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克维尔回忆录.pdf

托克维尔回忆录.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托克维尔回忆录》: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托克维尔(Tocqueville.A.) 译者:董果良

目录
编者导言
第一部分
第一章 [《回忆录》的由来和性质——1848年革命之前时期的概况——这次革命的前兆]
第二章 [宴会运动——政府的安全——反对派首领关心的事情——他们对大臣们的指控]
第三章 [2月22日动乱——23日的会议——新内阁——迪福尔先生和博蒙先生的感想]
第四章 [2月24日——内阁的反抗计划——国民自卫军——贝多将军]
第五章 [议会开会——奥尔良公爵夫人——临时政府]

第二部分
第一章 我对2月24日的原因的判断及对由此产生的事态的看法
第二章 2月24日次日的巴黎以及以后几天的情况——新革命的社会主义特点
第三章 旧国会议员在作决定时态度暧昧——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的反思和我的决心
第四章 我在芒什省竞选——地方的情况——大选
第五章 制宪议会第一次会议——这个议会的场面
第六章 我与拉马丁的关系——拉马丁的犹豫不定
第七章 1848年5月15日
第八章 协和的庆典和走向六月事件的道路
第九章 六月事件
第十章 六月事件(续)
第十一章 宪法委员会

第三部分
第一章 归国——内阁成立
第二章 内阁的面貌——至6月13日造反失败内阁的初期行动
第三章 国内政治——内阁的内部纷争——内阁面对多数派和总统困难重重
第四章 外交问题

附录
一 古·德·博蒙谈2月24日
二 与巴罗的谈话(1850年10月10日)巴罗谈2月24日
三 1848年2月24日纪要迪福尔先生和他的朋友为阻止二月革命所做的努力——梯也尔先生使这些努力不起作用应负的责任
四 为1848年6月至1849年6月的《回忆录》所写的笔记(1851年4月)
五 关于我将要写的《回忆录》部分内容的提要(1851年4月,在归国途中)
六 1851年5月15日我与共和国总统的谈话(我从意大利回国后与他首次见面)
七 修改宪法一1851年6月21日应我之邀来我家会晤中贝里耶与我的谈话。我们二人都是宪法修改委员会委员
人名索引

序言
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是法国推翻七月王朝、建立第二共和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对欧洲各国的革命进程具有重大影响。现代的历史学家研究这段历史时,经常引用马克思的《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路易·勃朗的《一八四八年革命史》和达尼埃尔·斯特恩的《一八四八年革命史》(共3卷)等书。对于二月革命的回忆和见闻,主要有维克多·雨果的《见闻偶记》、当时奥地利驻法大使馆馆员鲁道夫·阿波尼的日记,以及当时任巴黎督察总监的山岳派科西迪埃尔的《回忆》。现在译出的《托克维尔回忆录》,在这类回忆录中占有尤其重要的地位。关于此书的介绍,请读者阅读本书的《编者导言》,我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作为历史学家,托克维尔有他自成一家的看法,但作为政治家,他又不免受到出身和阶级地位的限制。读者只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本书对于当时许多人物(比如路易·菲力浦、路易·拿破仑、阿道夫·梯也尔、路易·勃朗、奥迪隆·巴罗、阿尔方斯·拉马丁、阿尔芒·马拉斯特、弗朗索瓦·维维安,等等)的评述十分尖锐,用语刻薄。我认为可能由于这个原因,本书在他死后34年(1893年)才首次刊印出版。这时,上述的人物都已去世了。

文摘
我还不知道由此会发生什么,但我已确信绝不会发生使我们满意的事情。我可以预见,不管我们的子孙会是什么命运,我们这一代人将在交替使用宽容和压迫的反动统治中消磨悲惨的一生。
我在心里回顾我们最近60年的历史,看到人们在这一长长的革命时期的每个阶段的末尾都抱着美好的幻想,看到制造这些幻想的理论,看到我们的历史学家描绘的高明的梦想,看到那么多有创造性的然而是错的思想体系,看到人们试图依靠这些东西来解释尚了解得不清楚的现在和完全不了解的未来。每逢这些时候,我都不禁苦笑。
接替旧制度的是立宪王朝,接替立宪王朝的是共和国,而在共和国之后是帝国,帝国之后是王朝复辟,后来就到了七月王朝。在这相继出现的政权转移的每一次之后,新的掌权者在接近完成自诩为自己的事业的时候,都宣称法国革命完成了。可悲!我自己在王朝复辟时期也曾希望如此,而在王朝政府垮台不久也还这样希望。这是又重新开始的法国大革命,因为人们向来是这样看的。我们越往前进越远离目标,越感到前途暗淡。我们能像其他的预言家或许也如他们的先行者煞费苦心所保证的那样,达到我们的祖先都没见到和想到的那种十分全面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吗?或者只能进人到间歇发生的无政府状态和染上老百姓熟知的不治之症吗?至于我,我既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又不知道何时能够结束这一长期的旅程。我已为多次迎接总是迟迟不来的轮船的到岸而累得疲惫不堪。

内容简介
《托克维尔回忆录》对于当时许多人物(比如路易·菲力浦、路易·拿破仑、阿道夫·梯也尔、路易·勃朗、奥迪隆·巴罗、阿尔方斯·拉马丁、阿尔芒·马拉斯特、弗朗索瓦·维维安,等等)的评述十分尖锐,用语刻薄。我认为可能由于这个原因,《托克维尔回忆录》在他死后34年(1893年)才首次刊印出版。这时,上述的人物都已去世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