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夜生活,富士康夜市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说,对于996,我觉得现在很多人的诉求方向都是错的,996不应该被如此唾弃。 2015年的不同单位劳动时间调查报告,在这所有的单位中,工作时间最长的,其实是个体工商户。个体工商户是没有资本家逼迫他们的,他们是能完全自己掌控自己的劳动时间的,可是他们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说,对于996,我觉得现在很多人的诉求方向都是错的,996不应该被如此唾弃。

2015年的不同单位劳动时间调查报告,在这所有的单位中,工作时间最长的,其实是个体工商户。

个体工商户是没有资本家逼迫他们的,他们是能完全自己掌控自己的劳动时间的,可是他们的劳动时间反而最长。

那这就由此产生了一个问题,加班时间仅次于个体工商户的民营私营企业,到底是谁主导的?真的是因为被资本家逼迫的吗?还是说跟个体工商户一样自己选择了这个劳动时间呢?

而今年五月份,由于疫情导致订单减少,富士康减少加班,却导致了离职潮。

而没有离职的人,又在争先恐后的想被安排加班。

这种情况,你说他们被逼迫996,是怎么都解释不通的。

再者,大家都在骂996,说到处都是996,都说找不到朝九晚五的工作是吧,但是 @青山布衣 在又证明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很普遍。

大家仔细想想身边,八小时工作制的这种工作其实不少,只不过大部分薪酬并不高。你到底是找不到这种工作呢,还是不想去呢?

所以,我倾向于认为,对于大部分劳动者来说,996,其实是劳动者主导,而不是企业。

这个时候可能会有人说了。我是被逼迫的,我是被生活逼迫,你以为我想996吗?还不是因为朝九晚五工资太低,所以我不得不996。996是我选的,但是我确实也是被逼的。我要求薪酬不降低的前提下,不再996。

我发现很多人有一个误区,就认为只要我们都不996,大家的收入就增加了。955比996能提高收入。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这种想法,反正据我目前来看,这种想法的人应该是占多数的。

2019年,在中国500强企业高峰论坛上,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说,我国制造业平均利润率2.59%。中国五百强是4.37%,世界五百强是6.57%。

请注意,中国制造业平均利润率是2.59%,而中国五百强利润率是4.37%,中小微企业的利润率王部长没说,但是大家估计很清楚,越小的企业利润率越低,中小微企业利润率更可怜。

而今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系列报告之十二》显示,实际上,我国利润率最低的中小微企业,却吸纳了80%的就业人口

《报告》指出,中小微企业发展迅速,成为吸纳社会就业主体。2018年末,全国共有中小微企业法人单位1807万家,比2013年末增加966.4万家,增长115%。占全部规模企业法人单位的99.8%,比2013年末提高了0.1个百分点。其中,中型企业23.9万家,占比1.3%;小型企业239.2万家,占比13.2 %;微型企业1543.9万家,占比85.3%。中小微企业吸纳就业人员23300.4万人,比2013年末增加1206.8万人,增长5.5%。占全部企业就业人员的比重为79.4%。

而如果全行业禁止加班,强制955,企业如果想继续维持当前的工业产出,就需要增加雇员,增加雇员就会提高的相应管理成本。或者企业不增加雇员,减少工业产出,那么响应的收入就会下降。无论怎么算也算不出来劳动者的收入会增加。

对于中小微企业这点利润率来说,强制推行955的同时却能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根本不符合物理规律。真要这么干,不倒闭就不错了

为什么中国人这么辛苦?

这没办法,因为我们是发展中国家。绝大部分制造业扔处于低端产业链。

我们还没有完全脱离八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的窘境

还有的人反对996,是从效率的角度反对:996造成现在工作即使能一天完成也要熬时间,变相的降低了工作效率。

那我还是要祭出这张表格了

从表格看,我们会发现,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村居委组织,这种是加班最少最接近955状态的。按照效率论,是不是就是说这三种单位工作效率最高呢?

你们只回答这一个问题就好。

再有的人反对996,是真的纯粹的反对996,反对当然的加班现状,他们并不在乎收入的降低,他们只想反对996。要求全社会强制推行955。

我对这群极端派是比较痛恨的,说一下我对他们的的看法。

大家可以总结一下,会发现,往往这群人所在的行业是位于中国的产业链更高处,他们所处的行业相对生产力更高。

我们国家有十四亿人口,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光在我们国家内部的工人就有着巨大收入割裂。我前面说的八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其实现在这种情况在国内都随处可见了。比如同样加班,信息软件行业平均年薪接近15万,他们坐着改一天bug的日薪能达到六七百,而低端制造业流水线工人站着拧一天螺丝挣个二三百就不错了。

但是因为中国制造业几十年的的加班传统

又导致制造业加班文化还是比较普遍,这群人对于提高劳动收入的诉求已经不如底层的劳动者那么迫切,所以他们对996深恶痛绝。

可是他们根本不顾及社会上其他生产力更低的利润更低的行业,对于社会底层的劳动者来说,一旦没有了加班手段,本来就艰辛的生活会更加窘迫。而且前面也论述过,以目前的社会平均生产力来说,想不加班还保证收入不下降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强制劳动者不能加班,必然会导致劳动者收入下降。

如果不能把财富分配做好,强制955就是妄谈。

可是恰恰这群高收入的“无产阶级”根本看不到社会底层劳动者的生活。

他们只是一群披着无产阶级外皮的“小资产阶级”,他们的这种主张是跟底层劳动者的诉求相反的。

我很庆幸目前的路线仍然清晰,十九大对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重新进行了描述,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不平衡难道只有区域不平衡?诚然,区域不平衡很明确,东部省份平均收入远高于西部省份。但是,不平衡的还有行业不平衡,互联网行业平均薪酬远高于传统制造业。阶级不平衡,财富榜上的人的资产远远超过普通劳动者。

什么是不充分?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仍然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所以我们要加大对于西部的投入,消除绝对贫困。要提高对传统制造业的扶持比例,促进产业升级。要提高富人税,限制巨头的垄断,限制资本,甚至发展到一定程度可以进行私有企业国有化改革等等。同时我们还要继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继续把蛋糕做大。

中国还有六亿人口月收入不足1000,中国劳动者每月平均可支配收入不到2500。那些动不动就月入过万还嚷嚷着太累要全行业普及955的人,他们其实应该被平衡一下了。

我们主张分配,不只要从资本家身上割肉,还要让这群高收入的小资产阶级掉层皮。

现在蛋糕不够大,蛋糕的分配也不够合理。有些人却光想着限制加班强制955,却不顾及底层劳动者的生活,你们真的是无产阶级吗?你们是无产阶级的敌人吧。

相信大家都看到过很多段子,说在有些西方国家,往往周末商店根本不开门,晚上也不会营业太晚,外国人夜生活不丰富。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你晚上九点了忽然想去超市买酱油直接就能买到,你半夜凌晨两点在路上看到的依然在营业的烧烤摊,你偶尔有一天起的很早,却发现路边的小吃摊更早就开张了。

如果我们现在开始参考德国,也颁布一个商店营业时间法,禁止晚上营业,禁止周末营业,你们觉得我们周围这群小商贩是会感恩戴德呢还是就地掀桌?

德国对商业‎营业时间有‎一个明文规‎定,叫《商店停止营‎业时间法》(Laden‎schlu‎sgese‎tz)。政府通过法‎律硬性规定‎商店的营业‎时间,所有商店都‎必须遵守。德国商家典‎型的营业时‎间为星期一‎至星期五,上午9:00开门至‎中午12:30,午间休息至‎下午2:30再开门‎营业至18‎:30,星期六上午‎营业半天,星期日除高‎速公路边的‎加油站小卖‎部等外几乎‎没有商店开‎门营业。少量大型超‎市及连锁店‎从上午9:00至下午‎18:30连续营‎业,无无休时间‎,每星期四晚‎营业至20‎:3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