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曼说隋:隋文帝杨坚.pdf

蒙曼说隋:隋文帝杨坚.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蒙曼说隋:隋文帝杨坚(下)》编辑推荐:国内首部颠覆性解读误解最深之大隋王朝权威力作,2011百家讲坛最强人气主讲人蒙曼深入解密隋文帝成功上位的历史密码,再现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帝,一个人性真实的杨坚。
易中天,钱文忠,毕淑敏,孟宪实,郦波,梅毅一致推崇。

媒体推荐
她是为讲坛而生的,波澜壮阔的历史过程,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被她举重若轻地娓娓道来,让人恍然大悟,豁然开朗。
  ——易中天
蒙曼思路十分清晰,对事物的剖析丝丝入理,张弛有度,既能道出我心中能见能想之外,又能更深一步,探幽入微,想人所未想,见人所未见。其犀利深刻让人好生敬佩,更兼语言幽默风趣,妙趣横生,既有名言警句发人深省,又有风趣点评让人忍俊不禁。
  ——读者热评

作者简介
蒙曼,女,河北承德人,北京大学博士,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历史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为隋唐史和中国妇女史。
2007年开始在百家讲坛主讲32集系列讲座《武则天》,妙语连珠,引人入胜,许多典故信手拈来,引起巨大反响。2008年、2009年以及2011年又频频登坛,主讲《太平公主》、《长恨歌》和《大隋风云》,得到了易中天、钱文忠、毕淑敏、郦波、梅毅、孟宪实等知名专家和学者的一致推崇。

目录
自序
第16章
统一天下 1
在大隋王朝建立八年之后,隋文帝开始把矛头指向江南的陈朝,准备一统天下。但陈朝国富兵强,且有长江天堑阻隔,并不擅长水战的隋朝将如何实施战争方略呢?隋文帝平陈的过程是否能顺利进行?
第17章
再平江南 19
开皇九年(589),隋文帝异常顺利地平定了陈朝。但是,谁也没想到,就在两年之后,陈朝的故地再次发生叛乱,大隋王朝又被重新卷入战火之中。那么江南为什么会发生叛乱?隋文帝又从这场叛乱中吸取了怎样的教训呢?
第18章
计杀大义 37
她是北周和亲突厥的公主,在隋灭北周后,她一直寻找机会试图替娘家报仇。但不幸的是,她不仅没有达到目的,反倒让自己也命丧黄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隋文帝为什么不能容忍这个弱女子呢?
第19章
圣人可汗 55
隋文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第一个被称为“圣人可汗”的皇帝,意思是说,他不光是中原王朝的皇帝,同时还是北方游牧民族的可汗,这是中国政治史上的一个极大荣耀。那么隋文帝的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突厥人为什么这么推崇隋文帝呢?
第20章
开皇之治 71
隋文帝统治时期诞生了一个流传千载的称号,那就是“开皇之治”。可想而知,在人们的心目中,这是一个政治清明、经济发展、人民生活安定的时代。那么隋文帝在开皇年间究竟做了什么?“开皇之治”到底有哪些值得颂赞的业绩呢?
第21章
太子失宠 89
杨勇是隋文帝的大儿子,身为嫡长子,他的太子地位本来不容挑战。何况,他的政治表现也不乏精彩之处,本应成为一个完美的接班人。但是,令人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似乎越来越不入父皇母后的法眼,他的太子之位也随之摇摇欲坠。这是怎么回事?杨勇到底做错了什么?
第22章
杨广结盟 107
随着隋文帝夫妇对太子杨勇不满的升级,杨广也使出浑身解数,尽力讨取父母欢心。但是太子号称国本,轻易不能动摇,隋文帝虽然不满意杨勇,也不可能随便废立。那么杨广会采取哪些手段,敦促隋文帝下定决心呢?
第23章
高颎罢相 123
高颎是隋文帝时期的头号重臣,也是隋文帝和独孤皇后共同信任的宰相,他为隋朝的建立和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在开皇末期,他却被无情罢官,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第24章
东宫易主 141
高颎罢相后,太子杨勇失去了强有力的支持,很快就被废黜。与之相应,晋王杨广则成功上位,成为大隋王朝的新太子。那么在太子没有大是大非的情况下,隋文帝究竟是以什么名义废黜太子?这一废立的过程又是如何完成的呢?
第25章
骨肉相残
开皇后期,隋文帝的儿子们接连遭遇不幸。其中大儿子杨勇被废,三儿子杨俊死于非命,四儿子杨秀也被剥夺官爵,废为庶民。隋文帝的儿子们都做了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悲惨的结局呢?
第26章
由盛转衰 175
隋文帝晚年,不但家庭变故频繁,他本人也逐渐一改隋初勤俭自律的作风,开始放纵自己。那么,隋文帝这种心态的变化会给隋朝带来什么
样的影响呢?
第27章
风波再起 191
隋文帝后期,因为家庭变故,他的统治心态和朝廷局势都发生了重大变化。而受这些变化冲击最大的,则是新太子杨广。他好不容易到手的太子地位也变得不稳定起来。那么这个家庭变故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会对政局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
第28章
文帝之死 209
仁寿四年(604),一代英主隋文帝走完了他六十四年的人生历程,崩于仁寿宫大宝殿。他除了留下一个伟大的帝国外,还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谜团,那就是,隋文帝是怎么死的?他是正常死亡,还是被人谋杀?谋杀他的人会是谁呢?
第29章
一代英主 225
在西方人的眼中,隋文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继秦始皇之后的第二个伟大的皇帝。但是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中,第二名的业绩是轮不到隋文帝的。那么,为什么在中外人士的心目中,隋文帝的形象会不一样呢?隋文帝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皇帝?
后记

序言
五一的时候乘火车过九江,听江声浩荡,不由想起隋文帝。当年,大隋的军队就在这里集结,准备过江伐陈。那些从蒙古草原或者黄土高原上走下来的将士们,面对这汤汤流水,是怎样的心情呢?
他们是否意识到,自己正在缔造一段崭新的中国史?
还有,他们的统帅隋文帝杨坚,是否足够意识到了自己这个决策的历史价值呢?
那个曾经叫普六茹那罗延的孩子。那个沾染了一身胡气,文化程度不高,但是拼命想建立一个理想政府,想要像自己心目中的圣君一样,君临天下的皇帝。因为理想高远,所以,他克己复礼、励精图治,这让他远远地超越了侪辈,成为中国历史上贡献最大的英主之一;也让他的王朝能够凌驾于乱象丛生的魏晋南北朝之上,和唐朝一起,共同构成中国历史上最繁盛的时代。以功业而言,这是一个配得上“千古一帝”称号的皇帝。
但是,这只是隋文帝的一面。正如惊世的武功、焕然的典章、干云的豪气,也只是隋朝的一面一样。隋文帝的另一面,是冷硬与无趣吧。他有一点音乐素养,谱过两支曲子,一支叫《天高》,一支叫《地厚》。曲子的韵律早已无从知晓,但是,其精神基调,据说是在赞美帝王之道与后妃之德。
这样的艺术品位与生活情趣,争如唐朝的风流天子李隆基!当年,李隆基潇洒地对大臣讲,“吾得贵妃,如得至宝”,一曲《得宝子》由此诞生。一个一脸严肃,一个满面春风;一个谆谆教诲,一个浅吟低唱。谁能阻止我们私心爱慕李三郎呢!甚至连他和杨贵妃的不伦之恋,我们都能拔高为“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千古绝唱,而隋文帝终其一生,和老妻独孤伽罗同眠同起,言笑晏晏,反倒成为怕老婆的笑柄。
哎,人啊人。
然而,我并非一味在给隋文帝鸣不平。我知道,人们不太喜欢隋文帝,并不真的是因为他为人过于严肃,更不是因为他坚守一夫一妻的道德原则。而是因为他的内心缺乏一种柔度,缺乏一种对人的真实同情。他有理想,就要求全国人民跟他一样有理想;他有道德,就要求全国人民和他一样有道德;而且,在内容与程度上都不允许有任何差异。这种信念过了头,就把人变成了机器。
这种机器一般的感觉,体现在他苛责儿子,不教而杀上;也体现在他为了确保仓库的存粮量,宁可和人民一起逃荒,也不肯开仓放粮上;甚至,还体现在里坊森列,严整如棋局般的大兴城上。他建立了那么多好制度,却没有真正弄清楚,所有的制度都是为人服务的。
恰恰相反,他一心希望,把所有的人都约束在规范之下,而当这个规范无限大的时候,人就会被压缩得无限小,小到如同蚂蚁一般,这不就成了时代之殇吗!
这样的价值取向,让隋文帝可以成为一位有为的君主,但却不是有道的君主,更不会是有情的君主。这样的统治方式,也使整个大隋王朝陷入了一种只有气度而没有温度的迷局。这是隋朝如流星般焕发出瞬间光彩的依据,同时也是它如流星般瞬间陨落的根源。
由隋文帝又不免想到隋炀帝。我在微博里说,隋朝最有魅力的两位男士,一位是隋炀帝,一位是隋炀帝的功臣—— 杨素。
难道不是吗?谁不知道风尘三侠的故事呢?红拂女、李靖和虬髯客,多么迷人的武侠经典!问题是,如果没有杨素放行,身为杨府家妓的红拂怎么能夜奔成功呢!谁又不知道破镜重圆的故事呢?落魄的段德昌,已经沦为侍妾的乐昌公主,如果不是杨素慷慨玉成,单凭一块破镜,一段痴情,怎么敌得过世事沧桑,陵谷变迁!隋炀帝就更不用说了,那样的美男子,那样的大诗人。“肃肃秋风起,悠悠行万里。万里何所行,横漠筑长城。”慷慨质朴,直逼魏武帝曹操。难怪他会自负地说:“天下皆谓朕承藉绪余而有四海,设令朕与士大夫高选,亦当为天子矣。”这样的霸气,这样的才情,再配上东狩西巡、依红偎翠的事迹,谁能否认他的魅力呢?
可是,就是这样两位潇洒倜傥的美男子,就是这些熠熠生辉的风流佳话,却也拖着那么浓厚的阴影!当我们津津乐道于杨素的慈悲时,会不会想起他的敢死队中,那些只许进不许退的普通战士?或者,当我们陶醉于隋炀帝的风采时,会不会想起在他改天换地的急政之下,那些扔下锄头,离开家乡,开河筑堤,转死沟壑的平凡农夫呢?慷慨悲歌的英雄背后,是千千万万个很难发出声音的愚夫愚妇吧,但是,一旦他们发出声音,那可就是惊天动地的呐喊了。
这呐喊声最后消失在唐朝,消失在唐朝初年的仁政里。其实,我们都知道一句话叫唐承隋制。唐朝保留了隋朝所有的好制度,只是增加了一条“水则载舟,水则覆舟”的深刻认识而已。常常听人议论唐朝的豪迈气象,但是,我倒觉得,隋朝是刚,唐朝是柔。隋朝是骨,唐朝是肉。刚柔并济、骨肉相连的时候,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段—— 隋唐盛世才真正诞生。千载之后的我们,面对这段历史,除了惊叹与艳羡之外,是否还可以有更深的思考呢?
写到这里,我再一次深感幸福,探索历史的幸福。历史总让人升腾起理想,又让人产生回到现实的力量。就是这深邃而厚重的历史让我们知道,不管理想有多高远,在现实世界中,我们都得一步步走过,不能跑,更不能飞;也是同样的历史让我们知道,如果没有高远的理想,我们甚至连下一步都无从落脚,而只能在歧路徘徊。
2011年6月于京西寓所

后记
后记当然可以涵盖很多内容。但是,面对这本书,我只想表达感谢。
感谢我的编导—— 张长虹女士。跟她合作总是那么愉快。家里人说,只要听到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哈哈笑,就知道电话那头,必定是张长虹。真的,他们一次都没猜错过。我不是一个守纪律的人,经常完不成任务,交不上稿子,长虹总是适度地施压,让我感觉到动力;但是同时,也总是适度地宽容,让我感觉到温暖。有一次我问她,几年下来,我变了吗?她说,变了,变得更有人情味了。我想,那是因为,我们慢慢从合作伙伴变成朋友了吧。和我这样一个慢热的人交朋友最需要耐心,这一点,雷厉风行,有丈夫气概的长虹做到了。
感谢化妆师杨静女士。美丽、温柔与善良那么完美地统一在她身上。我跟她开玩笑说,每次到百家讲坛,都希望能坐在你的化妆椅上,任你一直画下去,永远不要结束。确实,她手里的笔墨是用来诠释美的,而她的温言软语则诠释着善和真。真善美,这不是我们永恒的眷恋和追求吗!
感谢制片人聂丛丛女士。我们私交不多,但每次打交道,都能体会到,这是一个有温情,也有热情的人。出书的事,她比我还着急,比我还细致,让我在不经意、不期然中体会到感动,还有什么样的感动比这更可遇而不可求呢!
感谢出版社的责编王华女士,感谢为本书制作煞费苦心的王元平先生、朱晓鹏先生、杨帆女士,出书是脑力劳动,更是体力劳动,一个月以来,元平和他的同事们都在为了这本小书焚膏继晷、夜以继日地工作。很多时候,我并不真的了解他们到底付出了多少劳动,但是,我知道,这本书同样凝结着他们的心血。
感谢我在前几本书中一直没有提到的人—— 我的父母。本质上讲,我是一个内向的人,感情都藏在心里,羞于出口。而且,我一直觉得,大恩不言谢,他们给我的已经太多太多,如果只说一声谢谢,那简直就是轻慢和亵渎。但是现在,我意识到,爱是需要说出口的,即使这出口的爱根本无法报答他们于万一。感谢爸爸,总为我的讲课操心,时时愿意提供意见和建议,即使被我粗暴地打断和拒绝,也从来不生气、不灰心,下一次还会提醒我,小心翼翼地提醒我。感谢妈妈,总是为我的身体操心,怕我衣服穿得不够多冻着,怕我吃饭不及时饿着。事实上,妈妈对我上百家讲坛最持消极态度,因为怕我讲课多了累着!这几年,有父母在身边照顾,我已经增长了十斤以上幸福的脂肪。可是,只有妈妈还觉得我瘦,因为在她的心目中,我永远都是那个羸弱的孩子。是的,我要感谢他们,在年轻的时候,他们忘我地工作,给我树立了敬业的标杆;现在,他们年过花甲,还在勉力支撑着我的生活和情感,让我有了继续前行的动力和勇气。
还有,感谢我的朋友马晓英女士。我们的友谊已经经历了十五年的风雨。这十五年间,我算不出来,我们讨论过多少问题,吵了多少架,又握手言欢了多少次。回首一起走过的如歌岁月,似水流年,我只能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最后,还要感谢我的观众、听众和读者。也许,我真的是天生的老师吧,教书不仅是我的职业,更是我狂热的爱好和最重要的精神支撑。所以,当你们观看、倾听和阅读的时候,其实,就是在帮我实现我的人生意义。
所有我提到和未能提到的,让我的生活焕发光彩的亲人和朋友们,感谢你们,也祝福你们。

文摘
版权页:

蒙曼说隋:隋文帝杨坚

隋文帝这种两面性是从哪儿来的呀?有三个方面重要的原因非常重要。
第一是他的个性。隋文帝从小就是一个自律的人。自律到什么程度?到了刻板严肃,毫无情趣的程度。我们都知道,唐太宗爱书法,唐玄宗爱音乐,谁能知道,隋文帝爱什么?他似乎什么也不爱,除了政治。毫无疑问,这种心无旁骛的自律精神正是隋文帝超过南北朝时期大多数皇帝的优点,是“开皇之治”能够实现的基础之一。
但是,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刻板自律的反面是什么?是不宽容。既不宽容自己,也不宽容别人。甚至是更不宽容啊。自己道德高尚就要求别人道德高尚,自己早上班晚下班,就要求别人也满负荷的工作,无论对儿子、对大臣,还是对百姓都是这一个态度,这是什么啊?这不就是多张少弛的来源吗?
第二是他的文化素质。隋文帝小的时候受过寺院的佛教教育,少年时代又在太学念了不到两年书。这是什么样的文化素质啊?隋文帝可以说是一个半吊子文化人。这种文化素质意味着什么呀?
从正面讲,意味着隋文帝知道文化的力量,所以,他才会搜集图书,兴建学校,力图偃武修文,打造一个制度健全的社会。
但是,在另一方面,他的这种半吊子文化又意味着,他对文化的理解并不深刻,只知道利用文化,不知道涵养文化。一旦文化不能直接发挥作用,他就会急躁,就会抛弃文化。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
隋文帝曾经大力兴建学校,不仅在中央设立学校,地方州县也要求兴建学校。这本来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但是,到了仁寿元年(601),也就是办学十年后,他忽然下了一道诏令:
国学胄子,垂将千数,州县诸生,咸亦不少。徒有名录,空度岁时,未有德为代范,才任国用。良由设学之理,多而未精。今宜简省,明加奖励。
什么意思呢?我办了这么多年学了,怎么还没选出几个有用的人才呢?看来,招这么多学生没用,干脆精简一下吧。怎么样精简呢?全国只保留了国子学的七十二个学生,其余的学生一律回家,不用念书了。
那么,隋文帝这个想法有没有问题啊?太有问题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个人才的培养哪是几年就能见成效的啊?就算是今天的学生,从小学上学到大学毕业,不是也需要至少十六年的时间吗?那还只是刚刚走上工作岗位,远远不能说发挥什么真正的作用。而隋文帝就因为十年内没有培养出高级人才,就急不可耐,干脆解散学校,这不是典型的急功近利吗!而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不就是多政少德的来源吗!
第三是他生活的时代背景。隋文帝生在一个民族融合的时代。他自身就是民族融合的产物,既有胡人的尚武精神,也认同汉人的制度文化。这种融合性使得他能站在时代的潮头,引领国家。但是,几百年的战乱和胡族统治带给他的也不都是好影响。因为胡族政权的短命和统治的不稳定,几乎每朝每代,包括他自己建立的隋朝,都伴随着阴谋和血腥,这无疑在他心中种下了猜忌和杀戮的阴影,让他对任何人都有深深的不信任感,甚至不惜对儿子和功臣大开杀戒。这不正是多威少恩的来源吗!
正是这样的性格,这样的教育和这样的时代,一方面促进了隋文帝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制约了隋文帝的发展,让他在取得丰功伟绩的同时留下了巨大的问题。
什么问题呢?急功近利。开皇十四年(594),正是在隋文帝的统治如日中天的时候,他临幸并州,写了一首诗。这也是他一生中留下的唯一一首诗。诗是这样写的:
红颜讵几?玉貌须臾。
一朝花落,白发难除。
明年后岁,谁有谁无。
年轻的容颜能保留多久啊?花容月貌不过是转瞬即逝。花儿瞬间就会凋落,白发也很快就会覆满你的头顶。人生不就是这样短暂吗?到明年、后年的时候,有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会一去不复返了呢?这首诗写得好不好呢?
这首诗写得很真诚,但是,并不好。为什么呀?因为从这首诗可以看出来,隋文帝的内心世界太不丰满了。他只知道感慨人生的短暂,他不知道,人的肉身之外,还有精神可以永恒。比一比曹操的《龟虽寿》就明白了: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螣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曹操也感慨人生的短促,但是,这种感慨让他升华,升华成“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情怀,这就是曹操的伟大与雄壮之处,也是隋文帝不能超脱的地方。
我也正因为隋文帝没有悟到这一点,所以,他太执著于肉身的功业,太急于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什么事都办好,太不考虑社会的可承受度。这其实正是隋朝真正的问题所在。

内容简介
《蒙曼说隋:隋文帝杨坚(下)》内容简介:隋文帝杨坚第一次实现了中国大范围内的多民族的统一;他首次实行了一直沿袭到清朝的三省六部制;他开创了科举,制定了当时最为先进的律法《开皇律》。不仅如此,他还建立了以隋朝为主导的东亚新秩序,实现了千古传颂的“开皇之治”。
西方人认为,中国对世界历史影响最大的两个皇帝,第一是秦始皇,第二就是隋文帝。从他们的功绩来看,中国最伟大的皇帝无疑是隋文帝杨坚。
但是,《隋书》认为,隋文帝杨坚“好为小术,不达大体”,这是为何?毛泽东评价隋文帝的做法蕴藏大乱,这又是为何?
杨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