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重新解释历史:吴思访谈录.pdf

我想重新解释历史:吴思访谈录.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我想重新解释历史:吴思访谈录》作者吴思经过长期的研究与探索,试图构建一种不同以往的、新的分析与解释中国历史的框架。《我想重新解释历史:吴思访谈录》得以充分展示作者的这种努力。全书内容浑然一体,环环相扣,构成一个整体,体现作者独特而丰富的精神世界及其魅力。
潜规则、血驯定律、官家主义、元规则……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等这些看清楚了,你再看历史,就跟庖丁解牛似的,目无全牛,都是关节,一刀下去,哗啦就开。
——吴思

作者简介
吴思,1957年生于北京,19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现任《炎黄春秋》杂志总编辑,出版著作有《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入选“30年30本书”)、《血酬定律——中国历史中的生存游戏》(入选“21世纪前10年影响中国图书榜”)等。

目录
自序
一、概念与框架:创造理论好比盖房子
1、理论的地基要打到单细胞生物
2、元规则理论的根基
3、从潜规则到血酬定律再到元规则
4、官家主义这个词
5、官家主义和血酬史观
6、建构血酬史观
7、重建对中国历史的理解
8、基本概念出了问题
9、命名是认识世界的手段
10、历史与公正计算

二、研究方法:读史好比看下棋
1、局观历史
2、规则本身就是博弈的结果
3、拆解人间对局:潜规则的系列概念
4、历史对局的终极法则
5、我的写法就是解局之法

三、观念版图的融合
1、老子曲线
2、儒家与自由主义是可能调和的
3、《中庸》可以和自由主义接轨
4、谎言的成本和收益
5、我对几个基本概念及核心价值观的理解

四、从历史看现实
1、黑窑事件与地霸秩序
2、黑社会是怎样挣钱的
3、掠夺性策略的利益关系
4、官职交易的三种规则
5、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社会进化

五、个人经历与研究兴趣
1、我的心病与我的写作
2、研究苹果掉下来的道理
3、理论创造源于绝望
4、重建世界观的心路历程

文摘
版权页:

我想重新解释历史:吴思访谈录

理论的地基要打到单细胞生物
访谈者:郑雄
时间:2009年1月6日
我们的信仰问题,其实是人类历史上的病灶引发的
访谈者:吴老师,我先给你念一段话。北大的钱理群老师几年前有篇《矛盾和困惑中的写作》。这篇文章里,钱老师说:“我发现,对大至国家、民族、社会的现代化道路,具体到自己专业范围的文学的现代性,我都只能说‘不’——我拒绝、否定什么,例如我无法认同我们曾经有过的现代化模式,及其相应的文学模式,我也不愿全盘照搬西方的现代化模式及其相应的文学模式;但我却无法说出我到底‘要’什么,我追求、肯定什么。径直说,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哲学观、历史观,也没有自己的文学观、文学史观。因此,我无法形成,至少是在短期内无法形成对于20世纪中国文学的属于我自己的、稳定的、具有解释力的总体把握与判断,我自己的价值理想就是一片混乱。我不过是在矛盾与困惑中,勉力写作而已。这并不只是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实在是因为90年代中国与世界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变化太大了,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太复杂了,而且我们对这一切太缺乏思想准备了,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是在为自己80年代的单纯付出代价。”
钱老师的这段话您怎么看?
吴思:总体上这种描述我赞成。他说的大概是一代人的感觉:过去非常清晰的世界观、人生观、历史观、文艺观,现在崩溃了。崩溃之后,新的价值体系没有建立起来,所以,思想深处一片混乱。我觉得,从1978年前后开始一直到现在,情况可能一直是这样的。不过,我跟钱老师有几点不一样。
第一点是,他说,为自己80年代的单纯付出代价,我觉得说短了。源头不是在80年代,而是更早——我们一直都在付出代价。我们曾经走过一段弯路,先走错了路,走不下去了,改革开放就开始转向。回头一看,原来建立的那套主张、观念、理论体系全部崩溃,我们的世界观随之崩溃。
看起来,似乎是中国人付出了差不多三十年的代价。其实如果再往远处说有更广更深的背景。世界范围内,从1930年代世界经济危机开始,全体知识分子开始“向左转”,以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指导的前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蒸蒸日上”,资本主义世界感到一种强大的威胁,直到前苏联解体以后,从1990年代开始,重新接着自由主义往前走。人类绕了一个大圈。
普京说,苏联走了一条大弯路。我们呢,也是在为人类的一段历史付出代价,为全人类的天真付出代价。
第二点不同是,钱老师说无法形成自己的判断。我一直在试图形成自己的判断。
钱老师说,对过去的那些东西,他知道在什么地方说“不”。其实,知道在什么地方说“不”,本身也是有建设性的。原来的不行,就想建立新的,感觉对就走下去,一旦走偏了,感觉不对了,就会探索新的方向。他其实还是肯定了一些东西——否定之中包含了肯定。他在不断地否定,否定完了一圈,中间留下的那个空挡可能就是需要肯定的东西。
我们现在就可以说一说中间的那个空挡是什么。文学观我说不清楚,但历史观我觉得是可以说点什么的。也就是说,在旧的历史观崩溃的时候,新的历史观的地基打在哪儿,几根柱子,几根房梁,先盖起一两层,最后可能到七八层,我觉得基本上可以看出来。我觉得我能说到十之六七。
访谈者:我知道,您现在正在做的工作,就是要搭起这个新的历史观的基本构架。那么,如果我们把钱老师的这个说法作为一种当今社会的精神现象,你觉得这个现象的产生,主要是因为我们知识准备上有问题,还是因为我们的生活经验不够?
吴思:不是知识准备的问题。没有经验,根本就谈不上知识。如果连基本的经验都没有就更谈不上。
人类从原初走到工业文明,发展出资本主义,然后出现经济危机,等等,这都是史无前例的事;按照前苏联或者说斯大林的模式搞社会主义建设,搞现代化,又是全人类都没有的经验。
斯大林在前面走,毛泽东在后面跟。他觉得自己能走得更好一点。他有的地方的确要好一点,至少在搞人民公社的时候不像前苏联似的那么稀里哗啦。但是后面紧接着他就出了更大的问题——大跃进……这一系列的事请,都是在缺乏前人经验的情况下前进的,所以知识准备这个要求就没法说。你不能说是知识准备不足,因为知识是准备不出来的。没做过的嘛,没有那段历史经验到哪里去学那种知识?只能摸索着走。
所以,我觉得不是知识准备不足的问题。我们还能看到,斯大林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知识不足,他们觉得真理在握,掌握了历史规律,根本不容反对,显现出极端的自负。那么,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面对历史上没有固定答案的问题,无论是谦虚还是自负,都应该允许试错和调整,如果不允许争论,让自负的掌权者一条道走到黑,这才是大问题,而且是中国和俄罗斯历史上的致命之病。于是,核心问题是:我们的历史问题和现实问题,都是人类历史上的病灶引发的。

内容简介
《我想重新解释历史:吴思访谈录》作者经过长期的研究与探索,试图构建一种不同以往的、新的分析与解释中国历史的框架。《我想重新解释历史:吴思访谈录》得以充分展示作者的这种努力。作者整理、编排多年来媒体访谈录近30篇,并按内容及内在的逻辑顺序将其分为五个板块:第一板块《概念与框架:创造理论好比盖房子》揭示作者构建整个思想体系的理论基础及基本概念,这些概念包括元规则、潜规则、血酬定律、官家主义及血酬史观等;第二部分《研究方法:读史好比看下棋》着重介绍与阐释作者长期研究历史的方法;第三部分《观念版图的融合》借对传统儒家价值观及老子的潜心研究,深入阐明自己的历史观与方法论;第四部分《从历史看现实》,通过对现实社会中发生的黑窑事件、黑社会、官职交易的“历史解读”,进一步发表自己的立场与观点;第五部分《个人经历与研究兴趣》则回顾自己的亲身经历及研究兴趣,交代作者长期从事理论研究的历史渊源。五个板块的内容浑然一体,环环相扣,构成一个整体,体现作者独特而丰富的精神世界及其魅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