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生必读丛书:水浒传.pdf

中小学生必读丛书:水浒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水浒传》经历了人民群众上百年的集体创作,最早的蓝本是宋人的《宣和遗事》,描写了杨志卖刀、晁盖结伙劫生辰纲和宋江杀阎婆惜等故事,对林冲、李逵、武松、鲁智深等主要人物也都做了描写。宋元之际,还有不少取材于水浒故事的话本。在元杂剧中,梁山英雄已由36人发展到108人。到了明朝,施耐庵把水浒故事进一步整理加工,在创作过程中,忠实地接受人民的观点,这也是《水浒传》能取得伟大成就的基础。

编辑推荐
《水浒传》是一部以描写古代农民起义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它形象地描绘了农民起义从发生、发展直至失败的全过程,深刻揭示了起义的社会根源,满腔热情地歌颂了起义英雄的反抗斗争和他们的社会理想,也具体揭示了起义失败的内在历史原因。

名人推荐
别一部书,看过一遍即休,独有《水浒传》,只是百看不厌,无非为他把一百零八个人性格都写出来。——金圣叹
第一部影响我的书是《水浒传》,觉得这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不愧金圣叹称之为第五才子书,可以和庄、骚、史记、杜诗并列,我一读,再读,三读,不忍释手。——梁实秋

作者简介
施耐庵,名子安(一说名耳),本名彦端,兴化白驹场(今大丰市白驹镇)人,元末明初小说家。曾中进士,后弃官归里,闭门著书,与门下弟子罗贯中一起研究《三国演义》、《三遂平妖传》的创作,搜集并整理关于梁山泊宋江等英雄人物的故事,最终创作“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

目录
第一回 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 / 1
第二回 王教头私走延安府 九纹龙大闹史家村 / 7
第三回 史大郎夜走华阴县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 20
第四回 赵员外重修文殊院 鲁智深大闹五台山 / 28
第五回 小霸王醉入销金帐 花和尚大闹桃花村 / 39
第六回 九纹龙剪径赤松林 鲁智深火烧瓦罐寺 / 46
第七回 花和尚倒拔垂杨柳 豹子头误入白虎堂 / 54
第八回 林教头刺配沧州道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 61
第九回 柴进门招天下客 林冲棒打洪教头 / 66
第十回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 / 74
第十一回 朱贵水亭施号箭 林冲雪夜上梁山 / 80
第十二回 梁山泊林冲落草 汴京城杨志卖刀 / 86
第十三回 急先锋东郭争功 青面兽北京斗武 / 92
第十四回 赤发鬼醉卧灵官殿 晁天王认义东溪村 / 99
第十五回 吴学究说三阮撞筹 公孙胜应七星聚义 / 104
第十六回 杨志押送金银担 吴用智取生辰纲 / 112
第十七回 花和尚单打二龙山 青面兽双夺宝珠寺 / 119
第十八回 美髯公智稳插翅虎 宋公明私放晁天王 / 128
第十九回 林冲水寨大并火 晁盖梁山小夺泊 / 135
第二十回 梁山泊义士尊晁盖 郓城县月夜走刘唐 / 143
第二十一回 虔婆醉打唐牛儿 宋江怒杀阎婆惜 / 149
第二十二回 阎婆大闹郓城县 朱仝义释宋公明 / 160
第二十三回 横海郡柴进留宾 景阳冈武松打虎 / 166
第二十四回 王婆贪贿说风情 郓哥不忿闹茶肆 / 173
第二十五回 王婆计啜西门庆 淫妇药鸩武大郎 / 191
第二十六回 郓哥大闹授官厅 武松斗杀西门庆 / 197
第二十七回 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 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 / 206
第二十八回 武松威镇安平寨 施恩义夺快活林 / 212
第二十九回 施恩重霸孟州道 武松醉打蒋门神 / 217
第三十回 施恩三入死囚牢 武松大闹飞云浦 / 223
第三十一回 张都监血溅鸳鸯楼 武行者夜走蜈蚣岭 / 231
第三十二回 武行者醉打孔亮 锦毛虎义释宋江 / 239
第三十三回 宋江夜看小鳌山 花荣大闹清风寨 / 249
第三十四回 镇三山大闹青州道 霹雳火夜走瓦砾场 / 256
第三十五回 石将军村店寄书 小李广梁山射雁 / 265
第三十六回 梁山泊吴用举戴宗 揭阳岭宋江逢李俊 / 273
第三十七回 没遮拦追赶及时雨 船火儿夜闹浔阳江 / 280
第三十八回 及时雨会神行太保 黑旋风斗浪里白跳 / 288
第三十九回 浔阳楼宋江吟反诗 梁山泊戴宗传假信 / 297
第四十回 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 / 308
第四十一回 宋江智取无为军 张顺活捉黄文炳 / 314
第四十二回 还道村受三卷天书 宋公明遇九天玄女 / 324
第四十三回 假李逵剪径劫单人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 331
第四十四回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 / 341
第四十五回 杨雄醉骂潘巧云 石秀智杀裴如海 / 350
第四十六回 病关索大闹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庄 / 360
第四十七回 扑天雕双修生死书 宋公明一打祝家庄 / 368
第四十八回 一丈青单捉王矮虎 宋公明两打祝家庄 / 376
第四十九回 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 / 381
第五十回 吴学究双用连环计 宋公明三打祝家庄 / 390
第五十一回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 / 396
第五十二回 李逵打死殷天锡 柴进失陷高唐州 / 404
第五十三回 戴宗智取公孙胜 李逵斧劈罗真人 / 411
第五十四回 入云龙斗法破高廉 黑旋风探穴救柴进 / 421
第五十五回 高太尉大兴三路兵 呼延灼摆布连环马 / 429
第五十六回 吴用使时迁盗甲 汤隆赚徐宁上山 / 435
第五十七回 徐宁教使钩镰枪 宋江大破连环马 / 443
第五十八回 三山聚义打青州 众虎同心归水泊 / 451
第五十九回 吴用赚金铃吊挂 宋江闹西岳华山 / 458
第六十回 公孙胜芒砀山降魔 晁天王曾头市中箭 / 466
第六十一回 吴用智赚玉麒麟 张顺夜闹金沙渡 / 474
第六十二回 放冷箭燕青救主 劫法场石秀跳楼 / 483
第六十三回 宋江兵打北京城 关胜议取梁山泊 / 493
第六十四回 呼延灼夜月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 500
第六十五回 托塔天王梦中显圣 浪里白跳水上报冤 / 507
第六十六回 时迁火烧翠云楼 吴用智取大名府 / 513
第六十七回 宋江赏马步三军 关胜降水火二将 / 519
第六十八回 宋公明夜打曾头市 卢俊义活捉史文恭 / 527
第六十九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 / 535
第七十回 没羽箭飞石打英雄 宋公明弃粮擒壮士 / 541
第七十一回 忠义堂石碣受天文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 546
第七十二回 柴进簪花入禁院 李逵元夜闹东京 / 556
第七十三回 黑旋风乔捉鬼 梁山泊双献头 / 563
第七十四回 燕青智扑擎天柱 李逵寿张乔坐衙 / 570
第七十五回 活阎罗倒船偷御酒 黑旋风扯诏谤徽宗 / 578
第七十六回 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 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 / 583
第七十七回 梁山泊十面埋伏 宋公明两赢童贯 / 592
第七十八回 十节度议取梁山泊 宋公明一败高太尉 / 599
第七十九回 刘唐放火烧战船 宋江两败高太尉 / 605
第八十回 张顺凿漏海鳅船 宋江三败高太尉 / 612
第八十一回 燕青月夜遇道君 戴宗定计赚萧让 / 622
第八十二回 梁山泊分金大买市 宋公明全伙受招安 / 630
第八十三回 宋公明奉诏破大辽 陈桥驿滴泪斩小卒 / 639
第八十四回 宋公明兵打蓟州城 卢俊义大战玉田县 / 647
第八十五回 宋公明夜度益津关 吴学究智取文安县 / 654
第八十六回 宋公明大战独鹿山 卢俊义兵陷青石峪 / 662
第八十七回 宋公明大战幽州 呼延灼力擒番将 / 668
第八十八回 颜统军阵列混天象 宋公明梦授玄女法 / 674
第八十九回 宋公明破阵成功 宿太尉颁恩降诏 / 682
第九十回 五台山宋江参禅 双林渡燕青射雁 / 689
第九十一回 张顺夜伏金山寺 宋江智取润州城 / 699
第九十二回 卢俊义分兵宣州道 宋公明大战毗陵郡 / 707
第九十三回 混江龙太湖小结义 宋公明苏州大会垓 / 714
第九十四回 宁海军宋江吊孝 涌金门张顺归神 / 722
第九十五回 张顺魂捉方天定 宋江智取宁海军 / 732
第九十六回 卢俊义分兵歙州道 宋公明大战乌龙岭 / 741
第九十七回 睦州城箭射邓元觉 乌龙岭神助宋公明 / 748
第九十八回 卢俊义大战昱岭关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 / 755
第九十九回 鲁智深浙江坐化 宋公明衣锦还乡 / 765
第一百回 宋公明神聚蓼儿洼 徽宗帝梦游梁山泊 / 778

文摘
第一回 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
诗曰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话说大宋仁宗天子在位,嘉祐三年三月三日五更三点,天子驾坐紫宸殿,受百官朝贺。但见 :祥云迷凤阁,瑞气罩龙楼。含烟御柳拂旌旗,带露宫花迎剑戟。天香影里,玉簪珠履聚丹墀;仙乐声中,绣袄锦衣扶御驾。珍珠帘卷,黄金殿上现金舆;凤尾扇开,白玉阶前停宝辇。隐隐净鞭三下响,层层文武两班齐。
当有殿头官喝道 :“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只见班部丛中,宰相赵哲、参政文彦博出班奏曰 :“目今京师瘟疫盛行,民不聊生,伤损军民多矣。伏望陛下释罪宽恩,省刑薄税,以禳天灾,救济万民。”天子听奏,急敕翰林院随即草诏 :一面降赦天下罪囚,应有民间税赋悉皆赦免 ;一面命在京宫观寺院,修设好事禳灾。不料其年瘟疫转盛。仁宗天子闻知,龙体不安,复会百官,众皆计议。向那班部中,有一大臣越班启奏。天子看时,乃是参知政事范仲淹。拜罢起居,奏曰:“目今天灾盛行,军民涂炭,日夕不能聊生,人遭缧绁之厄。以臣愚意,要禳此灾,可宣嗣汉天师星夜临朝,就京师禁院修设三千六百分罗天大醮,奏闻上帝,可以禳保民间瘟疫。”仁宗天子准奏。急令翰林学士草诏一道,天子御笔亲书,并降御香一炷,钦差内外提点殿前太尉洪信为天使,前往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星夜临朝,祈禳瘟疫。就金殿上焚起御香,亲将丹诏付与洪太尉为使,即便登程前去。洪信领了圣敕,辞别天子,不敢久停。从人背了诏书,金盒子盛了御香,带了数十人,上了铺马,一行部从,离了东京,取路径投信州贵溪县来。于路上但见:遥山叠翠,远水澄清。奇花绽锦绣铺林,嫩柳舞金丝拂地。风和日暖,时过野店山村 ;路直沙平,夜宿邮亭驿馆。罗衣荡漾红尘内,骏马驱驰紫陌中。
且说太尉洪信赍擎御书丹诏,一行人从上了路途,夜宿邮亭,朝行驿站,远程近接,渴饮饥餐,不止一日,来到江西信州。大小官员出郭迎接,随即差人报知龙虎山上清宫住持道众,准备接诏。次日,众位官同送太尉到于龙虎山下。只见上清宫许多道众,鸣钟击鼓,香花灯烛,幢幡宝盖,一派仙乐,都下山来迎接丹诏,直至上清宫前下马。太尉看那宫殿时,端的是好座上清宫。但见 :
青松屈曲,翠柏阴森。门悬敕额金书,户列灵符玉篆。虚皇坛畔,依稀垂柳名花;炼药炉边,掩映苍松老桧。左壁厢天丁力士,参随着太乙真君;右势下玉女金童,簇捧定紫微大帝。披发仗剑,北方真武踏龟蛇 ;靸履顶冠,南极老人伏龙虎。前排二十八宿星君,后列三十二帝天子。阶砌下流水潺湲,墙院后好山环绕。鹤生丹顶,龟长绿毛。树梢头献果苍猿,莎草内衔芝白鹿。三清殿上鸣金钟,道士步虚 ;四圣堂前敲玉磬,真人礼斗。献香台砌,彩霞光射碧琉璃;召将瑶坛,赤日影摇红玛瑙。早来门外祥云现,疑是天师送老君。
当下上至住持真人,下及道童侍从,前迎后引,接至三清殿上,请将诏书,居中供养着。洪太尉便问监宫真人道 :“天师今在何处?”住持真人向前禀道 :“好教太尉得知:这代祖师号曰‘虚靖天师’,性好清高,倦于迎送,自向龙虎山顶结一茅庵,修真养性,因此不住本宫。”太尉道:“目今天子宣诏,如何得见?”真人答道:“容禀:诏敕权供在殿上,贫道等亦不敢开读。且请太尉到方丈献茶,再烦计议。”当时将丹诏供养在三清殿上,与众官都到方丈。太尉居中坐下,执事人等献茶,就进斋供,水陆俱备。斋罢,太尉再问真人道 :“既然天师在山顶庵中,何不着人请将下来相见,开宣丹诏?”真人禀道:“太尉,这代祖师虽在山顶,其实道行非常,清高自在,倦惹凡尘,能驾雾兴云,踪迹不定,未尝下山。贫道等如常亦难得见,怎生教人请得下来!”太尉道 :“似此如何得见!目今京师瘟疫盛行,今上天子特遣下官为使,赍捧御书丹诏,亲奉龙香,来请天师,要做三千六百分罗天大醮,以禳天灾,救济万民。似此怎生奈何?”真人禀道:“朝廷天子要救万民,只除是太尉办一点志诚心,斋戒沐浴,更换布衣,休带从人,自背诏书,焚烧御香,步行上山礼拜,叩请天师,方许得见。如若心不志诚,空走一遭,亦难得见。”太尉听说便道 :“俺从京师食素到此,如何心不志诚!既然恁地,依着你说,明日绝早上山。”当晚各自权歇。
次日五更时分,众道士起来,备下香汤斋供。请太尉起来,香汤沐浴,换了一身新鲜布衣,脚下穿上麻鞋草履,吃了素斋,取过丹诏,用黄罗包袱背在脊梁上,手里提着银手炉,降降地烧着御香。许多道众人等,送到后山,指与路径。真人又禀道 :“太尉要救万民,休生退悔之心,只顾志诚上去。”太尉别了众人,口诵天尊宝号,纵步上山来。将至半山,望见大顶直侵霄汉,果然好座大山。正是 :根盘地角,顶接天心。远观磨断乱云痕,近看平吞明月魄。高低不等谓之山,侧石通道谓之岫,孤岭崎岖谓之路,上面极平谓之顶,头圆下壮谓之峦,隐虎藏豹谓之穴,隐风隐云谓之岩,高人隐居谓之洞,有境有界谓之府,樵人出没谓之径,能通车马谓之道,流水有声谓之涧,古渡源头谓之溪,岩崖滴水谓之泉。左壁为掩,右壁为映。出的是云,纳的是雾。锥尖像小,崎峻似峭,悬空似险,削蜡如平。千峰竞秀,万壑争流。瀑布斜飞,藤萝倒挂。虎啸时风生谷口,猿啼时月坠山腰。恰似青黛染成千块玉,碧纱笼罩万堆烟。这洪太尉独自一个,行了一回,盘坡转径,揽葛攀藤。约莫走过了数个山头,三二里多路,看看脚酸腿软,正走不动,口里不说,肚里踌躇,心中想道 :“我是朝廷贵官公子,在京师时重茵而卧,列鼎而食,尚兀自倦怠,何曾穿草鞋,走这般山路!知他天师在那里,却教下官受这般苦!”又行不到三五十步,掇着肩气喘。只见山凹里起一阵风,风过处,向那松树背后奔雷也似吼一声,扑地跳出一个吊睛白额锦毛大虫来。洪太尉吃了一惊,叫声 :“阿呀!”扑地望后便倒。偷眼看那大虫时,但见 :毛披一带黄金色,爪露银钩十八只。睛如闪电尾如鞭,口似血盆牙似戟。伸腰展臂势狰狞,摆尾摇头声霹雳。山中狐兔尽潜藏,涧下獐狍皆敛迹。那大虫望着洪太尉,左盘右旋,咆哮了一回,托地望后山坡下跳了去。洪太尉倒在树根底下,唬的三十六个牙齿捉对儿厮打,那心头一似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的响,浑身却如重风麻木,两腿一似斗败公鸡,口里连声叫苦。大虫去了一盏茶时,方才爬将起来,再收拾地上香炉,还把龙香烧着,再上山来,务要寻见天师。又行过三五十步,口里叹了数口气,怨道:“皇帝御限,差俺来这里,教我受这场惊恐。”说犹未了,只觉得那里又一阵风,吹得毒气直冲将来。太尉定睛看时,山边竹藤里簌簌地响,抢出一条吊桶大小、雪花也似蛇来。太尉见了,又吃一惊,撇了手炉,叫一声 :“我今番死也!”望后便倒在盘砣石边。微闪开眼来看那蛇时,但见 :昂首惊飙起,掣目电光生。动荡则折峡倒冈,呼吸则吹云吐雾。鳞甲乱分千片玉,尾梢斜卷一堆银。那条大蛇径抢到盘砣石边,朝着洪太尉盘做一堆,两只眼迸出金光,张开巨口,吐出舌头,喷那毒气在洪太尉脸上,惊得太尉三魂荡荡,七魄悠悠。那蛇看了洪太尉一回,望山下一溜,却早不见了。太尉方才爬得起来,说道:“惭愧!惊杀下官!”看身上时,寒粟子比馉饳儿大小,口里骂那道士 :“叵耐无礼,戏弄下官,教俺受这般惊恐!若山上寻不见天师,下去和他别有话说。”再拿了银提炉,整顿身上
诏敕并衣服巾帻,却待再要上山去。正欲移步,只听得松树背后隐隐地笛声吹响,渐渐近来。太尉定睛看时,只见那一个道童,倒骑着一头黄牛,横吹着一管铁笛,转出山凹来。太尉看那道童时,但见 :头绾两枚丫髻,身穿一领青衣;腰间绦结草来编,脚下芒鞋麻间隔。明眸皓齿,飘飘并不染尘埃 ;绿鬓朱颜,耿耿全然无俗态。昔日吕洞宾有首牧童诗道得好 :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
只见那个道童,笑吟吟地骑着黄牛,横吹着那管铁笛,正过山来。洪太尉见了,便唤那个道童 :“你从那里来?认得我么?”道童不采,只顾吹笛。太尉连问数声,道童呵呵大笑,拿着铁笛,指着洪太尉说道 :“你来此间,莫非要见天师么?”太尉大惊,便道 :“你是牧童,如何得知?”道童笑说 :“我早间在草庵中伏侍天师,听得天师说道 :‘朝中今上仁宗天子,差个洪太尉赍擎丹诏御香,到来山中,宣我往东京做三千六百分罗天大醮,祈禳天下瘟疫。我如今乘鹤驾云去也。’这早晚想是去了,不在庵中。你休上去,山内毒虫猛兽极多,恐伤害了你性命。”太尉再问道:“你不要说谎?”道童笑了一声,也不回应,又吹着铁笛转过山坡去了。太尉寻思道:
“这小的如何尽知此事?想是天师分付他,已定是了。”欲待再上山去,方才惊唬的苦,争些儿送了性命,不如下山去罢。太尉拿着提炉,再寻旧路,奔下山来。众道士接着,请至方丈坐下。真人便问
太尉道 :“曾见天师么?”太尉说道 :“我是朝廷中贵官,如何教俺走得山路,吃了这般辛苦,争些儿送了性命!为头上至半山里,跳出一只吊睛白额大虫,惊得下官魂魄都没了。又行不过一个山嘴,竹藤里抢出一条雪花大蛇来,盘做一堆,拦住去路。若不是俺福分大,如何得性命回京。尽是你这道众戏弄下官!”真人复道 :“贫道等怎敢轻慢大臣,这是祖师试探太尉之心。本山虽有蛇虎,并不伤人。”太尉又道:“我正走不动,方欲再上山坡,只见松树傍边转出一个道童,骑着一头黄牛,吹着管铁笛,正过山来。我便问他:‘那里来?识得俺么?’他道:‘已都知了。’说天师分付,早晨乘鹤驾云望东京去了。下官因此回来。”真人道 :“太尉可惜错过,这个牧童正是天师。”太尉道:“他既是天师,如何这等猥獕?”真人答道:“这代天师非同小可,虽然年幼,其实道行非常。他是额外之人,四方显化,极是灵验,世人皆称为道通祖师。”洪太尉道:“我直如此有眼不识真师,当面错过!”真人道:“太尉但请放心,既然祖师法旨道是去了,比及太尉回京之日,这场醮事祖师已都完了。”太尉见说,方才放心。真人一面教安排筵宴,管待太尉 ;请将丹诏收藏于御书匣内放了,留在上清宫中,龙香就三清殿上烧了。当日方丈内大排斋供,设宴饮酌。至晚席罢,止宿到晓。
次日早膳已后,真人道众并提点执事人等请太尉游山。太尉大喜。许多人从跟随着,步行出方丈,前面两个道童引路,行至宫前宫后,看玩许多景致。三清殿上,富贵不可尽言。左廊下,九天殿、紫微殿、北极殿 ;右廊下,太乙殿、三官殿、驱邪殿。诸宫看遍,行到右廊后一所去处。洪太尉看时,另外一所殿宇 :一遭都是捣椒红泥墙;正面两扇朱红槅子;门上使着胳膊大锁锁着,交叉上面贴着十数道封皮,封皮上又是重重叠叠使着朱印 ;檐前一面朱红漆金字牌额,上书四个金字,写道 :“伏魔之殿”。太尉指着门道 :“此殿是甚么去处?”真人答道 :“此乃是前代老祖天师锁镇魔王之殿。”太尉又问道:“如何上面重重叠叠贴着许多封皮?”真人答道:“此是祖老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在此。但是经传一代天师,亲手便添一道封皮,使其子子孙孙不敢妄开。走了魔君,非常利害。今经八九代祖师,誓不敢开。锁用铜汁灌铸,谁知里面的事。小道自来住持本宫三十馀年,也只听闻。”洪太尉听了,心中惊怪,想道 :“我且试看魔王一看。”便对真人说道 :“你且开门来,我看魔王甚么模样。”真人告道 :“太尉,此殿决不敢开。先祖天师叮咛告戒 :今后诸人不许擅开。”太尉笑道 :“胡说!你等要妄生怪事,煽惑百姓良民,故意安排这等去处,假
称锁镇魔王,显耀你们道术。我读一鉴之书,何曾见锁魔之法。神鬼之道,处隔幽冥,我不信有魔王在内。快疾与我打开,我看魔王如何!”真人三回五次禀说:“此殿开不得,恐惹利害,有伤于人。”太尉大怒,指着道众说道 :“你等不开与我看,回到朝廷,先奏你们众道士阻当宣诏,违别圣旨,不令我见天师的罪犯 ;后奏你等私设此殿,假称锁镇魔王,煽惑军民百姓。把你都追了度牒,刺配远恶军州受苦。”真人等惧怕太尉权势,只得唤几个火工道人来,先把封皮揭了,将铁锤打开大锁。众人把门推开,看里面时,黑洞洞地,但见 :昏昏默默,杳杳冥冥。数百年不见太阳光,亿万载难瞻明月影。不分南北,怎辨东西。黑烟霭霭扑人寒,冷气阴阴侵体颤。人迹不到之处,妖精往来之乡。闪开双目有如盲,伸出两手不见掌。常如三十夜,却似五更时。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