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忍历史不完美.pdf

容忍历史不完美.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容忍历史不完美》怀揣温情与敬意的旁观者、社科院研究员马勇解读晚清史最新力作,为什么说晚清最后十年的政治改革是真诚的,也是有效的?为什么说《辛丑条约》签订后,中国迈出了全球化的关键一步?为什么说义和团运动和清廷选接班人有关?坦然面对历史的不完美,坦然面对改革的缺陷与失误,就是历史学应该面对的事情。

作者简介
马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主要著作有《1898年中国故事》《中国现代化历程》《1911年中国大革命》《晚清二十年》《清亡启示录》等。

目录
001—004序:重构晚清记忆
001—050容忍改革不完美
当君宪成为往事
皇族内阁错在哪儿
铁路国有的正当与失当
051—071寻找大阿哥
海选大阿哥
为什么是端王爷家的
端王爷的无奈
073—107排外与媚外
义和拳缘起
义和拳,起山东
化私会为公举
“新异族”与“老异族”
被抑制的和平
在媚外与排外间徘徊
109—128东亚三国赛
宗藩解体
东北亚危机缘起
中日明争东北亚
129—213晚清当家人
一个不寻常的女人
慈禧太后归政记
恭亲王之死
翁同龢罢官记
袁世凯罢官记
毁誉摄政王
215—267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康有为“衣带诏”真相
康有为出逃路线
梁启超与《时务报》内讧
以笔搅乱社会的“罪魁”

序言
辛亥革命已经过去了一百年,也就是说,大清王朝成为历史陈迹已有一百年的时间了。相对于大清王朝两百多年的历史而言,一百年绝对不算短,然而对那段历史,尤其是晚清十年、二十年的历史的研究,我们似乎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得要领。
晚清的历史有些显然被妖魔化了。第一次妖魔化,来自康有为、梁启超等改良主义者。他们在甲午战争后发出了政治革新的呼吁,发动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变革,然而这场急风暴雨式的政治变革在1 898年秋天戛然而止。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但是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不经审判而被诛杀,确实是清廷之过。人们因此也对流亡海外的康有为、粱启超寄予了无限同情。
毫无疑问,康有为、梁启超等政治流亡者某种程度土滥用了人们的政治同情。他们在那些年,捏造了一些政治谣言,其中最重要也是造成后来理解这段历史出现困难的谣言,就是清廷内部不是存在着两种声音,而是存在着两股政治势力,甚至是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他们推崇和拥戴的光绪帝,他被塑造为改革的化身、进步的希望;另一个则是他们竭力反对和抵制的憨禧太后,她被塑造为政治上的守旧者和顽固派的领袖,是近代中国一切罪恶的根源。
显然,康有为,粱启超对晚清历史的某些妖魔化并不符合真实的历史。即便是梁启超也在后来有所反省,认为他的那些表述是激情大于真实,只是一种现实政治的宣传,不能作为历史来看。
然而,由于接续政治改良主义的革命派,同样将斗争的矛头对准了清政府,因此他们虽然没有像康有为、梁启超那样刻意渲染清廷内部的两种势力,但是他们接续政治改良主义者对清廷的批判,将清政府作为一个整体,视为近代中国一切罪恶的根源。因而在某些革命党人的眼里,不仅慈禧太后是政治上的顽固派、守旧派,即便那个被改良主义者奉为真理化身的光绪帝,也不过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政治小丑。
改良主义者和革命党人对清政府的批判,如果从政治史的层面去理解,应该说是没错的,作为斗争的双方,他们当然要对清政府持严厉的、不妥协的批判立场。然而一百年过去了,如果我们还是继续延续改良主义者和革命党入对清政府的批判,显然不利于获得历史的真相,只能继续处于云山雾罩之中。
其实,如果我们抛开既有成见,从总结先人治乱经验的角度,站在理解与同情的立场上反观晚清,我们可能就会得出不一样的认识,或许就能够对我们自己民族的历史抱持一种适度的敬畏、敬意与温情。
正如我们已经知道的那样,晚清七十年的历史当从1 840年的鸦片战争算起。列强通过这场战争强行进入中国,强行将中国拉入世界一体化的轨道,中国在屈辱中被迫路上了走向世界之路。经过1860年之后长达三十年的向西方学习,应该承认大清王朝已经从先前的衰败中走出,正统史学家说那些年是历史上的“同光中兴”,或许稍有夸大,不过实事求是地说,到1 9世纪90年代早期,大清王朝确实恢复了一些往昔的气势与实力,确实敢于对列强开口说不,动辄表示不高兴了。
三十年的洋务运动其实只是将中国推向一个正常国家,并不意味着中国就是一个正常国家。经济实力的突然增长使那时的中国人产生了莫名其妙的虚骄,然而经过一场并不太大的军事冲突,庞大的中华帝国重演了半个世纪之前的悲剧,竟然被东邻小国日本轻而易举地打败。
东邻日本在过去一千多年中始终是中国最忠实的学生,只是到了近代,西方势力东来之后,才突然转身向西,脱亚入欧,经过不到三十年的发展,竟然真的在远东建立起一个西方式的国家,并一举成为中日战争的战胜国。
对于日本转身向西脱亚入欧的选择,中国人自始就不以为然。聪明的中国人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西方的东西值得全部照抄照搬,更不值得尽弃其学而学焉。所谓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就是强调文化自觉和文化的主体性,强调中国之所以学习西方只是适应形势,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并不意味着中国会变成一个西方式的国家。中国的政治体制、纲常伦理等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和优长之处,这是中国文明的财富,自然不能随便丢弃。所以,中国在向西方学习科学技术的同时,并不愿意像日本那样追慕西方政治体制、改造自己的政治体制。
一个庞大帝国败给小国,实在是一件太跌份的事。知耻而后勇,是中国圣贤几千年的教诲。所以在甲午战争后,中国|在经历了短暂的痛苦之后再出发,其目标、榜样,就是那个素来被中国人瞧不起的“小日本”。稍后所发生的“维新运动”,很显然是要模仿日本的明治维新,要像日本那样重构一个全新的国家体制。
中国走向维新之路当然是一个正确选择,然而中国人的焦灼意识和世纪末的恐惧在那时非常强烈。日本人用差不多三十年所做的事情,中国却希望三年完成,这就不免引发激烈的社会动荡和社会恐慌。激进与保守、稳健与鲁莽,在1 895年之后成为国内政治路线的一个重要分野,上自朝廷,下至百官,在这些方面大概都是各有各的看法。这并不是非常奇怪的事。
然而,康有为不这样认为。康有为的焦灼意识使他认为朝廷内部有一个顽强无比的守旧势力,因而中国要进步,只有彻底摧毁这个守旧堡垒。他不仅这样认为,而且这样做,于是在f 898年秋天,他试图运用暴力手段去消解和平变革的障碍。不意被清廷反手打倒,清除出局。
清廷以暴易暴的强势镇压,不仅严重挫伤了改革者的政治热情,而且使清廷内部的政治势力发生了异变和调整。作为大清王朝统治集团的满洲贵族在这之后确实在思考一个问题,即中国的变革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们不愿重演戊戌年问的政治故事,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一切变革都必须以维护满洲贵族统治为前提,任何有可能损害满洲贵族集团利益的行为都必须制止。于是,在1 898年之后中国的政治形势发生逆转,统治者试图利用排外主义情绪化解国内危机,然而事与愿违,1900年的义和团战争差一点葬送了大清王朝的江山。
《辛丑条约》签订后,中国在列强的压力下,在全球化的道路上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新政、预备立宪,钦定宪法,等等,在短短十年问相继出现,中国距离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不过一步之遥。
当然,任何政治变革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任何政治统治者在没有外来压力的情况下都很难持久地主动变革。政治变革的压力往往来自于政治反对派。在大清王朝的最后十年,真正推动清政府进行大规模政治变革的动力,其实就来自孙中山和他的革命党人。革命与改良确实在那十年间进行着激烈赛跑,改良终于在各种利益集团的内讧中走向终结,孙中山原本“一个人的革命”最终成为一个民族的自觉和统一行动,清政府终于用自己的手将自己埋葬。
晚清最后十年的政治变革是真诚的,也是有效的。只是这场变革毕竟是在与革命赛跑,因而在那十年问,双方的相互攻讦在所难免,相互夸大的指责往往掩盖了历史真相。历史从来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因而我们在民国之后的历史记忆建构中,看到的只是大清王朝腐败反动的一面,真实的历史就这样被善意妖魔化了。

文摘
版权页:

容忍历史不完美

插图:

容忍历史不完美

民情激愤引起了杨文鼎的同情。杨文鼎的侧隐之心迫使他硬着头皮请求朝廷考虑能不能对政策有所调整,至少不要使对立的情绪继续激化。至于路权归属究竟应该怎样解决,杨文鼎请求朝廷不妨从长计议。
应该说,杨文鼎等一线官僚的判断是对的,如果朝廷这个时候宣布暂停这项改革,或者像后来被逼无奈所宣布的那样,罢黜这项不得人心的政策的制订者盛宣怀的官职,将一切责任推给盛宣怀,那么朝廷的威望仍将一如既往,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然而,朝廷或许是想即将君主立宪了,中国的政治已经大踏步前进了,因而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就不愿让步了。朝廷对杨文鼎的建议根本不予考虑,反过来要求杨文鼎严行禁止,剀切晓谕,不准刊发传单进行串联,不准聚众演说进行煽动,倘若别有用心的人从中煽惑,扰乱治安,意在作乱,就应该按照惩治乱党的办法,格杀勿论,将一切隐患消灭于萌芽状态。
朝廷的强硬姿态当然吓不倒拥有群众基础的湖南绅商,而且实事求是地说,清政府的这个政策不论有多少理由,但对于那些老老实实筹资建设本地铁路的绅商来说,真的有点儿不公正,确实侵害了他们的利益。在利益受损的情形下,他们当然敢于反抗,敢于斗争,决不会被口头的恐吓所震慑。5月24日,正在北京的谭延间等湖南官绅向都察院递交了一份抗议书,揭露所谓铁路国有政策其实只是邮传部那几个人假借外国人的力量营私。他们请求朝廷阻止这一政策的继续执行。
对于湖南各界的请求,朝廷不管不问,一意孤行,继续执行铁路国有政策,将湖南民众特别是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逼到了绝境。没有缓和的余地,没有退路,他们只能一鼓作气往前冲。6月初,湖南民众的情绪几近失控。省諮议局全体议员愤而辞职,全省学堂相继罢课,全省商人一律罢市。湖南新政当局一方面勉力维持着局面,调配大批军警沿街穿巷四处巡逻,昼夜不绝,防范出现更大的社会动荡;另一方面,也按照朝廷的指示强力镇压,禁止开会,取缔印刷传单的各种商店,禁止散发一切传单。
湖北绅商对清政府的铁路国有政策同样不满。当湖北各界获悉清政府可能会出台这项政策时,就推举谘议局议长汤化龙代表湖北商民赴京请愿。4月26日,湖北諮议局召集民众数千人举行欢送大会,詹大悲等人在演讲中将清政府的铁路国有化比喻为卖国政策,是将大好河山奉送给列强,与其让腐败政府丧权辱国地卖国,不如推翻腐败政府,寻找一条救国新路。说者伤心,闻者堕泪。群情激昂中,留日学生江元吉割肉血书,以“流血争路,路亡流血,路存国存,存路救国”十六个大字激励湖北人民。

内容简介
《容忍历史不完美》是中国社会科员学研究员马勇近年来重构中国近代史研究的精粹。作者怀揣对历史的温情和敬意,从人物性格、背景的细节出发,历史照进现实,叙说为什么晚清最后十年的政治变革是真诚的,也是有效的;义和团运动与清廷选接班人有关;袁世凯开缺回籍并不简单是权力斗争的产物,而是列强在远东竞争的必然结果……从而给国人一个完整、正确的概念和一段真实的记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