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网站首页 > 理财 >

虚拟货币割韭菜的套路

时间:2022-04-23 11:10:27 来源:网友整理 作者:网友

正文标题

炒虚拟币危险!交易所员工揭秘“割韭菜”套路

“我预感到行业将进行一次大洗牌。”王莹(化名)透露,她准备离开币圈。

新年到来的第二天,银保监会表示将在全国范围开展防范非法集资宣传活动,主要针对区块链等名义开展的非法集资行为。这距离上次银保监会提示防范假借“区块链”名义的非法集资风险仅仅过去一个半月。此前,央行等多部门,北京、上海、深圳等金融监管机构都就虚拟货币交易所发布了风险提示。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自2019年末以来,全国超过6家新发现的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被强制关闭,包括北京警方破获的BISS(币市)非法集资诈骗案。同时,更多交易所主动关停。

但记者调查发现,强监管下,仍有不少交易所顶风作案,“割韭菜”新套路频出。IMO、IFO、双币理财、存币生息、资金盘游戏圈钱风头正劲,背后不乏吴忌寒、孙宇晨等币圈大佬身影;项目方花6万即可自营交易所,操纵币市;支付宝、微信、银行卡等支付渠道屡禁不止。

新名目IMO、IFO上线

拉人头涉嫌传销

“以往流行的ICO割不动韭菜了”,曾在两家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担任高管的王莹说,“一个创意割不动韭菜的时候,那就换一个新的创意”。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币圈流行的非法集资方式包括IMO和IFO。

IMO(Initial Miner Offering)意为首次矿机发行,指首次通过售卖硬件/矿机来发行代币。这类项目已被法律视为违法,因为IMO一般带有传销性质,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返利依据的组织体系。比如去年8月被法院判定为传销的“购派币”。

前述形式被监管打击后,一个IMO的新型变种“Initial Model Offering”开始流行。一般来说,每个虚拟币项目都需要经历募资-开发-市场这几个环节,而新型IMO是一个私募平台(币圈私募,一个项目发行的虚拟货币还没有上交易所之前针对特定投资人,以特定的价格进行募资),能让项目通过不断地限量私募获得阶段性收益。

一个名为imoex的团队号称正在构建IMO生态平台。该平台涉嫌发币。其全球合伙人招募公告中显示,IMO Token为IMO生态中使用的平台币。平台币总发行量为50亿,其中20亿为合伙人私募,30亿为IMO挖矿。

“发币超过1个亿已经很多了,50个亿他们数得过来有几个零吗?”王莹不住“吐槽”。

目前该IMO虚拟货币交易所已经上线了不少项目,部分项目已经进行了33次融资。

近日,记者以意向投资者的身份联系上项目客服,该客服称,投资者认购一个IMO项目的虚拟货币后,认购的虚拟货币会“锁仓”,也就是不能在IMO交易所卖出,每日会按照一定比例“解锁”,而投资者如果想要尽快卖出,则需要邀请更多的人认购,解锁奖励是按照被邀请人认购的比例,对邀请人被锁仓的部分进行等额解锁,邀请人还会收到“返利”,以虚拟货币形式返回到IMO钱包作为奖励。邀请的人数越多,邀请人级别越高,级别越高每日解锁的比例和“返利”额越高。

也就是说,认购者如果想尽快卖出手中的虚拟货币,以及获得更高利益,就需要“拉人头”。在这种机制下,很多认购者都有动力“拉人头”。

新京报记者被客服拉入IMO推广群后,不少群中“老人”发送来认购二维码,并表示“一定要用这个二维码认购,我才能拿到解锁奖励”。

群中还有投资者自称是“学生”,正在学习虚拟币的投资方式。

“人员分三层金字塔结构,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返利依据的行为涉嫌传销,如真的涉及在校大学生,将会引起不良社会影响,必须谨慎对待。”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表示。

跟IMO同时流行的融资方式还有IFO(Initial Fork Offering),首次分叉发行,指通过分叉比特币等主流加密货币生成新的代币。本次流行的IFO模式蹭的热点是Libra,赌的是上线时间。

记者通过IMO推广群结识的一位投资者给记者推荐了一个IFO项目。名为CoinFLEX的交易平台在2019年10月开启该项目的预售,已登记IFO参加者能以优惠价0.3美元购买Libra合约。

Libra合约价格代表投资者认为Libra会在2020年12月31日合约结算前上线的机率。比如,投资者若认为Libra有80%机会在合约结算前上线,则将用0.8美元买入Libra合约。

而Libra成功在合约交割前上线,投资者将可以80%价格得到Libra。如Libra未能上线,投资者将不会得到任何回报。投资者可以选择做多和做空Libra合约,反映市场对Libra的预期。

“我有Libra的内部消息,我自己就投了60万,你跟着我做空就对了。”该投资者这样鼓励记者。

双币理财被监管点名

背后吴忌寒隐身

2019年12月27日,北京证监局发布的进一步防范虚拟货币交易活动风险提示中,交易所推出的双币理财和零息借贷两大理财业务被点名。

“近期,伴随着区块链技术宣传推广,虚拟货币交易活动在境内有死灰复燃迹象,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面向境内居民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通过数字货币抵押推出零息借贷、双币理财等项目,严重违反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扰乱经济金融秩序。”风险提示中指出。

本次被点名的双币理财是由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平台Matrixport首创,在2019年10月23日上线。双币理财根据“挂钩价”判断结算方式,保证两种虚拟资产中的其中一种获得收益,例如 BTC/USDC 双币理财,挂钩价为“8000 USD”,当 BTC 市场价低于 8000 USD 时,将以 BTC 计价结算,收益更多 BTC;当 BTC 市场价高于 8000 USD 时,将以 USDC 计价结算,收益更多 USDC。

Matrixport背后是第一大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Matrixport首席执行官葛越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吴忌寒和比特大陆本身都是Matrixport股东。

2019年11月,Ufex交易管家也推出了第一期U宝-双币理财产品,据其官方介绍,该理财产品预期收益120%,“突破业内同类产品的收益率新高”。

本次被点名的另一项借贷业务,Matrixport也有布局。公司官网介绍,用户可以质押BTC到Matrixport(BCH、ETH、LTC等币种陆续上线),获得稳定币、法币流动资金,用于购买矿机等支出。

值得注意的是,不止比特大陆一家盯上了虚拟货币理财。OKex、币安等虚拟货币交易所在近期都集中推出了多个虚拟货币理财产品,其原型酷似传统金融市场的余额宝、指数基金等。

在类活期理财产品中,用户可将闲置的虚拟货币资产转入类似余额宝的产品。OKex推出了“余币宝”,币安交易所推出了“币安宝”。

另一个火爆的理财模式为“staking(存币生息)”。币安的“币安宝”、Gate的“理财宝”均有相关服务。与其相似的是存币分红,类似于传统股票市场的分红,以FCoin为代表。

虚拟货币理财可能会遇上暗箱操作、交易所跑路等风险。

李强(化名)曾投资了号称存币生息,但目前已无法提币,被判定为跑路的Plustoken,损失了5万。

他对记者透露了Plustoken的诸多“套路”。

“首先,吸引投资者的就是通过低买高卖号称高达30%的收益,所谓‘搬砖套利’。但实操中,各交易所之间的币价差很少超过15%,加上还要消耗手续费,很难套利。”那投资者怎么赚钱呢?他透露,其实离不开拉人头,Plustoken在机制上鼓励发展下线,拉人头得分红,“这种传销方式其实赚的就是后加入者投入的资金”。

“新加入者的钱不足以支付后面人的奖金的时候,整个项目肯定就会崩盘。这类项目比的就是谁跑得快。”李强说。

实际上,除了Plustoken,波点钱包和号称规模前20的交易所IDAX的钱包资金盘均已跑路。

“高收益、拉人头作为噱头的理财产品就是交易所用来圈钱跑路的项目。”王莹表示,“又不是做慈善,怎么会让你赚那么多。”

博彩游戏疑为变相ICO

孙宇晨被割1亿波场币?

谁能想到,孙宇晨也被“收割”。

2019年12月23日,Just.game的菠菜游戏(即博彩游戏)独家发行于波场TRON。Just.game曾获得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在推特和微信群里多次宣传,一次直播中,孙宇晨还展示了自己将用来参与游戏的1亿枚波场币。

礼物盒是Just.game独特的Token模型。据DappReview发文分析称,Just.game的玩法简单说,是一款关于买盒子、开盒子、升级盒子的区块链游戏。

知名团队加上孙宇晨的宣传,使得该游戏上线之初就获得币圈高度关注。该游戏上线仅2小时,就达到了5.1亿TRX总流水,约合728 万美元。

但该游戏被视为“上线即崩盘”, 在交易量超1亿枚TRX后,后续入场的新玩家基本都是参与即亏本,进场越晚,亏损也不断增加。如果孙宇晨正如他所说的投资了一亿波场币,按照他入场的时间推测,这一亿也被“割”了。

实际上,波场与众多博彩类DAPP(去中心化应用)关系紧密。“波场”公链上运行的DAPP不乏博彩类应用。

在王莹看来,这类博彩类游戏就是变相ICO,跟游戏本身关系不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除了一开始涌现出的加密猫等区块链游戏,后期出现的竞猜类、传销类、庞氏骗局类游戏实际上都跟游戏没什么关系,而是打着区块链旗号的高风险资金运作。

竞猜、传销和庞氏投资性质的游戏占比更高。DappReview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1日,竞猜类DAPP数量最多,达299个,带有传销和庞氏投资性质的风险类DAPP数量达32个,两者合计总数为331个。而真正的游戏类DAPP为85个,仅占总数的2成。从日交易额看,当日排名前十的DAPP几乎被竞猜类游戏包揽。

上线空气币可获利超亿

满币、牛顿疑似存空气币

市场比较熟知的套路是空气币。“交易所上空气币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曾给多家交易所提供“市值管理”服务的蔡勇(化名)表示,一是上新币会为交易所带来一大批真实的用户,二是交易所收取项目方的上币费和后续的交易抽成是很诱人的。

他以上线多个空气币而广受争议的交易所BIKI为例,项目方会一次性给交易所支付70万-80万上币费。根据BIKI周报,2019年4-5月每周平均上线10个新项目,按照一年上线400个新项目推测,BIKI会一次性收取项目费近3亿。

“一本万利的生意为什么不做呢?”蔡勇说。相比于一线交易所,三四线的小交易所上空气币更加肆无忌惮。

蔡勇分析称,目前用户主要通过一线交易所购买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小的交易所主要是靠上空气币收割用户。“其实用户心里也清楚买小交易所上的币风险高,但是他们愿意赌一把。毕竟有人曾经赚到过100倍。”OKex等大型交易所也曾上线过空气币,不过发现后及时下架。

蔡勇透露,不少交易所默认空气币的发行。

大型交易所前高管王莹表示,这些空气币的项目白皮书都是千篇一律的,可以聘请第三方写手团队,高峰的时候一个白皮书可能值20万,低谷的时候只需5000元。“反正都是模板,区块链就那几个技术,所有的币技术都是八九不离十的。场景都很容易虚拟。”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此前媒体曝光的BIKI、抹茶存VDS、CXC、VBT等空气币,用户超500万的老牌交易所满币网,一度成为全球第二大交易所的牛顿交易所也疑似通过空气币、资金盘对用户进行多轮收割。

以满币网上线的BABA币为例,去年8月19日,曾有1000万Token进入4e1f结尾的地址,然后在8月28日,其中998万枚Token被转移到后缀为“9dff”的地址,这个收币地址是满币网的钱包地址。12月22日,BABA币从最高1.5USD高点跌到0.04USD,跌幅高达95%。

牛顿交易所曾凭借“只涨不跌”的币价获得币圈关注,其“UPOS交易机制”,要求用户在刷量的同时也“刷价”。用户可以把自己的虚拟货币转入解封区,币价会上涨10倍。

但用户的货币是被冻结的,只有在“解封区”反复买入、卖出,才能解冻。而用户刷单时,买入的价格必然比上次卖出的价格高。实际上,以高额分红为诱饵,利用锁仓限制流动性,再用刷量解锁让投资者获得静态收益,并利用拉人头、建团队获得动态收益,牛顿交易所资金盘泛滥。

交易所用“外国户口”

律师:仍违法

近期,北京、上海、东莞、杭州、深圳、河南等多地监管纷纷对虚拟货币交易及虚拟货币交易所“亮剑”。不过记者发现,目前很多交易所和项目方会以公司主体已在国外对用户强调不存在运营风险。

实际上,很多交易所将注册地集中迁到塞舌尔、开曼、新加坡等地,包括火币在内的国内公司不涉币。

肖飒表示,目前很多企图发币的项目方相关人员,最常用的套路就是“外国户口”、将服务器架在国外,在境内进行“路演宣传”将币卖给中国人。但首先应该注意的是,中国不承认双国籍,所谓“外国户口”并不影响中国法律规制其违法行为。

“在我国,如果实际发行人是中国国民,ICO等融资对象是中国民众,这类融资行为被视为违法。”肖飒表示,涉嫌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经营罪,而号称认识项目方可以拿到“私募份额”,后将钱或币非法占为己有则涉嫌诈骗罪。

“有些项目方狡辩说‘我融的不是资金而是虚拟币’,但现实中用来融资的比特币、以太币具有一定价值,且有相对成熟的定价机制,ICO和变相ICO(IEO)等涉嫌非法公开融资。”肖飒表示。

在头部交易所工作的张宁(化名)对记者透露,很多项目注册地虽在国外,但其实都是在国内办公运营,深圳、广东、北京等地较为集中。包括CITEX、币夫、虎符、CCFOX、DigiFinex、币虎等多个交易所在深圳办公室进行交易所运营。

根据深圳金融办下发文件显示,已与8家涉嫌开展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企业进行约谈,涉嫌发币企业包括深圳数字奇点科技有限公司(币看 Bitkan)、深圳开拍网科技有限公司(星主页明星代币)、深圳行云数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行云币)等。

“监管这次抓得很准,你能明显感受到他们是非常懂币圈的。”张宁表示。在此背景下,多个交易所集中关停和下线。

项目方和交易所“亲如一家”

有团队专职“拉盘砸盘”

王莹观察到,一些空气币项目如果上不了大型交易所,会选择自己开设交易所,“割韭菜和跑路成本又低又方便”。

“目前很多交易所就是靠一两个币,开专卖店呢。”她透露,目前火币、OKex都有所谓的“合伙计划”,6万就可以租用大型交易所的技术,用自己的域名开设交易所。

“这种方式降低了开设交易所的门槛,使得本身就鱼龙混杂的币圈更加混乱。”张宁表示。

据记者了解,在整个交易所市场,曾有过半个月倒闭230家的情况。不少类似于86BEX的交易所上线一周宣布破产,而这些平台上线的项目,多成为交易所自己发行的“归零币”。

即使项目方和交易所不是一家,也“亲如一家”。

“号称I什么O的融资项目,其实不管是ICO,还是IMO、IFO、IEO,交易所多多少少都有利益涉入。”蔡勇曾给多家交易所提供“市值管理”。

多位交易所内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交易所会要求项目方进行“市值管理”,类似于股票市场的“拉盘、砸盘”。

曾在头部交易所工作的王莹称,大交易所不会要求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进行市值管理,但是那些上线的新项目被要求必须用买入、卖出做出市值波动,“否则很多项目一上线就没有人买,市值就是一条直线太难看,后续就更不会有人买。”

蔡勇表示,中小交易所的市值管理把交易所变成“一个大赌场”。如何做市值管理?蔡勇透露,市值管理并不像外界所认为的简单操盘,新项目的包装和宣传更重要,营销手段必须有创新,业内流行的“共振”等募资方式的热点必须要蹭,圈内评价“题材非常性感”的项目才会涨。

“好项目也需要好团队”,他透露,一般成功的市值管理团队会有非常专业的营销型人才,干过传统传销和资金盘、做过微商的“人才”最为抢手。“币圈内市值管理最抢手的人才就是原来做3M国际传销的团队。”

操盘还需要“严密的计划”。虽然从二级市场大量买入就可以拉盘,但是怎么出货(也就是“卖币”),就要配合项目方的节奏。出货过程中项目方要公布一些利好,比如回购、节点锁仓了、主网上线了,在获得市场关注,大家愿意买入时,市值管理团队就可以出货了。

他给记者分享了一次市值管理的过程:平台跟项目方合作,安排项目在平台主推,同时在平台电报、微信QQ群每日宣发,“保证韭菜的供应”。项目上线后,先以一毛价格开盘,然后迅速拉到5毛,接下来做一个横盘上涨,也就是很缓慢地上升,这时候项目方和交易所就会动用各自的宣发和媒体资源造势,随着韭菜开始进来,项目方和交易所从5毛开始拉升,在短周期内拉到三块,利用韭菜追涨杀跌的心理,在三块到五块的区间做波段出货,最终砸盘到两毛。这种操作两千万一个月可以赚一个亿。

用户可通过

场外交易购买虚拟币

记者注意到,包括火币、Okex、虎符等多家大型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均上线了“法币交易”,虚拟币卖家多数支持支付宝和银行卡,也存在微信支付的情况。

实际上目前这种做法已被叫停。去年10月,币安CEO赵长鹏表示:币安交易所将上线OTC(场外交易)法币交易,支持微信支付与支付宝购买加密货币。消息一出,腾讯、阿里迅速回应称不支持虚拟货币交易,此后银保监会也多次提示以“区块链”为名义的非法集资风险。

“交易所受阻于政策,借助场外的点对点交易将法币换成虚拟币,这样未来就可在平台上参与币币交易。”前述高管王莹表示。

记者在注册成为火币用户后,点击法币交易页面,用户有两个选择:一是一键买币,输入购买总金额,选择要购买的币种,即可下单;二是自选交易,用户可以看到卖家发布的所有订单,包含数量、限额、单价和支付方式,用户可以自行选择。在转款注意事项中,平台提到勿使用BTC等与虚拟货币相关词汇,以防银行卡遭冻结。记者随机抽取了2020年1月4日下午火币发布的交易信息发现,在52位卖家中,多数虚拟币卖家的支付渠道为支付宝,达42位。30位卖家支持用银行卡交易。同时,也存在微信转账进行场外交易的情况,14位卖家支持微信转账。

支付宝称,禁止将支付宝用于虚拟币交易,若发现涉及比特币或其他虚拟货币交易,支付宝会立即停止相关支付服务,对涉及的商户予以清退,个人账户限制收款处理。两个用户之间涉及虚拟币的转账,如果风控系统识别到风险,也会进行处理。微信也表示,微信支付不支持虚拟货币交易,如发现任何把微信支付用于虚拟货币交易的行为,将予以清退处理。

近期,在南方沿海地区的一些虚拟货币购买者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被冻结。肖飒表示,这些被封账户者很可能在一些身份信息实名认证“有意无意不严谨”的小型交易所进行了交易,而交易的前手涉嫌洗钱、贪污贿赂或其他违法犯罪,资金流入了后手的银行账户,为追查案件,后手银行账户被冻结。

来源:新京报

记者:张姝欣

换着创意割韭菜

相关阅读:

小白刚入币圈,怎么避坑?币圈割韭菜的套路有哪些?

2017年数字货币的繁荣,让越来越多的数字货币爱好者进入了币圈。

币圈一天,人间十年,也并不是夸张的说法。

每个初入币圈的小韭菜,都很套利赚钱,但币圈那些割韭菜的套路你都了解吗?

你知道币市现在为什么这么火热吗?你知道真正的庄家到底有多少资产吗?你知道庄家控盘简单,但是你不了解其实发行一个数字货币也很简单。接下来就让我们了解一下庄家是如何欺负韭菜的。


今天,小颜就和大家来聊一聊那些打着区块链的幌子,进行诈骗割韭菜的套路,看看这些你有没有遇到。

首先,“区块链+诈骗”为什么往往轻易得手?是因为往往切中了许多投资者的三种心态。

第一是“着急上车”的财富渴求。

近年来,区块链在缺乏实质应用场景的情况下被过度炒作,频频与“暴富”挂等号,犯罪团伙往往把区块链吹得天花乱坠,再加上比特币“暴富神话”的影响,对普通人迷惑性很强。

与此同时,近年来随着房价大幅上涨,普通民众“财富缩水”的焦灼感日益增强。“年年都有风口、年年错过风口”带来的焦虑情绪,确实强化了很多人“追赶末班车”“一币一别墅”的不合理幻想。

第二是“赚一把就走”的投机心态

根据某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说,在诈骗过程中,“受害者”推荐人头后有提成,事实上成为利益链条的一环,只要“庞氏骗局”没断裂,相关人员就没有利益损失,缺乏举报动力,甚至在许多非法集资和传销案中,有人明知是骗局,仍想在骗局崩盘前“火中取栗”。

第三是“越高调越可信”的思维陷阱

根据以往发生的案件可以看出,诈骗传销团伙往往“高调作案”,甚至频频在国内外各大高档酒店举办“推介会”,通过各类自媒体平台将团伙成员包装成区块链专家,高调迷惑受害者。

比如在海口警方破获的“亚欧币”案中,犯罪团伙以区块链之名,宣称“相关权威单位授权”,公然在多地豪华酒店召开推介会和论坛,很快发展会员达4.7万余人,涉及金额40.6亿元。



接着我们再来看看这些常见的诈骗、割韭菜的套路有什么?

一、“洋为中用”“出口转内销”

2017年9月8日,湖南省株洲县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涉案金额达16亿余元的特大“维卡币”网络传销案。

经查明,该组织是一家“维卡币”传销组织,自称是可与比特币媲美的加密货币,借投资虚拟货币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一定费用获得加入资格,并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而骗取财物,

二、区块链高端上档次,让你不明觉厉

提及区块链,莫不会鼓吹它的神奇:去中心化、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

而比特币运用区块链的框架实现财富转移,就像邮件运用互联网实现发送,但是互联网不会只有一家邮箱可用,运用区块链交易的,也不会只有比特币。

于是骗子一拍大腿灵机一动,包装包装,这就是商机啊!咱不懂没关系,大家不是都不懂嘛!至于造什么币呢,可以是完全没有任何技术支撑只剩一个概念的传销币,也可以是山寨币,把比特币的几个源码参数改改就能用上。

三、挂区块链的资金盘

笔者发现,搞区块链的大部分都是聪明人,而且智商高,名校光环多,骗子也一样。比如怼过王思聪的孙宇晨就是北大毕业的,当然清华的同学也不甘示弱。

比如有一个16 岁保送到清华计算机系的学霸,创立了一个短视频平台叫火牛视频,在视频网站发了自己的币,这个币唯一的作用就是分红,有币就能够每天赚人民币。

所以,怎么才能拿到这个能赚钱的币呢?发视频、分享、邀请好友都行,但是最快的方式就是充钱,充的越多,分红越多。

刺不刺激?诱不诱惑?分红的钱哪来的?你发个视频创造 GDP 吗?

亲,都是后面充值的人喂的你啊,这种模式,它的学名叫资金盘,科普完毕。

四、以科技之名行传销之实

2018年4月15日,西安警方破获一起打着“区块链”概念的特大网络传销案。据了解,该传销团伙打着“区块链”旗号,借助西安作为“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等城市利好,于2018年3月28日起以聚集性传销、网络传销为手段,以每枚3元的价格在“消费时代”(DBTC)网络平台销售虚拟的“大唐币”,并自行操纵升值幅度。



讲到这个话题,那我们就不得不提一下“人生导师”俞凌雄了。这位俞老师可是相当了得,介绍上写着他《带领10万+企业家构建新商业时代的金融大生态系统》,《把事业版图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紧密结合,踏上时代节拍》,俞老师都在为国际社会做贡献了,我辈深感惭愧。

俞老师自称有 30 万会员、3 万弟子、600 多个代理商。笔者看过他在澳门开大会的视频,俞凌雄出场之前全场响起来了《上海滩》的曲子,所有人站立鼓掌,然后这位大哥从后台带着微笑走出,向两边的信徒挥手致意,那气场比发哥还大。

俞凌雄讲成功学洗脑神功了得,但他不甘于此,要拥抱新科技,于是乎他抱住了「区块链」。俞老师非常高产,他的发币速度惊人,每月发一币,笔者知道的就有四个:万象币、黄金链、菠菜币、幸孕链。这些币,正规的币圈交易所都很难上,因为币圈人最痛恨的就是 CX。

没关系,这难不倒俞老师,自己发的币,自己开交易所,自己的信徒买,自产自销,肥水不流外人田。

五、权威公信力背书永远是需要的

包装过大学教授、专家学者,上过央视……这些还不够,它们的名声不那么灵光了,互联网金融看什么?硅谷,中关村啊。


于是,冒牌货动辄就是“全球第一家美国虚拟货币上市公司”,创始人随随便便都是世界名校毕业或者硅谷中关村出来的创业精英,经常忙碌在各种全球性区块链峰会上。

六、“空手套白狼”炒高币值再“割韭菜”

比如在2018年5月的时候,深圳南山警方通报了一起以虚拟货币为名行诈骗之实的集资诈骗案,涉案虚拟货币为普银币。

根据警方侦查结果,普银币价格的变动系该公司使用投资人的投资款进行操作,一度将普银币的价格从0.5元拉升至10元。当大量投资人进场之后,该公司则不断套现。

七、币圈大佬的疯狂喊单

币圈的大佬,绝大部分是用来站台和喊单的,所以基本团灭,各个背后都有一堆黑历史。

他们活跃在微博、朋友圈、推特、群、直播等各种能接触韭菜的地方,推荐某某币,然后呢,然后韭菜买入,在恰当的时机完成收割。这可谓开创了割韭菜的新纪元:嘴炮拉行情。

谈到这个话题,绕不开的就是李笑来。去年李笑来割韭菜音频曝光,李老师人生导师的人设崩塌,他干了这么几个事:协助卖空气币,为空气币站台,直接发空气币。李老师真是勤奋,既能当裁判员,也能当运动员。

说一千道一万,币圈就是个大染缸,这个紫竹林里妖风阵阵,大家都留点心吧。

————————————————

小颜码字不易,看完这篇文章,我想善良的你一定会点个在看哈~

了解更多干货文章,请关注公众号:颜货铺

彩蛋多多,惊喜不断!

最新资讯 热门周榜 月榜推荐

友情提示: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为降低投资风险,建议您在投资前多做考察咨询、多对比分析。

内容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均由第三方用户免费注册发布,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均由发布用户负责。我们对此不承担任何相关连带责任。

投诉删除:本平台所有品牌信息均为用户免费注册发布,我们遵循相关法律法规严格审核相关内容,如您发现页面有任何违法或侵权信息,欢迎向我们举报并提供有效线索,我们将认真核查、及时处理。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投诉邮箱:

友情提示:创业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请投资者对项目做详细的考查。

版权所有:爱淘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用户自行上传,如权利人发现存在误传其作品情形,请及时与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