超越动物本能的局限性,在谋求“生存”和“享受”之外,进而实现“发展”,是因为唯人类天赋特秉的灵性创造能力。
“经济动力”源自生物本能的“利己之心”,作为进取行为的“驱动力”,是人类社会发展动力机制的第一要素,但不足以确定社会发展的方向和成效,反而很容易“误入歧途”,陷于负向恶性发展之困境。
如果将“经济动力”比拟为火车头的发动机,可见还需通过轨道“转辙器”适时调控,选择路向,决定“社会列车”何去何从。
历史经验显示,以第一要素“驱动力”或称“经济动力”为始,在人类独具的灵性创造能力的孕育作用下,应能升华衍生一种支配发展方向的第二要素即“利他”的“调控力”。利他之心(爱心或公心)达到相当强度,得以调控利己之心,可能维护灵性创造能力循“正道”发挥,感悟合作(共赢)比不合作为好的道理,防止以损人利己为特征的负向发展,从而建立相对公正和谐的社会生活,导致有益社会进步的正向发展。换言之,两心(利己和利他)联合运行,调谐得宜,人类方才可能超越非灵性生物的行为法则,形成正向发展优化运行系统,走上“人之所以为人”的“当行之路”。
一种反映灵性两大调节元——利己和利他之心调谐状况的基本伦理观念,一旦成为社会性思想信仰,即主导性的深层社会文化意识,或称“心态文化”,就像一双看不见的推手,隐然操控着社会发展的大趋势。
其中,第一要素“经济动力”源自生物本能,不请自来,天然强劲;若不横加压抑,一般是不必担心不强力的。
难就难在第二要素——相当强度的利他之心(爱心或公心),亦即上文比拟为“转辙器”的调控力。人天生的“利他之心”十分微弱,主要适用于“首属群体”(配偶、子女和其他血亲等)范畴以利维持物种繁衍。社会层面的爱心或公心,要靠人类凭灵性能力逐渐感悟、积累、传承、弘扬、提炼、加工,自行创建。
人类的灵性创造能力能循正道产生既利己又利人的建设性成果,或适得其反,导向犯罪、破坏,以至自我毁灭,或长期自闭、停滞不前,略同于非灵性生物而已,或落后挨打,关键端视“两心”联合操控的社会性“调谐”水平。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韦伯(Max Weber,1864—1920)首先把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与其“路轨上的转辙器”——“心态文化”的调控作用联系起来,相信基督教宗教改革造就的新教文化精神特质居功至伟。
新教中以法国神学家加尔文(John Calvin,1509—1564)为代表的一派,批判、继承,并巧妙地重新解释了公元4世纪末天主教神学家奥古斯丁的“预选论”,赋予了某种特殊的积极意义。
加尔文认为上帝不能以“个人修行”加以讨好或贿赂,所以基督徒活在世界上就要充分运用上帝赋予的天分努力实践,绝对不能天天祈祷上帝而不做实事。基督徒如果得到恩赐,例如科学研究能力,就表示上帝要求他要成为出色的科学家(不然上帝给你那种能力干什么)。你不必靠禁食、拉人受洗、出家修行来证明你是上帝的选民,你必须活出上帝要你成为的形象来荣耀上帝。这种生气勃勃的新观念提倡勤奋地、理性地工作,同时又应节制自己的消费,避免沉湎于尘世的享受,即所谓“人世制欲主义”。
加尔文派将旧日天主教的“出世禁欲主义”变成了“人世制欲主义”,提倡“一切为了增添上帝的荣耀”的信念,并且必须在世俗实践活动中得到证明,意味着人的整个一生必须与上帝的意志保持理性的一致,上帝帮助那些自助的进取的人,荒谬的自我折磨的修行生活失去了意义。因此有人指出加尔文派自己创造了自己的救赎,准确地说,就是通过世俗的成就来树立对得救的坚定信念。于是,信仰上帝,“追求死后永生”的私心原动力,在基督新教中产生了“以宗教热忱认真投入现实生活”的态度。
加尔文派借此发展出了更加明确的循正道积极进取的近代进步职业观。按其理解“上帝的赎罪恩典不但将世界上的世俗任务交给了人类,并且使世俗职业成为每个人训练那由恩典得来的精神的必要园地”。于是世俗工作不仅是满足物质需要的手段,并且是一种目的,人们在职业劳动中贯彻信仰,培养个人的含蓄、自制、勇敢进取和对行动的目的有合理思考的精神,成为一种宗教的责任。加尔文派相应强调发展独立人格,高度开创能力和行动的责任感,而且为了共同的、积极的、因神圣而不能失败的目的和价值,坚强地团结起来,体现了个人主义和民主的特质,而同时又有崇尚权威和律法的意识共同存在。
这样的职业观提高了人对职业和工作的热忱,为实业家追逐利润的行为提供了出自神意的正当理由;又因倡导虔敬和勤勉限制了过度消费和奢华,鼓励获利回馈社会大众,尤其有利于资本积累和再投资。可以认为,宗教改革以后的西方社会,新教,特别是加尔文主义,从意识形态高度注入了符合“两心调谐”原理、具有中庸优化意义的进步积极因素,在人类历史上催生了一场宗教促进灵性创造能力大觉醒的意识形态革命。17世纪、18世纪,经过宗教改革的西欧和不久以后跟进赶上的北美,在政治哲学、文学艺术、理论科学、应用技术和社会经济各方面都有了空前大发展,迎来了民主启蒙和资本主义工业化文明时代的黎明。
韦伯相信基督教宗教改革造就的新教文化精神特质,特别是新教加尔文宗的伦理观和职业观,十分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形成和发展。事实上,北美早期殖民者以至美国建国先贤们的主流成分,恰恰就是奉行加尔文宗的基督清教传人群体;后来,这种伦理观和职业观构成了“美国精神”的主要价值观基础,一直导引着这个国家前进的步伐。P3-7

内容简介
《美国凭什么》内容简介:北大国际关系学院的一位教授曾经在文章中提到:1979年1月,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访问美国。陪同的一位资深国际问题专家曾问他,中国为何要开放,又为什么主要向美欧开放?邓小平回答说,跟着美国的那些国家都富强了。这是关于美国言简而意赅的肯定评价。
凭什么美国在短短200多年的时间里完成从殖民地到世界超级强国的演进?
凭什么美国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倒台后,依然能够保持美元“世界货币”的强势地位?
凭什么美国政府及华尔街公司能够相当有效遏制腐败? 凭什么美国敢于借贷超过全世界全年GDP总额的债务?
凭什么华尔街占据全球金融制高点,“美元霸权”绑架全球经济? …… 民主、平等、世界第一、国际警察、自由女神、华尔街、好莱坞、硅谷、哈佛大学、林肯……美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本很难读懂的书——霸道掠夺着世界的同时,又推动着世界的改变和进步。世界上每逢大事件出现,都必然涉及美国。美国像是糅合全球各地文化基因而形成的巨无霸,清晰地展现在众人面前又让人感觉充满阴谋和谜团。
如果我们读懂了美国,就能够读懂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海报:

美国凭什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