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网站首页 > 理财 >

中国做局人施建祥:坑4万人骗159亿,赞助特朗普,却在美国翻了车

时间:2022-04-19 13:57:58 来源:网友整理 作者:网友

正文标题

中国做局人施建祥:坑4万人骗159亿,赞助特朗普,却在美国翻了车

骗中国人的钱,跑去巴结美国人,这样的人有多可恨呢?

施建祥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中国利用人们对《叶问3》的喜爱,大搞投资理财产品,事情败露之后卷款逃跑,成为“红色通缉犯”。

他不仅不知悔改,还为了能和当时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合影,大手一挥斥资5亿美元捐给美国,引得国人纷纷怒骂!

这样讨好美国,他能有什么好结果吗?不仅没有,他还翻车了。

10月底,施建祥在拉斯维加斯被美国FBI抓捕,原因却很搞笑,因为他签证欺诈,而且为了防止他逃走,美国联邦法官直接将他关在迈阿密监狱,并且拒绝了他的保释请求。当时他使用非法签证已经在美国生活长达五年之久了,在他钱财挥霍一空,对美国没有价值了,美国便将他抓了起来。

施建祥被美国警方指控了欺诈罪和滥用签证的罪。如果施建祥的罪名成立了,他要在美国的监狱里待上十年,还要缴纳25万美元的罚款。

施建祥自己也想不到吧,逃跑至美国五年了,以为中国警方抓不住他了,最终却被美国警方抓起来了。

俗话说得好,站在风口浪尖上,猪都能飞。

施建祥就是这样一个人,懂得抓住一次又一次的机遇。单看他卷钱逃跑之前的履历,那是格外的精彩。

1964年,施建祥出生在上海崇明岛的普通家庭,因为崇明岛地理位置占据优势,随着长江三角洲的经济发展,崇明岛也迅速的发展起来。

1995年,施建祥工作的印刷厂效益不好,作为工人的他也挣不到几个钱,他开始琢磨新的出路。眼看家乡商业经济发展起来,施建祥决定放弃“铁饭碗”,下海经商。

施建祥想过很多种出路,一次偶然的机会,施建祥听说美国石油公司正在招募中国代理商,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给美国人工作,肯定能挣钱。于是施建祥便带着自己攒下的4万元钱,拿下了该石油公司华东区的代理商。

施建祥虽然读书不多,在经商方面却颇具天赋,做了短短4年的代理商之后,他手中的资产就有上亿。这么多的资金,就是在今天来看,也是一笔巨款,更何况是在20年前。

1999年,施建祥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个机遇。当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个体经营越来越多,反观国企盈利困难,资不抵债,就连上海的国有企业也纷纷宣布破产。施建祥决定不再为别人打工,自己做老板,他挑选了4家国企进行收购,其中有一家是快鹿电缆,曾经生产出全国的第一根电话线,作为实业企业,资历雄厚。

施建祥正是看准了实业企业的前景,便带着1亿元资金,将这4家国企全部收购,改成私营企业。施建祥将4家国企整顿,成立了两家公司,快鹿实业和快鹿投资,担任董事长一职。在公司经营上施建祥很有一套,实业和投资两手抓,让他迅速的积累了大量的资金。

短短几年,施建祥由一个生意人的身份,转变成企业家。

由于快鹿系企业的迅猛发展,施建祥在商业界逐渐有了名气和地位。自从2005年开始,施建祥个人以及快鹿企业,荣获各种荣誉称号。2005年,中国十大工商英才榜中,施建祥位居榜首。2006年,他又获得了“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的称号。施建祥也开始参加各种活动,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

2009年,快鹿实业成立十周年,施建祥不再满足于实业发展,开始涉足金融行业。施建祥以“东虹桥”为名,成立了一系列的金融公司,包含小额贷款、融资担保、金融控股、资金管理等多个相关企业。这些金融公司也为他日后融资卷款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人的欲望是得不到满足的,施建祥觉得自己的商业版图不应该止步于此。影视行业的暴利收益吸引了施建祥的目光,他一脚就踏进了影视行业。2011年,施建祥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取名为合禾影视。

施建祥自己喜欢做制片人,他第一次就与黄百鸣合作,监制了《八星报喜》,票房大卖,施建祥也因此一战成名大赚了一笔,开始结交各路明星。

钱赚得越来越多,施建祥也越来越不安分,开始了挥金如土的生活。住豪宅开豪车是标配。这已经不能满足他,他喜欢玩刺激的游戏。他身边人为了满足他的欲望,就想各种办法,有一次为了助兴,他的秘书便提议比赛喝酒,谁能以最快的速度喝完一瓶茅台,直接奖励20万的现金。通过这种游戏,他身边的秘书、保镖们,一晚上就能赚几十万。

赚钱之后的施建祥也开始做起了公益,不管他是为了荣誉也好,还是真心付出也好,施建祥确实付出了行动。在一次慈善晚会上,施建祥为先天性白内障和心脏病患儿,捐赠了1000万元,用于救助和治疗。

在国家音乐艺术上,施建祥也做了自己的贡献。自诩文化人的他喜欢听交响乐,一个交响乐队便邀请他来现场观看演出。施建祥看表演看的高兴,当即便决定为乐队捐赠100万人民币,还将音乐会的演出和推广费用承包了。作为投资商,演出的门票钱他也没有要,全部捐给了艺术基金会,用于音乐教育使用。施建祥此举让众多音乐人大受感动,为了感谢施建祥在音乐艺术上的大力支持,中国知名指挥家、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余隆先生为施建祥颁发了中国爱乐乐团"特殊荣誉奖"。

2013年,施建祥作为上海做慈善最多的企业家,荣登《2012胡润慈善榜》,作为颁奖嘉宾受邀参加了当年的颁奖晚宴。

那时施建祥被大家称为“大善人”。

在投资影视业尝到甜头之后,施建祥便进一步向这个方向发展。因为之前和黄百鸣合作非常成功,便开始与港台明星进行紧密的联系。施建祥还认下香港演员钟镇涛的女儿为干女儿。

2012年,施建祥包下迪士尼给干女儿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生日宴会,邀请众多明星来参加。施建祥送给干女儿的礼物也很豪气,各种黄金饰品,除此之外,还有整整一百万的港元现金。听说这些钱摞起来足足有6寸后,很多人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么多钱。

由于施建祥的刻意结交,他认识的明星也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施建祥不喜欢别人叫他施董,要叫他“施博士”,这个称呼才配得上他高端的身份。

施建祥为了蛊惑众人,曾经公开表示自己要拿出100亿的资金推动电影行业,其中60亿用于投资中国电影,剩下40亿用于和好莱坞的合作项目。

众多明星掉进这个圈套,连素来以“毒舌”著称的崔永元都与他交好。但是这一切,都是假象。

拍摄电影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施建祥公司的资金不够,他便铤而走险,选择了贷款,月息高达2%。这让施建祥的还款压力巨大,他不得不动用其他办法。

2014年年初,因为施建祥的挥霍,快鹿集团已经承担了巨额的债务,为了补上这个大窟窿,施建祥连同公司高管合谋,决定以互联网金融的方式集资。施建祥的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迅速推出理财平台《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通过购买理财产品的方式,集资公众手里的散钱。这是施建祥下的第一步棋。

当聚集了公众的资金之后,施建祥开始走第二步棋。

2015年,施建祥斥巨资买下电影《叶问3》的发行权。施建祥担任总制片人,在新闻发布会上,施建祥宣布《叶问3》的主演,不仅有著名影星甄子丹,还有拳王泰森的加盟,此消息一出,吸引众多媒体争相报道,大家对这部电影期待甚高。

施建祥又以个人名义和集团名义分别入股香港十方控股和神开股份。香港十方控股旗下的大银幕电影发行公司负责发行《叶问3》,而影视资金将注入到神开股份,只要《叶问3》票房够好,就会带动十方控股和神开股份的股价上涨,施建祥就能赚一笔资金来填补资金缺口。

不仅如此,施建祥还将《叶问3》做成了“互联网理财”和“互联网众筹”产品。

施建祥在发布会上,除了按照相应的传统,举办开机仪式和粉丝见面会之外,还推出了新型理财产品——影视宝,里面包含“理财看明星”、“理财看首映”等多种理财投资产品。

为此,施建祥专门组建了一个销售团队,定期向用户推销,如果购买理财产品之后,理财收益将和电影票房挂钩。

2015年9月,施建祥又推出一款名叫“咏春盈泰”的理财产品,理财者可按份购买,每份5万元,收益也分成两部分,固定收益和浮动收益,最高收益可达到10%。怎么看购买这个理财都不会亏的。

10月,施建祥控股的合禾影视又在苏宁金融平台上发起一项关于《叶问3》的众筹,从1000元到50000元均可参与。而众筹的回报也相当之高,除了本金之外,还会有预期年化8%的增值收益,如果票房大卖,还会有浮动收益。

一个电影项目,真的会有人愿意相信它能理财吗?答案是会的。

2015年施建祥生日当天,举办了大型的生日宴会,周立波、蔡国庆、蒋大为、刘晓庆、郎咸平、范冰冰、刘德华等明星,都送上了祝福。这么多明星都相信的人,老百姓根本不能识破他的真面目。

施建祥为了“忽悠”百姓的钱,先将《叶问3》拿到香港上映,收获了3000万的票房,获得票房冠军。此消息一传出来,更加向百姓证实了《叶问3》是值得投资的项目。

如此一来,购买理财和众筹产品的人越来越多,最终光苏宁金融一个平台,原定的500万筹款目标,最终都达到了4000万的款项。

施建祥的第二步棋走对了。

2016年3月4日,《叶问3》在大众的期盼下终于上映了。

票房数据非常惊人,上映短短16个小时,票房就突破了1亿,上映3天,票房就接近5亿。同期上映的阿凡达根本比不上它,《叶问3》票房打破多项历史记录。

突飞猛涨的票房数据,让大量网友质疑,随即《叶问3》就被曝出票房问题。在购票平台上显示,大量三四线城市的售票价格高达200多元,并且多数在午夜场,十分钟一场且场场爆满。幽灵票房、票房造假等声音在网上传开。

相关部门介入调查,3月18日,全国电影市场专项治理办公室发布消息,《叶问3》票房造假,高达3200万元。

此报道一发出,引发众怒,导致十方控股和神开股份价格暴跌。之后,又被曝出快鹿旗下的多个金融平台涉嫌集资,金额高达400多亿元,被骗人群多达4万。施建祥非法所得的400亿元,除了282亿元被用于前期的各项运营费用之外,其余159亿全部进入施建祥的个人账户。

而此时的施建祥呢?听到风声后早就已经跑路了。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施建祥就做了两手准备,一旦成功,皆大欢喜,就算失败了,他也早已经利用多家空壳公司将集资的金钱转移到海外,自己逃之夭夭。

施建祥谎称自己是去海外养病,并以身体不适为由,辞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

施建祥办理了两张假签证,一张是“Long Niu”的假身份,用于从机场进入到美国使用。另一个假身份是“Morgan Shi”,施建祥在美国就以这个身份居住和生活。

逃到美国的施建祥,不但没有收敛自己的行为,反而觉得自己到了安全地带,更加的无法无天。

施建祥花费300万美金,在洛杉矶郊外购买一座600平米的大别墅,与加拿大籍女友在此浪漫闪婚。有豪宅就要配豪车,平时施建祥出行都开移动房车,如果需要远行的话,就开私人飞机。

施建祥还认为自己是现代的“皇帝”,身边的情人多到可以拍一部后宫争斗戏了,关私生子就有10个。施建祥对于他的情人也很大方,经常一掷千金,豪宅相送,为他其中一个情人购置的豪宅,就高达2亿元。

这么挥霍,不管有多少钱也不够花,施建祥便开始琢磨起挣钱的法子了。

施建祥在美国开始重操旧业,在好莱坞开了一家影视投资公司Moregain Pictures Inc,不过没过多久,施建祥的影视投资公司就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取消了所有证券交易。因为从2019年3月以来,Moregain Pictures Inc一直都没有发布财务报告。

施建祥很会与时俱进,到了国外之后,将原来的“电影+P2P”的集资方式,改成了“真人秀+虚拟货币”的方式。

施建祥创造的是一个世界级的真人秀,叫《一战成名》,目的是将体育和电影结合,为动作明星制造梦工厂。同时推出对应的虚拟货币FFT,FFT货币在该项目中,可以直接进行线上线下的交易,包括兑换真人秀的门票,兑换各类体育赛事的门票,还可以在娱乐游戏中流通与应用,相当于该项目中的“人民币”。

为了这个项目,施建祥专门制作了宣传片,同时在多个国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宣传片中,施建祥是一个白手起家的中国富豪,喜欢动作电影,为了帮助每个人实现自己的目标,所以才创建了《一战成名》的项目。

施建祥真的很会忽悠,把自己说得非常高大上,吸引了众多的投资者。FFT的官网上介绍,上线13个月,FFT虚拟货币便被认购一空,价格上涨了3233%,在全球的加密币行业创造了价值增长最快的记录。官网上甚至还放出话来,一旦货币上市成功,市值将达到3000亿美金,在行业内名列前茅。

施建祥在国外还不死心,又将他的虚拟货币的魔爪伸向了中国。2020年1月,施建祥的一战成名项目在北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在3月份将在大中华区开区选拔赛,好莱坞巨星施瓦辛格都将作为嘉宾出席。

真是应了那句话,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中国大使馆毫不留情的揭穿了他的虚伪面目,专门发布了书面提醒,提醒有意向购买FFT的人,施建祥在中国由于集资行为,正在遭受严重刑事指控。而且,在主流的虚拟货币网站中,根本没有施建祥所创造的FFT货币,这一切都是施建祥制造的谎言。

在施建祥还满世界的宣传他的虚拟货币时,美国当局早已经盯上他了。当时施建祥正在拉斯维加斯进行他的货币宣传时,被捕入狱。美国早已经看透他的谎言行为,只等到他钱财挥霍一空,没有利用价值之时,随便一个理由,就将他抓获。

而在前一秒,施建祥还做着割美国人韭菜的美梦呢!

施建祥以为,到了美国他就可以逍遥法外了,他甚至在一次采访中说:“我认识好几个中国红色通缉犯,到了美国之后改名换姓,没人能管得了”。

这次,得到教训了吧。我们坐等判决结果。

相关阅读:

诈骗434亿出逃美国,资助特朗普,他把美国政府也骗了

2021年11月1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施建祥在美被捕。消息一出,令数年前那桩诈骗大案也再度浮出水面。

施建祥,系中国红色通缉犯,曾导致近4万名投资人员损失惨重,累计涉案金额高达434亿,在2016年潜逃美国后,依旧生活奢靡,还赞助了特朗普,且重操旧业继续行骗。

“快鹿”施建祥,究竟是如何崛起、走入歧途、又最终翻车的?

01:快鹿帝国

1964年,联想集团总裁杨元庆出生,同年,在上海也有一名男婴降世,被取名为“施建祥”。

施建祥自称出身寒门,艰难考上大学,毕业后找到份印刷工的岗位,一直干到1995年。

彼时,他已31岁,依旧毫不犹豫地选择辞职,之后兜兜转转,担任了美国西方石油公司在华东地区的总代理职位。

事实证明,施建祥的确才能不凡,仅仅几年,便赚下了第一桶金。

在日后回忆中,施建祥对此十分自豪:“即便是很多优秀的企业家,他们在完成原始资本积累时,或多或少会夹杂着些灰色,但我就很肯定地说,我的启动资金完全是阳光的。”

此后,他的事业开始进入快车道,一发不可收拾。

1999年,他以1亿资金撬动10亿资产——斥资收购了4家国有企业,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也包括在内。没过几年,又成立了上海快鹿实业与投资集团,“快鹿系”前身搭建完成。

等到2009年,已45岁的施建祥不再满足于“小打小闹”,开始大步进军资本市场。

在他的领导下,快鹿集团申请到融资担保、小贷两块牌照,又以此为基础成立了一系列金融公司,于2014年强势入局P2P。

生意的不断扩张,让施建祥风光无限。

时代周报曾采访过一名快鹿前员工,被告知到,彼时的施建祥尤其热衷于开大会,参加人数动辄数百人,开销花费能达上百万。

02:进军娱乐圈

爱出风头的施建祥,除去开会外,也将目光瞄向了娱乐圈。

2011年,他与黄百鸣合作,创建合禾影视,投资拍摄了春季贺岁片《八星抱喜》,斩获8600万票房。

尝到甜头的施建祥,以该部影片为跳板,开始与明星频繁接触。在他的微博上,有着不少与演员的合影。

媒体也曾爆料过,施建祥曾为一名香港女星办生日会,送出“金碗筷、堆叠成20厘米的现金”作为生日礼物,并在众目睽睽下认对方为干女儿。

没过多久,施建祥便在娱乐圈中成了知名金主,并以出品人身份参与制作多部影片,诸如《忠烈杨家将》、《岳飞》等。

“国内总票房达到10亿时,我在做生意;突破100亿时,我就开始观望;突破300亿大关时,我就明白该出手了。”

值得一提的是,施建祥并非热爱电影,而是将其看作吸纳民间资本的工具,通过“左手资本、右手明星”的模式打造金融帝国。

“快鹿有两张票,股票和电影票。”他曾这样说。

那么,快鹿究竟如何吸纳民间资本?

03:折戟《叶问3》

2016年上映的《叶问3》,是施建祥公开操盘的第一部电影,当然也是唯一一部。

他先斥资2亿买下《叶问3》发行权,随后让旗下的“十方控股”收购一家小公司,用来发行电影。这样一来,只要电影票房给力,便会带动背后的十方控股股价上涨,获得“浮盈”。

快鹿还趁热打铁,推出与《叶问3》关联的多个理财产品,诸如“理财看明星”、“理财看首映”。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爱出风头的施建祥,还将自己的影像剪进《叶问3》预告片中,还极力突出个人形象,“耀眼至极”。

引得不少粉丝强烈吐槽:主角难道不是甄子丹,而是施建祥?

2016年3月4日,影片在内地正式上映,首日累计票房便高达1.55亿!顿时引得媒体争相赞颂,“《叶问3》成单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

消息一出,十方控股的股票便大幅上涨,形势一片大好。

然而,连续3天坐稳单日票房冠军的《叶问3》,在第4天却遭到网友们潮水般的质疑:

“幽灵场爆满?”、“黄金座无人买,边角却售空”……

广电总局也跟进调查,很快就查出虚假排场7600余场,涉及票房超3000万,一纸处罚令随之而来。

而这张处罚令,成了快鹿崩塌的导火索。

媒体将施建祥的融资链条公开、企业蒸发200亿市值、兑付危机爆发、上千名投资者聚集总部……

见势不妙,施建祥连忙卸任快鹿集团董事长,一边信誓旦旦:“我要为《叶问3》平反”、“我永远是快鹿的人”……一边慌忙出走美国。

当年9月,上海警方介入并立案,统计到“快鹿系”在数年间非法融资达434亿,最终施建祥被列入“百名红通”名单,为31号嫌犯。

04:逃亡生涯

逃到美国洛杉矶的施建祥,小日子依旧过得极为高调——开豪车、住300多万美元的豪宅、稍远些就坐私人飞机。

事业上也同样“红红火火”,他以好莱坞一家电影公司的名义,疯狂宣传一种名为“FF Token”的加密货币。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行骗套路与在国内时类似——疯狂砸钱,找社会名流给自己产品背书。在2017年,他就通过一笔5万美元的政治献金,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合了影。

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今年9月,他所有的证券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取消;等到11月1日传来消息,他又遭指控欺诈与非法入境,被拘捕至迈阿密监狱。

如今,还不确定施建祥是否会被遣返回国。

回望过去,施建祥出身寒门,白手起家,还曾因“第一桶金的清白”而骄傲不已,然而转眼过去,便知法犯法,数年间非法集资434亿,前后对比下,堪称滑稽至极、猖狂至极。

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坑蒙拐骗来的资本,即便再强大,也终究有垮台的一天。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能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作者:向楠

同类最新 热门资讯 推荐观看

友情提示: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为降低投资风险,建议您在投资前多做考察咨询、多对比分析。

内容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均由第三方用户免费注册发布,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均由发布用户负责。我们对此不承担任何相关连带责任。

投诉删除:本平台所有品牌信息均为用户免费注册发布,我们遵循相关法律法规严格审核相关内容,如您发现页面有任何违法或侵权信息,欢迎向我们举报并提供有效线索,我们将认真核查、及时处理。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投诉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