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夫当权:督军团传.pdf

武夫当权:督军团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武夫当权:督军团传》真实再现了袁世凯死后那一段群雄割据、军阀混战的历史。1917年至1921年,中国政局云诡波谲,坐镇中央的北洋领袖,掌握地方实权的各省督军,围绕复辟与共和、参战与中立、统一与自治等问题,各方势力你争我夺,纷乱不已,可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从一场持续12天的复辟闹剧到战火纷飞的直皖之役,在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中,争斗不息,勾结不断,几度出现群魔乱舞的怪现象。

编辑推荐
《武夫当权:督军团传》讲述了民国时期军阀团体执权当政的一段混乱历史,作者依据时间顺序将当时北京政府的内外政策,诸如参战问题,对西南政策问题等,以及决策背后各方势力的争斗、勾结、妥协一一道来。
《武夫当权:督军团传》中除了对这段特殊时期的历史进行了详细地记述外,轶事秘闻、坊间流言也随处可见,甚至包含军政大员间的往来电文。作者将相关的各省督军的背景、发迹史以及不同人物之间盘根错杂的利益关系穿插其中,如此不仅使读者明白事件的前因后果,并且使其对历史人物之性格、特征也有了多角度的、清晰的了解。
《武夫当权:督军团传》的作者是民国时期著名大记者,从事新闻记者工作30年,与天津《大公报》的张季鸾并称中国报界“双杰”。陶菊隐先生亲身经历那个时代的风云变迁,而且其职业本身也能让他掌握丰富的史料,甚至有机会直接参与当时的机要会议,因此书中内容详实、信息丰富。

名人推荐
陶菊隐担当得起“目光如炬的史学家”的称号。
——雷颐
他的作品,有浓烈的现场感,这种现场感,借先生生动的文笔,对每个读它的人,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力。
——张鸣

作者简介
陶菊隐,湖南长沙人,民国时期著名大记者,近代军阀史的权威见证者及整理研究者。从事新闻记者工作30年,与天津《大公报》的张季鸾并称中国报界“双杰”。曾先后在长沙《女权日报》、上海《时报》、湖南《民报》和《新报》等担任编辑或总编。后受聘上海《新闻报》,其间担任过驻湘特约通讯员、驻汉口记者、战地记者等,直到1941年退出。此后,除了为京、沪大报撰稿外,他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了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中,著有《菊隐丛谈》《孤岛见闻》《记者生活三十年》等作品。

目录
一片龙旗出北京
张大帅和他的同志
徐州会议
府院冲突
湖南问题
四川问题
两朝元老
对德宣战案
军意呢还是民意
一幕笨拙的老戏
群魔乱舞
神经战
解散国会
短命内阁
段也要争人格
丑剧和悲剧
新旧总统
两雄角力记
大奉天主义
武力统一政策
新府院之争
战乎和乎
停战与讨伐
主和者是汉奸
两路进兵
银质狮纽大印
总统选举会
新裂痕
陕西问题
五月四日
冯国璋之死
靳内阁
吴师撤防
驱张
自治与自乱
若干武人的结局

文摘
《武夫当权:督军团传》
一片龙旗出北京

民国的事颇像一幅百怪图,洪宪帝制失败不久,还有人敢于闹复辟,同样做着皇帝的怪梦,前者八十三天昙花一现,而后者从头到尾还不到十二天。
如果说复辟一剧也是出自袁的导演,人人必为袁抱屈呼冤,若把过去的一切政治把戏联系起来,这个论断是一点不错的。
民国二年二月十五日是废清隆裕皇太后的“皇寿”。这天袁世凯特派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持国书前往致贺,上面赫然写着“大中华民国大总统谨致书大清隆裕皇太后陛下”。而清室也居然以国书作答,末了还写着几句典丽的词藻:“尧宫岁月,付天地之悠悠,禹甸河山,惧风云之扰扰。俯视者苍生待命,但期时和而年丰,仰愧者祖宗在天,敢曰河清而人寿。”
袁命国务卿赵秉钧率全体国务员以外国使臣礼往贺,乘马车入东华门,在上驷院门外下车,换轿入景运门,在乾清宫下轿,步行至上书房,由清室总管“内务府大臣”引入正门恭行三鞠躬礼,礼成,仍循原路出宫。嘿,这是多么隆重严肃的典礼!
隆裕太后做寿后只隔了六天,到二月二十一日便因水肿病追随先皇于地下去了。中山先生和黎副总统的唁电都由清室发表出来,他们居然以“大清皇帝暨王公大臣”的名义复黎的电:“副总统哀悼大行皇太后仙驭升遐,情词恳挚,并蒙饬属依制成礼,遣员致吊,足征优待之隆,不胜感纫之至。”
袁是个惯于扮假戏的怪角,他自己黑纱缠臂以志哀思,并通令全国下半旗一天,文武官吏服丧二十七天,报丧的电均由国务院代发,文中均用“大清”的字样。二月二十八日全体国务员又往致祭,也不外车、轿、三鞠躬的那一套。袁表示他的关心,又致书“大清醇亲王”请晋封瑾妃的尊号,清室乃恭上尊号曰“端康皇贵妃”,这样她才取得主持宫闱事务的地位。
三月十九日即阴历二月十二日,太和殿举行所谓国民哀悼大会,所谓主祭总代表就是当时的参议院议长吴景濂。阴历三月初二日为隆裕释服之期,军界举行所谓全国陆军哀悼大清隆裕皇太后大会,领衔的正是辛亥年领衔劝退的段祺瑞。这一切都出自袁的安排。
袁对隆裕如此的推崇,所以自命忠于清室的张勋揣摹上头的风气,居然通电称之为“国丧”,而且敢于说食毛践土莫非王臣的一派混账话:“我大总统及政府诸公皆清朝二百余年之臣子,即新党人物间有崛起草莽,其祖若父亦皆受禄于朝。”
满族大臣王公赏穿孝服百日,汉人中也加入了陆润庠、徐世昌、陈宝琛、袁励准四个,是多么难得的异数呀!
过去大名鼎鼎的内阁总理大臣,也就是庆记公司的大老板庆亲王奕劻,清室屡召他不来。他在天津德租界作寓公,又在日租界开了一所胶皮车公司,哪里肯向倒台的皇太后奔丧呢!
四月三日又是梓宫奉移之期,袁命摄影以存纪念。这天勾起了继崑侯的一腔心事:他就是端方的儿子,宣统元年德宗奉安时,他父亲在隆裕行宫前偷摄照片,以此犯了大不敬的罪,革去北洋大臣等等本兼各职 。
灵车到了西陵,有两个伏地痛哭的活宝贝—劳乃宣和梁鼎芬,一眼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绅士向灵前行着三鞠躬的洋礼。他们认得那绅士就是庆亲王的儿女亲家孙宝琦。梁想奚落他一番,却假装作不认得他,乃上前欠身为礼:“先生是哪一国人,叫什么名字?”
孙说:“节庵,你莫恶作剧呀。”
“什么东西,”梁陡然扳起面孔来,“你若是革命党,就不应该来;若是大清朝的官,就应该穿孝服来。你这个无耻东西,亏你老着脸站在这片干净土上!你带信给奕劻那个老东西,最好莫再活在这个世界上吧。”
“你骂得真痛快。”劳站起身来极口附和着。
这是当时不明大义而自命为深明大义的一般所谓遗老者的心理。做惯了奴才的人们,常会对解放者投以憎恶的眼光。可是民国成立时为着避免流血的缘故,不错迁就袁世凯所提的优待清室条件,条件中有“仍存帝号”之一款,使清室在名义上形成了国内之国,所以还有许多腐旧分子仍然做着“日光重光”的怪梦。
距隆裕之死四年零五个月,民国六年七月一日,天方破晓,北京城的老百姓们还在残梦未收的时候,忽然听得警察挨户敲门的声音,叫他们快起身,快快挂上龙旗。
“怎么,今天又换了朝代了吗?”大街小巷右舍左邻一个个披衣起来,互相打听这个突如其来的怪消息。嘿,消息传播得真快,“宣统皇帝”又坐了金銮殿了,左辅右弼有文武二圣。阳历废止了,阴历回了头,今天不是七月一日,是什么“宣统九年五月十三日”。中华门又改了“大清门”了。街上布满着张勋的辫子兵和冯德麟带来的胡子兵。
根据这些消息,做顺民就得挂龙旗,而一时哪来这许多的龙旗呢!有些人向戏馆子里借用三角旗;劝业场又有人赶制龙旗;假辫发和红顶花翎都从旧货摊上发现了,把一座古老的北京城渲染得像个妖魔世界 。
打开宫门钞一看,嘿,有这么多的“上谕”:

一、朕不幸,以四龄继承大业。辛亥变起,我孝定景皇后至德深仁,不忍生灵涂炭,毅然付托前阁臣袁世凯设临时政府,推让政权,公诸天下。……乃国体自改共和,纷争无已,迭起干戈,强劫暴敛,贿赂公行,岁入增至四万万而仍患不足,外债增至十余万万而有加无已。……今者复以党争激成兵祸。……据张勋、冯国璋、陆荣廷等以国体动摇,人心思旧,合词奏请复辟以拯生灵,又据瞿鸿禨等合词奏请御极听政以顺天心,又据黎元洪奏请奉选大政以惠中国。……不得已准如所请,于宣统九年五月十三日临朝听政,与民更始。……所有应兴应革诸大端,条举于下:(一)钦遵德宗景皇帝谕旨,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舆论,定为大清帝国善法列国君主立宪政体。(二)皇室经费仍定为每年四百万元,不得增加。(三)凛遵祖制,亲贵不得干政。(四)融化汉满畛域,满蒙官缺已裁者不复,至通婚易姓等事,并着有司条议具奏。(五)凡与各国签订条约,已付债款合同,一律有效。(六)废止印花税。(七)废止新刑法,暂以宣统初年颁布现行刑律为准。(八)革除党派恶习,所有从前政治犯悉予赦免。(九)臣民无论已否剪发,悉听其便。内阁议政大臣张勋。
二、黎元洪奏称:前因兵变被胁,盗窃大位,谬领国事,无济时艰,并沥陈改建共和诸弊害,奏恳复临大统以拯生灵,自请待罪有司等语。……览奏情词悱侧,出于至诚,从乱既非本怀,归政尤明大义。……厥功甚伟,深孚朕心,着锡封为一等公以彰殊典,尚其钦承朕命,永荷天庥。
三、任张勋为政务总长兼议政大臣,梁敦彦为外务部大臣,王士珍为参谋部大臣,张镇芳为度支部大臣,雷震春为陆军部大臣,萨镇冰为海军部大臣,朱家宝为民政部大臣(首先改行阴历的又是他),詹天祐为邮传部大臣(未就),沈曾植为学部大臣,劳乃宣为法部大臣,李盛铎为农商部大臣,桑诺尔布为理藩部大臣。
四、任张勋、王士珍、陈宝琛、梁敦彦、袁大化、张镇芳为议政大臣。
五、任万绳拭、胡嗣瑗为内阁阁丞。
六、任徐世昌、康有为为弼德院正副院长。
七、任张勋为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冯国璋为南洋大臣兼两江总督,陆荣廷为两广总督,曹锟为直隶巡抚,齐耀琳为江苏巡抚,倪嗣冲为安徽巡抚,张怀芝为山东巡抚,阎锡山为山西巡抚,赵倜为河南巡抚,李纯为江西巡抚,杨善德为浙江巡抚,谭延闿为湖南巡抚,王占元为湖北巡抚,陈炳焜为广东巡抚,谭浩明为广西巡抚,李厚基为福建巡抚,唐继尧为云南巡抚,刘显世为贵州巡抚,杨增新为新疆巡抚,张广建为甘肃巡抚,张作霖为奉天巡抚,孟恩远为吉林巡抚,许兰洲署理黑龙江巡抚,刘存厚为四川巡抚,陈树藩为陕西巡抚,姜桂题为热河都统,王丕焕署理绥远都统,田中玉为察哈尔都统,王廷祯为江北提督,卢永祥为江南提督,张敬尧为长江水师提督,龙济光为广东提督,陈光远为直隶提督,范国璋为浙江提督,吴光新为湖南提督,蔡成勋为福建提督,马安良为甘肃提督,马福祥为固原提督。
(以上七月一日伪令)
八、授瞿鸿禨、升允为大学士。
九、锡封张勋为忠勇亲王。
十、锡封冯国璋、陆荣廷为一等公。
十一、康有为赏头品顶戴。
十二、王士珍赏穿军衣。
十三、京畿军警赏洋十万元。
十四、任载涛为禁卫军司令。(以上七月二日伪令)
十五、着各督抚每省派三人来京议宪法国会。
十六、徐世昌授太傅,派曹秉章赴津迎之来京。
十七、张人骏、周馥均授为协办大学士。
十八、岑春煊、赵尔巽、陈夔龙、吕海寰、邹嘉来、张英麟、铁良、吴郁生、冯煦、朱祖谋、胡建枢、安维峻、王宝田均授为弼德院顾问大臣。
十九、召郑孝胥、秦炳直、陈际唐、吴广坻、赵启霖、华世奎、翁斌孙等来京。
(以上七月三日伪令)

人人都晓得这是张勋变出来的一套戏法。他早就想复辟,他手下兵将们都把辫子盘在军帽里,就是想进行复辟的一个明证。他对威重一时的袁宫保不能无所忌惮,所以隐忍未发。可是袁的种种假做工,对清室的种种推崇,有一个时期使他错认袁也是同道中人。
袁的心理是怕别人骂他夺天下于妇人孺子之手,而且他自己暗中进行帝制,对帝政派不能不采取放任态度。在不明了他内心的人们,也像张一样错认他忍辱负重:辛亥和议是以伪共和欺骗党人,不久国民党被他打垮了(癸丑之役),将再以天下还之于清室。当他进行帝制而尚未表明有自为之心理时,许多腐旧分子都是这样的猜想。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